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 > 第355章 尘寰罪域,星河忘尘
    在此处看到诸葛浅蓝和风遥,苏离原本觉得,他应该会很意外。

    可他却很容易便接受了这个现实。

    “你来了,我等你有一些时间了。”

    诸葛浅蓝一步步走了过来,身影飘渺如仙,整个人带着一股非常超脱的气质。

    苏离见过了诸葛浅蓝很多次,却没有哪一次看到的诸葛浅蓝可以如此的飘逸出尘。

    苏离凝视着诸葛浅蓝,这一刻他才发现,原来这世间最美的女修行者,不是阙心妍,不是魅儿,也不是沐雨兮抑或者是穆清颜,而是诸葛浅蓝。

    或者说,此时此刻的诸葛浅蓝,仿佛像苏离呈现出了另外的一种极致——一种洗尽铅华之后的美丽的极致。

    这世间,或许存在两种境界,一种是正常的境界,而一种,是超脱、不朽的境界。

    颜值,或许也同样是如此。

    而眼下,诸葛浅蓝就仿佛已经美到了那一种极致。

    苏离凝视着诸葛浅蓝将时候,诸葛浅蓝也已经开口。

    她的声音也悦耳动听的超越了世间的一切声音,这让苏离有了一刹那的失神,有一刹那完全被吸引了心神。

    尽管这种时间很短暂,但是苏离知道,诸葛浅蓝在那一刻的的确确是呈现出了最完整的状态。

    “嗯,我来了。”

    苏离回应道。

    随即,他的视野拉你,并逐渐的靠近了诸葛浅蓝以及诸葛浅蓝身边的风遥。

    诸葛浅蓝道:“有一幕场景,你要不要看看?”

    苏离想了想,道:“你希望我看还是不看?”

    诸葛浅蓝道:“如果你是天皇子,那么我不希望你看——而如果你是苏离的话,那么你可以看看。”

    苏离道:“我现在这般状态,我是谁你能分辨得出来?我或许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

    诸葛浅蓝道:“这世间天皇子有很多,但是能被人皇认可的天皇子,终究只有那么两个。”

    苏离道:“两个?”

    诸葛浅蓝道:“对,两个。”

    诸葛浅蓝说着,又抬头看了看天空,道:“我们看看,那一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离沉默片刻后道:“好。”

    随后,苏离同样抬起了头,那一刻,他感觉到他的眼中,似乎燃起了两团青色的火焰。

    火焰如同莲花一般的盛开。

    最后,虚空之中的朦胧场景,开始发生了一些变化。

    而就在那一刻,整个世界,忽然像是定格了一样——那是一种很恐怖的变化。

    整片天地都忽然一片死寂,所有的声音都失去了。

    而这般情况下,天空中的云层里原本站立着的、已经出现的风遥,定在了原地。

    接着,一张遮天蔽日的巨大鬼脸,出现在了天空上。

    那张鬼脸,朝着风遥猛的一口鲸吞了下去。

    风遥没有任何变化,便直接被那一张遮天蔽日的巨大鬼脸彻底吞噬,消失。

    下一刻,仿佛有一片无比黑暗的深渊,在不断的将风遥往下拉,永恒,无尽!

    这般过程,苏离非常奇怪的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这一幕,正是曾经风遥第一次被档案复印的时候发生的那一幕。

    而当时,那一幕就已经是全部。

    可此时,这一幕还有后续。

    在风遥被拉入一片无比黑暗的深渊的时候,巨大的鬼脸定格了刹那,随后,虚空之中有一道紫色的闪电忽然击中了那张巨大的鬼脸。

    “吼——”

