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全职公敌 > 第三六九章 钟师似乎很有牌面啊(三合一)
    陈古想到了自己上一世,一些大学教授,暗中摇了摇头,不打算去牧和平老师那里混日子。

    乔双义问他:“你报谁的?”

    “钟远北。”陈古还是决定听从白云鹏的建议。

    乔双义一声怪叫:“你疯了!你知道那家伙为什么没人报吗,他是个疯子,之前已经连续三年,把自己的学生打成重伤入院,如果不是因为他是校长当年的好兄弟,早就被清退了。”

    陈古错愕:原来如此。

    乔双义连连劝说:“哥哥,别跟自己过不去,我专门打听过来,钟远北体罚学生,那是真的下狠手,他打伤的那些学生,本来都会留下伤残的,是校长暗中出手解决了。”

    “这人好像早年这里受过伤……”乔双义压低了声音,用手指点了点太阳穴:“不知道为什么,以现在的医疗水平都无法治好,所以很多时候,根本控制不住自己。”

    陈古一直不言不语,乔双义还以为他被自己说服了,却没想到陈古微笑一下:“那我还真是报对了,钟老师有校长撑腰,就等于我有校长撑腰了!”

    那还用得着担心叶非冷?哼哼,跳梁小丑!

    当然这只是开玩笑的自我调侃,真正决定性因素,还是他愿意相信白云鹏。

    乔双义无语了:“有靠山是好的,可你也得有命去享受靠山带来的好处啊。”

    陈古心意已决,劝不动。

    “好了。”叶非冷重新走回讲台:“都选好了之后,下午自己去向导师报到。上午还有一节公开课,不准缺席!”

    上午的公开课是《职业者战斗配合》,很实用的一门课程。代课的教授是一位高瘦干练的老师,一双眼睛精光闪烁,脖子上有一道伤疤,已经很淡了。

    但是以现在的医疗技术,这伤疤到现在还没有彻底消失,可想而知当时伤势有多重。

    显然也是一位“狠角色”,由他来教这门课,很有说服力。

    除了这一届的新生,还有七八个重修的老生也来上课。

    中午下课,大家去食堂吃饭。相比于新生军训的时候?学校里要“热闹”了很多?学生们都回来了,整个食堂内聚集了百余人。

    陈古面色不改的跟在林晓晨和乔双义后面?两人哭丧着脸?但是之前许诺了,又不敢食言——万一下次学校有什么“活动”?陈哥不罩着了,那就大难临头了啊。

    好在陈古也不是一定要吃饱?今天吃了个半饱就算了。羊毛不能一次揪干净?要持久。

    一大群人围着陈古一起吃饭,都是上一次一起去夜店的同学。

    这些家世背景出众的同学都很现实,陈古在新生军训中表现出色,而且愿意照顾自己人?他们当然乐意和陈古结交。

    对这些凑上来的人?陈古也没有什么道德洁癖,跟大家有说有笑,毕竟这都是潜在的饭票。

    忽然,有个老生朝他们走了过来。

    他敲了敲桌子:“陈古是吧,过来一下。”

    陈古正吃着呢?奇怪的抬起头,看傻子一样的打量了一下他?然后低下头继续吃东西。

    老生欺负新生,这是中学生才玩的幼稚把戏吧?而且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你哪位呀?

    老生呵呵冷笑:“还真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新丁。”

    他一推陈古身边的一个学生,对方看了一眼那边的老生们?起身让开了位置。老生坐下来:“喊你过去的是耀哥。”

    陈古看了一眼那边?老生中有一个明显是“首领”的家伙?对他微微一抬下巴。

    陈古的同学脸色都有些不好看,显然他们都是知道这位“耀哥”身份的。

    乔双义咬牙道:“陈古是我们乔家的朋友,安德耀想干什么?”

    老生不屑一笑:“乔双义,你确定槐山分校里的事情,你要拉上整个家族?你有这个权力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乔双义涨红了脸,却说不出话来。

    陈古仍旧吃着,然后不屑道:“滚!”

    老生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滚!”陈古重复了一遍:“那个什么狗屁耀哥,有什么想跟我说的自己过来,不管他是谁,还没资格派个走狗过来,就想要像传唤一样把我叫过去。”

    老生怒极而笑:“好、好、好!你有种,等着!”

