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夜半鬼点灯 > 第四百二十八章 人渣的平方等于什么?
    我心中顿时非常之不屑。

    像他这种无所事事的公子哥,吃了瘪,怎么可能还有心情和我们一起吃饭。

    用脚指头也能够想到,肯定有什么阴谋。

    不过,我也不畏惧。

    喝酒,我白酒三斤半,啤酒随便灌,不说是酒神酒尊,但也是一位酒皇。

    这张磷瘦弱的小身板,在我面前就是一个酒渣。

    只是我今天晚上要去捉鬼,不能太过放纵,不然可就麻烦了。

    一时间有些犹豫。

    毕竟,那二十万对于我来说,可是非常之重要。

    关乎到叶瑶的生命。

    张磷脸色铁青,见我迟迟没有举杯,顿时就皮笑肉不笑的讥讽道:“嘿,不是我吹牛皮,我,张磷,在喝酒这一块可没怕过谁。白酒三斤半,啤酒随便灌,可是号称酒神皇尊呢。怎么,叶先生该不会是肾虚,不能喝了酒吧?”

    他这种生意人,在生意上,肯定经常出去应酬,出去吃饭,所以,久而久之,应该是酒量慢慢的就练了出来。

    要是平日里没事的时候,我倒是毫不犹豫的跟他斗酒,可现在,根本没那个心情。

    更为主要的是,我要去捉鬼。

    和阴鬼战斗,可是容不得半点差池。

    稍有不慎,就会跌入万丈深渊,万劫不复。

    “怎么?真的肾虚了不成?”见我还没有行动,他继续出言讽刺了起来。

    张磷打着小算盘,只要我敢接招儿,那么他不惜一切代价把我灌得烂醉如泥,让我出丑。

    若是,徐友琴也肯喝酒的话,到时候,自己还能够趁机霸王硬上弓,反正也可以找一个很好的理由,就说喝醉了,自己也不知道!

    到时候,谁也怪不了谁!

    这样一来,即便自己得不到,那么也能够睡她一次,满足自己的心愿!

    原本他撩拨徐友琴并不是为了爱情,也只不过是玩儿玩儿而已。

    他之前一直玩的都是熟女,甚至还有一些刚毕业的学生,但是,徐友琴这种怀孕的少妇,倒还没有玩过。

    都说少女勾魂,少妇诱人。

    正好他今天也可以体验一番。

    有了主意,张磷则是疯狂的刺激着我们,极力的劝说着我们喝酒。

    不过,他的那点儿小九九,我怎么可能看不出来。

    渣……

    实在是渣……

    跟叶胡那孙子都有的一拼了。

    明明知道徐友琴怀了身孕,这货居然还不肯放弃。

    做一个人渣,那也要有一个底线啊。

    简直就是人渣的平方,人渣的立方。

    难怪他这么有钱,徐友琴也看不上呢。

    也是有原因的。

    事到如今,送佛送到西,好人帮到底。

    终究还是决定帮助徐友琴了。

    “原来张先生是一个酒神至尊呢,哎呀,佩服佩服。真不巧,我是酒渣中的战斗机,那咱们倒是可以好好交流交流了。”我怡然不惧,果断的举起了酒杯,迎接了出去。

    “哈哈哈哈,叶先生,果然是好胆量,好酒量,咯,这可是你要跟我拼酒的啊!待会儿把你喝的找不着北了,你可别说群殴欺负你啊!哈哈哈,来来来,长江黄河宽又宽,咱们几个先走一个!”

    见我终于上钩了,张磷脸上的笑容别提有多灿烂了。

    正合他心意。

    最为主要的是,他还把徐友琴也拉了进来。

    说完,他就微笑着自己先举杯一饮而尽。

    眼角的余光,却是盯着徐友琴的动作。

    我也麻溜儿的一饮而尽,滴酒不剩。

    徐友琴由于推脱不开,无可奈何,只好举起酒杯,准备喝酒。

    可是,她也不胜酒力。

    她自己的酒量,自己清楚。

    这半杯红酒下肚,恐怕自己就得醉了。

    张磷看着徐友琴迟迟没有行动,忍不住的催促道:“徐小姐,这是咱们开胃酒,好歹给一个面子。”

    张磷在一旁劝说着。

    话都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徐友琴难以拒绝,嘴唇刚刚贴在杯壁处,小抿了一口。

    我急忙出手把那酒杯从她的手里蛮横的夺了过来。

    尼玛,

    张磷这孙子,果然不怀好意。

    明知道徐友琴已经怀了身孕,还踏马劝她喝酒,这是人干的事儿吗?

    这也更加证实了我的想法。

    我夺过了酒杯,无比霸道的说道:“哎呀,老婆大人,你都已经怀孕了,喝酒对孩子不好,还是老公来替你喝了吧!”

    说完,便是豪气的一饮而尽!

