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356章 风遥揭秘,星河太极
    苏离闻言,心中的确有很大的触动。

    对于眼下的情况来说,风遥是没有任何必要欺骗他的,也就是说——风遥看到了一些真相。

    风遥如今的存在,是并没有具体的时间概念的。

    这就相当于在时间长河之中遇到了风遥一样。

    这个世界很奇怪,有太多太多的瑕疵,但是其核心的规则,其实一直很稳定,也一直在持续发展。

    所以这个世界无论有多么的不合理,时间依然是在正常的流逝,没有任何意外。

    但是苏离却在此时调出了系统面板看了一眼。

    而系统面板曾经无论是在什么情况下都是会显示时间的。

    可这一次,系统没有显示任何的时间不说,系统面板上浅蓝小精灵也同样没有显示。

    整个系统面板,都处于一种如同水波纹般的扭曲形态。

    系统面板可以打开,但是打开了也仅仅如同一个扭曲的虚拟平面,什么数据都没有。

    这一点,便足以说明,眼下这个场景是不完全真实的。

    同样的,曾经的风遥已经被系统显出了‘终结’,那么,自然也就不可能真正的存在。

    所以这里的风遥,其存在仅仅只是时空之中游荡的一缕幽魂——而为什么存在一缕幽魂?

    那也只是因为,苏离曾经给予了风遥一个承诺——下辈子,你就是最伟大的天皇子。

    正因为这样一份承诺,一份因果,所以风遥的一缕幽魂不死不灭,游荡在了时间长河之中,等待着那一份因果。

    那不是风遥强求的因果,而是苏离许下的承诺引来的因果。

    苏离此时微微冥想,就已经明白了这一点。

    在这种因果加持下,风遥甚至避开了诸葛浅蓝和他谈论这些,这足以见得,风遥是给出了他见到的核心秘密。

    而风遥为何如此?

    仅仅是因为,这世间在他的眼中,如果说还有谁能拯救的话,那个人,一定就是苏离。

    苏离沉思了好一会儿,才有些震撼的道:“风遥,你这句话,蕴含的信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风遥同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轻叹了一声道:“我想了许久,都无法弄明白这其中的真正因果,但是你知道,洗魂十八层蕴含的秘密是很多的。

    甚至,一个人若是洗魂十八层之后,就可以成为任意一个人。

    而一个超凡的天机大师若是被洗魂,出现什么情况,没有谁能知道。

    但毫无疑问,这其中必定有很多种可能。

    这世间,或许没有苏忘尘,但是有人希望有,就可以洗出这样一个人来背负所有。

    同样的道理,用在你身上也是可以的。

    你曾经逆魂过我,应该窥视到了我的一些记忆的。

    那么你当时为什么要去天机阁杀人?

    为什么一定要选一个诸葛嘉月去杀?

    其实不是你的潜意识在这么做,而是因为我巡视青云冢的时候,其实已经发现了一些端倪。

    而且,你杀死诸葛嘉月的时候,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触,但是我作为杀魂一脉的引领者,对于‘杀魂’的感悟是很深的。

    我当时窥视到了一个很奇怪的秘密,那是你没有发现的。

    你为什么没有发现?

    因为当时你的逆魂术其实并不是很完整,我有着非常清晰的自我认知和感觉。

    但是我却只能拥有一个视野看着你办事,而无法阻止。”

    苏离闻言,再次无比吃惊,道:“你——你被逆魂之后,还拥有了一个视野?”

    风遥道:“是的,我后来跟着你,并不是我怕死,也不是我愿意臣服你,我是想弄明白,逆魂的手段以及我忽然多出来的这份‘视野’是怎么回事。”

    苏离沉默,道:“你有发现什么?”

    风遥道:“壁画,一层套一层的壁画,以及一层套一层的阴谋。”

    苏离心中凛然,道:“很多层吗?”

    风遥道:“很多层,目的也有很多,但是也分很多层,但其中一个核心的目的就是让你相信你是苏离。”

    苏离心中再次凛然,道:“让我相信我自己是苏离?”

    风遥道:“对,是苏离而不是苏忘尘,或者也可以是苏忘尘,但一定不能是苏星河。”

    苏离闻言,再次沉思了许久,道:“我为何一定不能是苏星河?”

