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86章 负重前行,因果既定
    清醒过来之后,绿裙女子和那两名中年男子,已经彻底的从心了。

    三人本就不是那种普通人,好歹也是那种真正的家族集团、上流人士。

    心性方面,认知方面也是非常不凡的。

    这般情况下,三人在历经了这样一场因果之后,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认知——隐约之间,他们甚至觉得,眼前之人,很可能是人间的活阎王级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赠予老头子三年寿命,多半也是老头子当年累累功绩的福报。

    至于那九十亿的钱财——

    如今,已经没有人认为那有什么不妥了。

    这一次,所有的杂念、所以的怨忿之心都没有了。

    地点,如今还是在那个医院的病房里。

    病床上,老人也已经清醒了过来,整个人的状态也前所未有的好。

    只不过,时间还依然仿佛在这一刻定格了。

    “好了,看样子你们也已经有了非常清醒的认知了。”

    苏离平静的看了绿裙女子三人一眼,淡淡开口道。

    “这——大师,九十亿够吗,如果可以的话——”

    绿裙女子还想多给一些表示,却直接被苏离挥手制止了。

    “不要少一分,也不要多一毫。”

    苏离语气淡漠。

    那绿裙女子微微有些遗憾。

    但,却也已经想得很明白。

    有些事情,她也已经不敢多问了。

    如这样的事情,有时候不做不错,多做多错。

    绿裙女子当即朝着苏离深深鞠了一躬。

    这一次,她显得更加的谦卑了。

    苏离微微点头,道:“好,交易到此也算是结束了,当然,以后如果还有一些执念,想要进行一些交易,也可以在心中冥想忘尘寰。”

    “好的,大师。”

    “大师,您辛苦了。”

    “大师,您辛苦了。”

    绿裙女子和两名中年男子此时都毕恭毕敬的恭声道。

    苏离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化作一片光影,直接消失在了此地。

    与此同时,现实之中,原本的病房像是定格了刹那一样,接着,一切就已经恢复了正常。

    唯一有所不同的,是病床上的老人,原本生命已经岌岌可危,此时竟是面色红润,看起来格外的健康。

    老人此时没有苏醒,还处于一种沉睡的状态。

    不过,这一次,他的睡眠很放松,很香甜。

    那种睡眠,就像是婴儿的睡眠一般。

    他脸上散发出来的那种舒心、舒适的表情,是很多很多年他们都不曾见到的。

    这一刻,无论是绿裙女子,还是两名中年男子,心中都非常的触动。

    ……

    苏离做完了这一笔交易之后,便重新回到了市区。

    九十亿,很快就到账了。

    不仅钱到账了,就连对应的账户和他的身份信息等等一切,也都已经纳入了真正的核心体系。

    这不是监视,反而是一种保护。

    是绿裙女子和其背后的家族势力示好的一种表现。

    也同样是老人清醒过来之后很坚持要去做的一件事。

    很快,苏离接听到了来自于银行的电话。

    一方面,是赠送特殊的贵宾权限,一方面,是对于银行卡等对应的升级。

    说是九十亿。

    实际上,苏离获取到的反而远远要比这九十亿多。

    至少这种特殊的尊贵服务,就是其余一切都比不上的。

    不过,对于这些,苏离也并没有放在心上。

    此时,他看到了另外一场因果。

    这一场因果,来自于胡辰。

    以及,胡辰的父母。

    ……

    在一|夜醉生梦死之后,第二天中午,胡辰才艰难的从酒店里爬起来。

    住的酒店,也是香格里拉大酒店,房间是那种两千一晚上的。

    当然,他不仅自己开了,还给一起玩的兄弟们也开了房。

    而且,这些兄弟们的‘女朋友’的小费,他也很豪爽的给了。

    只不过,当这些付出之后,胡辰醒来,便也有些急了。

    因为,又花光了。

    洁白的床上,泛出一抹泛黄的污渍。

    这些是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只是,那个女人早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隐约记得,昨晚完事儿之后,对方还额外讨要了一些红包。