    他愤然而去,然后在安德耀身边不知道添油加醋说了些什么,安德耀的眼神森冷起来,他周围的老生也都勃然变色。

    乔双义也不知道是在安慰陈古,还是再给自己打气:“放心吧,这里是槐山分校,安德耀不敢真的做什么。”

    安德耀那边当场就有几个老生起身就要冲过来,乔双义不由得一缩脖子,对自己的话也并不是那么肯定了。

    这里是槐山分校,他的身份无法对他提供足够的保护,这里的学生,大部分家世都不弱于他。

    但是安德耀一抬手拦住了他们,站起来冷冷瞥了陈古一眼,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转身走出了学校食堂。

    林晓晨有些担忧:“陈哥,在学校内的确不怕什么,但是出了学校,你千万小心。”

    “要不我借点人给你?”

    林晓晨新生军训的时候,意外拿了第二名,让他在家中的分量增加了不少。之后零花钱大增,而且配给他的安保力量也有所加强。

    这一批力量,实际上就是林晓晨未来势力的基础班底,所以大部分对林晓晨忠心耿耿,他可以自如指挥。

    乔双义也立刻道:“对,我也借你点人,你别看安德耀在学校里人模狗样的,其实背地里特别不是东西,什么下作手段都能施展出来。”

    陈古却是微笑摇头:“不用了。”

    林晓晨和乔双义又劝了几句,陈古只是不答应,他们也只以为是陈古对其本身实力很有信心,可是安德耀手下也有强大的职业者,他们不免还是暗暗担心。

    可是实际上陈古很清楚自己的“状态”。安德耀想要暗算自己?呵呵,尽管来呀,快一点动手不要犹豫!

    陈古压根不信,在孟极博士找出自己能够身兼多职的秘密之前,阿薇洛娅会对自己放任不管。

    自己只要不在槐山分校内,恐怕暗中都是有人“保护”的,而且必定是强者,以免被自己察觉。

    安德耀既然不敢在学校内动手,那到了学校外……呵呵,陈古还真的挺期待的,因为他想知道暗中“保护”自己的到底是哪一位。

    陈大影帝猜测,可能是自己的老熟人,公输髯阁下。

    ……

    下午的时候,陈古按照既定的计划去向自己的导师钟远北报到。

    【槐山分校】本身学生不多,可是老师却不少。三届学生,外加一些延期毕业的,考取研究生的,一共加起来也不到一百人,但是老师和其他工作人员——比如王成乾这种舍管——总数竟然达到了一百五十多人!

    导师级别的老师,也有足足七十人!也就是说其实很多老师连一个学生都没有。

    而这些导师可都是高能级职业者!陈古感觉在高端战力上,连秘安局都不是【槐山分校】的对手。

    而学校不但环境优美,对老师们的待遇也是最好的,每一位导师,都有一座自己的“分殿”。而导师的评定等级越高,这座分殿的规模也越庞大。

    钟远北是最高级别的“传道师”,陈古站在【远北殿】前面的时候,着实震撼了一把,大气磅礴,古色古香。

    他在门口等了一小会儿,从殿内飞快走出来一位年轻人,陈古看到他的时候,心中浮起了一片浓浓的疑惑。

    年轻人看到陈古,激动的不要不要的,大步冲上来,用力握住陈古的双手摇晃了几下:“师弟,我总算是把你等来了!”

    他拉着陈古:“快来,我带你尽管熟悉一下这里的一切,以后导师就靠你照顾了。”

    “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胜猿,说起来咱们的关系本来就很亲近,白云鹏是我叔叔,白娴雅是我堂姐,不过堂姐只比我大了十几天而已。”

    陈古笑嘻嘻的道:“那可真是太好了,以后就靠师哥你罩我了。”

    可是白胜猿却不好意思的说道:“这个我怕是照顾不了你几天,你来了我终于可以毕业了。”

    说到这里,陈古也问出了自己之前的疑惑:“师兄,你已经是第五能级了吧,怎么还不能毕业呢?”

    白胜猿应该也是刚刚晋升不久,所以身上的能量波动还没能够完美收敛,陈古刚才第一面就看了出来。

    以白胜猿这个水准,就算是在【槐山分校】内也是优秀学生,留校助教都不成问题,怎么可能无法毕业?

    白胜猿顿时哭丧了脸:“老师不让我毕业啊。老师的脾气不好,经常招不到学生,他又需要人辅助研究课题,就扣着不让我毕业……”

    “等等……”陈古忽然意识到了一个问题:本来以为白云鹏让自己报钟远北,似乎有什么深意,现在看来倒像是安排自己来给他的亲侄子顶缸?

    白胜猿赶紧解释:“不过师弟你也不用失望,老师的确有些缺点,但是对自己学生是真好。”

    “首先一点,老师的学生只能老师自己揍,别人要是动手打了他的学生,就算是校长,老师也要想办法帮你把场子找回来。”

    陈古却不觉得有什么好的,钟远北打学生下手也狠呀,直接把自己的学生打进医院。

    “另外老师在学生晋升方面是真的很大方。每一次我晋升,老师都会额外资助很珍贵的各种物资,我算过了,我跟老师这三年多的时间,老师专门给我准备的晋升资源,折价超过了十五亿!”

