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姐,王记豆腐铺最近好像没啥动静了?”四喜边擦桌子边说道。

    “哼,他们这么卑鄙无耻,也没脸再混下去了!我看啊,他们很快就要倒闭了!”一想起王记豆腐铺干的事,圆子就忍不住的嫌弃。

    “好好做事,咱们把产品做好,把客人招待好,不管别人再怎么抹黑我们,咱们也不怕。”苏小糖笑着说道。

    四喜和圆子都点点头,自从她们来了苏记豆腐铺后,每个月能挣100来块钱,苏小糖对她们永远都是和和气气的,不懂的地方也不厌其烦的教她们,她们成长了很多,回到家里身板都挺直了一些,再也不会像以前那样被骂只会吃干饭。

    “姐姐,这是什么东西?好吃吗?”一个小男孩怯怯的问道。

    小男孩约莫4岁的样子,眼睛圆溜溜的,脸蛋也圆圆的,显得很可爱。

    他旁边站着一位50左右的妇人,看样子应该是小男孩的奶奶。

    “小弟弟,这个是臭豆腐,很好吃的。不过,小朋友不适合多吃,小心消化不好。”圆子微笑着说道。

    “我可以尝一个吗?”小男孩问道。

    “当然。”圆子笑着递了一块臭豆腐给小男孩,笑意盈盈地看着。

    小男孩咬了一口,眼睛笑的弯了起来,“姐姐果然没骗我,好吃呢。”

    “那必须的,姐姐从不骗人哈。”圆子脸上浮现两个小酒窝,显得很可爱。

    “哎哟,哎哟……”

    突然,小男孩开始捂着肚子叫了起来。

    旁边的老妇人一看孙子不舒服连忙问道:“福子,你怎么了啊?”

    “奶奶,我肚子痛!好痛!”小男孩边说边哭了起来。

    现在是早上9点钟,正是店里顾客最多的时候,大家见小男孩捂着肚子哭,都围了过来。

    “福子,你别吓奶奶啊!到底怎么了啊?你是不是吃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老妇人急切的问道。

    “奶奶,我肚子好痛!”小男孩额头开始冒冷汗“”我就刚刚吃了一块臭豆腐,也没有吃别的啊!”

    圆子一听有些着急了,小男孩说的没错,臭豆腐也是她给的,可为什么会这样呢?

    她们苏记的臭豆腐一向处理的很干净,都是新鲜食材做的,正常情况下,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事情的。

    “小弟弟,你好好想想,有没有吃别的不干净的东西啊?”圆子急得脸都红了,因为臭豆腐是她给小男孩的,大家都看见了。

    “姐姐,我肚子好痛。”小男孩大哭了起来。

    “你这个毒妇!你怎么这么狠辣!我的小孙子这么可爱,你为什么要害他!”老妇人生气了,使劲推了圆子一把,圆子没留神,被推得撞在了桌角处,后背立刻就紫了一块。

    “这位大婶,你别着急。快带你孙子看医生吧。我敢保证肯定和我们店里的东西没关系。”四喜见圆子受伤了,连忙过来帮忙。

    “四喜,你赶紧去通知苏姐让她尽快回店。”圆子忍着痛说道。

    四喜应了一声,但她有些犹豫,圆子势单力孤的,一个人能扛得住吗?

    “你快去啊,找不到苏姐就去康泰中医馆把苏姐夫叫回来。”圆子着急地补充道。

    “好,我知道了,你要小心啊,千万保护好自己。”四喜说完一甩辫子,以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出去。

    苏小糖今天一早就出门了,带着王呆呆去荣华楼了。

    王大出去采购了,店里就留四喜和圆子。

    正常情况下,她们两人完全可以应付的来,没想到突然发生这种事。

    “奶奶,奶奶……”小男孩哭的声音越来越大了,围观的人群也开始躁动了。

    “苏记豆腐铺的豆腐有毒!大家以后别买她家东西了!”不知道是谁先说了一句,其他人也纷纷附和起来。

    “苏记豆腐铺给人下毒,吃了要人命!”

    “退钱退钱!”又有人大喊。

    “各位乡亲们,大家听我说说,先把小男孩送去医生,别耽误了给孩子治病。”圆子急得火烧眉毛,心里后悔死了,不该给小男孩吃臭豆腐。

    这下该怎么办?苏记豆腐铺是苏姐辛辛苦苦做出来的,付出了多少心血和汗水?要是坏在她手里,她这条命都不够赔啊!

    “哼!死丫头,你分明是想掩盖自己的罪行!帮苏记豆腐铺遮丑!你们做出有毒的东西,必须要给个说法!”人群中有人大声说道。

    “就是就是,必须要给个说法!”其他人也一起喊了起来。

    “孙子,你怎么样了啊!你别吓奶奶啊!奶奶就你这么一个大孙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奶奶我不活了啊!”老年妇人哭天抢地的说道。

    ”大家来啊,把苏记豆腐铺的东西砸了!“

    “这样的黑心店,留着只会害更多的人!”

    人群中不知是谁开始带节奏,其他人也挽起袖子拼命往店里挤。

    圆子看到涌进来的人越来越多,吓得哭都快哭不出来了。

    她拼命的让大家冷静一些,可她一个人的声音太小了,立刻就被沸腾的人潮给淹没了!

    “都住手!”一道清冷但十分具有穿透力的声音传了过来,声音虽然不高,但极具震慑力。

    圆子一看来人,立刻就像抓到了一棵救命稻草似的,瞬间就没那么害怕了。

    “这是苏记老板娘的丈夫,苏记是苏老板开的,他懂什么!”人群中不知谁说道。

    江月寒的耳力超级好,他朝说话的人瞟了一眼,那个人立刻噤声了。

    小男孩见有人来了, 哭的更厉害了,在地上打起滚来。

    老妇人也挤出大滴大滴的眼泪,嚎啕大哭,“你们喂有毒的食物害我的孙子!怎么这么缺德啊!“

    “我是医生,把手给我。”江月寒走到小男孩的身边,一双幽深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小男孩。

    小男孩楞了一下,手往后缩,不肯让江月寒把脉。

    “大家都静一静,如果这个小男孩是因为吃了苏记豆腐铺的食物而身体有恙,那苏记绝对会承担相应的责任,赔偿损失。如果不是,那就请大家赶紧散去,别被有心人当枪使!”

    江月寒边说边看向苏记对面的铺子,那里坐着一个人,正拿着扇子边扇风边阴笑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