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仙在此 > 第五百九十七章 北辰黑料
    不过,这一切都说明了,【长春泉水】的威力,就是强,就是棒,就是顶呱呱。

    这一次,狗女神剑雪无名还真的是用了心。

    那个淡蓝色的瓶子里,足足装了一百立方米的【长春泉水】。

    按照昨夜把一颗蒸干煮熟了的松子都可以在瞬间催熟成为参天大树的威力,按照一百比一的比例兑水的话……

    嗯,这一小瓶【长春泉水】,起码可以用一年。

    昨夜把整个营地高的鸡飞狗跳之后,林北辰当然毫不犹豫地就编造了所谓的圣人谎言,将自己神棍的本性彻底展现了出来,编造了一个‘祥瑞’和‘圣人’的鬼话,毫不犹豫地撒了出去。

    效果不错。

    尤其是在唐天这个首席脑残粉的宣扬之下,大家竟然很快地就接受了这样的观点。

    这批韭菜非常自觉啊。

    林北辰有点儿满意。

    他站在中央工地的临时指挥地,正在给一群‘技术工’上课。

    其中就包括匆匆赶来的杨大山。

    此时,在这个银焰城流民的眼中,林北辰如今的形象可以说是英明神武,已经和救世主差不多了。

    “大家注意了啊,咳咳,现在本公子要展示的,是一种我自己无意中发明出来的神奇泥土,我将其命名为【神之泥】,只要和水搅拌,就会变得柔软如泥,可以塑造成任意形状,而一旦干涸凝固之后,就会变得坚硬如铁……”

    林北辰拿出一桶从【淘宝】上买来的【祁连山牌速干水泥】,亲自示范。

    片刻后。

    营地里的土建技工们,都被深深地震惊了。

    杨大山用铁锤狠狠地敲击【神之泥】凝固而成的灰色块状物,震得他手臂发麻。

    世界上还有这样的东西?

    作为土建的‘专业人士’,他们立刻就意识到,这种【神之泥】用于建造房屋,将会给这个设计的土建带来何等颠覆性的变化——不只是速度,还有建筑房屋的方式,都将改变。

    杨大山的头脑非常灵活。

    他现在突然一下子就明白了,之前林大少为什么要设计那种奇怪的、看似结构完全不合理的房子了。

    那种设计,完全就是为【神之泥】准备的。

    一切都解释的通了。

    “大家都看到了吧,哈哈,这种【神之泥】的效果就是这么神奇,哈哈,大家不要用这么震惊的眼光看着我,我知道,我是个天才,呵呵,还是要低调的……”

    “廖师傅,接下来的事情,都交给你了哦,设计图你也都看过了,用石块,砖土和铁木枝条,搭配【神之泥】效果更佳,设计图上都讲清楚了……”

    “大家加把劲,我们现在要赶工期。”

    “我已经下令挖矿军全力配合你们建筑部!”

    “咱们争取在十天之内,将宿舍全部都建造完工,让大家都住进去御寒。”

    林北辰神色郑重地叮嘱道。

    作为临时建筑部部长的廖永忠,一脸激动和狂热地道:“林大少您放心吧,我们就算是不吃不喝不睡觉,十天之内,也一定完成任务。”

    林北辰很满意地点点头:“我相信你。”

    说着,拍了拍廖永忠的肩膀,道:“不要太劳累,注意身体。”

    又对杨大山笑了笑,道:“你们兄弟八个,这几天做的都很不错,以后就是我们云梦营地的人了,有什么困难,可以随时找我说。”

    “谢谢大少,谢谢大少……”

    杨大山受宠若惊。

    没想到高大如神明般的林大少,竟然还记得自己兄弟八个流民。

    等到林北辰离开了,廖永忠、杨大山等人都忍不住欢呼雀跃了起来。

    对于他们这种,靠着建房子这一行谋生的人来说,能够见识到一种颠覆性的建筑材料面世,绝对是三生有幸的大喜事,搞不好他们的名字,都会随着这种材料的在大陆的普及,直接响彻四方。

    “真的是太神奇了。”

    “太奇妙了,这种粉末明明和泥一样,但干涸之后,竟然坚硬如铁石。”

    “用它建造的房子,一定非常坚固。”

    “叫什么【神之泥】啊,我看这种材料,看起来黑乎乎的,不如我们干脆就叫它【北辰黑料】吧。”

    “对对对,是林大少发明的神物,和【北辰药丸】一样,叫做【北辰黑料】再适合不过了。”

    “可林大少不是已经取好名字了吗,我们再改的话,会不会不太好……大少会不会生气?”

