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仙在此 > 第四百二十一章 现在你总该信了吧
    擂台周围,一片死一般的寂静。

    林北辰的这一枪,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对着江自流捏了一个古怪的单手剑印。

    然后一声惊雷般的炸响。

    江自流的一条手臂,就化作血沫齑粉消失了。

    这到底是什么剑道战技?

    太可怕了。

    所有人都没有看明白。

    包括擂台下的朱碧石、丁三石这两位剑道大宗师级的强者。

    也完全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噗……”

    林北辰对着自己的手指,轻轻地吹了一口气。

    当然是在吹枪口。

    但落在其他人的眼中,就是吹食指。

    “对不起,我是卧……”

    擦,走错片场了。

    林北辰沉浸太深,差点儿说漏嘴。

    他连忙调转话题,道:“这一击,我已经是手下留情了,没有对准你的头……小江江,投降吧,你可以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将作为……呸,我的意思是,你最好不要自误。”

    咋回事?

    怎么拿到这手枪,中二之魂就暴不受控制地熊熊燃烧。

    总是情不自禁地走错片场呢?

    对面。

    江自流脸上的震惊,才逐渐消散。

    他看了一眼自己消失的左臂。

    竟是并未有多少难过之色。

    反而是对刚才那一击,颇为好奇的样子。

    “你是因为我右手握剑,不想废我,所以才击我的左臂吗?”

    他笑着问道。

    “呸。”

    林北辰冷哼道:“别自作多情了,老子只不过是因为第一次施展神技,打偏了。”

    江自流又笑笑,道:“刚才那一剑,叫什么名字?”

    他看着林北辰,竟能笑得出来。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

    因为都想要知道,刚才那一招的名字。

    林北辰想了想,道:“我刚才那一招,叫做……呃,惊雷吧。”

    虽然没有天塌地陷紫金锤,但枪声响亮,宛如惊雷。

    没毛病。

    “惊雷八?”

    江自流点点头:“好奇怪的名字,那一招其音如雷,石破天惊,惊雷二字,名副其实,八又作何解呢?”

    林北辰:???

    你他妈的怕是个脑残吧。

    这么明显的语气助词,都听不出来吗?

    “别特么的打不过了就强行卖萌。”

    林北辰抓狂道:“我不吃这一套。”

    江自流身形微微摇晃,额头一抹细密的汗珠,继续笑着道:“我想要知道,这样威力奇大的剑道战技,你还能发出几次呢?”

    林北辰面色变了变。

    他一下子就听明白了话中之意。

    “别闹,我再出手一次,你可就真的没命了。”

    林北辰很认真地道。

    江自流笑了笑,道:“之前,我没有趁着你剑碎重伤杀你,刚才你没有打我的头颅,我们扯平了,接下来,你不要留手,我也不会再留手,我们生死有命,各凭本事吧。”

    他右手握住墨剑。

    左肩的伤口已经止血。

    浑身剑气缭绕。

    气势较之之前,竟是丝毫不跌。

    “你这是找死啊。”

    林北辰的神色冰冷了起来。

    赌我的枪里没有子弹吗?

    那就……

    他的手掌,再度紧握【雪域之鹰】,注入玄气。

    只有他一个人能够看见的雪银色的枪身,古老繁奥的纹络再度闪烁银亮的光泽,一颗新的玄气子弹,正在枪膛之内,飞速地生成着。

    咻!

    江自流的身形再动。

    速度极快。

    虚空之中,留下了一道残影。

    然而——

    “如果你没有受伤的话,或许还有机会,但现在……”

    林北辰直接开启了【鹰燕双飞】身法的推衍杀招【终极时刻】,再辅以【偷香窃玉步】,精神力宛如雷达一般地铺开,间不容发地避开了江自流的第一剑。

    然后在江自流刺出第二剑的时候……

    嘭!

    林北辰扣动扳机。

    雪域之鹰再次喷吐银色火蛇。

    梅开二度。

    一道血雾弥漫。

    漆黑的墨剑,凌空激荡飞扬起来。

    江自流的身形,如遭重嗜,倒飞出去。

    他的右臂,也消失不见了。

    破碎的白衣染血。

    犹如一副在冬雪中绽放的腊梅图。

    他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痛苦之色,但却依旧倔强地强催玄气,在倒飞的过程中,身形划出一道弧线,张嘴咬住了坠落的墨剑剑柄……

    落地。

    站稳。

    如标枪般笔直。

    不动如山。

    滴答滴答。

    是血迹从断臂创口处滴落。

    眼眸燃烧亮色。

    战意犹在。

    林北辰的身形,也在【雪域之鹰】的后坐力作用之下,倒飞出去四五米。

    好在这一次,他有了经验。

    因此没有第一次打手枪时那么狼狈。

    落地稳稳。

    抬头看时,林北辰的面色变了变。

    感受到对面江自流身上,依旧燃烧着的战意,他的表情,一下子就变得愤怒了起来。

    一种难以遏制的愤怒。

    梅开二度,已经消耗了他三分之二的玄气精力。

    最多只能再开一枪了。

    “如果你着的想死,我就成全你。”

