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88章 一饮一啄,皆有天定
    生活本就是如此。

    逃避苦难,带来的只能是更大的苦难。

    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那个前提,一定是为此而付出过努力,才有一线希望。

    就像是在黑暗之中向往光明而前行,才可以穿越黑暗。

    可惜,胡辰在这之前,从来都只是在逃避。

    不是因为他真的那么的没有良心。

    而是——他背负的太多太多了。

    父母殷切的希望,那种强烈的让他窒息的望子成龙的心态。

    或许也是因为希望他可以更懂事一些,曾经,他的母亲也非常喜欢将一些家长里短全部的告诉他。

    胡辰从记事开始,那时候,他大概只有九岁左右。

    那时候,他的母亲就给他灌输一种要争气、要活出个人样儿来的思想。

    然后会说一些家里的亲戚什么势利、什么欺负他们的事情。

    尽管那些也的确是事实。

    可是一个还懵懵懂懂的少年,若是承受了太多,就真的会承受不住。

    正是如此,胡辰开始的时候很努力,也很争气的考上了大学。

    但是,离开大学之后,他那一系列遭遇,也让他渐渐的迷失了。

    或者说是一种逃避,一种压抑之后的报复,以及一种自我放逐的颓废。

    在这期间,胡辰学会了抽烟喝酒,学会了打赏主播。

    也学会的和一些女人来一场又一场的满足双方需求的快意人生之事。

    在这之中,远离了乡村里的那些勾心斗角和尔虞我诈,远离了那些家长里短。

    他以为,他可以这么一直潇洒下去——尽管,他的心底里其实也知道,迟早有一天,这样的日子将会一去不返。

    甚至,因为还不上贷款什么的,而会被爆掉电话,人际关系,闹得世人皆知,声名狼藉。

    但,那一天还没到来的时候,胡辰一直不愿意去面对。

    如今,站在父亲的病床前,看着父亲一边咳血一边说出来世要给他一个富裕的家庭,一定要让他享受荣华富贵的时候,胡辰忽然之间就泪流满面。

    “噗通——”

    胡辰在他的父亲的病床之前跪了下来。

    “爸,对不起,是我没有做好。让您失望了。”

    胡辰死死的咬着嘴唇。

    他什么话都没有说。

    他的内心,受到了很大的冲击。

    这时候,他的脑海之中,甚至浮现出了一首歌。

    一首曾经他很鄙视也很戏谑的歌。

    “时光时光慢些吧

    不要再让你变老了

    我愿用我一切

    换你岁月长留

    一生要强的爸爸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

    微不足道的关心收下吧……”

    就在昨天,他还在这首歌下发了一个评论——这种作词家,估计不死十次爸妈都写不出这种歌来。

    此时,他想到了昨天的不屑,想到了昨天的混账做法,一时间内心充满了悔恨。

    “啪——”

    胡辰狠狠的抽了自己一个耳光。

    这一耳光很重。

    这一下,将他的父亲都吓到了,眼中又是担忧又是自责。

    一张苍老得满是皱纹的脸上,更是难过而又担心之极。

    “辰辰,别这样,我,我没事!你放心,还没看着你成家立业,无论如何,我都会好好的撑着,不,是好好的健康的活着的。

    别担心,真的不用担心,我马上就好了,都是些老毛病,没大问题,我们待会儿就出院。”

    老人平时很少说话,大多时候说话也比较寡言少语,也显得有些冷漠严肃。

    但是这一次,却像是一个犯错了的小孩子似的,变得无比的忐忑不安。

    胡辰咬着嘴唇,看向了他的父亲。

    这时候,他才发现,父亲真的已经老了。

    老得甚至比一般的老人还要苍老,还要憔悴。

    胡辰还记得,在这之前他记忆之中的父亲身材还很魁梧,还一头黑发,还年轻力壮,还能挑能抬。

    每年暑期收割稻谷的时候,父亲都还能挑两三百斤,身子都格外的壮实。

    可如今,父亲忽然就这么的老了。

    老得双眼都已经很是浑浊了。

    胡辰的手在颤抖着,眼中的泪水再次忍不住滚落了下来。

    这一刻,胡辰才真正的意识到,他到底有多么的幼稚,又有多么的该死!