    “怎么可能?大少的脾气这么好……再说啦,大少这是谦虚,高风亮节,不想沽名钓誉,所以才叫做【神之泥】,可是我们这些人,心里得明白,大少发明的这种泥土,有着什么样的价值和意义,我们绝对不允许大少的功绩被淹没,就这么定了,以后叫做【北辰黑料】,要是大少怪罪下来,我去顶着。”

    廖永忠大声地道。

    众人顿时对廖头头肃然起敬,佩服的五体投地。

    杨大山不由地赞叹道:“廖部长不愧是林大少最倚重和信赖的人啊。”

    “哈哈哈,过了过了。”

    廖永忠憨厚老实的脸上,浮现出一丝谦虚,道:“说起来,这营地之中,王忠大管家才是大少最为倚重和信赖的人,我们都要向王大管家学习才是……”

    说道这里,这位憨厚老实的大师傅,脸上突然又浮现出一丝骄傲之色,道:“当然,话又说过来,我廖永忠的名字里,不但有一个忠字还有一个永字,呵呵,我会永远都忠诚于林大少……日照香炉生紫烟,大少就是我的天,飞流直下三千尺,没有大少我会死。”

    众人都呆住。

    杨大山瞠目结舌。

    真的是没有看出来啊,你这样浓眉大眼憨厚老实的大师傅,拍起马屁来,竟然是如此无下限。

    众人心中同时想到:姜还是老的辣啊。

    以后要多多向廖头儿学习。

    不但业务要精,人情世故也得学啊。

    ……

    …

    …

    一天时间很快过去。

    寒风中飘飞着细碎的小雪花。

    林北辰坐在……呃,坐在百米高的树顶的帐篷前面,俯瞰整个云梦营地,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

    他突然觉得,这棵松树还挺好。

    虽然高空中风大了点,但胜在景色好,视野开阔,无遮挡,独一份的豪宅。

    于是他熄灭了把这棵松树砍掉BBQ的打算。

    唯一的缺点,就是其他人想要见他,变得困哪了一点。

    毕竟是百米高的数,爬上爬下还是困难了一点。

    比如这个时候,又要事禀告的王忠,就只能心惊胆战地环抱着光酱,骑在小老虎的背上,才飞到了帐篷前,道:“少……少少少爷,营地外有人求见。”

    “什么人啊?”

    林北辰手里抓着一块玄石,一边修炼,一边不耐烦地道:“让他滚。”

    王忠死死地抱着光酱,悬浮在空中,道:“我也这么说了,可来人说,他姓高,叫做高胜寒。”

    “姓高?”

    林北辰道:“呸,就算是姓低,我也……等等,高胜寒?咦?这个名字,听起来怎么有点儿耳熟?”

    “哦,就是朝晖城中的天人级强者嘛。”

    帐篷里传出来了柳胜男的声音。

    嗯?

    光酱和王忠,顿时脸上的表情,就奇异了起来。

    王忠:(??????)?

    光酱:???????。

    啧啧啧。

    这么晚了,美少女竟然还在少爷的帐篷里。

    有情况啊。

    王忠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过去这么久了,少爷终于又知道祸害女人了。

    曾经那个少爷,回来了啊。

    林北辰却是一下子跳了起来:“朝晖城的天人强者?”

    我屮艸芔茻。

    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

    自从对着海族撸了一炮之后,林北辰就知道,城中的各方势力,绝对会登门前来。

    没想到第一个就是这位顶级大佬。

    “请。”

    林北辰立刻道:“快请。”

    对方可是核弹级的天人境强者,大老远登门而来,还表现的这么守规矩,没有直接闯进来……看来,应该是抱着善意的。

    “算了,我亲自去迎接。”

    林北辰起身,低喝一声:“出现吧,我神圣的大银剑啊。”

    (剑:狗作者你又水字数,你敢不敢说一句‘剑来’,不就不完事了吗?)

