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482章 众生皆苦,源于光明
    哪怕是没有这五万块钱,实际上,他们的结果也差不多。

    因为,没有钱的结果,就是他们四处奔走,最终想尽一切办法凑出钱来。

    他们的身体都已经被掏空了,这一切也都是迟早的。

    再者,以他们的能力,你觉得还能创造出伍万元的价值吗?

    是不能的。

    我开价三万四万,其实已经是很成全了。

    我也没你想的那么彻底无情。

    如你所说,你我一体,终究我还与你有灵魂牵引,还被你的灵魂所影响和主宰。

    但是,你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而是要尽快汇聚功德,尽快的崛起。

    留给你的时间,也同样不多了。”

    苏离闻言,陷入了沉默之中。

    苏忘尘再次开口道:“我知道,你受了红尘的部分影响,也有一些其余的经历方面的原因,觉得很多事情都可以宽恕。

    但实际上,交易是功德触发的,这就代表了命运,代表了天意,代表了一切会发生的事情。

    正是如此,你更应该明白,这是他们在渴望卖命。

    他们的命。

    不值钱。

    是的,三万都不值。

    这是现实。

    这并不讽刺。”

    苏离深呼出一口气,叹道:“那——”

    苏忘尘静静看了苏离一眼,道:“忘尘寰你指定我这个分裂人格来处理,我会好好处理好,但是你不要插手了。

    好人你去做,恶人我来当就是了。

    到时候,功成名就,你再将我斩了就好。”

    苏离摇头,道:“我不干涉你,但是,凡事留一线。”

    苏忘尘道:“先看看吧,若是——若是浪子能回头,那些东西偿还回去,又如何呢?

    不过,要偿还回去,总得同样有东西来换的。

    生意归生意。”

    苏离沉默了片刻后,道:“好,那就这样。”

    苏忘尘道:“你不用抱期望了,他不会改的——另外,他也并不是你的缩影。

    你,没有你想的那么差劲。”

    苏离目送苏忘尘离去,心情很镇定。

    无悲无喜。

    这就是他现在的状态。

    他没有苏忘尘说的那么在乎。

    因为他其实早已经知道——众生皆苦。

    可是,有些事情,即便是他不去做,那些事情也总是会发生的。

    这一点,苏忘尘并没有说错。

    非但没有说错,还说得很对。

    因为这样的事情,每天每时每刻,其实都在发生。

    苏离转过身,默默的走向了郊外的荒地。

    在荒地里,他看到了那一处处荒芜的墓地。

    有些墓地偏向于古老,所以已经被挖得千疮百孔。

    也有些,破碎的棺材木都已经露了出来,显出了风雨的斑驳痕迹,以及一些腐烂的碎木木屑。

    还有一些,上面到处都是被白蚁啃噬过的,看起来不堪入目之极。

    苏离的眼神很好。

    他一路走过去,很快,他走到了一处非常偏僻的角落。

    这是一个小土坳。

    在这里,他看到了一座新坟。

    或者说,也不算新,仅仅只是,和这里的一些古老墓葬之地比起来,这一座小墓,反而显得时间不长。

    时间,或许是三年,也或许是两年。

    总之,按照土地的气息与痕迹,苏离判断,其差不多也就两三年的样子。

    苏离看了看,隐约从其中看出了另外的一些因果。

    不仅如此,在这样一座新坟之地,苏离也感应到了一些特殊的气息。

    这种气息,他很熟悉,像是曾经在玄幻世界里遇到的苏荷,也像是曾经在玄幻世界里遇到的诸葛浅韵以及诸葛染月等人的特有的气息。

    那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气息,却让人很的难忘。

    苏离盯着这新坟看了一会儿,随即收回了目光。

    接着,苏离在坟前坐了下来。

    这时候,他哪里也没有去,也哪里都不会去。

    他的思想,扩散了出去,同时再次的锁定到了功德使者苏忘尘的身上。

    本是同根,分裂出去的精神体,苏离也可以随时自己调动。

    而这时候,苏离也感应到了苏忘尘获取到了另外的一份信息。

    这时候,苏离发现,苏忘尘竟然实质化了。

    化作了一个和他差不多,但是又有许多不同的人。

    依然戴着面具。

    但是这面具,也只有苏离能看到。

    在其余人的眼中,苏忘尘的模样,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非常普通的正常男子,其貌不扬,丝毫不会引人注目。

