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仙在此 > 第五百三十九章 你们害怕吗?
    对于海族来说,毫无征兆的死亡突然降临,令他们原本高潮的复仇怒火,被泼了一盆冰凉的冷水。

    恐惧瞬间降临。

    队伍之中,不断地有高级军官突然头颅爆炸死亡。

    那种画面,就好像隐藏在暗中的死神,正在狞笑着在生死簿上随机划掉一个个名字。

    他们从未见过这种攻击。

    没有预兆。

    没有能量波动。

    瞬间的死亡,莫名其妙。

    有一些海马骑士策马朝前冲,但下一瞬间不出意外地头颅爆裂。

    偌大的头颅,就像是轰碎了的西瓜一样,炸成了血雾。

    一时之间,两千海马骑兵队伍竟然被吓得不敢往前一步。

    消息很快就传回去。

    “怎么回事?”

    一名海布尔族的武道宗师级强者,庞大的身躯分开骑兵们,冲了过来。

    “奔雷大人,好像有人族的绝世强者,在暗中狙击……”

    一位海马骑士失魂落魄地汇报道:“豪斯大人……被暗杀了。”

    “豪斯逆流被杀了?”

    叫做奔雷的海布尔族武道宗师,目光一扫,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一具具无头尸体。

    其中一具正是海马骑士大首领豪斯逆流,带着头盔的头颅彻底被打烂,脖子以上的部位完全消失,鲜血还在流淌,显然是瞬间死亡,连坐骑巨海马背上挂着的长枪,还有他自己腰间的长剑,都未来得及拔出。

    奔雷不由得一个寒颤。

    豪斯逆流的实力比他强,竟然也这么无声无息地死了。

    他心中一动,对手抓住旁边一位海马骑士,瞬间连人带马全部都丢了出去。

    这一人一马越过了‘生死线’,重重地摔在地上。

    骑士惊骇欲绝地站起来,因为巨大的愤怒和恐惧,几乎被吓傻了。

    但想象之中的死亡画面,并未出现。

    奔雷左足重重地顿在地面。

    地面上涌起一股反震之力,又让六七名海马骑士被震得飞过了‘生死线’。

    爆头的画面,并未出现。

    奔雷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张嘴刚要说什么,突然一种莫名的悸动,将他整个人彻底淹没,他猛地扭头朝着远处高塔的方向看去……

    砰!

    他的头颅,直接爆炸了开来。

    红色和白色的雾水如花,在虚空之中绽放。

    海布尔族族特有的巨大身躯,直接轰然倒下。

    生命之中最后一个念头是:我明明没有越过……是谁吹的布尔逼,说不过生死线就不死的?

    “在那边!”

    有机警敏锐的海马骑士,终于确定了袭杀来自于什么方位。

    与此同时——

    “吼——!”

    盘旋在新城主岛上空的巨型青蛟咆哮一声,张口喷吐出一道蔚蓝色的光柱。

    四千米之外的高塔,瞬间被冻结成为冰堡。

    高塔周围寒冰笼罩覆盖,百米范围之内彻底成为了死亡笼罩的冰地。

    不过林北辰在那一瞬间,已经拎着笑忘书,腾跃而起,离开了青蛟寒冰吐息覆盖的范围。

    林北辰在空中,以一个帅到发光的回头望月,98K一枪轰出,毫无花哨地击中了正在凝聚第二次寒冰吐息的青蛟头上。

    噗!

    火星溅射。

    98K的子弹竟是被青蛟的鳞甲反弹开来。

    青蛟吃痛,鳞片之间溅出血迹,忍不住昂首发出了愤怒的咆哮,庞大的身躯扭动起来。

    黑云翻滚。

    驼背的容主教出现在了青蛟的头顶。

    黑色的法杖轻轻一顿。

    青蛟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样,立刻乖乖地静止下来。

    “海狗大帅,下令,全军出击。”

    容主教一袭蔚蓝色的教袍,散发出汪洋一般的蓝色,成为了偌大新城主岛上最为璀璨的光源,她的眸光之中放射出阴翳的光芒,道:“海狗大帅,你走在最前面。”

    海老人带着海狗军团,从蛟骨吊桥上前行。

    死亡并未再度降临。

    容主教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冷笑。

    她的神念,已经捕捉到了远处的林北辰。

    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族少年的双手剑印,威力之强,简直是骇人听闻。

    然而这并不能改变战局。

    想要带着云梦人离开云梦城?