    他很大方的额外转账了六百六十六块。

    而如今,他又没有钱了。

    近六万,一晚上就没了。

    胡辰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中。

    他看了看床边的AJ鞋子,微微有些失神。

    似乎,很久很久都没有看到过父亲和母亲是什么样子了。

    他也知道,家里很穷。

    他也知道,父亲母亲挣钱很难。

    但是——他不想去面对这些。

    不想。

    他只想潇洒的活着。

    只想和别人一样,可以活得不羁放纵,可以获得无比潇洒,可以吃穿不愁,也可以快意人生。

    头很痛。

    宿醉之后的那种难受和依然想吐的感觉,狠狠的充斥着他的身心。

    这让他觉得很难受。

    “呕——”

    喉咙一阵阵的酸辣刺痛,让他差点儿吐出来,却没有吐出来。

    但是,这种近乎于胃抽筋般的刺痛,依然让他涕泪横流。

    眼前,不知为何,不时会出现父亲苍老的样子,以及目前无神的样子。

    还有两人那双总是‘望子成龙’的殷切眼神。

    而这样的双眼,却也是胡辰最为厌恶的。

    “啊啊啊啊啊——”

    胡辰狠狠的撕扯着自己的头发。

    他也觉得他很不是东西。

    但是……

    打开手机,看了看上面的各种贷款,胡辰一阵绝望。

    他欠下的并不少。

    如今已经有近30万以上了。

    原本,这一次要来的钱,其中绝大部分他是准备用来还债的。

    但是,昨天开心,被一群哥们不断的吹捧着,他觉得人生非常得意,所以也就非常豪爽的大手一挥,没有将这些金钱当回事了。

    在他看来,钱就是粪土般的东西,何必看得那么重要。

    千金散尽还复来,人生得意须尽欢。

    这一刹那,胡辰这么想了之后,又站起身来,将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摒弃。

    随后,他便准备去退房并去买点儿午餐。

    只是,刚拿出房卡,一个熟悉的电话,忽然打了概率。

    那是他母亲的电话。

    但是平时,他母亲是很少会给他打电话的。

    因为害怕耽误了他学习。

    当然,他也很少会打电话给他的父亲和母亲——除了要钱之外。

    “也不知道是怎么弄来的钱,或许他们有些积蓄吧。”

    胡辰想着,然后接听了电话。

    他以为是父母再次给他打钱了过来,所以有些不情不愿的接了电话。

    但是,他没有喊爸爸也没有喊妈妈。

    “说吧,什么事。”

    胡辰的语气很冷漠。

    “小辰,是打扰了你学习吗?我是你爸妈隔壁的王大嫂。”

    电话里,并没有传来他母亲的声音,而是隔壁王大嫂那人破锣般的独特嗓音。

    胡辰一怔,随即很谦卑有礼的道:“原来是王婶,王婶你是有什么事吗?有事尽管说,需要用上的,我一定不推辞。”

    胡辰在面对外人的时候,还是很彬彬有礼的。

    电话那边,顿时传来了那位王姓女子的声音。

    “我这边确实是没什么事情,但是你爸妈那边,出了点事。”

    王姓女子语气肃然了几分,认真说道。

    胡辰闻言,心中不由本能的咯噔了一下。

    “你爸妈是不愿意让你知道的,但是我觉得,无论如何,你还是应该知道。

    因为,这一次若是不说,可能会是你这一辈子的遗憾。”

    王姓女子语气有些低沉,情绪显然也很差。

    这时候,胡辰其实已经听懂了王姓女子的话代表了什么。

    他的心情忽然变得极其的烦闷,极其的糟糕。

    他之所以肆无忌惮,也是因为,曾经一切的一切,都有他的父亲和他的母亲帮他兜底,帮他担待着。

    但是这一次,他已经意识到,那几万块钱,可能来得并不是那么的容易,那么的轻松。

    胡辰沉默了起来。

    “小辰,你在听吗?”

    王姓女子迟疑了一下,开口询问道。

    “王婶,我在听。”

    胡辰回答道。

    他的心情忽然变得非常的烦躁,也非常的压抑。

    同时,也非常的慌乱,非常的糟糕。

    无论如何没有良心,没心没肺,他其实并不是那种无情之人。

    之所以放纵自己,只是觉得命运不公。

    凭什么有些人就可以含着金钥匙出生,而他的命运却要如此的坎坷。

    凭什么有的人出生就一辈子不愁吃不愁穿,一辈子有花不完的钱,而他却是个农村娃儿,到处遭人白眼,受尽嘲笑。

    凭什么他的室友可以穿名牌可以左拥右抱,而他每一次去做什么,都会有那些异样的眼光?

