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夜半鬼点灯 > 第二百六十八章 完了,我中毒了
    完了,我发现我中毒了,我竟然不知不觉的想要为一只红衣女鬼开脱!

    该不会我对她产生了好感吧?

    说不上喜欢,倒也不讨厌。

    总而言之,在我心里多么希望不是她。

    与诡术妖僧道别之后,我小心翼翼的从那山路,来到了山脚下。

    一路之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阴鬼,更没有遇到叶瑶,莫雨欣,还有那红衣女鬼。

    可能是因为他们忌惮诡术妖僧,也有可能她们认为红衣女鬼那一拳,一击必杀。

    总而言之,没有危险。

    这也让我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若是这个时候遇见了她们,我必死无疑。

    好在一路之上比较安全。

    拦了一辆车,回到了家!

    到家之时。

    林光辉却是没有上班,坐在家里。

    我很好奇。

    都这个点了,他不应该是去上班了吗?怎么还在家里呢?

    他脸色焦急,见到我回来,快步的迎接了上来,神情紧张的低声道:“阿辰,你怎么才回来。打了那么多电话,都没有接。”

    我连忙解释道:“哦,昨天我电话没电了。”

    他神色焦急的道:“不好了,出大事了!”

    咯噔。

    怎么了?

    难道通通有危险?又被那叶瑶给抓走了?

    刹那间,我神情也紧张了起来。

    情绪激动的道:“怎么回事儿?发生了什么?是不是通通出事了?”

    毕竟,昨天没有遇到女鬼妾叶瑶。

    林光辉摇了摇头:“不是……”

    后来他说,他们刑警队,接到了任务。

    就是上一次公交车失踪案。

    司机和那女工作员,连同车子都神秘失踪了。

    上级领导非常的重视,特意形成了专案小组。

    加之追查之前警局尸体丢失案,警局里加大了追查的力度。

    经过一翻详细的调查,摸索,盘查,似乎发现了一点蛛丝马迹。

    距离西山不远处的一座奇峰山。

    忽然有人看到了有尸体在树林里飘动了。

    一时间,把他们一群人给吓坏了。

    就连李泽雨本人也被吓不轻。

    一群训练有素的人,被这邪乎的一幕,吓破了胆。

    几个胆小的,当场就准备逃跑了。

    林光辉深知这些阴鬼邪祟的厉害,而且还是晚上。

    他自己亲身经历过,知道里面的道道。

    他极力劝说李泽雨。说那些阴鬼会杀人的。

    结果,

    李泽雨则不信邪,将林光辉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而后掏出家伙就追踪了过去。

    身旁的林光辉与几个同事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默默的跟了上去。

    可是,当时就已经是晚上了。

    前一段时间,林光辉跟着我一起,经历了不少,也了解到不少东西!

    知道深夜上山忌讳颇多,一不小心就会撞上一些比较肮脏的东西。

    特别是西山那一次,遇见的那个女鬼,一掌轻而易举的拍弯了铁护栏。

    造成了强烈的视觉冲击。

    还有,那山腰村一行,更是惊心动魄。

    想到那些恐怖的经历,林光辉忍不住的头皮发麻。

    看了看奇峰山的夜晚,更是漆黑深邃。

    越往里走,内心越发的不安。

    林光辉深知阴鬼的厉害,还有那叶家的心狠手辣,搞不好会出人命的。

    即便他们有枪,那也不是对手。

    阴鬼可是不惧怕枪的。

    特别是在山腰村回来的那辆大巴车上,面对面开枪都无法伤害到张九,都是因为他肩头的鬼婴。

    那些阴鬼的力量,超乎想象,强大的离谱儿,甚至觉得是在拍电影。

    更为主要的是,李泽雨还是自己经历过一次鬼上身。

    依然没有改变他的想法。

    树林里的漆黑,让的林光辉和几个同事毛骨悚然,总感觉在那黑暗深处,有一双眼睛在盯着他们。

    那种感觉似有似无。

    随着逐渐的深入,那种不详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了。

    特别是西山的那次的经历,就像放电影一般,在他脑海里回放。

    是时候做点什么了。

    再这样下去,肯定会死人的。

    于是林光辉再一次硬着头皮,上前跟李泽雨提议第二天清晨再上山,带更多的人,过来搜山。

    可李泽雨本身是一个无神论者,根本就不信邪,当然是不会同意了。毫无疑问,又被他狠狠的臭骂了一顿。

    在他的世界里,没有什么鬼神。只有科学。

    林光辉哭丧着脸,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无可奈何,只得硬着头皮跟着一起上山了。

    结果,果真出了事。

    他们在山上寻找了一圈之后,一无所获。

    阴鬼的速度,可是出奇的快,以他们的速度,也很难追上。

    空手而归也是意料之中。

    不过,倒是提醒了我。

    既然那里存在尸体。又距离西山比较近,指不定是叶家情急之下,新选择的一处养尸地。

    李泽雨包括一起上山的几个同事从那奇峰山回来之后,就变得浑浑噩噩的了。

    几个人,表情呆滞,一言不发,还一直发呆。

    就跟植物人一般。

    跟他们说话,仿佛对牛弹琴,不理会也不说话,跟丢了魂似的。

    说来也是非常之奇怪,那么多人,只有林光辉一人没事儿。

    奇了怪了。

    闻言,我眉头微皱。

    他们一群人进入深山,最后成功的回来了。

    目光呆滞,但并没有像植物人那般。

    目测不是丢了魂。

    丢了魂的话,不至于不说话,只是反应比较迟钝,心不在焉的。

    做事精神力不集中。

    而李泽雨他们的情况,明显是撞了邪。

    我甚至觉得,很有可能是林光辉他们步步紧逼,发现了叶家养尸的踪迹,所以才想要寻找阴鬼,恐吓他们。

    毕竟他们身份特殊,叶家才没有痛下杀手。

    当然了,也有可能是因为自己撞了邪。

    我开口道:“我想,应该不是丢了魂,反应不应该如此,估计是撞邪了,受到了邪气的浸染。”