    真的是天真的小孩子呢。

    在国家与国家、种族与种族的大战之中,个人的武力又算得了什么呢?

    就算是天人境的强者,也不能挽救一个王朝的衰落和灭亡。

    小小的武道宗师而已,只不过是湍急河流之中的一朵小浪花,纵然在礁石的激荡之下,掀起滔天巨浪,又能如何?

    小家伙呀,你很快就会明白,生在北海帝国将是一种何等的悲哀。

    你将品尝到,什么是绝望。

    龟谋士龟忝带着二十名人鱼族的战士,押着韩不负和岳红香,站在容主教的身后。

    宽厚的青蛟脊背像是一座岛屿,便是站数百人也不成问题。

    他看向远处的云梦城方向,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期待之色。

    林北辰在老城主府中斩杀幽槐一行,连杀数百剑鱼族强者的消息,早就已经在在新城主岛上传开。

    的确是惊艳的战绩。

    但并不能真正扭转局面。

    别说是北海帝国的倾颓,便是云梦城中人族的生死,也早就已经注定。

    想起那日作为使者传讯时的狼狈,龟忝的心中一阵阵恨意和怜悯。

    骄傲的人族少年啊,今日注定是你折翼神陨之时。

    滔滔尘世浊浪,滚滚历史大潮。

    小小的个体,纵然再惊艳,终归还是要被滔滔大浪所淹没。

    而在容主教宣布整个云梦城所有人族的最终命运的时候,龟忝并不介意当着林北辰的面,将自己当日所受到的屈辱,统统一点一点地偿还给这个少年。

    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这是这个世界永恒不变的定律。

    当然,弱者除外。

    而今天,面对海族大军,林北辰就是弱者。

    ……

    ……

    林北辰站在高处,回头看了一眼。

    城中的人族还未完全撤离。

    他放弃了继续开枪的打算。

    因为98K的子弹实在是太贵了。

    将半死不活的笑忘书,打断了剩下的手臂和腿,丢在了一座废弃的石屋之中,然后林北辰一个人朝着海族大军走去。

    他看到了天空之中那头巨型青蛟在张牙舞爪。

    感觉到了来自于新城主府上,某个强大无比的存在的凌厉杀意。

    他甚至可以预感到,那个所谓的容主教,犹如一头黑寡妇毒蜘蛛一样,在天空、地面和海洋之中结网,想要编制出一个绝佳的时刻,来展现她的威望、权势和力量。

    海族大军倾巢而出就是一个征兆。

    很显然那个所谓的容主教,是一个喜欢仪式感的人。

    这很好。

    对于林北辰来说,不放过任何一个当众装逼的场合,是一个成长中的神棍应该具备的最珍贵品格。

    他也喜欢仪式感。

    因为在仪式中装逼,无疑是最令人热血沸腾的一幕。

    而且,林北辰也需要一个相对正式的场合,当着所有海族大军的面,来救出韩不负和岳红香——他不能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那枚【海神之令】上,万一他单枪匹马去找容主教,对方丧心病狂地根本不承认【海神之令】,反而倒打一耙呢?