    苏离跟过去的时候,苏忘尘也有所察觉,不过他也丝毫不以为意。

    或者说,并不是苏离跟过去,而是苏忘尘的精神分裂了,将‘苏离’分裂了出来,并可以让苏离看到即将发生的一幕。

    时间流逝,很快,苏忘尘接听了一个电话。

    一个很普通的电话。

    电话接通之后,电话之中传来了一道非常沙哑,也非常痛苦的声音。

    那声音,苏离隐约听着有些耳熟,但是却无法分辨出,这声音到底属于谁。

    不过,无论属于谁,苏离如今也已经不会再去在意了。

    “您好,先生您好,我是刚才祈祷之后,你聆听到了心声并给予了我指点的那个人,我叫刘应龙。”

    电话里,那个声音在颤抖着,似乎隐藏着某种恐惧以及深深的不安。

    当然,其中更多的,还是那种难以形容的痛苦。

    这些情绪,都非常的直接。

    直接得,苏离甚至不需要通过自身的能力,都可以听出来。

    “嗯,我知道你是刘应龙,说吧。”

    苏忘尘的声音很平静,没有半点儿情绪波动。

    这样的苏忘尘,倒是有了一丝在玄幻世界的那个苏忘尘的影子。

    苏忘尘的话音刚落,顿时,电话那边,便传来了一阵非常几次的、低沉的喘息之声,接着,那边又沉默了好一会儿,似乎在做着什么无比艰难的抉择一般。

    苏离甚至清晰的感应到,刘应龙确实是在选择。

    因为,刘应龙同样并不是白痴,更不是傻子。

    所以他知道,一旦他做出了选择,很可能,已经一步踏入了深渊。

    就这样,沉默的时间依然流逝着。

    苏忘尘也很耐心的等待着,没有说话。

    足足两分钟过去了,那边才再次传来了一声叹息一声。

    然后,接着有声音传递了过来。

    这一次,这声音依然沙哑,但是其中的痛苦以及挣扎的情绪,反而消失了。

    “先生您好,我,我已经决定了。”

    那人语气无比的强烈,说话也已经斩钉截铁。

    苏忘尘轻声道:“好,那么你现在诚心祈祷就好,具体,我们可以见面谈。”

    “见面谈,可以的,先生您现在在哪里,我过去找您。”

    那人迟疑了一下,随即说道。

    “不必,你在心中思考,并按照我之前向你提及的冥想之法冥想自己需要之物,我便可以过来找你了。”

    苏忘尘回应道。

    随后,那声音又有些不安的道:“我需要很多的钱。”

    “我知道。”

    苏忘尘平静的回应。

    随后,他忽然抬头看了看天空。

    天空,一片黑云化作幽冥天桥忽然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并直接将他席卷。

    下一刻,黑云化作破碎的黑暗粒子消失。

    接着,这一切仿佛穿透了天地间的某种距离,忽然又在另外一处地方凝聚了出来。

    随后,同样是一片黑云席卷,化作黑暗的幽冥天桥,承载着一名中年男子的身体,忽然之间湮灭不见。

    苏离全程关注,所以他很清楚,这是一种由实转虚的过程。

    同样,这也是进入类似于‘诡域’的一个过程。

    苏离思考着的时候,四方的天地,已经发生了变化。

    阴暗的环境里,四方的古堡显得很是诡异和安静。

    古堡四周,飞舞着各种奇奇怪怪的巨大蝙蝠。

    这些蝙蝠,有血色的,有黑色的,也有暗金色的和金色的。

    但是这些蝙蝠,却仅仅只是围绕着古堡飞翔,却没有对靠近古堡的人进行进攻。

    黑云降临,这时候,苏忘尘和那名为‘刘应龙’的男子同时出现在了此地。

    接着,刘应龙也无比震惊、惊骇,恐惧的看向了四周。

    只看了一眼,他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格外的苍白。

    他的双|腿也开始发抖。

    但是他却没有多说什么,还努力的保持着镇定。

    “说吧。”