    咻咻!

    两柄银剑就从帐篷里飞出来,悬浮在了他的面前。

    为什么要两柄剑呢?

    因为一柄剑不稳定啊,林北辰怕摔下去。

    他一只脚底下各自踩着一柄大银剑,就像是踩着一堆滑雪板一样,嗖地一声,就飞了出去。

    王忠见状震惊。

    “少爷……竟然会飞了?”

    ……

    营地门口。

    一袭白衣的高胜寒,用好奇的目光,透过薄薄的暮色,打量着云梦营地。

    营地里的灯火通明。

    无数人影都在快速而又高效地劳作着。

    这是他从未见到过的画面。

    而在营地的周围,亦有一个个小小的临时营地,看样子是其他难民营的难民们,搬迁了过来,在靠近云梦营地的区域安营扎寨,寻求庇护。

    一个新的城市中心区雏形,已经隐约可见。

    而且所有的难民,虽然忙碌,但脸上却带着希望神采。

    和他以前见到过的难民们或者惊慌失措,或者麻木不仁,或者暴戾阴狠的脸,截然不同。

    “这才几天时间,林北辰改变了这里。”

    高胜寒不由地感慨。

    他坐镇朝晖城,也不是没有想过妥善解决难民问题。

    但后来发现,是真的没有办法。

    人数太多,资源太少。

    让这些难民们活着,就已经很难了。

    他能够做的,也只是整合朝晖城的资源和军队力量,竭力守住这座城。

    至于教养难民?

    力所不能及也。

    没想到,这个大难题,在这个云梦城纨绔脑残公子哥的身上,竟然能看到了一丝丝解决的希望。

    跟在身后的吕文远若有所思地道:“林北辰这么做,尽得民心,用不了多久,只怕是这第二城区的数百万难民,都要将他当成是救世主一样来顶礼膜拜了,若是他无二心,倒还好,若是他……那到时候,为祸怕是不会比海族,不会比卫氏低。”

    高胜寒叹了一口气,道:“乱世初兆,皇室对于各大行省的控制已经衰减,龙蛇起陆,在所难免……至少林北辰现在做的事情,要比卫氏好了千百倍。”

    吕文远道:“这倒也是。”

    高胜寒还要说什么,突然眸光一凝,朝着天空中看去。

    吕文远顺着他的目光,过了三息,才见天空中一个身影,犹如凭空御风一样,姿势奇特,徐徐而来,速度不急不缓,有一种说不出的潇洒和优美,仿佛是凌空而来的仙人一样。

    再仔细一看。

    这不是林北辰又是谁?

    他脚下闪闪发出银色光芒的,那是什么东西?

    好像是……

    剑?

    御剑飞行?

    吕文远的脑瓜子突然就嗡嗡嗡地响了起来。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御剑飞行!

    对于北海帝国的剑士们来说,这是一种梦想啊。

    就算是天人境的强者,也有一个御剑飞行的梦。

    这只要看看高胜寒的表情,就可以说明问题了。

    这位坐镇朝晖城的天人,脸上的表情无比惊讶,虽然这种情绪只是一闪而逝,但却被吕文远捕捉到了。

    传说之中,有着剑士之心的天才,才可以御剑飞行,而且还可以操控飞剑,掌握诸多普通剑道强者——哪怕是天人境的剑道强者也无法掌控的特殊剑技。

    这个林北辰……

    有点儿邪门啊。

    综合他之前做过的各种事情,简直就像是神灵的私生子一样。

    心中这么想着,吕文远调整了一下表情,正要上前打招呼。

    就在这时——

    “哎?哎哎哎……等等……糟糕……停下!”

    只见林大少的声音慌乱起来。

    然后他整个人去断了线的纸鸢一样,突然失去了平衡,在空中跌跌撞撞地旋转跌落下来。

    砰!