    “诸天神魔,满天神佛,还有各位特殊的存在。”

    “我胡辰有罪。”

    “罪不可恕。”

    “我愿用我的一切,换取父亲的健康长寿!”

    “罪人胡辰,诚心祈求……”

    胡辰在心中一次又一次的默念着。

    这时候,他放弃了一切的虚浮,放弃了一切的自尊。

    甚至,他愿意放弃所有的一切,想要去改变这一切。

    他知道,这样依然只是枉然。

    可是,到了这一步,他又能做什么呢?

    他什么都没有。

    大学读了几年,别说研究生,就他那快要挂科的情况,很可能都会被劝退。

    只是,如今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

    胡辰的内心前所未有的痛苦。

    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他不能在父亲面前表现出来,更不能让父亲看出来。

    这样只会让父亲更加的担心。

    “爸,我……我没事,就是觉得这一次你生病了,我这个当儿子的却不在您的身边照顾您,我就是个不孝子。”

    胡辰哽咽道。

    他没有说明真相。

    真相重要。

    但是也已经不重要了。

    他也知道,即便是说出了事实,以父亲和母亲对他的好,也是绝不会说什么的。

    这世间,真正能包容他、疼爱他的,也仅仅只有他的父母。

    可惜,平时他对父母甚至比对路人的态度都还要恶劣。

    因为,平时哪怕是对待路人,他都会很有耐心很容忍也很有素质。

    但是,平时给予父母的,却只有伤害。

    “辰辰,你永远是爸妈心中的骄傲,你若是不孝子,这世间还有什么孩子才是孝顺的呢?

    爸妈能力差,没有给你好的生活。

    特别是小时候,你|妈妈总是藏不住心事,导致让你接触了太多的人情冷暖,以至于也让你背负了太大的压力……”

    胡辰的父亲声音很轻,也很疲惫,但是双眼之中却泛着亮光。

    那是一种欣慰而又幸福慈爱的光芒。

    甚至,他忽然觉得,哪怕是此时真的死了,也已经值得了。

    因为儿子已经真的长大了。

    “爸,别说了,相比较其余的那些孩子,我已经很幸运了,你和妈妈都对我那么包容,那么好。

    爸,你也别担心,你好好休息,我再去看看妈。

    另外,钱的事情别担心,我空余的时候有和同学们一起做一些小生意,挣了一些钱。

    之前要钱,主要还是因为投的钱多,只有一部分用来学习。”

    这个时候,胡辰已经不想撒谎。

    但是,他更不想提那些真相。

    因为你,这时候他已经决定痛改前非,决定,彻底的过去的那个颓废逃避的自己说再见。

    同时,因为这一次被人恶意压价、落井下石的事情,胡辰也认识到了一个道理。

    你是弱者,那么,无论你怎么跪舔别人,你始终是别人眼中的喽啰,不值一提!

    要想获得尊重,靠舔是不行的。

    只有自己真正的强大了,只有自己强势一些,才能让别人忌惮,才能让别人尊重。

    柿子都是挑软的捏。

    这个世界,现实也同样如此。

    这一次,父亲和母亲的生病,将胡辰逼上了一条彻底的反省之路。

    但同时,他也同样决定痛改前非。

    那些落井下石的,他不会在大方与宽容的选择原谅。

    胡辰也知道,帮是人情,不帮是本分。

    但,落井下石、趁机勒索恶心压价者,更加可恨!

    胡辰又一次的撒谎了。

    但是这一次的撒谎,他却说得很掷地有声,仿佛真的有那回事似的。

    “好,好。”

    胡辰的父亲看着胡辰,眼神欣慰的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询问什么。

    他其实有很多想问。

    他虽然真的老了,不中用了。

    但是他却并不是老糊涂了。

    有些事情,他又怎么看不明白?

    他看到了儿子平时的穿着。

    却也看到了儿子此时的穿着。

    儿子彻底的放弃了面子,放弃了尊严。

    而一个孩子若是真的开始放下尊严的时候,那他便是真正的明白了什么是责任。

    或许,即便看不到儿子成家立业的那一天。

    但是,他却已经很是欣慰了。

    ……

    忘尘寰。

    苏离很平静的看着忽然来到了此地的胡辰。

    又来了一单生意。

    但是这一单生意,其实也在苏离的预料之中,但同时也略微超出了一丝预期。

    因为,苏离确实没有想到,胡辰会有所反省。

    不过,这世间往往都是如此,百因必有果。

    “想要什么?”

