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84章 功德加身,忘尘归神
    苏离仔细的看了看忘尘寰的环境,他其实有很多的想法。

    但是,最终他还是什么都没有说。

    不是他被苏忘尘同步了。

    而是,这个世界有很哦的的选择,也有很多的因果。

    百因必有果。

    有些事情,承受了对应的因,就需要面对对应的果。

    就像是一句很普通却也很现实的话——可怜之人,也必有可恨之处。

    苏忘尘有所察觉,忽然笑了。

    他看向苏离,轻声道:“怎么,终于想明白了吗?”

    苏离摇了摇头,道:“我远远要比你想的更明白。”

    苏忘尘不置可否,道:“怎么,还不愿意承认。”

    苏离道:“你信不信其实没有任何关系,不是吗?毕竟,我知道你的一切,但是,你只知道我的部分。”

    苏忘尘沉思了片刻,道:“如果可以,你将那一部分我不知道的经历告诉我,那么我一定可以让这一切变得更加的完美。”

    苏离笑了笑,没有回答。

    苏忘尘道:“你还是不相信我,或者说,对于你自己的精神分裂体,没有一个基本的信任。”

    苏离道:“我只是不相信我自己,而不是你。”

    苏忘尘道:“你对别人总是很容忍,很宽容,但是对待自己,却太过于苛刻,这又是何必呢?”

    苏离道:“这世间很多人总会去放纵,但是或许,那个人不会是我。

    至少,如果——如果我同样如此,我和他们也就没有区别。

    另外,同情只是基于善良抑或者众生皆苦的一种感触,一种怜悯,但是并不是优柔寡断,也不是盲目的圣母。”

    苏忘尘道:“你竟是能这么想,那实在是再好不过。”

    苏离道:“宽容从来都是给值得宽容的人——我相信,就像是胡辰的父亲和母亲,但凡他们能将重担给一些给胡辰,胡辰也不会落得这般田地。

    是的,现实的物欲横流,确实会腐蚀一个人的心。

    但是,一个人的教养真的达到了一定的地步,我相信,浪子是可以回头的。”

    苏忘尘闻言,目光微微明亮了几分。

    随即,他轻叹了一声,道:“看来,终究是你分裂了我,而不是我分裂了你。其实我一直在想,我们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从属关系。

    一直到这之前,我还是没有能想透。

    但是此时,我彻底想明白了。

    果然,我终究只是你的一部分。”

    苏离没有说什么,而是伸手拍了拍苏忘尘的肩膀,道:“来。”