    随后,苏离隐约聆听到了那巨大的鬼脸猛然发出了一声无比低沉的咆哮之音以及一种很痛苦、很愤怒的凶煞之音。

    苏离微微皱眉,这时候,虚空之中出现了一座浅蓝色的、如同天罗地网般的囚笼,猛的朝着风遥套了过去。

    与此同时,风遥直接被囚笼锁住之后,风采薇的身影出现了并被拉入到了万丈深渊之中。

    黑暗的深渊深处,忽然像是发生了时间上的扭曲一般,其中,生出了无尽的赤色火焰。

    火焰焚烧之中,风采薇很快浑身燃烧起了赤色的火焰。

    随后,在火焰之中,风采薇被炼制成了一张人皮。

    而这时候,诸葛浅蓝的身影却在此时跨越虚空而来,但是很明显,她还是来迟了一步。

    为了避免这一张人皮被破坏,诸葛浅蓝动用了镇魂碑,将这一张人皮进行了封镇。

    于是,诸葛浅蓝手中便多了这样的一份‘皮肤’。

    另外一边,当风遥被拉出了那黑暗的深渊并被囚笼枷锁之后,苏离隐约觉得这一幕有些熟悉,有些似曾相识。

    随后,苏离立刻回忆起,当初他看到的镇魂碑上燃烧着熊熊火焰的一幕,不就是类似眼前的场景吗?

    那时候,镇魂碑中镇压的并不是他,而是风遥啊!

    苏离想到这一幕的时候,那无尽的火焰开始蜕变,开始化作无数的秩序锁链。

    而被这些秩序锁链锁住的,正是在此时已经被囚笼锁住的风遥。

    这些秩序锁链,似乎生怕风遥逃走,所以形成了一重又一重的恐怖封印,并不断的穿透他的全身。

    这般过程之中,风遥整个人像是木头一样,完全没有什么反抗之力,甚至连表示痛苦的能力都没有。

    他像是失去了灵魂,完全处于一种活死人的状态。

    这就是一种被剥夺了命运的状态,这就是所谓的‘天机逆魂术’抑或者是‘天机逆命术’。

    苏离这时候,忽然就明白了这一点。

    而当风遥被九十九重锁链穿透身体和浪的时候,其浑身也一直在淌血。

    这时候,四周的环境也在不时发生着变化。

    四周的环境,衍化出了春夏秋冬四季变化。

    春天的山花烂漫,杜鹃啼血。

    夏天的炎炎夏日,火焰沸腾。

    秋天如血残阳,西风古道。

    冬天的皑皑白雪,孤寂山河。

    环境的变化呈现在每一处,每一时每一刻。

    而风遥身上的头发,也在不知不觉中被鲜血浸染,一片血红。

    他的头发不断的生长,和淌在地上的鲜血融合在了一起,看起来非常的惨烈。

    最终,苏离看到了他高高昂起的、永不屈服的头,慢慢的低下了。

    苏离的视野本能的拉近,然后,他看到了一张让他无比心悸的脸。

    那张脸上带着痛苦与绝望之色,却也带着失落与茫然之意。

    这一幕场景,也就定格在了此时此刻。

    场景呈现出来之后,诸葛浅蓝轻叹了一声,抬手抹向了虚空的光幕。

    光幕之中,血水与虚影很快溃散消失。

    就像是书写在黑板上的信息被擦去了一样,只留下了那光溜溜的黑板空荡荡的摆在了苏离的面前。

    “看完之后,感觉如何?”

    诸葛浅蓝轻声道。

    苏离没有说话。

    诸葛浅蓝轻叹了一声,道:“你的感觉呢?又如何?”

    诸葛浅蓝问这话,问的是她身边的风遥。

    苏离的心微微一颤,却依然没有开口。

    而这时候,风遥轻声道:“我只是没有想到……我真的……真的对不起她。”

    诸葛浅蓝道:“所以,你也要去那么做吗?”

    风遥沉默了半晌之后,才摇了摇头,道:“我不会去这么做。”

    诸葛浅蓝道:“为什么?”

    风遥道:“每一次前往忘尘寰交易,必定会有巨大的损失,母亲为了让我重新归来,甚至为了让我复苏,而不惜彻底的放弃了她自己的一切。

    而我若是再去交易回来,非但换不会一个完整的母亲,还要搭上更多的东西。

    但是,我如今又还能有什么?

    所以,一旦不够,那就只会为身边的人带来无尽的灾难乃至浩劫,这显然也并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诸葛浅蓝道:“你现在变得很冷静,也很明事理了。”

    风遥道:“人总是要在无数的挫折之中,才可以成长起来。而这般过程,往往充斥着的是血与泪。

    相较而言,我其实已经算是很幸运的了。

    所以,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呢?