    他看着以口衔剑,一步一步缓缓逼近的江自流,怒道:“不要不识好歹,就凭你抓我朋友,滥杀无辜,逼我签生死状这一件事情,我就可以毫无心理负担地杀你一万次。”

    一抹暴怒杀机,在林北辰的脸上溢出。

    只要一想到,那几名死在海族废弃仓库中的城管队员,还有断臂的龚工,他心中的杀意,就已经忍不住在沸腾。

    如果不是因为江自流那张脸,和他始终温和的姿态,以及一种连林北辰自己都无法理解的感觉的话,令人无法生出杀心的话,他第一枪,就直接打头了。

    江自流的脚步,猛地一顿。

    他那张因为失血和疼痛而显得有点儿苍白的英俊脸上,突然露出一丝错愕和惊讶之色。

    这种错愕,甚至要比他看到自己的手臂被打为齑粉更甚。

    他轻轻一甩脑袋。

    锵!

    墨剑飞出,插在地上。

    “滥杀无辜?杀你朋友?”

    江自流皱了皱眉,道:“你不是弄错了什么,我并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林北辰呆了呆。

    不是这个狗东西?

    几乎是在一瞬间,他就相信了江自流的话。

    因为在这个时候,江自流并没有理由撒谎。

    而且江自流说过,他只对女人撒谎。

    自己又不是女人。

    那么……

    【阴阳书生】莫未眠和【烟视媚行】林眉音两个人,还有几名黑衣武士,到底是来自于什么地方呢?

    在这么一瞬间,林北辰突然觉得,那天套着红内裤狂奔的时候,自己好像是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

    而这时,擂台周围,却是轰然喧哗,人声鼎沸。

    因为两人对话中,暴露出来的信息,实在是太多太多了。

    尤其是林北辰那句‘抓我朋友,滥杀无辜’。

    一下子,宛如一道闪电,掠过了丁三石等人的脑海。

    也让他们明白了,为什么林北辰要不声不响地签订【生死状】。

    原来不是作死。

    而是真的被逼无奈。

    一念及此,丁三石等人心中,怒火腾地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

    “卑鄙。”

    丁三石看向朱碧石。

    朱碧石沉默着。

    而当擂台上,江自流的目光看过来时,朱碧石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摇了摇头。

    江自流收回了目光。

    在一片骂声中,他看向林北辰,道:“这件事情,不是我们做的,但我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林北辰突然就笑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想笑。

    发自内心的快乐。

    “呸,交代?你这狗东西,快滚下去吧,如果不赶紧止血疗伤的话,你整个人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林北辰骂道。

    江自流点点头,左脚在地上一顿,一股玄气之力爆发,将插在地面上的墨剑震飞起来,不偏不倚,正好落在了背后的剑匣中。

    “我输了。”

    江自流郑重地道:“我这条命,就是你的,等我给你交代之后,你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说完,双足发力,纵身跃下擂台。

    “老四……”

    朱碧石冲了上去。

    江自流对着朱碧石笑了笑。

    下一瞬间,他身形晃了晃,脸上一抹诡异的潮红之色,神智消散,然后软绵绵地倒了下去。

    “老四,你挺住。”

    朱碧石抱住江自流的残躯,一脸紧张,第一时间玄气内探,勘察状况,发现的确只是肉身损伤导致昏迷,而不是其他难以控制的原因,这才松了一口气。

    事情竟然会发展成这样?

    朱碧石感到不可思议。

    难以理解。

    他抬头看着擂台上,那青衫染血的少年,眼眸中掠过一抹杀意。

    这个纨绔的生命,本该在今天画上句号。

    老四会输,这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事情。

    现在,计划出现了纰漏。

    怎么弥补?

    咻!

    一道剑吟之声,贯彻天地。

    人群中,【流浪神剑】屈初晓的身影,宛如惊鸿,猛地拔起,腰间长剑出鞘,宛如一道破晓湮灭之光,直斩林北辰。

    没有了擂台护罩阵法保护的林北辰,在这一剑的突袭疾斩之下,仿佛是汪洋巨浪之中的一夜小舢板,眼看就要被吞噬。

    还沉浸在林北辰奇迹般地反败为胜喜悦中的丁三石、夜未央等人,反应过来时,已经迟了。

    援手已经是来不及。

    千钧一发之际——

    “够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从神殿远山的方向传来。

    叮!

    无形的神力涟漪荡漾,犹如光幕,守护在林北辰身前一米处。

    轰!

    屈初晓一剑斩在这光幕上,微微一顿,只觉得一股巨力排山倒海一般涌来,瞬间震得他半身发麻,整个人被震得倒飞落地。

    一口逆血,瞬间冲上喉头。

    他强压下去。

    惊骇之色,浮现屈初晓的面庞。

    “是谁在……”

    他张口欲喝。

    但话才出口——

    嘭!

    一道惊雷之响,炸响在擂台上空。

    同一时间,他的头颅,直接爆开,化作一蓬湿润血雾,弥散在空中。

    “呼……”

    擂台上,林北辰对着【雪域之鹰】的枪口,轻轻吹气。

    “我说过,我必杀你。”

    他看着缓缓倒下的屈初晓的无头尸体,道:“现在,你总该信了吧。”

    ---------

    不行,昨天太长,今天真的是萎了。

    先去休息,明天再长。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