    陈古咋舌:“老师这么有钱?”

    “老师当年跟校长一起纵横天下,光是猎杀超级生命的行动,就参加过三次,他老人家家底很丰厚的。”白胜猿笑眯眯的说道。

    “另外老师的研究课题,全部都是星国的机密重点项目,能接触到很多大人物,并且这些研究课题,对于职业者开阔眼界,夯实根基方面,都有很大的帮助。可以说在老师这里呆上三年,对你未来发展的好处不可估量!”

    一路上,白胜猿都在一边介绍着这里的各种设施,一边向陈古吹嘘老师的本事和地位。

    对于钟远北的一些“小缺点”却都只是一句话带过。

    陈古始终还是觉得:我被白云鹏坑了!

    终于,白胜猿带着他来到了宫殿地下深处的一座实验室,一位肤色偏黑,顶着一个鸡窝头,矮壮邋遢的中年人,正在几台巨大的仪器之间飞快往返,进行着各种操作。

    白胜猿还没开口,就听见钟远北一声咆哮:“混蛋,让你接个人怎么浪费了这么长时间,快来帮忙!再敢偷懒,当心我打烂你的头!”

    “是,老师!”白胜猿全身一紧,飞快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开始配合老师进行研究。

    而陈古,被“遗忘”在了一边。

    钟远北一句话也没跟他说。

    他也不知道该干什么,但是已经对老师的脾气有所了解,老老实实的在一边等着,什么也不敢做、什么也不敢碰。

    结果这一等,就是整整四个小时,外面天都黑了,白胜猿累的够呛,钟远北终于记录下了最后一个数据,吐出一口浊气,指使白胜猿:“去弄点吃的来,吃过饭晚上继续。”

    “是,老师。”

    疲惫不堪的白胜猿,还要兼任钟远北的“仆人”,拖动脚步往外走去。

    他已经是第五能级,一下午的实验却把他累得不轻,可想而知试验任务的繁重。

    忽然钟远北看到实验室里还有一个人,顿时瞪眼大吼:“你是什么人?怎么敢随意进入老子的实验室!”

    陈古:“……”

    白胜猿赶紧解释:“老师这是新来的学弟,您的新学生。”

    钟远北更是大怒:“混账!一下午的实验,我们缺少人手,你却在这里站着袖手旁观?不知道主动过来帮忙吗!”

    陈古:“……”

    白胜猿使劲给陈古打眼色,让他给老师道歉。

    可是陈古一脸的莫名其妙:搞什么,你把我晾在这里一下午啊,反倒来兴师问罪?

    就你刚开始那个态度,谁敢主动插手你的实验?

    这蛮不讲理的臭脾气,本影帝不伺候了!

    陈古当即说道:“我要换导师……”

    “你说什么!”钟远北勃然大怒,一股恐怖的气势从他体内轰然爆发出来,排山倒海一般的朝着陈古压了过去:“进了我远北殿,还想出去?”

    尼玛这是土匪窝吧?

    陈古心里吐槽了一句,然后就在导师那股无与伦比的强大气势下,一个立正大声说道:“老师我错了!我对老师忠心耿耿!”

    白胜猿给了陈古一个欣赏的眼神,好学弟,有前途!

    钟远北大走过来,双手叉腰,一双牛眼瞪得老大,上上下下打量了陈古一番:“不算是什么可造之材,但是勉强能用。”

    “从今天开始,老子和你师兄的生活就有你来负责,必须随叫随到,我们有什么需求,十分钟之内必须办好!”

    “是,老师,保证完成任务!”陈古大声答应着,尼玛这要是不答应,他感觉下一刻老师就会真的动手打破自己的头,亲自把自己送进医院抢救……

    钟远北一摆手:“去给我们弄点吃的。”

    “是!”陈古一转身,一阵风一样冲了出去。结果等他到了食堂,已经错过了饭点,各个档口都收工了。

    他茫然看了一圈,抓住了一个收工慢一点的档口:“还有很么吃的。”

    档口的厨师一翻白眼:“没了!”

    “完了……”陈古一声哀嚎:“老师一定打破我的头……”

    厨师听到这句熟悉的口头禅,猛然一个哆嗦,问道:“你是谁的学生?”

