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85章 出售生命,地狱教诲
    苏离没有多说什么,而是拿出了一幅画。

    这一幅画上,并没有什么风景,有的,只是一些奇奇怪怪的文字。

    但是这些文字在呈现出来之后,那女子显然已经能看明白上面的意思是什么。

    她沉思了一下之后,接着毫不犹豫的看向了苏离,恭敬的道:“大师,那请问一下,这东西是需要我签名吗?还是需要我怎么去做?”

    女子没有迟疑。

    开始的时候,她以为苏离是骗子。

    接着,她又以为对方是一位催眠师抑或者是一些心怀不轨之人,甚至之前的一些场景,会是某些错觉。

    可,当她等待了片刻,甚至看到身边的两位哥哥也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的时候,她才意识到了不妥。

    同时,在越是接触到对方之后,她便越是觉得对方是真正的超凡,是真正的可怕。

    这种可怕,是一种很难以形容的感觉。

    特别是,对方那种似乎可以掌控命运的气质,更是让她收敛了源自于骨子里的所有的骄傲。

    这世间,所谓的平等,终究也只是针对那些普通人的。

    而她,则早已经享受到了很多很多的特权。

    而这些,也让她显得非常的心高气傲。

    可是如今,她不仅收敛了她心高气傲的一面,反而还变得格外的卑微。

    这就是这个圈子这个层次的那种情商。

    抑或者说,就是一种认知上的习惯。

    面对弱者,拿着架子和身份,有着一种源自于骨子里的高傲。

    但是面对强者,面对真正的更上层者,也会立刻收敛所有的桀骜,变得卑微。

    习惯规则,遵从规则,这就是她这些年来可以一直作为上位者的真正原因。

    此时,她也毫不犹豫的妥协了。

    苏离平静的看了这女子一眼。

    很明显,对方的态度,让他也多了几分认可之心。

    不过,即便是再认可,价格是不会有任何变化的。

    不会多,也不会少。

    另外,这一笔生意是因为忘尘寰聆听到了老人的呼唤与请求,而并非是要看他身边的人的想法。

    之所以要从其身边的人出发,仅仅是因为,如今的老人情况堪忧,时间已经不多了。

    正常情况下,他不是太方便直接进行金钱方面的交易。

    苏离的能力虽然很强,却也无法去屏蔽掉现实的某些账户交易信息。

    另外一方面,老人背后的势力也不俗,所以,处理这种事情,其实也并不是很难。

    对于其余人而言,九十亿,是一笔天价。

    只要流入市场,这样的现金流,简直是要引起金融方面的某些轰动。

    一旦进入某个账户,引出的一连串反应,也是非常巨大的。

    但,对于老人而言,却没有任何问题。

    这,也是忘尘寰在选择交易对象的时候的一种优先选择。

    想要活命的,在这世间,也绝不是只有这位老人一个。

    因为,每天因为各种病痛或者是各种意外死去的人,其实不知凡几。

    苏离是并不担心‘顾客’的。

    但是,从优而选肯定也是必要的。

    无论是功德还是忘尘寰的交易,其优先选择的,也同样是那批所谓的‘上层人士’。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所谓的三六九等,也确实是很可悲可笑的。

    曾经的先富起来的一部分,显然也并没有带动那些贫穷的人们继续富裕起来。

    反而,他们成为了资本,成为了人上人,享受着一切的利益,却很少能为普通人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东西。

    苏离想了想,随即又摒弃了这些杂念。

    显然,这些事情,也并不是他所需要考虑的问题。

    目前,他可以做到的,仅仅是完成忘尘寰的功德收集,同时将这个即将启动的系统,重新激活。

    如此而已。

    也,仅此而已。

    “签上你的名字,然后,接下来的一些事情,你就会知道怎么做了。”

    “具体的情况,画卷之中,会有一些接下来的因果经历,会让你进行一番尝试的。”

