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83章 生命有价,功德无量
    “我竟然只能活六十岁,六十岁,六十岁。”

    刘应龙心中其实也早就知道他或许并不可能长寿。

    因为他背负的压力实在是太大了。

    很早,他就有在这方面进行过一番调查。

    毕竟他这个行业,作息也经常不规律,背负的压力还实在是巨大无比。

    而那些长寿之人,往往都是非常的洒脱不羁,非常的大气豪迈,也根本不会有什么压力。

    可他,却恰恰相反。

    但,他从来没有想过,他的生命,竟然这么短!

    刘应龙心中很不是滋味。

    到这时候,他才忽然想到,除了他的父母之外,他自己的那个家庭——那个经常被埋怨,经常对他颐指气使的那个她。

    如果不是为了给孩子一个完整的家,或许,他早就已经选择了离婚。

    曾经,年轻的时候,他无比渴望有一个美好的家庭。

    后来,有了家庭,可惜——

    刘应龙已经不敢想下去了。

    孩子如今才刚上初中,也正是叛逆的时候,也同样正是需要大力花钱的时候。

    如果这时候真的有什么意外发生。

    刘应龙本能的掏出一包满是褶皱的烟来,然后点燃,并长长的吸了一口。

    他的双眼也更红了,眼中的血丝像是要渗出血来。

    他的样子,也已经变得有些憔悴得狰狞了。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忽然抬头,眼神变得坚定之极的看着苏忘尘:“我卖了!我把我自己卖了,就是不知道,我值多少钱。”

    刘应龙说着,同时也想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不过,这想法只是生出,便又立刻的熄灭了。

    因为,他的这个想法其实很简单,那就是,通过保险去骗保。

    比如说,他为自己买了一个意外险,受益者是亲人。

    然后他出现一系列的意外——那么就可以有一笔安抚金可以让家人过上好一些的日子。

    但是他又想到,如果他不在了,那么以那个女人的性子,一定会争那一笔钱——哪怕是他的那一笔钱的受益人是他的父母。

    那,也一定不可能最终落到他的父母的手中,而一定会被那个强势的女人获取。

    不仅如此,那个女人还会拿了钱,重新再找一个男人。

    而他的父母,只会依然的孤苦无依。

    如果那女人更绝情一些,连儿子都不管不顾的话,那就更不堪想象了。

    即便,那女人真的良心发现,愿意承担许多东西。

    可,刘应龙也终究做不出那种去考骗保来维系家庭的未来的事情。

    毕竟,他的内心,终究还是有着自己的坚持。

    那可怜的坚持。

    也似乎很可笑的坚持。

    其实,在这之前,他有很多次真正挣大钱的机会,只要他昧着良心一些,就一定可以富裕起来,甚至是暴富。

    然后,实现财务自由,从此金钱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数字。

    可他终究没有去做那些事情,那些超脱了正常原则的事情。

    而他的身边,很多人去这么做了,而且还赚得钵满盆满。

    最开始,刘应龙是一个做手机销售的。

    他的同时很多都会将全新的水果手机的屏拆下来,然后换上山寨屏。

    然后将手机稍微降低一点点价格卖出去。

    同时,将原装屏也卖出去。

    这样一去一来,卖一台,就可以有一千多的纯利润。

    而他只要开个网店,交一笔钱,做一次广告促销,然后招一批人来维持。

    这样,就可以很快挣几百万上千万。

    因为,像是那种全新的水果手机等手机,动不动就是几千上万一台,而一些热门店铺,动不动就是几万的销量。

    此时,这样的事情违背了刘应龙做人的原则,因而身边的一些同行都在这么做。

    他却没有这么做。

    这就导致了他的手机店做不下去最终只能亏本放弃了。

    而他的那些同行,则全部都是几千万的身家,吃喝不愁,生意越做越大。

    ……

    如今,在看向苏忘尘的时候,刘应龙脑海之中也不由出现了这样的一些画面。

    他内心也有些自嘲——那些坚持自己底线的,最终都只是最卑微也是最可笑的。

    生如蝼蚁,死亦如蝼蚁。

    刘应龙脑海之中的想法,此时也全部的在苏离的脑海之中浮现。

    同时,也很快的消失。

    刘应龙很快收敛了想法。

    而此时,苏忘尘则开口道:“可以,那就看你具体要怎么卖了。

    毕竟,我并不是要你直接就彻底的卖掉全部的生命,对于你的生命,我其实没有任何想法。

    换句话说,你可以选择卖掉你的时间。

    你的时间,对于我而言,就是我的功德。”

