暑期小说

字:
关灯 护眼
暑期小说 > 我为长生仙 > 第213章 见红尘人间佛道苍生,九鼎合一!(三更求月票)

第213章 见红尘人间佛道苍生,九鼎合一!(三更求月票)

第213章 见红尘人间佛道苍生,九鼎合一!(三更求月票) (第1/2页)

这是最后的一国一州之城的人道气运,其人道诸器被李翟派遣的军队高手送来到了京城当中,皆排放在了齐无惑的身边,等待这个道人铸造完成最后一鼎,即以这神通玄妙,铸造此第九座鼎,补全大阵。
  
  但是在这些精锐的铁骑和战将们,将这代表着人间一统最后之仪轨一环的关键材料送来之前,却是有一位新的客人到来了。
  
  是佛前金蝉。
  
  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兼具有佛前听法之傲慢,佛心佛性之通透,以及金蝉凶兽之野性,第二次见面的时候,他退去了原本的傲慢,身上拥有了践行佛法,行道者的坚定和执着,只是还存在有对于佛法应验的过分欣喜。
  
  这是第三次见面了。
  
  他灰头垢面,已是狼藉,眼底失去了往日的骄纵和神光,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浓郁至于极限的悲怆。
  
  “许久不见了啊,道长。”
  
  佛前金蝉的声音低沉而疲惫。
  
  他似乎已经经历了整个人世间最为悲苦的事情。
  
  这些经历的分量沉重而有力,哪怕是佛前金蝉,也感觉到了自心神而诞生出的疲惫和哀伤,道人给他倒了一杯茶,然后两个人仍旧是坐在了那一颗老树之下,谈论着往事。
  
  僧人疲惫,道人已老。
  
  “所以,这一次,你的故事又是什么?”
  
  道人端着茶,嗓音温和。
  
  佛前金蝉的眼底闪过一丝涟漪,双手合拢着茶,缓声开口,讲述着这一段故事。
  
  他立下三大誓约。
  
  针对贪财,好杀,淫欲。
  
  贪财者被他劝说,放弃了偷窃,转而以自己的下半生为苍生恕罪。
  
  愿终此一生清贫。
  
  好杀好斗者最终在受害者面前痛哭流涕,拔剑自尽,最终斩杀的最后一个人是自己,却也是断绝了自己的杀戮暴虐。
  
  最终,他去寻找到了最美艳也最危险的女子。
  
  以佛法劝导,以佛理开解,知道那女子过去的故事,却也帮助她化解了心结,这一切皆没有动用任何的佛法神通,甚至于连所谓的他心通,漏尽通都不曾运用,而是单纯的,任何一个觉悟者都可以做到的事。
  
  那位花魁一开始嘲弄,到了最后希望得到这僧人之心,这是佛前金蝉,是佛门的高僧大德,面容端丽,气质纯粹安宁,又有普渡苍生的宏愿,对于任何坠入泥泞中的人来说,这样的存在都如同光一样。
  
  遇到如此美好的存在,坠下的生灵只会有两个。
  
  死死抓住,或者将他也拉坠泥泞之中。
  
  看着如此的圣僧沉沦于诸苦痛欲望,不可轮转,对于本身清楚地知道自己是在沉沦诸苦欲望的人们来说,甚至于有一种毁灭般的快乐。
  
  花魁在一开始,就是这样做的。
  
  色诱,威逼,利用,甚至于不惜脱去衣衫,露出婀娜身姿钻入僧人怀中。
  
  可是自始至终,这个僧人只是用一种悲悯而温和的目光注视着她,如是者不知道多少次,多少年,甚至于有一次遇到了生死危机,这位国中最美的花魁少女方才展露心声,自小被父母卖掉还钱,这世上并无人爱她。
  
  父母爱她,爱的是钱财;民众爱她,爱的是容貌。
  
  达官贵人乃是于修行者,爱的是她的肉体。
  
  那时候僧人背着她走过月色,道:“贫僧可以爱你。”
  
  僧人的眼神宽宏而慈悲,温醇诚挚。
  
  真修行者,有对苍生之爱。
  
  自从认识了这个僧人之后,绝美无双的少女再也不曾做过花魁般的事情,有一日醉酒之后,明月在天,落于河流之上。穿着白衣的僧人盘膝坐于船上,看着少女倾城一舞,旋即轻轻在僧人脸颊上留下一点吻痕。
  
  僧人成功了。
  
  他让自小生长于诸背叛环境之中少女明悟了何为爱人,何为爱自己。
  
  齐无惑端着茶,听僧人讲述这个故事,眸子微垂,道:
  
  “那么,之后呢?”
  
  “之后,天下大乱……”
  
  “不,不能够说是天下大乱,应该是威武王的兵锋终于扫来了,要将这个充斥着恶人,背叛,以及最后乱军的地方扫平,而在这样的压力之下,贫僧所作所为,渡化那里的人,引来了那城主的困杀。”
  
  “我将佛法逼出去,化作了舍利子,留在这里。”
  
  佛前金蝉的脸上浮现出了明显的痛苦之色。
  
  十七年前,那自傲而轻慢,却又虔诚而热烈的僧人所作所为,是对自己的佛法有着无上的信心,却如同一剑劈斩,最终落在自己的身上。
  
  他的身躯颤抖着,最终却还是平静下来,道:“那城主也有修为,其修为的境界,甚至于可以说一声不弱,贫僧自废功力,被其囚禁,我那时候甚至于还是充满自信,我要以我之死去渡化这个城池之人,遵循佛法。”
  
  “或许,正如道长你所说的——”
  
  “当我说我要普渡苍生,验证佛法的时候,就已经是在俯瞰着他们了,贫僧在试探人性的隐微幽暗之处,却不曾想过,我会被人心人性的光明之处灼伤双目。”
  
  “她救了我,她答应了城主要求她陪他一夜的要求。”
  
  “却也没有违背她对我的承诺,她穿着干净的衣裳,用匕首自尽了。”
  
  “最后她说,她也爱我。”
  
  “可是,可是不该是这样的,我本来该有无上的修为,我本来该是佛前金蝉,我本来只是需要抬抬手指,就可以解决这一切,凡人的悲欢离合,本来该离我很远很远才是。”
  
  佛前金蝉身躯颤抖。
  
  骄傲的僧人终于被这在他的眼中,极恶极悲极可怜悲悯的人拯救了。
  
  这样光芒的佛性,这样纯粹的人性,击碎了金蝉心中的骄傲,留下的却是犹如手掌拂过极快的刀锋之后,绵延不绝的细微痛苦。
  
  金蝉双目垂下来了,他神色痛苦,道:
  
  “可是,我所说的,贫僧可以爱她,只是因为,贫僧修行佛法,贫僧爱着世间一切苍生,而她,只是苍生之一。”
  
  “可她最后说爱我,却只是因为,我是我。”
  
  “两者的分量,并不对等,并不公平。”
  
  “不该是这样的,不该如此。”
  
  在那时候,从牢狱之中出来的僧人遍体鳞伤,却抱着穿着白衣自尽的女子,痛苦嚎哭长啸,彼时大雨雪,才不过数日之后,威武王的兵锋踏破这城池,长枪所及,锋芒无比,僧人心中竟然生出痛苦之心,怨愤之心。
  
  怨这威武王的兵锋为何不早来?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顶级神豪 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 阴倌法医 校园重生:最强女特工 都市邪帝 太荒吞天诀 特种兵穿越大唐 逆天狂妃:杠上冷邪冰帝 苟在低武乱世成真仙 重生军婚:首长,放肆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