    “记得,要有诚意,也要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

    苏离说了三句话。

    每一句话,语气都很平静。

    就像是忘尘寰对待之前的交易那样。

    此时,苏离也同样是如此。

    不是他被苏忘尘影响。

    而是,他实际上,远远比苏忘尘历经的要更多。

    曾经,地狱中的超度三千年,那并不是一场幻境,更不是一场梦。

    “好,好的。”

    那绿裙女子立刻恭敬的答应着,同时立刻准备去寻找笔。

    只不过,这一时半会儿,显然她也找不到这东西。

    想了想,她拿出了她的口红,打开之后,有些迟疑的看了苏离一眼。

    苏离点了点头,没有反对。

    于是,那绿裙女子立刻开始在画卷上开始签上她的名字。

    苏离看了一眼。

    他没有去记那个名字。

    那个名字很好听,也很如雷贯耳。

    若是曾经,他必定要卑躬屈膝,要无比仰望。

    而如今,他却连记都不想去记住。

    因为,对于他而言,没有必要。

    绿裙女子签名之后,迟疑了一下,询问道:“接下来,我会历经一些类似于梦幻般的经历吗?而这些,有可能是——有可能是我会出现的应对方式?”

    签下了名字之后,她微微安定了一些,但还是有些忐忑的询问道。

    苏离道:“是。”

    绿裙女子想了想,又看了看她的两位哥哥一眼,道:“大师,能不能也让我两位哥哥签名呢?有些事情,如果可以的话,最好他们两人也历经一番。

    毕竟,有时候,他们的做法其实很幼稚,很不成熟。

    平时,这般事情其实也无伤大雅。

    但是这一次,我个人真的很不希望他们作出一些对大师不利的事情来。”

    绿裙女子很诚恳。

    而她身边的两名中年男子闻言,脸色顿时变得有些尴尬也有些难看。

    固然心中已经将这女子骂了个半死,但是表面上,他们却不敢有半点儿违逆的心思。

    “我们——我们就不要了吧,毕竟,像是这件事,关系到爸爸的身体,你平时也最悉心最稳妥,就你就可以了。

    你可以全权代表我们的。”

    略微胖一些的中年男子一脸的尴尬之色。

    “对对对,我们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心思,就是希望一切更顺利一些。你放心,我们也不傻,怎么会和大师这样的奇人为难?

    难道我们是活得不耐烦了,愚蠢到了这个地步吗?”

    那略微偏瘦的中年男子也立刻接口道。

    “签。”

    绿裙女子冷冷的说了一个字,那语气,掷地有声,就仿佛是死命令一般。

    中年男子两人全部脸色有些难看了起来。

    两人都犹豫了起来。

    “不签的话,从今往后,你们的账户会全部冻结。同时,我会让家族那边的人出面,彻查你们的财务问题。

    到时候,别怪我不讲兄妹情面了。”

    绿裙女子的强势,可见一斑。

    在苏离面前乖巧卑微。

    可是在那两名中年男子面前,却冰冷如山,语气强硬之极。

    这完全将一个女强人的形象展现得淋漓尽致。

    这样的表现,也完全符合这个女子对外的那种形象。

    “我签,我签就是了!为了这个翻脸,也太那啥了吧!”

    “签签签,我签还不行吗?别动不动就是查这个查那个的。咱们这种身份和这个地位,那真能有几个完全干净啊!小妹你真是,总是这样!”

    两名中年男子顿时立刻从心了。

    显然,这两人对于他们的这个小妹,还是十分忌惮的。

    可,也正是因为这样的忌惮,才使得他们更希望老东西早些去死,只有这样,他们的继承权才名正言顺。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忽然之间,半路杀出一个奇怪的人,竟是将老东西延寿三年!