    这一刻,那徐友琴看待我的眼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然了,更多的却是钦佩。

    见到我竟是自大到,敢和自己拼酒,还勇敢的替徐友琴挡酒,顿时间,张磷心中一阵暗喜,乐开了怀。

    原本他以为我不是他的对手,现在,还出面帮徐友琴喝酒,那么,我就更不是他的对手了。

    刹那间,整个人忽然变得无比的热情了起来,好像我们是多年未见的好兄弟。

    开始连连和我举杯拼酒,那叫一个热情呐。

    态度明显与之前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

    于此同时,这孙子也不遗余力的劝说着徐友琴一同饮酒。

    期间,徐友琴实在是推脱不了,迫于无奈,只好喝了小半杯。

    好在她不是真的怀孕,我也就没有阻止。

    这样,也更加能够让徐友琴看清他的本质。

    若是嫁给了这种人,那么,人生彻底就毁了。

    我心里想着捉鬼的事情,也懒得继续和这孙子浪费时间了。

    索性直接叫了四瓶56度衡水老白干儿。

    直接与他拿着瓶子干。

    见我如此疯狂,张磷更加兴奋了。

    仿佛他已经看见徐友琴躺在床上的模样。

    他也来者不拒,毫不犹豫的跟着碰瓶。

    而且,这个时候,这货依然没有打算放弃徐友琴,还不停的劝酒,还亲自给徐友琴端起了酒杯。

    徐友琴此时此刻,俏脸都有些通红。

    再这样喝下去,恐怕真的得醉了。

    我急忙替她挡了酒。

    这样一来,我算是喝了两个人的白酒。

    这种蛮横粗暴的喝酒方式,也太过凶猛,就算我体质强横,也有点难受。

    毕竟不是啤酒,而是56度的衡水老白干儿。

    瓶吹白酒,这可不是一般人敢干的事情,

    徐友琴在一旁静静的看着,也没有多说什么。

    突然之间,对于这张磷更加的讨厌了。

    之前她已经说得很清楚了,自己怀孕三个月了,这个家伙还几次极力的劝酒,事到如今,她也算是看明白了,这张磷恐怕内心里别有用心了!

    用脚指头也能够猜测出他的肮脏目的。

    眼神里充满了鄙视与不屑。

    倒是我,反而让她有了一些好感。

    好几次都主动替自己解围。

    还有,我那豪放粗犷的喝酒方式,更是让她满眼充满了小星星。

    还很崇拜。

    很快,桌子上的红酒与白酒都一扫而尽。

    两人喝红酒白酒,就跟喝啤酒一般。

    不要太夸张。

    要知道,这可是82年的拉菲。

    高档红酒呢。

    这些喝酒,实在是有些暴殄天物了。

    就连旁桌的人,看着都有些震惊了。

    还有,这里是优雅别致的西餐厅,没有人会像这种方式喝酒,即便是拼酒,那也会非常的优雅。

    咱们竟是直接拿起了瓶子吹酒,还是高浓度的白酒,拉风的方式,霸气的姿势,凌厉的气质,豪放的动作,瞬间成为了全场最靓的仔。

    几个呼吸间,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徐友琴嘴角轻扬。

    有些震惊。

    她想不到我居然这么能喝。

    红酒和白酒混合着喝,几瓶小酒下肚之后,张磷就觉得自己快要飘飘欲仙了。

    大家都知道,喝混酒可是很容易上头的。

    看见我居然还没有趴桌,一时间张磷心里既吃惊又着急。

    而且,他心里十分清楚,真要说起来,我比他喝的还要多呢。

    毕竟,我一直在替徐友琴挡酒。

    自己都快要飘飘欲仙了,我居然还很庆幸。

    一时间,张磷仿佛受到了刺激,很是不爽。

    看着旁边徐友琴俏脸通红,胳膊半撑着脑袋,迷迷糊糊的,似乎想要睡觉。

    貌似酒劲儿已经上头了。

    张磷顿时心神激荡。

    那种迷人的姿态,瞬间让他石更了。

    他恨不得现在就把徐友琴按在光滑的地上摩擦。

    只是,我这个2000w大功率的电灯泡还没有倒下。

    急不可耐,张磷瞬间又开了两瓶白酒。

    “我……我说……说……哥儿……哥们儿……真……真的……真的……是……是……是……是好……好……好……好酒量啊……我……我……我……我都开始……有点儿喜欢你了。啊……呸……是……是……是欣赏你……欣赏你……哈哈哈……别……别……别误会啊……哈哈哈哈……我没那么重的口味儿……哈哈……这俗话说的好啊,话不投机半句多,酒逢知己千杯少,来,兄弟,咱们继续干瓶,再喝……不醉不归!哈哈哈……”

    张磷此时此刻,老脸通红,红的像是红苹果。不,应该像是猴子屁股。

    说话都开始打结了。

    结结巴巴的。

    而且,舌头还带起了颤音。

    目测,他已经是上头了,彻底醉了。

    “开什么玩笑,我长得又帅,工作又厉害,喝酒又无敌,怎么能弱了你。哈哈哈,来来来,干瓶!”

    我豪爽的笑了笑,嘴角露出了一丝嘲弄。

    又是半瓶白酒下肚之后,原本就已经头晕目眩的张磷彻底酩酊大醉,神志不清了。

    他猛然无力的趴在桌子上,开始手舞足蹈,说起醉话。

    “哈哈哈,我没醉……为还能喝……来,喝……!”

    他举起了酒瓶对着一旁的那位女服务员说道。

    “先生,先生,您是喝多了吧?还是不要喝了吧,先生。”

    那名女服务员被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大跳,急忙上前关心到。

    这个张磷已经是彻底的醉了。

    徐友琴眉头微皱。

    虽然她很讨厌张磷,但是,心里也很担心,他会不会出事。

    毕竟,喝酒太多,也会酒精中毒。

    严重的还会死亡。

    喝酒醉死的人,也不在少数。

    看见张磷已经不省人事,胡言乱语,她有些担心的问道:“张磷,要不我开车送你去医院吧?”

    张磷却是闭着眼睛,倔强的甩了甩手。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