    “钟远北。”

    厨师立刻小鸡啄米一样狂点头:“有、有、还有,想吃什么,保证五分钟之内准备好。”

    “嗯?”陈古意识到了什么,看着厨师:似乎……老师在整个学校,“威名”赫赫呀!

    有趣!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蒙虎皮扯大旗了。

    陈古飞快点了一大堆吃的,这个标准,是奔着让自己吃饱去的。

    厨师顿时哭丧了脸:“短时间内准备不了这么多呀。”

    陈古很是“和善”说道:“你先弄一些,我送过去让老师和师兄先吃着,然后我再来拿剩下的。”

    “好好,”厨师连忙答应:“还请小先生在钟师面前美言几句,并非我有意拖延,实在是有现实困难。”

    “没问题。”

    然后陈古的眼睛就瞪圆了,这厨子竟然是第五能级!以职业者的身手,飞快的准备好了一部分食物交给陈古:“快些给钟师送过去,不能让他挨饿,他饿了脾气就更不好……”

    陈古拎起来飞奔而去。

    这是陈古第一次在学校内,体验到了导师的强大威慑力。

    于是,陈古带着第一部分食物回到【远北殿】之后,就用一种和之前“威武不能屈”截然不同的姿态,非常“贴心”的捧着冰水侍立在导师的身边,半附身询问道:“老师,今日的菜色,你还满意吗?合不合口味?油盐度如何?火候如何……”

    影帝嘛,那真是说变脸就变脸。

    白胜猿意外的看了小师弟一眼:好小子,有前途啊,难怪我叔叔跟我说,你是这一届新生中,唯一有希望救我出水火的那个男人!

    钟远北对吃什么真没有太多的要求。在他看来,只要食物能够保证职业者的正常能量需求就可以了,好不好吃当然有区别,但是没有意义,重点就是不能耽误我做研究的时间。

    可钟远北这样的性格,也就意味着他控制欲极强,陈古的马屁他体会不到爽度,但是这种“听命”和“顺从”他很满意。

    于是斜眼看了一下这个新学生:“可以。”

    即是在回答陈古关于食物的提问,也是在暗中评价陈古这个人。

    白胜猿激动地捧着饭碗的双手都颤抖了,一个新生啊,刚刚见老师第二面,就得到了老师的正面评价:可以!

    什么?你说“可以”不能算是正面评价?没有负面评价对于要求严格、性格苛刻的导师来说,那就是正面评价。

    而且“可以”甚至还算得上是老师正面评价中“段位”较高的一个词,还有“还行”、“普通”、“马马虎虎”这些正面评价,排在“可以”之下。

    你知道我当年,得到老师的第一个正面品评价用了多久?整整三个月!而且老师给我的第一个正面评价就是“马马虎虎”。

    白胜猿怀揣着对于外面世界的向往,对于美好未来的憧憬,对于逃脱牢笼的奢望,他故作镇定的和老师说道:“有师弟帮您,我也可以放心毕业了。”

    “做梦。”钟远北淡淡两个字,彻底粉碎了白胜猿的希望,可是就在白胜猿感觉落入深渊的那一瞬间,钟远北却又恰到好处的把他拉了回来:“他想要接你的班,至少要把实验室内的一切仪器使用熟练,正在开展的每一个项目了解透彻,我说一个数据,马上就能知道意味着什么。”

    “老师您可要说话算数!”白胜猿蹭一下站起来大叫。

    钟远北很节省时间的把剩下的大半碗饭一口吃光,淡定的一擦嘴:“当然算数。”

    “好,给我三个月的时间,我一定可以毕业!”

    陈古望着满怀期待信心十足的师哥,心中一声叹息:师哥啊,你未免太小看我了,三个月我才能熟悉?我可是【脑域骇客】!

    天生学霸。

    如果我想,今天晚上你就可以毕业。

    但是我最近被一个LYP算计了,要给他的侄子顶缸,我很不开心,本来三十分钟就能学会的一切,我准备花上三年来更加认真、更加深入的学习。

    当然了,如果那个LYP愿意花费一些代价,我的学习时间弹性还是很大的。代价越高,时间压缩得越短!

    把白娴雅许配给我,保证师哥你明早就是【槐山分校】的毕业生!

    这一条划掉,不小心把心里话说出来了。

    对于大弟子奔向自由的那颗心,钟远北心知肚明——至于白胜猿到底是自己第几个弟子……不重要。

    钟远北对陈古摆了摆手:“你也去吃吧,给你十分钟时间,然后马上回来。”

    “好!”

    (回来得晚,总算写完了,万分抱歉!)

    (上帝之手的老马走了,连过五人的老马走了,世界杯包厢抽雪茄的老马走了,唏嘘——)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