    风遥道:“我不知,但是我的猜测,可能和青云冢中两句古老的话语有关,这应该是你所熟悉的话语,我暗中查询了很久,甚至请教了诸葛浅蓝、苏太清等人,终于弄明白了那两句话怎么读。”

    苏离抬头看向了风遥。

    风遥的眼神很清澈,但是整个人很是飘渺,既显得很是翩翩君子,又显得如同随时会消失一般。

    这是一个可能随时都不能存在的人。

    因为这世间并没有他能承受的因果——因为,当苏离不是天皇子的时候,苏离给予的因果承诺,是形不成对应的因果的。

    也就是说,苏离的许诺,将会成为梦幻泡影。

    而风遥此时显然并不在乎那份因果,到了他这般存在、这般状态,世间一切早已经被他看透,已经无欲无求,已经彻底的心如止水了。

    此时,恐怕就是真正的风浅薇在他的面前示爱,他或许也只会轻叹一声,然后如古井般没有波痕动荡。

    风遥目光凝聚,同样的看着苏离。

    他清澈的眼眸里,苏离看到了他自己的样子,同样玉树临风,同样潇洒而不羁,甚至,他的身后还有着足足九层无比美丽的彩色光轮,像极了真正的佛祖。

    只是,这样的炫彩佛轮,在风遥的眼中倒映出来的时候,苏离却觉得自己有些不纯粹。

    至少,他整个人像是充满了美丽的色彩而并不是清清澈澈、清清白白的。

    反而此时的风遥,飘飘渺渺,却清澈而又简单,仿佛可以被任何人一眼就完全看透。

    莫名的,苏离甚至觉得,此时的他,甚至还不如风遥的心境强大,还不如风遥品行高洁。

    这一刹那的想法滋生之后,苏离很快就熄灭了攀比之心,接着仅仅只是有些唏嘘而怅然的叹了一声。

    风遥道:“那两句话是‘宇宙星辰为太极,化为星河入梦来’。”

    风遥说着,又道:“这其中的‘星河’二字,代表的是宇宙星河,也代表的是苏星河。这是其一。其二,我在参悟这句话的时候,联想到了一件事。

    星河化太极,那么就是一半是阳,一半是阴。

    这一点,在你的八卦知识体系里面,有很明显的说明。

    而无论是你还是苏忘尘的推衍之术,和苏星河的推衍之术都是一样的,但是又和天机阁、天机圣地等所有天机之地推衍天机的方法完全不同,你们的推衍手段自成一体。

    如果这些还不足以说明问题的话,那么有一件事,你要留意。

    我通过忘尘寰调查了一下你的部分经历,却在曾经的一场虚幻的镇魂秘境之中,查到了一个有些奇怪的信息。

    那个奇怪的信息,就发生在旌阳村外的荒冢旁。

    在那里,曾经苏荷是想过要吞噬你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来弥补七魄之乱的,但是她化作的小女孩却莫名其妙的喊你‘爹爹’。

    这件事,你有印象吗?”

    风遥的话,让苏离眼瞳不由猛的收缩了一下。

    这件事,他苏离怎么可能没有印象?

    那时候,他一直以为苏荷喊错了。

    甚至,后来出现了一幕类似的经历,进行了某种程度上的‘修复’。

    但是……

    那种‘修复’,似乎有些刻意了。

    苏离想了想,道:“你的意思是,我是苏星河?我是我自己的父亲?而我母亲,其实才是我的真正道侣?你这……这也太……“

    风遥道:“我们现在做一个假设——假设苏星河要诈死并活出下一世,有什么手段一定可以让人不会怀疑他就是苏星河?

    利用壁画做个局,让自己的道侣虚假的诞生下一个孩子,然后在这个孩子身上布局。

    其实,真正的孩子是谁?