    苏忘尘详细解释了一下。

    正常情况下,他是可以直接交易的,甚至可以直接宰一笔。

    因为所有的规则,都是无很长自己说了算。

    但,苏忘尘却没有这么做。

    这,大概也是苏忘尘的坚持。

    这世间,真正坚持自己原则的,真的会如蝼蚁吗?

    苏离觉得,至少,这刘应龙在这里,得到了尊重。

    “那,你看我——我的时间价值多少?如果可以的话,那么我——我想卖掉三年的寿命!”

    “如果不够,我再——再看看。”

    “我儿子现在十四岁,我至少——至少要能活到他二十四岁,这样,这样至少可以看到他娶妻生子……”

    刘应龙连连说了三句,语气已经显得非常的卑微了。

    苏忘尘道:“最近五年,你的平均年收入,是四万七,我算你五万。”

    刘应龙张了张口,没有说话。

    因为,最近五年,他才开始跑出租车的。

    因为网约车的一些原因,再加上扣除油钱、车的磨损以及在外的吃吃喝喝等,实际上,差不多一个月他确实只能挣四千块钱左右。

    这个收入,整体还算稳定。

    有时候会多一些,但有时候也会少很多。

    而且,这个收入,是没有算五年前的。

    五年前是什么情况呢?

    五年前,他是一直在亏的,所以如果时间再往前算,他一年连四万都不值。

    这,就是他的价值。

    都说生命无价。

    但有时候,时间,生命确实是有价值的。

    他刘应龙的生命,一年,五万块。

    “好,那——那我就卖三年。”

    刘应龙答应了。

    他的眼神很落寞。

    人在卖命的时候,其实大多也只是觉得残酷,悲哀。

    但是刘应龙的卖命,则是真正的卖命。

    他此时的情绪也很灰暗。

    但是却也同样带着希望之光。

    因为,这一笔钱对于他而言真的很重要。

    有了这一笔钱,他的父亲才终于有了维持治疗的希望。

    有了这一笔钱,他的父亲也才有了活下去的希望。

    这样一份希望,刘应龙并不想扼杀掉。

    这,也是他可以为他父亲唯一可以做到的了。

    他替不了父亲背负病痛与折磨,也无法减轻父亲的病症。

    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尽一切,让这个希望能延续下去。

    作出了决定之后。

    刘应龙接到了一条短信。

    这条短信,是他的银行卡到账的短信。

    十五万。

    瞬间就到账了。

    刘应龙心中的失落和落寞,也在刹那之间消散殆尽。

    有了十五万,他心中终于燃起了一团希望之火。

    他已经没有心情去痛苦,抑郁和颓废了。

    成年人的世界,哪怕是连颓废的资格都没有,因为没有时间。

    “那么,这场交易,就这么完成了。”

    苏忘尘看向刘应龙。

    刘应龙回过神来,随即点了点头。

    “需要我怎么做?要怎么交易?”

    刘应龙询问道。

    “已经交易完了,你可以闭上眼,冥想着尝试呼唤自己的名字,把自己唤醒。”

    苏忘尘平静的说道。

    苏忘尘说完之后,刘应龙怔然了片刻。

    随即,他立刻开始照做。

    很快,现实之中,刘应龙忽然睁开了眼,随后,他看到了他的方向盘。

    出租车停在路边,他趴在方向盘上,竟然睡着了。

    而刚才的经历,则犹如一场真实之极的梦境一般。

    刘应龙刚准备检查手机,忽然一阵心绞痛,心脏快速的跳动了起来。

    同时,一阵阵胸闷的感觉生出。

    一阵阵心慌气短的感觉充斥着心脏,这让他觉得很是难受。

    就像是憋着一口气,怎么都呼不出来。

    好一会儿之后,他只觉得浑身都有些僵硬,有些难受。

    大脑的记忆力,也似乎衰退了很多。

    同时,他的头部的一根筋,似乎还不时像是被撕扯了一下似的,一阵阵的阵痛。

    “我,我的身体怎么忽然就差了这么多。”

