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重启风暴 > 第015章 家庭暴力
    “叮铃铃~”

    成枫的电话响了,是神防营的头领涂飞翔打来的。

    “土匪相你好!请问有何贵干?”成枫接通。

    那边沉默片刻,应该是在回味成枫的话外之音。

    “你上路没?”电话那头传来问话。

    成枫一愣,你才上路呢!

    随即回道:“已经在行动了,刚解决完两个外来大骗子。”

    “没遇到怪兽吧?”

    “暂时没有。”

    “好,保持联系。嘟~嘟~嘟~”

    诶握去!有没有一点礼貌了?

    成枫看了看被挂断的电话,不由得撇嘴,暗骂。

    这时,袁上人开口:“大人,我提议啊,以后你要是再介绍我俩的时候,可以称老袁、老骆,或者全名也行,千万别说什么骗子,这样有失你的身份!”

    骆通天附和:“就是,我们现在可是你的属下,你这不是在给自己树立不道德形象嘛!”

    “你们也有形象!”郭襄在一旁撇嘴。

    成枫道:“怎么,现在知道要道德了?我看你们骗人的时候,好像很乐在其中啊!?”

    “嘿嘿,这不,生活所迫嘛!我们一来没证件,二来没手艺,那还能干什么?总不能去乞讨吧?那也太有失身份了!”

    “就是,难道还让我们去抢不成?那种不道德行为我们是不可能为之的,我们活了半辈子,坑……诚恳的半辈子!”

    “更何况,我们只是卖了些灵药罢了,虽然还没卖出去!”

    俩老头你一言我一语的,使劲给自己找借口,恨不得把自己树立成道德楷模。

    成枫无语了,勒令他们闭嘴,不想再听下去了。

    这俩老头跟小二有得一拼,婆婆妈妈,自恋又自夸。

    不过,俩老头虽然做人方面需要进化与改善,但修为倒像是挺高的。

    尤其是飞行速度,比郭襄的轻功快多了。

    这不,带着成枫一路飞奔,一刻钟就飞到了临市。

    他们落在了一片工业园区。

    “成枫哥哥,你说的异动,就是那里了吧?”郭襄指着前面不远处问道。

    百米之外的一条岔路口,此时挤满了人,很是热闹。

    被围观的里面时不时传出大骂声,隔着老远都能听到。

    “你个臭不要脸,狗日的王八蛋,竟敢还手是吧?看我不打死你,草尼玛的西门庆,敢抢我老婆,去死吧你!”

    一名三十来岁的青年,怒火朝天的使劲拳打脚踢,暴跳如雷,气得满脸扭曲。

    地上,被他打了个半死不活的青年,满口血沫子,牙齿都掉了几颗,全身上下伤痕累累,卷缩痉挛着。

    “住手!”

    这时,一名体型偏瘦的光头和尚,冲进人群制止。

    “干什么?多管闲事是吧?”

    顿时就有十几个人围了上来,这些人有青年,有中年,还有西装革履的老板模样男子。

    他们恶狠狠的盯着光头和尚,将其堵在了外面。

    光头和尚很愤怒。

    但,看了看对方的架势,却又不敢上前了。

    只是轻言轻语的劝说:“这位施主,得饶人处且饶人,他已经被你打得身受重伤,你何必要赶尽杀绝?”

    “你给老子闭嘴,不想死的话就少特么多管闲事。”

    青年怒瞪光头和尚,继续道:“这种人,不打个半死,都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看这穷逼,还有脸勾引人家老婆!”

    “我孙文理的老婆也是你能勾引的?草!”

    说着,他又是一脚踢在地上青年的肚子上。

    而对方已经被他打得昏昏沉沉,半条命都没了,似乎都没有了痛感。

    “够了,孙文理,谁是你老婆?我已经跟你离婚了!而且,我是跟你离婚后才嫁给唐承的,你凭什么说人家勾引我?你再打他我就报警!”

    这时,身后同样被打过的一名少妇从地上爬起来,怒骂道。

    “你个贱人,绿茶婊,还敢替他说话,啪~”

    孙文理上去就是一巴掌,把少妇再次拍在了地上。

    孙文理叉腰怒骂:“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跟他上了床之后,才跟我闹离婚的,你个贱货,给老子戴绿帽不说,还想分走我一半的财产,你怎么不去死啊!?”

    少妇差点咳血,辩驳道:“你放屁,离婚前我跟他清清白白,你以为像你一样龌龊,不但潜规则公司文员,还搞小姐……”

    “啪!”

    少妇话还没说完,又被一巴掌扇在了脸上。

    孙文理大怒:“还敢污蔑我诋毁我是吧?特么的,今天要是不打死你们,老子就不姓孙。”

    说完,他转身捡起地上的一根木棒,走向唐承。

    “施主有话好好说,千万别……”

    光头和尚又准备上前阻挠,但,被那十几人围着,他也进不去。

    再次向前冲时,却被前面几人一人一脚踹来。

    光头和尚连忙后退,身形闪得极快,没有被踹到。

    他看了看人多势众的对方,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有意出手反击,但却犹豫不决,一副犹疑未定而苦恼的表情。

    而这时,孙文理已经扬起木棒朝唐承砸下。

    “砰!”

    却在这时,只见那少妇猛的从身后撞来,抱起孙文理一同摔在了地上。

    孙文理被推翻在地,摔得龇牙咧嘴,于是就暴怒了。

    “朱燕你个臭婊子,砰~”

    他一脚踹在少妇朱燕的头顶,将其踹翻。

    然后他爬起来,暴怒之下直接抄起木棒往朱燕身上招呼……

    “住手!”