    所以,他也需要一个所有海族人都聚焦的焦点时刻,才拿出【海神之令】。

    这样一来,就算是容主教再丧心病狂,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敢背弃自己的信仰。

    其实将【海神之令】交给师娘,由她这位海族公主来发号施令,或许是一种最具效力的选择。

    林北辰曾经这么想过。

    但最终放弃了。

    因为他更喜欢将命运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而现在,他要做的是,就是再为撤离中的云梦人,争取一点一点时间。

    让他们安全到达小西山。

    他在街道上奔跑了起来。

    然后猛地跳起来,就如同一条鱼跃入水面一样,一头扎入到了泥土之中。

    土遁。

    他在泥土里奔跑。

    不断地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当斜上方终于出现了海族骑兵大队的时候,他双手按在泥土之中,独属于自己的土系玄气特效能力发动。

    一波隐蔽的能量波动在地下一闪而逝。

    然后在海族骑士兵团奔跑的正前方,突然一面土墙毫无征兆地从地面上凝聚出来。

    轰轰轰轰!

    猝不及防的海马骑士们在提速奔跑之中,狠狠地撞在了土墙上。

    新鲜的、带着浓郁湿气的土墙,坚硬的像是钢铁一样,毫无防备的骑士们连同胯下的海马,都被撞得瞬间就昏死过去……

    而后方的骑士,因为惯性也狠狠地撞上来。

    一瞬间,阵势大乱。

    尘土飞扬。

    扬起足足数十米,遮蔽了视线。

    虽然这突然扬起的尘土来的诡异,远远超过了骑兵撞击的应该有的程度,但却没有人注意到。

    因为在尘土飞扬的一瞬间,突然有一根根得的地刺,从泥土之中悄无声息地窜出来。

    那些撞晕的、摔懵的、失去平衡的、惊慌失措的骑士们,再一次吃了个暗亏,尖锐犹如标枪一般的地刺,瞬间就洞穿了他们的身躯,凄厉的惨叫声在成土飞扬之中连续不断地响起……

    而扬起的尘土无风自鼓,朝着骑兵大队席卷而去。

    “不对劲……”

    “小心,这是敌袭。”

    “人族的阵法?退。”

    “召唤我们的术士……”

    各种各样的惊呼声响起。

    但海族的反应也是极快,很快就稳住了针脚。

    十几个人人鱼族的术士,在剑鱼族剑士、龟族盾战士的保护下,吟唱着古老神秘的咒语,空气之中的水汽迅速凝聚,然后化作蓝光,朝着前方的地面扑去,将扬起的尘土瞬间扑灭,然后入渗入到了泥土之中……

    地下的林北辰感觉到了危险的降临,瞬间后退,远遁。

    下一瞬间,之前身处之地,泥土瞬间湿透然后冻结。

    纵横交错的冰晶冰纹,瞬间就将这片土地之中的一切,都扭曲交错绞杀。

    如果不是他后退迅速的话,怕是就要被活生生地冻结在里面,被四分五裂了。

    海族术士的秘术,果然是不可小觑。

    而个人与集体的对抗,也得万分小心,尤其是这种‘术’方面的较量,似乎与武道并不相同……等等?

    林北辰突然反应过来。

    难道我一直以来,修炼出的各种乱七八糟的玄气,具有的特殊属性,其实是某种‘术’?

    他这么想着,再度发动了土系玄气特效。

    轰隆!

    人鱼族术士们脚下的而土地,突然毫无征兆地凹陷。

    仿佛是骤现的天坑。

    十几名剑鱼族的剑士、龟族的盾战士掉入到了坑洞之中。

    但人鱼族的术士,下半身的鱼尾轻轻摆动,竟像是浮动在水中一样,悬浮在虚空中,并未随之坠落。

    林北辰一击不得手,立刻远遁。

    而下一瞬间,他之前所出的位置,再度被交错的冰土冻结。

    林北辰来开距离,从土中一跃而起。

    BIU-BIU-BIU-BIU——!

    奇异的声音响起。

    那是安装了消.音.器的【雪域之鹰】子弹击中肉体的声音。

    几个人鱼族术士的身体周围,瞬间浮现出一道道蔚蓝色的光纹,形成了奇异的光罩,被【雪域之鹰】的能量子弹击中触发,飞速环绕,竟是抵消了大部分的力量,偶有几颗能量子弹射破光罩,击在人鱼族术士的身上,溅起一簇簇的血花!