    再者,母亲付出这么多,从忘尘寰之中复苏了我,因此,她甚至不惜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这种付出,我若是不珍惜、不好好的活下去,我也对不起他们。”

    诸葛浅蓝道:“你母亲的情况,就是苏忘尘一手造成的,而且,现在同重新归来,并直接开放了忘尘寰——这样,但凡有需求者,纷纷会被幽冥天桥接引,前往忘尘寰。

    至于前往忘尘寰之后会发生什么,其实已经不言而喻。”

    风遥道:“正是如此,母亲才以她自身的一切,换来我的新生。而我不去忘尘寰换回母亲,是我知道,即便我去换了,母亲一定还是会再去换回来的。

    这样来上两个轮回,母亲和我便都彻底的枯寂、彻底成为阶下囚。

    到时候,真正便宜的,有且只有苏忘尘。”

    诸葛浅蓝道:“的确如此,但是对于很多人而言,提前获取强大的实力,然后获取更多的收益,利用这收益又换取更大的实力,这其中省下的,便是无数的岁月。

    对于很多修行者而言,最终欠缺的,终究还是时间,如果能大比的节省时间的话,那付出的那些代价,又有什么是不值得的呢?

    苦修九万年达到化神境的极限,然后剩下的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却只能等死——能获取的资源等一切,都没有任何用处……

    这和苦修万年就达到化神境的极限,然后剩下的将近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全部都可以用来获取修行资源、去破解化神境的极限!

    哪怕,这八万九千九百九十九年之中,有差不多一半的时间会被苏忘尘抽走,也依然能多活四万年。

    同样的底蕴层次,一方面只有近一万年好活,一方面却有近五万年好活,所以该怎么选其实很多人心中都有对应的判断。”

    风遥轻叹了一声,有些唏嘘道:“话虽如此,但这样的去透支未来,显然绝不是真正的修行。每一个时间点都有对应时间点的因果,这样就相当于是将未来挖空了,用来填补过去和现在。

    这样持续下去,修行者,将不再拥有未来了。

    这是一件极为残忍也极为可怕的事情。”

    风遥说着,转过头看向苏离,道:“苏离,我们又见面了。”

    苏离闻言,微微一笑,道:“是啊,我们又见面了,却想不到是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见面。”

    风遥道:“当初留下的一个分身皮囊,没有想到这一次却可以帮到你,只能说,这世间一饮一啄,皆有天定。”

    苏离联想到了这一次的‘忘尘世界’对应的因果,他又深深的看了风遥一眼,道:“你母亲是风婵?”

    风遥道:“是的,那个被我所看不起、甚至于视为耻辱的风婵,也是被誉为人族的叛徒的风婵。”

    苏离沉默了一会儿,才轻叹道:“你们的关系以前很不好吗?”

    风遥道:“用‘不好’来形容本身就是不确切的,因为并不仅仅是不好那么简单。这么说吧,从我知道她是我母亲开始,我们之间有的只有仇恨,而不是亲情。”

    苏离道:“因为什么?”

    风遥道:“因为我嫌弃她丢人现眼,嫌弃她无能,嫌弃她背负了耻辱的名声,嫌弃她……很多很多。

    反正,在我眼中,她一无是处。

    甚至,她哪怕是复苏了我之后,我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反感、恶心,但……当在无数个未知的时间点里行走的时候,当我重新回看我自己的一生的时候,我才知道,这世间有些事情,永远不能看表面,也永远不能只顾着自身的一系列想法。

    因为那本身就是非常幼稚可笑的。

    当一个人觉得别人非常非常恶心的时候,说到底,恶心的只是他自己。

    缺乏一份宽容之心、缺乏一种设身处地的代入感,这就是我风遥这一生失败的核心原因。

    而这一点,恰恰是你苏离教会了我。

    等最终我去尝试着付出、尝试着为这个世界做些什么的时候,我才忽然明白自己碌碌无为的存在的意义。

    人生慢慢,苦恨无尽,烦恼无尽,痛苦也无尽。

    但是这世间的痛苦,往往只是我们自己的咎由自取。

    苏离,当初在古庙中,在壁画前,那一份希望之源,点燃了我心中的黑暗,让我第一次看到,这世间竟然真的可以有光明。

    然后,那一份光明,一直支持着我走到了现在。

    而这其中,我在壁画里,在花月谷中,在忘尘寰内看到了太多太多的东西。

    我风遥,曾经的浅蓝星第一人,如今却活在时光的碎片里,活在梦幻的追忆之中。

    但是我依然没有妥协,依然没有放弃——不放弃,不是因为怕死,而是有些事情依然还没有完。

    在这里,我很感谢诸葛浅蓝给予我的一次机会,也给予了我一份浅蓝星的星球意志。”