    刘应龙呆了呆,随即本能的摸了摸头部阵痛的地方。

    这时候,手触摸到的地方,头发显得非常的干燥,枯萎。

    那是一种很难以形容的感觉。

    刘应龙拉下车前的遮阳板上的镜子看了一眼。

    然后他看到他就像是老了十岁一样,头发胡子竟是全部一片斑白。

    他原来的头发虽然也有很多白的。

    但是黑的更多。

    所以只是黑白夹杂。

    而如今,当真像是染上了一层霜一眼,大部分都白了。

    “三年……这就是三年的生命吗?这是直接让我老了三岁。”

    “所以,我现在五十岁,就已经这样了吗?”

    刘应龙喃喃,同时拿出手机看了一眼。

    手机画面中,之前看到的那条短信,还依然存在于手机屏幕通知里。

    余额,也和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没有任何区别。

    看到十五万多的余额真的到了,刘应龙先是一喜,心中安定了下来。

    但随即,他却像是崩溃了似的,趴在方向盘上,痛苦的哭泣了起来。

    ……

    忘尘寰中。

    苏忘尘看向了苏离,道:“怎么,怜悯吗?”

    苏离神色镇定,淡淡道:“还好,众生皆苦,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他自己的选择。而且,他心中其实还会感谢你。

    因为,他即便是三年能挣到这么多钱,这三年他也要受很多苦。

    更遑论,以他的心性和性子,三年他挣不到这么多钱。

    他的身体是每况愈下的。

    而且他从事的行业,风险很高,若是真出了什么事情,那开销只会更大。

    到头来,能存留在手中的金钱反而更少了。

    不仅如此,三年内,也会发生很多事情,对他形成更大的冲击。

    而如今,没有人愿意借钱给他的情况下,你给了他钱,前提就是获取了他三年的寿命。

    看似你血赚,但是对于他而言,不仅省了三年时间——还立刻看到了效果。

    更重要的是,他有希望从这个绝望的深渊里爬出来。

    所以,这是一种真正的拯救。”

    苏忘尘道:“看来,你终究还是看明白了。

    所以,之前的胡辰,以及胡辰的父母,你又作何想法?”

    苏离道:“没什么想法,有些事情,也终究是大势所趋。而且,他还是会感谢你的。”

    苏忘尘道:“对,这全部都是自己的选择。”

    苏离没有再说话。

    而此时的刘应龙,又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苏离也没有去关注。

    因为,他同样的已经明白,苏忘尘和忘尘寰对于的到底是什么了。

    这十多万转出去之后,苏忘尘才看向了苏离,道:“交易还是要继续执行下去的,所以接下来,需要更多的钱。

    而这些钱,我不准备通过你去获取了。

    我将这三年的时间,贩卖出去。”

    苏离看了苏忘尘一眼,道:“所谓的功德,实际上并不是寿命,而是这种交易过程之中产生的希望之源,以及感恩的能量?”

    苏忘尘看了苏离一眼,没有回答,而是道:“你可以继续关注这一切,具体是什么,想来很快你就明白了。”

    苏离若有所思,却没有再回应。

    而这时候,苏忘尘则走进了忘尘寰。

    苏离的感应跟随了过去。

    忘尘寰是一处黑暗的虚空悬崖。

    巨大的忘尘寰,倒是和苏离曾经见过的巨大的命运天盘非常的相似。

    甚至,某些方面,似乎都完全的一模一样。

    苏离心中有很多的疑问,但是他没有问,而是在默默的看。

    “开启望乡台。”

    苏忘尘语气平静的说道。

    说着,望乡台如一片水幕涟漪,又像是一块巨幕电影的巨幕一样,一下子呈现了出来。

    望乡台上,此时忽然出现了一名头发花白的老人。

    老人的呼吸已经急促了起来,其在病床旁连接的仪器,也开始发出尖锐的警报声。

    苏忘尘看着巨幕上投影出的这个人,淡淡开口道:“这个,三年,价值三十亿。”

    苏离道:“所以,你是打算把这三年的寿命,卖给他?”

    苏忘尘道:“是。”

    书阅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