    但那样的伤势,显然并不致命。

    林北辰心中惊讶,迅速拉开了距离。

    果然下一瞬间,他所处的位置,就被席卷而至的冰风暴覆盖。

    犹如弩箭一般的冰晶插在地面上,触目惊心。

    “这些人鱼族的术士,联合起来,实战能力好强,不知道人族的玄纹阵师,能不能与之争锋?”

    林北辰心中凛然。

    他迅速后退。

    身后一片灌木草丛。

    他双手按在草丛中。

    瞬间一颗颗已经在寒冬中凋零的灌木和草丛中的藤蔓之物,仿佛是活了一样,快速地生长,转眼之间就蔓延在了周围数百米的距离,仿佛是绿色的蟒蛇一样,呼啸着飞射过去,将最前方的海族军士直接淹没……

    惨叫声响起。

    一些海族士兵被灌木树枝洞穿了身躯,撕裂了甲胄。

    轰隆!

    大地震动。

    一位身高十米的巨鲸族战士,狠狠地跳入到了草木之中。

    他单足在地面上狠狠地一顿。

    纯粹的力量波动疯狂地辐射弥漫开来。

    蜿蜒如蛇妖一般的草木,顿时就被大片大片地震碎。

    林北辰眼中闪过一丝异色。

    又是一尊海族的强者。

    这个巨鲸族战士的修为,怕是并不比【飞鲨神将】黑浪无涯逊色多少。

    海族不愧是来自于汪洋深处的智慧种族,强者太多。

    怪不得北海帝国会在初接触的战斗之中,一触即溃,将大半个风语行省都给丢了。

    林北辰继续后退。

    他不断使用各种方式,拖延海族大军的前进速度。

    天空中。

    “的确是一个罕见的天才。”

    容主教眼中也禁不住出现一丝欣赏之意。

    “可惜,这样的天才,却不能为我所用,而我只能将他亲手扼杀。”

    她叹息道。

    “主教大人,您既然欣赏林北辰,何不将他逼服呢?”

    龟忝心中一动,道:“这人虽然桀骜狡诈,卑鄙无耻,但弱点也非常明显,只要利用这两个北海人的特使,还有城中的云梦人的性命威胁,他不难屈服,可以为主教大人您做事。”

    “你错了。被缰绳拴住的只能是野狗,而不是潜龙。”

    容主教摇摇头,声音低沉凛冽地道:“我从不做没有必要的危险尝试,像是林北辰这种人族天才,就该在其羽翼未丰之前,彻底扼杀,不要给他任何成长和喘息的空间,否则,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任其成长,不仅仅是我,甚至是整个海族,早晚都会被反噬。”

    龟忝沉默了。

    他没想到,容主教对于这个人族少年的评价,竟是如此之高。

    “那主教大人为何不此时出手,将其彻底斩杀?”

    龟忝又问。

    站在青蛟之上,可以清晰地看到林北辰在下方对于海族军队的阻击。

    可以不会做到林北辰的行动踪迹。

    此时施展神术,蓄力一击,绝对可以将其彻底抹杀吧。

    容主教的嘴角,又浮现出一丝猫捉老鼠般的戏谑微笑。

    她就这么看着林北辰如往兜里拼死挣扎的鱼一样,千方百计地族老海族大军的推进,然而并没有任何意义,军队一步步地逼近小西山,林北辰的努力如一座注定要绝提的大坝,最终也改变不了什么。

    大约又一炷香时间之后。

    海族大军已经将小西山团圆包围。

    人鱼族的术士第一时间构筑了防御围困的工事阵法。

    二十头身高百米的深海巨兽,分据在小西山的四面。

    从高空中俯视下去,一层层的海族军队包围圈,就像是一对绽放的蟹爪菊一样,闪烁着的刀剑枪戟寒光犹如菊花瓣上星星点点的露珠,美丽而又震撼。

    容主教催动着巨型青蛟,携裹风云,来到了小西山上方。

    “卑微可怜的人族。”

    她开口,声音如同海啸一般,激荡在这片天地。

    她说:“你们辜负了海神的善意,拒绝了擂台战的邀请,还试图逃离云梦城,你们……有罪!”