    这时候,两名中年男子心中要说是没有恨意,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他们也不敢随意的表现出分毫来。

    毕竟此人特殊,一旦有所察觉,只怕是他们来历惊人,也得吃不了兜着走。

    都是这个层次的存在,平时即便是愚蠢一点,但是却也没有真正情商低的人。

    而情商低的人,也不可能长时期在这样的圈子层次里混下去。

    在这样的一种恼恨而又仇视的心态中,两人还是签下了名字。

    用的,也依然是他们妹妹的那支无比名贵的口红。

    签名之后,苏离看了老人一眼,然后抬手朝着老人一拍。

    “嗡——”

    顿时,天地间的气流,仿佛忽然扭曲了。

    躺在病床上的老人的身体和气色等等,几乎像是时间回流一样,竟是开始发生肉眼可见的变化。

    这种变化,就像是时间回到了三年前一般。

    三年前,老人的身体才刚刚开始进入中期状态。

    这个时候,他的身体虽然有些差,但是正常的生活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只是,到了这个年龄,病来如山倒。

    是以,如今一旦倒下了,才如此的岌岌可危。

    而这一次,让他的生命相当于是回到了三年前——仅仅只是身体回到了三年前的状态。

    即便如此,老人依然感觉到像是获得了新生一样。

    毕竟,刚刚他还处于类似于弥留的濒死状态,如今却已经可以正常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本身就是天大的进步了!

    对于老人而言,他确实也没有什么太大的奢求。

    能忽然回到三年前的身体状态,他已经老泪纵横,已经在感恩上天的开恩了。

    而另外一边,签订下了那一幅画上的名字之后,三人像是忽然之间被拉进了画中的世界。

    画中的世界和现实之中一模一样。

    但是,画中的世界,却很快速的在向前发展着。

    画中的世界里,老人也同样恢复了正常。

    然后,那绿裙女子也痛快的支付了九十亿。

    这一切都没有大的问题。

    但是,老人清醒之后,直接将两个儿子的财务方面进行了严格的审查。

    而那两个中年男子在发现事情败露之后,狗急跳墙,开始调查苏离,并在暗网下达了悬赏令。

    接下来的一幕,超出了控制。

    在这一场冲突爆发的时候,苏离出现了。

    以一种近乎于碾压模式的姿态,不仅将整个暗网和其所有的杀手全部的魔杀,还直接将老人以及其所在的家族中但凡有所作恶的所有成员,全部直接锁魂,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而首当其冲的那两名中年男子,更是全程历经过十八层地狱酷刑。

    并且,每一次历经酷刑,他们生前所有作的恶,所有做出的亏心事,全部都会呈现出来,并一一被审理。

    就像是被阎王审判制裁一样。

    那经历,简直是比噩梦还恐怖。

    这一次,便连那绿裙女子都没有逃过——毕竟,她也做了不少亏心事。

    作为一个权势与资本并存的存在,手里怎么可能是干净的。

    是以,这一次因为事情办得很糟糕,甚至是因为调查而闹出了巨大的风波,绿裙女子和其所在的家族势力,也因此而分崩离析。

    一梦黄粱。

    黄粱一场梦。

    当他们忽然之间清醒过来的时候,那种感触,已经无法形容。

    这一次,三人几乎完全无法控制的给苏离跪了。

    而且还是无比虔诚的跪了。

    就像是他们先前在画卷之中被带到阎罗殿审判的时候觉得荒谬却被毒打一样。

    在现实,扛不住了可以选择死。

    但是在阎罗殿。

    抱歉,无论什么痛苦什么折磨,那都是不会死的。

    更不会灰飞烟灭。

    即便真的被折磨得灰飞烟灭了。

    但,若是罪行还没有处理完,因果没有断——那不好意思,还是会在轮回殿所在的望乡台上复苏。

    复苏就相当于复活。

    但是被折磨的记忆还依旧在。

    而且,还会继续被折磨。

    只要不是完整的走完一轮酷刑。

    那么就不算完成了酷刑,那就还要重新历经一次。

    对于阎罗殿和审判而言,那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历经了画卷的经历之后。

    无论真假。

    绿裙女子和其两位哥哥,已经都吓得彻底的从心了。

    甚至,那两名中年男子,更是早已经在内心反复忏悔,反复的祈祷,并发下狠心一定要重新做人。

    他们原本以为,在人世间快意,便是真正的享受。

    如今他们才明白,原来越是恣意妄为,死后等待他们的,越是恐怖的地狱酷刑。

    而所有的教育所有的警世之言,显然都比不上他们亲自去地狱体验一番。

    书阅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