    歪歪斜斜地坠在了地上。

    也许是因为这一下摔的实在是太特殊,也许是因为林北辰在着陆的最后时刻顽强倔强地想要挽回一下,所以他虽然摔在了地上,但却并没有摔出一个‘太’字形的凹陷。

    而是一个劈叉。

    大大方方一个劈叉,直接在高胜寒和吕文远两人的面前,双腿分开,亮了一个平地一百八十度一字马。

    林北辰只觉得胯间一阵抽着疼。

    恍惚中仿佛还听到了蛋碎的声音。

    (?_?)?

    错觉。

    一定是错觉。

    我的肉身修炼这么强,怎么会扯到蛋?

    吕文远:(???)?

    高胜寒:( ̄ー ̄)……

    这是什么造型啊?

    很别致啊。

    林北辰抬头看向两人。

    两人的目光也正在盯着林北辰。

    六目相视。

    空气在这一瞬间,有点儿诡异的安静。

    然而林大少的内心,其实是抓狂的。

    谁能想到,精心设计的装逼出场,突然因为走了一个小神,导致大银剑失控,就直接拉跨了呢。

    这可是真-拉跨啊。

    看来御剑飞行还需要多多练习一下。

    用夸张的笑声掩饰自己的尴尬,无比热情地伸出手道:“哈哈哈,这位白衣如雪,气质胜仙的大哥,莫非就是传闻之中高坐云端俯瞰凡尘的高胜寒高天人高大哥?第一次见面,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所以就给您二位表现了一个劈叉,怎么样,动作还标准吧?”

    高胜寒的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

    这个见面的场景,和他想象中的画面,完全不一样。

    但仔细一想,仿佛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眼前这个少年的资料,昨天他已经完完全全地研究了一遍。

    一个词——

    不可以常理度之。

    “林大少,闻名已久,终于见面了。”

    高胜寒微笑着,缓缓伸出手,与林北辰轻轻一握。

    旁边的吕文远,看到这一幕,眉毛跳了跳。

    虽说高特使,并非是一个倨傲的人,但身为天人境的强者,自有其身份气度,岂会随随便便与人抬手一握?

    至少是在朝晖城中,吕文远并未看到过,高特使对其他人有如此待遇。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高特使已经将这个荒诞怪异的少年,当成是同等身份地位的人来对待。

    吕文远心中也不知道是一股什么滋味。

    得到一位天人的认同,何其不易?

    林北辰做到了。

    “这位是……”

    林北辰看向吕文远。

    吕文远收束心神,笑道:“在下乃是朝晖城军部参谋吕文远,久闻林公子大名,今日终于见面了。”

    林北辰笑呵呵地道:“哦豁,原来是吕参谋,咦,我看吕参谋眉清目秀,极为熟悉,好似是遇到了故人一样……”

    吕文远:(??◣ω◢)???

    像话吗?

    我一个四十多岁的人,你说我眉清目秀?

    这是夸我还是骂我?

    “呃,小女吕灵心。”

    吕文远没好气地回应道。

    “哦?”

    林北辰这一下子,脸上的调侃之色消失。

    他略微沉默,很尊敬地行了一个理,道:“原来是吕叔叔,里面请。”

    高胜寒:???

    管我叫高大哥,管吕文远叫做吕叔叔?

    那我应该怎么称呼吕文远?

    各整各的?

    堂堂一个天人,都快被林北辰给弄得不会了。

    在林北辰的引领之下,两人进入了云梦营地。

    而这一幕画面,立刻就在朝晖城中传播了开来。

    林北辰自从对着海族打了一炮之后,热度一直就居高不下,而高胜寒又是朝晖城中的军方第一人,也是一位‘顶流’,毫无疑问,这一两个人的会面,将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朝晖城接下来的势力格局和局势走向。

    无数人都在密切地关注着。

    明里暗里,无数只眼睛都在看着云梦营地。

    一直到大约一个时辰之后,林北辰又亲自将高胜寒和吕文远都送了出来。

    分别的时候,三人的表情都很轻松,友好道别。

    ----------

    还有更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