    声音回荡在小西山的上空,激荡的层层云海翻滚,仿佛是神灵在对渎神者进行最后的宣判一样。

    “你们袭击了海族的勇士……”

    “你们对他们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杀戮。”

    “海族的善意被你们弃之如草芥。”

    “海神对于她的子民宽宏仁慈,但对她的敌人,从不留情。”

    “我们曾经试图接纳你们这样卑微的生物,与你们分享海神冕下的荣耀,但你们不知好歹地拒绝了……”

    “你们之中,隐藏着罪无可恕的渎神者,林北辰,还有所谓的反抗组织,是你们,将灾难带给了这群卑微但却并不无辜的低贱生灵……”

    地面上。

    小西山中。

    终于成功聚集在这里的云梦城人,沉默无声。

    站在山腰的他们,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下犹如潮水一般涌来的海族大军。

    成千上万。

    茫茫刀枪剑戟组成的森寒海洋,一眼看不到边。

    汹涌的杀气像是肉眼可见的乱流一般,从海族军阵之中扑面而来。

    天空之中回荡着那犹如神灵审判一般的声音。

    这一天,终于还是来了。

    当然,他们也看到了林北辰千方百计地阻击海族大军的画面。

    一直都提心吊胆地看着,一直到林北辰终于安全地回到了他们中间。

    海族大军在山脚下停下了。

    “这是给你们最后的机会……”

    海族海神殿主教的声音,惊涛拍岸般响彻云霄:“现在,愿意信仰海神,重新作出选择的人,不论男女,立刻脱掉上身衣服,袒露身体,步行下山,自己爬入到那囚车之中……你们将得到救赎。”

    空气中似是燃烧这火焰。

    紧张的令人窒息。

    但牵着狗,抓着鸡,甚至扛着猪,拖家带口,紧紧地站在一起的云梦人,却始终没有任何一个,从人群中走出来,朝着山下走去。

    哪怕是面如土色的赵卓言等商人,此时也都瑟瑟发抖却坚定地站在山上。

    他们本就计划离开云梦城,却没有想到,还未来得及实施计划,局势一息之间,就恶化至此。

    “少爷。”

    “公子……”

    芊芊和倩倩两人,抱着小二、小三,和王忠、光酱、萧丙甘一起,迎上林北辰。

    其他十二武道宗师、杨沉舟、反抗武者,吴凤谷、安慕希等人,也都簇拥了过来。

    此时此刻,林北辰就是所有人的主心骨。

    如果说这个世界上,还存在哪怕是最后一丝丝的希望,还有奇迹的话,那绝对是因为这个少年而发生。

    林北辰将手中提着的笑忘书,丢在地上,然后看了安慕希一眼,表情奇怪地道:“你来这里做什么,快取配药,回头还要用呢。”

    安慕希一呆。

    我的林大少喂,这都什么时候了,配制那【大清药丸】给谁用啊?

    他张口想问,但话到嘴边,突然就止住了。

    因为安慕希突然反应过来,明白了林北辰话中的意思。

    他有办法。

    这个少年,他有办法解决眼前的绝境。

    “好,我这就去。”

    安慕希转身就朝着矿区走去。

    “大家害怕吗?”

    林北辰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指了指下面的海族大军,又指了指天空中的巨型蛟龙,道:“大家害怕这些欺压了我们三个多月,杀了我们无数的好友,毁灭了我们的田地和家园,带给我们无穷无尽痛苦的杂碎们吗?”

    人群沉默。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林北辰的脸上。

    少年的微笑,有一种莫名的感染力。

    然后是一阵排山倒海一般的怒火咆哮。

    “不怕。”

    “大不了就是个死。”

    “和他们拼了。”

    “拼了。”

    人群在怒吼,在咆哮。

    ---------

    大家晚安。我先捉捉虫。今天10000字完成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