    是苏叶和苏荷。

    而你苏离和苏忘尘,只是夹杂在其中的某种因果罢了。

    这样一个世界,你若是一个普通人,你是不可能真正的活下来的。

    但是你非但活了下来,还在殒寂古庙那种神灵雕像遍布的地方活下去来了,这本身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不过,这些都是我的推测,只是这些推测,也绝不是无的放矢。

    我曾经在巡视青云冢的时候,又一次觉醒了天魂。

    因此,我看到了一块染血的巨大石碑。

    在石碑上,我看到了两幕非常震撼的特殊场景。

    特殊场景的意思就是,类似于壁画内的世界般的场景,场景很真实,像极了真实世界里发生的一切。

    而看到那两幕场景之后,我的天人之魂就被抓了。

    那以后,我的天人之魂终于被你释放之后,我忽然就彻底的醒悟了。

    因此我打开了天人之魂中的某些禁忌信息,同时我知道这些信息我暂时不能透漏,所以才有了我后来的化道。

    所以这些和你没有多大的关系,你不用因此而觉得如何。

    对于我而言,这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而对于你而言,你也的确是我风遥最钦佩也最看好的天皇子以及未来的人皇。”

    苏离闻言,有些动容,道:“你在巡视青云冢的时候看到了两幕场景?很久很久之前吗?”

    风遥道:“时间对于你我而言其实没有太重要的意义,因为这个世界要么就是苏忘尘的地书世界,要么就天书世界,要么就是壁画世界。

    因为现实是要被覆盖的,那么怎么才可以让现实更完美的蜕变,才是这个世界存在的意义。

    而我们,我们存在的地方就是当下。

    所以对于我而言,我其实是在化道之后又出现了。

    这对于你而言也是如此。

    可实际上,我们现在是在进行一种类似于‘魂念’的交流,是跨越时间和空间的交流。”

    苏离道:“我一直有很强烈的这种感觉——就是我前进的方向,就是时间流逝的方向。”

    风遥道:“很对,之后我会和你说明这件事的因果。现在,我着重说下我看到的两幕场景。”

    苏离道:“风兄请说。”

    风遥摇了摇头,道:“苏离,我们之间,也无需这些了,我也知道你是真心的,但是无需客气。”

    风遥说着,又道:“我看到的第一幕场景,是阙辛延被镇压在了七彩水晶棺中,然后他化身祖龙魔成功,并变异了。

    祖龙魔驾驭了幽冥船,冲入了幽冥海深处之后,整个幽冥海炸了。

    幽冥海炸穿了之后,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漆黑。

    接下来,虚空中,一颗巨大的人头落了下来,在即将降落到幽冥海之前,虚空深处,出现了一座星空巨坟。

    坟墓开口,一只手抓了过来,将人头抓走了。

    虚空封闭,一切已经陷入静谧。

    但是那人头落下所携带的一股威势,已经将第九十二块镇魂碑区域夷为平地。

    第九十二块镇魂碑区域下方,埋葬的是诸葛青尘,留下了一道重要未来信息的诸葛青尘。

    那一切毁灭之后,一个赤身的男子,手中提着一柄烈焰战斧,一个人背着被炸毁的九十二号镇魂碑,一步步远去。

    他每一步走出,都会踩踏得大地震荡。

    整个世界,在他的背影消失之后,便陷入了绝对的黑暗之中。

    ……

    这一幕场景,其中重要的信息有两点,第一点是九十二号镇魂碑下方的诸葛青尘留下了未来的时间断层点被暴力摧毁了,以至于,诸葛青尘的某些计划被覆灭掉了。

    第二点就是,九十二号镇魂碑中应该蕴含着一道非常重要的秘密,而这个秘密没有能传递出去。”

    苏离若有所思,又道:“第二幕场景呢?还有,你透漏这些秘密给我,你……你承受得住吗?”

    风遥轻叹一声道:“没有什么承受得住和承受不住的,我本就不存在,所以如我这般以神念跨越时间长河与你交流,对于我而言,没有任何好或者不好的地方。

    反正我的结果都在你那里,也在我这里,结果会有什么不同吗?

    即便再差,我这情况又能差到哪里?

    所以,这般情况下,你能了解到的真相,其实源自于你自己的‘觉悟’,甚至我告诉你的场景,应该是你曾经见过的场景,只是你自己‘觉悟’了而已,和我关系不大的。

    我的提醒,仅仅只是让你提前觉醒了这些感悟、这些曾经的信息罢了。”

    风遥的话,让苏离深以为然。

    其实,风遥提及的第一幕场景,正是苏离曾经帮阙辛延推衍未来七天人生档案的时候看到的阙辛延的未来七天会发生的场景。

    但是那一幕却并没有发生。

    没有发生,可苏离却看到了未来的这一幕。

    而同样是这样的一幕,风遥在青云冢的血碑上看到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未来某些事情没有发生,但是现实可能会重新发生,然后覆盖掉曾经的过往。

    过去是恒定不变的。

    可若是——所谓的过去其实是现实之中的未来呢?