    风遥说着,朝着诸葛浅蓝深深鞠了一躬。

    诸葛浅蓝叹道:“拯救你的,其实是你自己而不是我抑或者是苏离——因为如果你不去真正的从心出发,去理解和去宽容,那么你无论生或者死,你也永远无法理解生命的真谛,法则的真我奥义。

    所以,与其说是我给了你机会,给了你天地法则的眷顾与星球意志的加成,实际上还是你自己给了自己希望。

    同样的道理,一个不愿意给别人机会的人,也往往不会给自己机会。

    这一点,就像是苏忘尘一样,不是没有人愿意给他希望,而是他自己根本不给自己拥有希望的机会。”

    诸葛浅蓝说着,又道:“更重要的是,他为什么会有很多敌人?因为那些独立出来的忘尘寰才是真正的罪域之地。

    其中的一切,应有尽有,只要付出对应的代价,几乎可以无所不能。

    正是如此,当那些修行者前往那般忘尘寰之地的次数多了,最终就会成为他豢养的魂食,最终输得倾家荡产,一败涂地。

    那时候,这些修行者,就只能成为其麾下卖血卖肉甚至出卖灵魂本源的工具。

    很多修行者察觉到了真相,可惜无力挣扎,最终只能自斩化道。

    正是如此,天帝宝库才累积了累累白骨,才累积了无尽的愤怒之火。

    而有些修行者,拼尽一切终于偿还了债务之后,便开始伺机报复。

    无数岁月下来,总会有一些惊才绝艳的存在出现,并给他带来麻烦。

    而这其中,那一位特殊的存在,才是真正的……功臣。”

    诸葛浅蓝说到这里,又看了苏离一眼,道:“苏离,其实你该早些解开身上的封镇,与自己的天人元神早些融合为一的。

    只有这样,才能真正的为皇族护道,也为浅蓝星护道。”

    苏离微微有些心惊。

    诸葛浅蓝提及了一些秘密,这些秘密,部分在苏离的判断之中,部分,则在苏离的判断之外。

    苏离道:“如今我的情况你们也看到了,我能做的,便是用心的超度那些亡魂。

    至于苏忘尘的事情,我既然已经不是天皇子,洪荒皇族的因果自然也就不再与我相关。

    当然,无论如何,此次还是非常感谢风遥你的帮助。

    你放心,如果将来还有机会,我会偿还你的恩情的。”

    苏离的语气很真诚。

    风遥道:“我若是在意你的偿还,就不会出现在这里,也不会这么做了!苏离,我之前的话并没有说完——游走在忘尘寰之中的时候,我见到了一些特殊的场景,无论这对你有无用处,我还是想要告诉你。

    以眼下这般情况,我能信得过的,也唯有诸葛浅蓝了,所以我才让她带我来此地等你。

    苏离,你要小心你身边之人,更是要小心苏忘尘!”

    风遥说着,又深深看了苏离一眼。

    诸葛浅蓝道:“你们说,我先退离此地。

    你们放心,接下来你们所说的一切,唯有你们两人知晓,其余任何人都不会知晓分毫。”

    诸葛浅蓝说着,释放出一道浅蓝色的光幕,笼罩了这一处神秘的空间。

    苏离微微有些疑惑。

    风遥则道:“苏离,她可以信任,因为她是不朽浅蓝的传承者、是不朽浅蓝看重的存在,也是唯一得到不朽浅蓝认可的存在!所以值得信任!”

    苏离微微点头,道:“这个理由,的确足以令人信服。”

    风遥道:“我看到了苏星河——或者说是你苏离,苏忘尘?我不知道,但是,当苏星河死的时候你活了,当苏星河第二次死的时候苏忘尘活了!你好好想想这其中的因果。”

    (PS:今天第二更奉上~继续求下全订阅、月票和推荐票~万分感谢,鞠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