    苏忘尘怔然了刹那,然后,那一道黑暗的幽影竟是化作虚无,然后重新的没入到了苏离的眉心之地。

    就像是一道黑光,直接融入了苏离的眉心,然后彻底的消失不见。

    而所谓的忘尘寰,也在这时候,化作一道七彩色的玄光,没入到了苏离的眉心。

    这世间,本没有忘尘寰。

    但有人需要,有人需求,也就有了忘尘寰。

    苏离睁开眼,身影还是在荒郊之地的荒芜坟冢之处。

    这里,那个全新的墓地,其中埋葬着的,是一个女子的尸体。

    这个女子的气息,很像是苏荷。

    苏离有些确定。

    不过他没有去证实。

    目前,苏荷的任何情况,他都不准备去参与,也不准备去理会。

    因为这个妹妹一直很天才,也一直很让人省心。

    同时,也因为这个妹妹一直对他非常的敌视。

    双方的关系并不是那种哥哥妹妹的亲近关系,而是形如死敌。

    就像是双方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水火不容。

    平时,苏离在家中的时候,苏荷是从来都不会呆在家中的。

    而苏荷在家的时候,苏离也同样没有回过家。

    很久很久之前,关系就一直是这样。

    而如果未来没有什么变化,未来的三年内,这个关系,也一直会是如此。

    苏离拿出那一个木盒,又仔细的看了看,随即重新将木盒装回到了口袋里。

    木盒之中的东西,就是让许琴染上一系列诡异的东西。

    但是这东西到了他的手里,却非常的稳定,没有任何的异常发生。

    苏离又看了看这一片荒芜之地的风水,暂时没有察觉到什么大的异常,他便很快离开了这里。

    接着,苏离聆听到了那老人的强烈的呼唤。

    所以,他没有直接将老人召唤到忘尘寰之地。

    反而,苏离像是一个正常人一眼,打车来到了人民医院,然后进入到了贵宾间。

    对于他而言,这世间其实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拦他前往任何一个地方的。

    来到医院之后,苏离看到了一个青年男人,正蹲在一个阶梯角落,双手捂着一些检查的报告单,眼泪不断的流着。

    那是一种绝望而又痛苦的眼神。

    也是一种无比懊悔的眼神。

    苏离没有看报告单。

    但是他一眼就看出了这青年男子已经身患不治之症,因为其命气已经完全的黯淡了下来。

    苏离凝眸看了一眼,时间,只剩下不到两年了。

    而且,这个时间还并不是稳定的。

    苏离多看了一眼,这个两年的时间又立刻降低了一些,只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正常来说,没救了。”

    苏离心中已经有了答案。

    而此时,男子的心中,则已经后悔莫及。

    但是这时间很多事情都是这样,当后悔的时候,已经迟了。

    而偏偏,那些觉得后悔已经迟了,然后尝试着讲述其中的因果,尝试着去让人们警醒的时候,却往往也没有什么人能听得进去。

    因为,别人没有历经过,就根本不会当回事儿。

    抽烟,喝酒,通宵熬夜打游戏追剧,严重的压榨睡眠时间。

    而如今,这个青年男子,老婆刚怀了宝宝半年,的是他自己,却已经疾病缠身。

    除了颈动脉硬化、血管瘤甚至是脑干出血等情况之外,还有就是——癌晚期。

    苏离甚至看出了因果,看到了他的头顶所呈现出的过往的一幕幕场景。

    那是天天熬夜打游戏,抽烟喝酒吃槟榔的快意。

    而如今,他跪在地上,心中默默的祈求满天神佛可以给他一个活下去的机会。

    而机会,却不会有。

    因为,哪怕是在忘尘寰之中,他这并不稳定的生命,也是那种最廉价最不值钱的。

    换句话说,连进入忘尘寰交易的资格都没有。

    苏离转过身,从青年男子身边走了过去。

    青年男子有所察觉,立刻擦拭掉了泪水,然后站起身来,攥紧了手中的化验单。

    他的手指有些发白。

    然后犹豫着,终于还是没有打电话。

    他没有选择住院,更没有选择进行治疗。

    没有钱。

    也没有一切。

    他已经想好,这接下来的一年,他要好好的去享受生活的美好。

    出去走走,看看。

    另外,该放手的——就要放手。

    还有,那些曾经喜欢的手办,收藏什么的,他也都会处理掉。

    将可以卖掉的,全部卖掉。

    换上一笔钱,给妻子和孩子,一个不多却可以缓冲一下的余地,给他们一个——将来。

    拿出手机,青年男子开始写起了自己的遗书。

    “亲爱的小倩,对不起。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已经不在了。

    我并不是不喜欢你,更不是不想和你一起白头偕老。

    但是我已经没有资格也没有能力去信守这份承诺了。

    你是一个好女人,一直都很好。

    而我对你的爱,也一直是真的。

    你一直都容忍我,但是我一直没有什么作为。

    我很后悔。

    后悔没有把打游戏的时间放在你的身上。

    后悔没有陪你一起看日出日落。

    也后悔平时因为一些小小的事情而显得很大男子主义,因而呵斥你……

    对不起,如果可以,下辈子,请允许我好好照顾你。

    而这一辈子,找一个好点的男人,让他代替我去好好守护你吧。

    那个人,一定不要那种喜欢玩手机玩电脑游戏的人。

    一定,一定不要再像我这样……”

    遗书依然还在写。

    但是那青年男子却忍不住,再次抱头痛哭了起来。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可惜,后悔总是太迟。