    苏离平静的看了胡辰一眼,淡淡询问道。

    “我想要卖命,我感应到了忘尘寰,也感应到了忘尘寰的交易核心规则。”

    胡辰语气很坚定。

    苏离又看了看胡辰,道:“你能活七十三岁。你现在二十三,你想要卖多少时间,又想要获得什么?”

    胡辰略微错愕,显然是觉得七十三岁的寿命不是很长。

    不过他也没有太在乎了。

    “我全部卖了,我的命,我卖一千万。我要光宗耀祖,要安顿好我的爸妈,然后我会选择一个女结婚,让她生下孩子。

    我需要预留三年——不,两年时间。

    两年时间就够了。

    其余的所有时间,我都卖掉。

    不仅是生前,死后都可以!”

    胡辰直接梭哈了。

    苏离若有所思的看了胡辰一眼,道:“看来,你对于忘尘寰的规则,研究得比较透彻。”

    胡辰道:“对,我甚至可以帮你做任何事情,我觉得,你可以选一个助手,或者是一个帮手!

    你放心,我绝对真心臣服,绝对不会有任何异心!”

    苏离认真的道:“若是跟着我,结果可能会很糟糕。你要知道,参与忘尘寰的因果,可绝不是什么小事,你能承受吗?”

    胡辰道:“我可以,而且,一定让你满意!”

    苏离道:“那么,你有哪些优势呢?”

    胡辰道:“狗可以做到的事情我都可以做到。狗做不到的我依然可以做到。”

    苏离双眼微微一眯,道:“好,这个交易,我同意了。接下来一段时间,会有人带你。”

    胡辰道:“除了现实的一些因果我处理的时间之外,其余时间,我都可以随时办事,绝不拖后腿!”

    苏离点了点头,道:“好。”

    苏离说着,又在脑海之中和苏忘尘交流,道:“你执意留下他,却是为何?”

    苏忘尘道:“你不觉得,卖命一千万这件事,很有针对性吗?”

    苏离心中微微一凛,却没有多说,反而道:“哦?”

    苏忘尘道:“忘尘寰的轮回体系,以及鸿蒙研究院、鸿蒙研究基地的一系列小世界的经历,是需要警惕的。

    所以我准备让他去走几次轮回,到小世界里去试探一番。”

    苏离道:“你的意思?”

    苏忘尘道:“天机——开辟天机一脉,我准备去一趟轮回试试看。同时,我已经准备好了,我选择了诸葛孔明的一系列信息作为传承体系,结合风水开启天机一脉。

    然后我给自己取名‘诸葛春秋’,而这胡辰,就取名为‘诸葛青尘’好的。‘辰’同‘晨’,也就是‘清晨’……”

    苏忘尘提及了一个计划。

    苏离闻言,心态瞬间差点儿炸裂。

    因果,忽然之间似乎就全上了。

    苏离沉默着没有说话。

    苏忘尘道:“为了避免一些核心的信息泄露,同时因为情感羁绊而坏事,一方面我会以忘尘寰的能力洗掉他在这个世界的记忆。

    当然,并不是真的抹除这些记忆,而是暂时抽离、剥离出来,将来再还给他。

    另外就是,将他的感情剥离出来,以免出现感情用事的情况。

    毕竟,他能为了他父亲而将忘尘寰的规则研究透,本身就不简单。

    而且,既然能为了父亲如此梭哈,我怕到时候他也能为了女人而将我们梭哈掉。

    所以,这其中的事情,我会和他明明白白说清楚。

    同意,这个交易才可以真正的成立。

    不同意,买他几年寿命,给他几万块钱就够了。”

    苏忘尘的话,让苏离颇为触动。

    不过,苏离没有拒绝。

    因为,没有人比他更懂诸葛青尘。

    只是,苏离没有想到,在这个世界竟是意外的挖出了诸葛青尘的真身!

    所以,这世间的因果,当真是一饮一啄,皆有天定。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