    毕竟山中多有妖魅,还有一些精怪。

    不是人们口中的树精,蛇精,而是一些灵长动物,受到邪气的侵染,变成了怪物。

    这种东西,也是相当的可怕。

    若是倒霉遇上的话,基本上都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他们一群人撞上了还能够活着回来,我想要么就是叶家不敢屠杀刑警,要么多半儿应该是遇上了山鬼,回来之后就中了邪。

    一旁的林光辉可就纳闷儿了。

    摸了摸自己。

    有些奇怪的道:“撞邪了?这有点不对吧,那我昨天也是一路跟着他们的,为何唯独我没事儿?难道我长的帅一些吗?”

    闻言,我刚喝进嘴里的水,一股脑的喷射了出来。

    尼玛,你能别逗我吗?

    这个林光辉,自从山腰村回来之后,就变得极为自恋。

    难道是我被给同化了?

    以前我没觉得,只是这货没正行起来,比我还要离谱儿。

    刹那间,我狠狠的打击道:“呵呵呵,就你,还帅呢?像你这种长相的人,估计只有买东西的时候别人才会叫你帅哥吧!你丫的,别逗我了!你要是帅哥,那牛都不敢拉屎了。”

    林光辉当即就有些不乐意了。

    瞬间诧异的摸了摸自己的脸庞,

    自己长的有那么抽象吗?

    不说是帅的平方,帅的立方,好歹也有点儿小帅吧。

    无情的翻了翻白眼儿,对着我一顿狂喷:“呵呵,就知道你狗嘴吐不出象牙来!”

    我一阵孤疑道:“难道你吐的出来?那你吐一个试试?要是吐的多的话,咱拿去换钱,发家致富。”

    一刹那,

    林光辉都无语了。

    他深知我油嘴滑舌,学富五十车,才高八十斗,说不过我。

    和我斗嘴,也只有他吃亏的份儿。

    顿时没好气的道:“得得得,我服,你那三寸不烂之舌,能把少妇都整的服服帖帖!”

    阿西吧,

    这……

    一时间我都被雷的外焦里嫩。

    一阵无语!

    这个正直不阿,老实八焦的人民警察,什么时候也这么调皮了,开起车来,真的是拐弯带飘移。

    我干咳了一声,整理了一下衣襟,正色道:“大辉狼,我怀疑你在开车!还带漂移的那种!而且,我还有证据。你要是在这样的话,老余可能就要跳河了。”

    林光辉不以为意的道:“放心好了,老余会游泳。”

    我那是相当的无语。

    紧接着这货又给我讲起了大道理:“这么给你说吧,一个失败的人,你把他推进了水里,可能就会被淹死了。可,老余呢,是个聪明人,你要是把他推进了水里,不仅不会被淹死,反而还能够从水里捞出几条鱼来。这就是大智者。”(老余:我举双乳赞成!)

    我震惊的目瞪狗呆。

    我好久都没有看到过有人这么一本正经的吹着牛皮,而且思路还很清晰,竟让我无从反驳。

    这个家伙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或许是真的把我当成了亲兄弟,这才放了开。

    完全与他工作之时,是两种不同的个性。

    他轻轻的抗了抗我:“好了,好了,阿辰,别闹了,说真的,真是很奇怪呢,为什么那么多人一起上山,怎么就只有我一个人没有事儿!”

    这就有些奇怪了。

    林光辉除了帅,啥也不是。

    “你该不会丑的连鬼都嫌弃了吧?哈哈哈……”

    “去屎了你,不带这么打击人的。”

    二人一同打闹之后,才渐渐的停止。

    我用脚指头想了想,摸了摸下巴道:“我想,可能跟你身上的魂印有关吧。上一次咱们不是把真凝雪印在了你的胸膛吗?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真凝雪陷入了沉睡,可是,那玩意还是携带诡异的气息。真凝雪可是厉鬼,一般的鬼祟见了自然也会害怕的。所以,你猜躲过了一劫。”

    林光辉摸了摸自己胸口,这才恍然大悟,似乎明白了过来。

    看来,还是他自己的小雪雪救了他。

    一时间,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那表情瞬间由阴转晴,挂上了灿烂的笑容。

    随后说道:“阿辰,那……那我的同事们该怎么办啊?他们似乎中邪太深,深陷其中,就像别人地里的萝卜一样,无法自拔!你懂一些阴阳术,你可要想想办法啊!”

    我当即沉吟了一下。

    负隅而立,时而仰望星空,像是回忆跌宕起伏的人生,时而摇头叹气,像是充气娃娃漏了气。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