    有些事情,已经是既定的结局,已经,不可能更改。

    ……

    苏离一路走过,感应力开启的同时,忘尘寰的能力,让他将所有的任性全部的看透。

    而众生皆苦,则在这样一个地方,显得格外的淋漓尽致。

    不知道的,或者是表面上看到的那各种表情,都看不出人性的复杂。

    但苏离看到的,从来都不停留于表面。

    很快,在贵宾室里,苏离看到了那个老人。

    老人身边,还有三个人在守护。

    两名男子,一名女子。

    两名男子都有四十岁左右。

    而那名女子,则年轻很多,只有不到三十岁。

    而且,其看起来很年轻,保养得相当好。

    苏离出现之后,两名男子和那名女子发现了。

    他们开始以为是医生过来了,所以没有什么情绪变化。

    但很快,他们就反应了过来,来人没有穿医生需要穿的那种白色大褂。

    而且,他们也看出,苏离似乎也并不是来探望病人的。

    所以,那女子首先就站了起来,目光锁定了苏离。

    她第一眼,就是以貌取人。

    除此之外,就是打量苏离的穿着。

    在见到苏离那无比普通的衣着之后,她的脸色微微一冷,冷声道:“你是谁?什么来头?来这里做什么?出去!”

    她的语气很强势。

    “他还能活六小时。但是,我可以让他多活三年。”

    苏离没有叽叽歪歪,直接说道。

    “你说什么?你是什么人,有多远滚多远!”

    这时候,那中年男子其中的一人脸色一变,立刻大声呵斥道。

    中年男子身边的那名中年男子偏瘦一些,闻言脸色也立刻阴沉了起来。

    苏离平静的看了那偏胖的中年男子一眼。

    顿时,那男子立刻从苏离眼中看到了沸腾的血海和咆哮的鬼门关。

    他一个激灵,整个人差点儿吓得尖叫。

    心脏猛的一下绷紧,他的呼吸凝滞,差点儿喘不过气来。

    那种刺激,那种恐惧,瞬间爬满了他的脑海。

    苏离目光移开,看向了那名女子和另外一名男子。

    接着,他抬手轻轻一挥,道:“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随着苏离抬手。

    顿时,四方的天空黑暗了起来。

    忘尘寰的环境笼罩了这一切。

    就像是一片诡域一样,将现实的时间定格了。

    或者说,这里更像是忽然进入的梦境世界,存在于虚幻之中。

    那浅绿色裙子的女子原本还想呵斥,可是当她意识到环境发生了变化的时候,立刻惊悚之极。

    这种感觉,可并不好。

    特别是,这些人虽然非常有钱,可是之前,他们并没有历经过这样刺激的一幕。

    以至于,这时候,她同样惊吓不轻。

    苏离道:“人间,幽冥地府,忘尘寰。”

    两名男子浑身瑟瑟发抖了起来。

    而那绿裙女子,反而渐渐镇定了不少。

    “你,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为——”

    女子虽然镇定了许多,却还是说话结巴了起来。

    能保持镇定就已经不错了,至于说话,结巴才是正常。

    “没有为什么。我只是聆听到了你父亲的心声,所以才来此地。

    这是卡号,记一下。

    待会儿转账九十亿过来。

    然后,我让他多活三年。”

    “当然,以他的福报和命格而言,三年是他的极限了。”

    “另外,你们两个,无论是否希望他立刻死都没有关系,但是,不要干涉这其中的因果,你们背负不起。”

    苏离语气平淡,然后给出了一个卡号。

    至于说如何解决这其中对应的问题,苏离并不担心。

    这就是这三人背后势力的能力。

    这样的势力,背后当然不可能没有一些特殊类别的人才。

    只不过,这种特殊类别的人才,能力都很差,也并不能列入超人类行列。

    毕竟,像是他苏离这种人,目前,有且仅有一个。

    毕竟,他是所有实验者中唯一清醒过来的那个。

    其余一些灵气修行的修行者,如岳濂岳樊之流,反而也仅仅只是学了点儿皮毛,对方普通人反而没什么大的作用,自然,也算不得什么超人。

    “先,先生,大师,您,您的意思是,我这两位哥哥,他们,他们竟然——”

    那女子闻言,终于反应了过来。

    顿时,她双眼睁的大大的,死死的盯着她的两位哥哥。

    “不,不是的。”

    “没有,没有,我们绝对不希望爸他出事!”

    “是啊是啊,绝对,绝对不会!”

    两名男子立刻开始否认了起来。

    苏离淡淡道:“所以,你们认为,我是在胡说了?”

    苏离的反问,让两名还矢口否认的男子,立刻噤若寒蝉,再也不敢辩驳了。

    “大师,真的可以,真的可以给我爸续命三年吗?”

    那女子缓过神来,美眸之中多了几分热切之色。

    显然,这时候她也已经意识到,既然已经这么强了,自然没有道理欺骗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