    胡辰想着想着,心态便已经有了一些扭曲。

    不过这时候,他的情况还并不严重。

    “小辰,你还是,尽快回来吧。他们的情况挺不好,目前在镇里的医院抢救。

    你知道吗?

    他们的身体都已经严重的拖垮了,可即便这样,却依然不愿意去医院,为的就是不想多花钱。

    好在小辰你有出息,考上了名牌大学,将来必定是会出人头地,是村里人的骄傲……

    我听你|妈妈说,你甚至准备读研究生,这好啊,真是出息了。

    不过这次,你这研究生哪怕是不读了,也得回来一趟了。

    你爸——你爸怕是也要不行了,但是他始终放心不吓你……”

    王姓女子又说了几句,然后长叹了一声。

    胡辰抿着嘴唇,没有说话。

    王姓女子又道:“回来,你也别太担心医药费,目前我和你几个婶婶合计了一下,谬事吗凑了两万块先垫着,你以后挣钱了再还上就行。”

    “当然,我这里的你什么时候宽裕了再还没事,但是小柳那边情况不是太好,他家做生意赔了,他那边的三万块,你要是有了就优先还一还。

    这些事情,原本也是不该我来说的,但我看平时,你爸妈确实是有些太宠你了。

    如今,这些他们背负的,我无论如何,还是要和你说说……”

    王姓女子显然深得那些中年妇女的能力精髓。

    她将一些重要的事情,也算是完完全全的面面俱到了。

    当然,其中也有隐藏着几个问题,胡辰不傻,也听懂了。

    这就是怕他父母离去之后,他父母欠下的债他胡辰不认账。

    胡辰轻叹了一声,道:“王婶,这些我都记住了,王婶放心,我会一一处理好的。”

    接下来,胡辰又询问了一下他父亲和母亲的一系列情况。

    然后,胡辰得知,他的父亲已经在开始咳血。

    而他的母亲,更是因为心肌梗塞而进了医院。

    进了医院之后,甚至还查出来了极为恶劣的病症。

    总之,为他负重前行的父母,如今忽然就这样的倒在了他的面前。

    胡辰心中其实早已经想到了这样的结果。

    但是在听到这样的消息之后,还是如遭雷击。

    许久。

    一种难言的心痛、痛苦的情绪滋生而出。

    不仅如此,胡辰还联想到了昨晚寻|欢作乐的那快意人生的那一幕。

    他想回家。

    他要尽快赶回家。

    但是,他却已经没钱了。

    不仅仅是没钱那么简单。

    所有可以刷的,他早就已经刷爆了。

    所有可以借的平台,他也都早已经借光了。

    如今,又要怎么筹钱坐飞机赶回家?

    迟疑了一下之后,胡辰打开了手机,并尝试着去打他几个兄弟的电话。

    他不想在这群人面前借钱。

    但是,他已经无路可走了。

    若是父母真的病重,无论如何,他必须要回去看看。

    就如同王婶所说,可能,真的就是最后一面了。

    这一刻,胡辰越想越是糟心。

    所以,略微犹豫,胡辰就已经开始打电话了。

    “呃,原来是辰哥啊,怎么,今晚还请我们happy吗?要不,地点我们来定,辰哥只要赏脸过来就行了。”

    “是啊是啊,最喜欢辰哥那一掷千金的豪爽!”

    “哈哈哈哈哈——”

    对面的环境里,很是喧闹。

    “不是,就是——我爸生病了,我现在准备赶回去,但目前刚好手里没啥钱了,昨晚花光了。

    兄弟,借我两千我买张机票……”

    “不是,辰哥你开什么国际玩笑啊!我哪里来的两千借你买机票啊!不过,你可以在网上借啊……”

    对面的声音,立刻变得有些不耐烦。

    不仅如此,对方还直接发来一个借钱的连接,让胡辰下载并进行注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