    就像是对于苏离而言,风遥此时已经出现了,并告诉了他一些因果,这已经是过去了。

    可实际上,在‘忘尘世界’里发生的事情,现实里还没发生啊。

    那在现实之中,此时已经成为过去的事情,难道不是现实之中的未来吗?

    那过去是恒定吗?

    不是!

    所谓的过去恒定,过去对应的一定是现实里的过去!

    甚至,在这个奇怪的世界里,过去还有空白没有填上,这就像是一块完整的拼图有些部分是空缺的一样,只要四周能对接上,拼图中间是什么重要吗?

    苏离道:“你放心,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

    风遥道:“我要的不是这些,甚至我没任何想要的,但你教会了我一个道理,所以我还是希望,我曾经的存在还能有些价值,还可以为这个世界付出一些什么。

    我曾经很不可一世,认为这世间我风遥才是真正的天命之子,真正的拯救者,我生来一定和任何人都不同。

    可实际上……这个世界,没有我也并没有什么不同,我终究和其余的诸多修行者没什么两样。

    算了,这些不提也罢。

    我的时间不多了,还是说说那第二幕场景吧。

    第二幕场景和华紫嫣有关。

    那一幕发生在什么时间里,我无法具体判断,但是这一幕场景之中,华紫嫣以无比强势的手段镇压了苏离你,并以炼化之法,慢慢炼制。

    而你虽在拼命的抗争,但是完全陷入被动,无法反抗。

    随后,华紫嫣放开了一些很强横的枷锁。

    那之后,诸葛春秋和苏星河打了起来,那一战打得非常激烈。

    最终,两人两败俱伤。

    大概三个时辰之后,苏离你被华紫嫣炼死了,死之前没有出现什么异象。

    不过你身边的沐雨兮陷入了癫狂状态,并自行解除了她的记忆禁区封禁。

    封禁解除之后,整个世界都出现了法则崩乱的情况。

    禁制失控之后,沐君逸被诸葛春秋的黑暗魔气击中,并当场魔化化作血色巨魔男子。

    接着,沐君逸转身一口就将穆清妃吞噬炼化掉了!

    沐君逸彻底疯魔狂化,他提着一柄战斧,砍穿了这片天地,将华紫嫣击败,并砍死了苏星河。

    苏星河嘶吼,其身体竟是一块天机圣玉结合神秘的天枢傀儡秘术所化,真正的苏星河不知其踪。

    苏荷被杀死之后,化作了一块天机碧玉,竟是同样不知其踪。

    那之后,诸葛绮妍即将被击杀的时候,诸葛浅韵出现了。

    沐君逸与诸葛春秋联手,击退了诸葛浅韵和华紫嫣,并取出了云青萱记忆禁区里的第九十三块镇魂碑背在背上,一步步远去。

    沐雨兮静静的跟在其身后,身影逐渐消失……”

    风遥讲述了第二墓场景。

    这一幕场景,让苏离的情绪变得更加复杂了几分。

    因为这一幕场景,也是他在‘掌控未来’功能之中看到的那一幕场景。

    风遥语重心长道:“结合这一次苏忘尘的表现——苏忘尘这一次的表现我都看到了,诸葛浅蓝让我看到的。”

    苏离道:“你是想说?”

    风遥道:“苏忘尘和他那些仇敌是一伙的,因为当苏忘尘欠下他们无数的巨债的时候,苏忘尘其实根本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他们的祖宗——他们会将苏忘尘当祖宗一样供起来,不会让他死的!

    特别是,这种情况下你帮苏忘尘还债之后,苏忘尘如今出来,再欠一笔的话,你觉得结果会是什么?”

    (PS:非常感谢书友‘青囊宝宝’100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不识空’1500起点币打赏支持~非常感谢书友‘hebbbear’、‘司公雪’各100起点币打赏支持~)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