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我攻略的反派都黑化了 > 第58章:是死掉的味道
    铭云听楚不休说月娆时日无多的时候,怔了怔。

    楚不休倒是不管那三七二十一,丝毫不避讳铭云在这儿说道:“死也就死了,若是你不想去,我就帮你婉拒了。不过一个没所谓的人而已。”

    “我得去。”

    铭云说的很像顾全大局的样子,他说道:“皇后怎么也是我名义上的母亲,我若是不去的话,岂不是让世人觉得我没规没矩,我如今住在将军府,说不定还会有人腹诽你。”

    这东西楚不休可真没教过铭云。

    “这人情世故,你倒是摸得很清楚嘛。”

    楚不休笑着打趣,铭云点点头说道:“都是将军教的好。”

    楚不休觉得跟这么一个人精待在一起,以后怕是要背不少的锅。

    “那你随着去吧,皇后的丫头在堂里等着,我让姜然护送你。”

    姜然是楚不休的副将,楚不休叮嘱道:“跟姜然一同回来。别在皇后宫中留宿,懂?”

    铭云再怎么懂人情世故,他也不会明白月娆到底有多可怕。

    重生一世的人,直奔着皇宫而来。若说她不图个什么,那楚不休定是不信的。

    铭云就是国朝的未来,他出不得岔子。

    “谢谢将军。”

    楚不休一巴掌拍在铭云的脑袋上,说道:“要回家了就跟我整这个调调?怎么,这是不打算回来了?”

    “我走了。”

    铭云拱了拱手,片刻又说道:“麻烦将军帮忙照顾好我院里的焕春爷爷。”

    “还爷爷。”

    楚不休呲了一声:“一个乞丐而已,给口吃的就不错了,谈不上照顾。”

    铭云没跟他犟,见过那些为了生计而东奔西走的人,铭云觉得这话不无道理。

    有口吃的,无事可做已经是人间莫大的幸福了。

    皇后的丫鬟看到小皇子出来自是殷勤又高兴,连忙蹙着人上了马车,一路上都在说娘娘近日有多想他,夜夜做梦思念极致便哭的不能自已。

    铭云只是点头,他并不认为皇后对他有这么深的情意。

    他并非皇后己出,这些年跟她相交的次数也少之又少。

    不过大人的言辞一向是虚伪,他们怎么说,那是他们的事情,铭云只管着一个耳朵进,一个耳朵出,听丫鬟说道感人肺腑之地,铭云就掏着自己的帕子递给她。

    他之所以要前来,有两个目的。

    一个是想要核实一下数据,二则是想看月娆有什么猫腻。

    像她这么复杂的人,怎么可能说死就死?用命不久矣这种话来当借口无非就是想要见他一面而已。

    丫鬟望着外面叫停了马车,让铭云在马车里稍等他片刻,捂着荷包就下了车。

    她要买东西。

    铭云撩开帘子见她去了集市,这人也是手脚利落,没一会儿重新出现时手中提着许多食材。丫鬟跟他解释说,小皇子出生到现在都没吃过皇后的饭菜,皇后一直记得,所以这次皇后要亲自下厨。

    “是吗?”

    铭云瞥了一眼那琳琅满目,各式的菜品。丫鬟说的动情,无非就是想让铭云记皇后娘娘一些好,如今后宫中只有这么一位皇子,若是投门得当,那跟鸡犬升天也没什么太大的差别了。

    铭云倒是没想太多,他只是想起了云觅。

    云觅这个人就颇为喜欢下厨,折腾一些奇奇怪怪,味道还算不错的东西显摆似的给他娘亲吃,完全忽略了他的存在。

    跟一个人亲近,就是要下厨做菜吗?

    铭云默默记了下来。

    自打上次铭云抓周后,月娆又一次这般精致的打扮,不过她刚刚装扮好瞧着铜镜中虚弱的女人,片刻就将所有的簪子都卸了下来,用巾帕擦干脸换上朴素的衣服。

    她是来做菜的,不是来让铭云看自己有多光鲜亮丽的。

    月娆摸着自己胸口的手帕,那枚软木头还好好的包裹着,厨房已经备好,她收拾妥当就将厨娘都赶了出去,打了一壶清水,将世间所有的珍馐美味,难得一见的珍品都放在锅中,调味熬着汤。

    当然,最精华的还是这枚木头。

    月娆将它放进碾钵中,用手杵慢慢磨着,这木头受了力挤出来鲜红如血的汤汁,月娆恍若未闻继续磨着,直到它细的能流水就把它一并倒进锅中。

    这东西遇到了火,满屋子飘起了异香,闻之难忘。

    月娆盯着熬了许久,一捧火熬成了烟,最后烟也散尽了。她用厚重的毛巾将锅子包好,以免等着铭云来喝时汤已经凉了。

    丫鬟回来后直接来到了厨房中,房中的异香已经散没了,那丫鬟没闻出来异常,只道是小皇子已经来了。

    “皇上不知道吧。”

    “奴婢带皇子走的小门。”

    那是宫婢门走的门。

    月娆皱了皱眉,转头呵斥道:“怎么能让小皇子去那种腌渍之地?”

    丫鬟被凶的脸上一阵通红不敢吭声。

    又不让皇上知道,自然不能走大门。不从小门过,难不成带皇子钻狗洞吗?

    “罢了。”

    月娆端着盘子交给丫鬟说道:“这个端给皇子喝,记得,一定要看着他喝完。”

    丫鬟听到这话一激灵,觉得这汤格外的烫手。

    月娆柳眉一蹙:“愣着做什么?本宫说话你如今都不中听了吗。”

    丫鬟咽了口唾沫,皇后的话她岂敢不听,只是她这话实在是奇怪极了。若是她把汤端给皇子喝,出了岔子……

    丫鬟想到了那个曾经给皇子下毒被查出来的贵妃之亲,那可真是满门抄斩,祸及池鱼。

    月娆正在折着菜,一根一根,甚是精心。

    丫鬟抿了抿唇,这虎毒不食子,按理说,皇后不会这么绝情吧?

    “喏。”

    丫鬟福身带着汤退下,不到两百步的距离,她却走得甚是缓慢。

    铭云正坐在皇后的殿里,打量着。这儿可以称之为素雅,难听点儿得叫穷酸。将军府的陈设都要比这皇后殿要讲究的多,这里浓重的药味熏得他难受,可这其中让他最为难受的便是夹杂在其中,另外一股味道。

    他曾经在焕春身上也闻到过。

    将军府里死了一只鸽子,铭云去捡时闻到那鸽子身上散发的味道,这才想起来要如何来形容这股味道。

    像是什么东西在落叶中默默腐朽,死去。

    嗯,是死掉的味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