    “慢着!”

    这时,两道声音同时响起。

    只见那光头和尚身形一闪,犹如虚影般,直接绕过了围住他的那十几个人,来到朱燕的身旁,一手抓住了孙文理手中的木棒。

    而另一边,成枫也大喝一声,同时施展身法奔了过来。

    不过,成枫的速度没有光头和尚的块。

    “你们谁啊?给老子让开!”

    孙文理大怒,准备抽离木棒。

    但是,任凭他怎么用力,却都扯不开木棒。

    光头和尚抓住木棒就像生了根似的,纹丝不动,而且他似乎没有使用一丝的力气。

    孙文理惊讶,而后大骂:“草!力气还挺大是吧?”

    说着,他一脚踹向光头和尚。

    谁知,光头和尚此时却是手一松,躲避开来,孙文理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施主,你这是何必呢?佛家有云:得饶人处且饶人,退一步海阔天空,你怎么就这么倔呢?打女人也就算了,尤其她还是你的前妻!”

    光头和尚劝解,苦口婆心。

    “尼玛的死光头,找死是吧?”

    孙文理咬牙切齿,然后冲那十几个人喊话:“草!你们还不过来帮忙?”

    那十几个帮手此时都楞在了原地,他们想不通,光头和尚是怎么绕过他们的?看都没看清!

    难道光头是某个修炼者?

    还有旁边那家伙,又是从哪冒出来的?

    一时间,他们竟然没有上去帮忙,怕是不敢帮忙。

    见他们没有动静,失去理智的孙文理哪里会想那么多,于是更怒火了,爬起来就想干死光头和尚。

    “老实点!警察办案!”

    谁知,成枫出手了。

    确切的说,是出脚了,他一脚将孙文理踩了回去,同时声称自己是警察。

    而一听是警察,孙文理顿时就清醒了,不敢再造次。

    正在考虑要不要上前帮忙的十几个人,也再没了行动的想法,甚至开始后退,生怕被牵连。

    至于围观的群众,大多都是好奇看戏,警察不警察的,也不关他们的事。

    成枫看向地上气息奄奄的青年唐承,然后指了几个围观群众:“你们,赶紧把他送到医院救治。”

    那几人看了看孙文理一伙人,有点怯意,显然是怕遭到殴打或是报复。

    不过,既然警察都开口了,他们也没有理由拒绝,这些人不可能在警察的眼皮底下对他们怎么样。

    于是几人赶紧过去抬走唐承,送往了就近医院。

    成枫转过头,瞪了一眼孙文理,然后又望向少妇朱燕,问:“怎么回事?”

    “长官,你们来得正好,我要报案,这个女人联合他老公,试图卷走我的财产,你赶紧把他们抓起来。”

    孙文理爬起来,抢先回答道,说得有板有眼,很是逼真。

    “不是这样的。”

    朱燕急忙反驳:“长官,那笔钱是我跟他离婚后应得的部分,多的一分也没拿,是他自己吃喝嫖赌败光了,就想污蔑我,然后让我赔钱给他,我不给,他就找人来闹,还打了我老公,刚才你也看见了,他是想把我们打死才算完,请长官同志主持公道。”

    “你个贱人,就是你们两个狗男女吞了我的财产。”

    孙文理据理力争:“长官同志,你不知道,这个女人她婚内出轨,睡了那个男人,然后居然还跟我起诉离婚,卷走了我一半的财产,她就是个贱货,潘金莲,你千万别相信她说的。”

    “你胡扯,我没有出轨,我跟唐承是在我们离婚后才来往的,你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朱燕辩驳。

    “嘿呀你个贱货,还敢狡辩是吧,看我不抽你……”

    “你干嘛?还想当着我的面打人是吧?”

    孙文理正准备对朱燕扇巴掌,却被成枫呵斥住了。

    成枫看向朱燕,问:“你要是没有做对不起他的事,他干嘛打你?而且这么理直气壮!”

    朱燕咬牙,很生气道:“那是他本来就喜欢打人,我跟他结婚两年,几乎每隔几天都要被他打一次,好几次都住院了,要不是我命大,早被他打死了。”

    “这么说,他这是家庭暴力了?”成枫又问。

    朱燕点头:“没错,他喜欢吃喝嫖赌,每次一喝醉,或者输钱,又或者没能潜规则公司女员工时,他就对我施加暴力,我是因为实在忍受不了了才跟他起诉离婚的。”

    朱燕越说越气:“离婚时分到了一半的财产,他就说是我偷偷转走的,后来我跟唐承结婚,他又说是我们两个联合卷走了他的钱财,然后找人来打我们。”

    “朱燕,你这个烂货,不要血口喷人,倒打一耙,明明就是你……”

    “你给我闭嘴!我让你说话了吗?”

    孙文理正想辩解,却被成枫怒骂了回去。

    然后又问:“你说的这些,可有证据?”

    朱燕指了指周围的一些人:“他们都可以作证,我说的没有半句假话。”

    成枫看向那些人。

    有的人默默点头,有的人默不作声,有的人则看向孙文理,像是害怕对方的样子,不敢得罪。

    成枫明白了。

    应该说,有证据了。

    于是……

    “啪!”

    他反手就是一巴掌,扇在了孙文理的脸上。

    孙文理大怒,想反抗。

    “砰!”

    成枫又一脚踹出,直接将他踹飞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