    苏忘尘这时候才再次开口道。

    听到苏忘尘的话,那刘应龙微微松了口气,同时那种强烈的不安与恐惧之意,也消退了不少。

    “我需要大量的钱,你需要我做什么都可以。不过——像是那种犯法的事情,我是肯定不会去做的。”

    刘应龙迟疑了片刻之后,还是将自己最大的顾虑说了出来。

    这个地方虽然神秘。

    之前的经历虽然奇怪。

    但是他却反而没有向着这方面去想——就好像,这种特殊的超能力,完全被他潜意识里忽略掉了一样。

    苏离看了看,随即简单的推衍了一番,便知道,这就是忘尘寰的独特自我守护机制,也是一种特殊的规则。

    会让人潜意识的将这样的事情当成是常识。

    “放心,不犯法,也不是什么恶行,更不会反人类。”

    苏忘尘语气依然很平静。

    “那,那若是这样的话,那我觉得,我可以,可以尝试着和你交易。”

    刘应龙语气依然有些发颤。

    苏离这时候才仔细的大量了刘应龙一眼。

    刘应龙的肩膀也已经驼了,头上大片的白发。

    他脸上的皱纹也很深,同时,他的双眼之中,也布满了密集的血丝。

    他的双眼凹陷,眼眶四周的黑眼圈非常严重。

    同时,他还有着中年男人大多会有的啤酒肚,只是此时的啤酒肚像是泄气了一样,干瘪干瘪的,向下掉落了一截,像是减肥之后挂着的一层肉皮肚皮,看起来有些膈应人。

    他的双眼之中,此时依然还充斥着挣扎之色。

    甚至,他的脸色也依然苍白,那种恐惧之意,也依然很深。

    很明显,这样的地方,固然在接受方面,有规则干扰以至于他觉得是‘常识’。

    但在接触上,内心终究还是很煎熬的。

    苏忘尘抬手一挥,四方的空间顿时发生了变化。

    此时,这一片环境,更像是一个休闲无比的茶餐厅。

    而两人,则正坐在茶餐厅的院落里的树下,正面对面的交流着。

    这样的环境一变化,刘应龙在怔然片刻之后,立刻就松懈了不少。

    “好了,你可以放心的说了。”

    苏忘尘语气一如既往的清冷。

    “我——我——”

    男子开口,却结巴了一下。

    苏离没有去推衍,同样也静静的看着。

    很明显,这又是一位顾客。

    而这样的顾客,又能拿出什么来交易?

    毫无疑问,依然,还是生命。

    这是很残酷的事实,但是这也是很现实的现实。

    “我父亲最近的身体已经不行了,也不敢去医院看病——因为一旦去检查了,很可能会是大病,家里——家里实在是支撑不住了。”

    男子在迟疑了好一会儿之后,眼中的泪水差点儿滚落出来。

    但他还是缓缓的讲述了出来。

    刚刚,我开出租车犯困,如果不是你提醒,我多半也已经出事了。

    而你下车之后,我——我接到了我妻子打来的电话。

    然后,我知道——我父亲他忽然心慌气短,倒在了地上,开口口吐白沫,而且还晕厥了过去。”

    “随后,我父亲被送到了医院抢救。”

    “医生说是……脑干出血了,很危险。”

    “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

    “现在,他已经住在了ICU里了,这一天的钱,都是好几万……”

    刘应龙说着,眼中的泪水忍不住的淌落了下来。

    一个中年男人。

    上有老,下有小。

    此时,却忽然在陌生人面前落泪。

    不是不要脸,更不是诉苦。

    而是,确实是没有地方发泄了。

    他哽咽着,痛苦的撕扯着头发:“我把能借的网上贷都借了,也找了所有能找到的人,结果,结果也远远不够。

    而且,也没有多少。

    毕竟,我……我的生活一直很拮据,遇到这样的事情——别人也害怕我还不起。”

    “那些,还算是好的。”

    “还有人直接像是躲瘟疫一样躲着我,甚至一些朋友直接将我删了,骂我是骗子。”

    “我……我已经走投无路了。”

    “无论如何,我一定一定要救我父亲!那是我唯一的父亲啊!”

    刘应龙嘶声低吼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