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剑仙在此 > 第三卷、天骄争霸 第二百二十章 为了你妹?
    林北辰心情,十分的惆怅。

    早知道凌迟这么厉害,上次会面的时候,就表现的热情一点,牢牢抱住这条大腿。

    但谁能想到,凌家的长子,实力这么强呢?

    “大……呃,大侠,多谢这一次替我解围。”

    林北辰嬉皮笑脸地道。

    “大?”

    凌迟看着他,目光仿佛是两把尺子一样,上下衡量,道:“哪里大?”

    呃?

    林北辰一脸尴尬。

    不对啊。

    你这个人设,不应该开这么生硬的车啊。

    凌迟指了指对面的座位,道:“你是不是想叫大舅哥?”

    卧槽?

    林北辰顿时毛骨悚然。

    这人会读心术吗?

    “你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凌迟审视林北辰,道:“说你好色如命吧,我妹妹这样的绝色,倒贴你,你都不要,说你怕死吧,竟敢当众顶撞方振儒,臭骂白海琴,更与曹破天定下生死之约,作起死来拦都拦不住,说你贪财吧,你似乎对身边的管家不错,还给他买了剑,说你软弱吧,你可以一夜屠一城,说你自私自利吧,你为了一个客栈小二就单枪匹马去涉险,说你心狠手辣吧,你又没杀赵舞阳,除了山贼之外,你没有杀过人……”

    林北辰勃然变色,大声地道:“你调查我?”

    “是啊。”

    凌晨挑了挑眉毛,理所当然道:“我是在调查你,怎样?”

    “嘿嘿嘿,没关系没关系。”

    林北辰的声音立刻变得就像是被撸顺了猫的肥猫,赔笑:“随便调查,我林北是出了名的辰坐怀不乱真君子,诚实可爱小郎君,侠义无双大丈夫,英俊无敌美男子,身正不怕影子斜,不怕调查,嘿嘿!”

    凌迟眉毛淡淡地道:“坐怀不乱大丈夫?那每夜陪你沐浴的两个美婢倩倩和芊芊是怎么回事?我妹妹好像还不知道吧?”

    林北辰像是被踩到了尾巴的兔子一样,直接跳了起来,道:“你你你……这你都知道了?”

    凌迟不置可否。

    林北辰连忙道:“你听我解释,我们之间并无奸情,我们是清白的。”

    等等?

    我为什么要解释?

    凌迟眼中闪过一丝无奈之色,道:“我认为,你应该好好考虑一下我之前的提议。”

    “参军吗?”

    林北辰顿时头摇的像是拨浪鼓一样,道:“不去不去,怕死怕死。”

    凌迟道:“看来我上次说过的话,你没有仔细考虑过。”

    林北辰道:“我也想问呢,难道前线的战事很吃紧吗?”

    凌迟道:“本来不吃紧,你父亲战败之后,局势就变得非常不乐观了。”

    呃……

    又扯回来了。

    “那也没有关系。”

    林北辰想了想,嘿嘿道:“如果帝国真的覆灭了,我就扬帆出海。”

    “怕是等不到那个时候,你的麻烦就来了。”

    凌迟冷笑道:“你以为今天以方振儒的身份地位,为何要一次次地针对你,你不会真的以为,是你的卓绝天赋,引得他嫉妒了吧?”

    林北辰理所当然地道:“难道不是吗?”

    凌迟道:“这个玩笑,并不好笑。”

    林北辰只好谄谄地笑着,道:“莫非是我那失踪了的老爹或者是老姐,还有没擦干净的屁股,波及到我了?”

    “很粗鲁的比喻,但确实如此。”

    凌迟道:“我本来并不打算管你这些狗屁倒灶的事情,但后来听你要退出天骄争霸战,却出言阻止,你知道为什么吗?”

    林北辰道:“为了你妹?”

    凌迟沉默。

    “你知道我为什么叫凌迟这个名字吗?”

    他抬头盯着林北辰。

    “因为这样比较酷?”

    林北辰笑着,继续作死。

    凌迟语气平稳地道:“因为我六岁的时候,真的将一个人,割了一千八百刀,用最残忍最痛苦的手段,将他凌迟处死。”

    林北辰道:“那这个人肯定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凌迟没有理会他,道:“因为他得激怒了我,而到今天,被我亲手凌迟的人,没有一百,也有九十。”

    说道这里,他看着林北辰,道:“所以,你最好不要以为我真的很好说话,不好拿你的个性,挑战我的耐心,明白吗?”

    林北辰被凌迟的目光一刺,顿时感觉全身上下有无数柄锋利的小刀在切割一样,尤其是裆中一凉,立刻瑟瑟发抖地道:“是,大……大侠!”

    凌迟用手揉了揉自己眉心。

    这个动作巧妙地掩饰住了眼底闪过的一抹无奈。

    他在前线,杀戮无数,满手血腥,所过之处,不但是北极帝国的人,就连北海帝国的军士,都心惊胆战,被称之为【血手修罗】。

    在杀戮和战斗中一步一步走到今天,见到了太多的死亡和离别,他以为自己的心早就如一块铁一样,不会因为家人以外的其他人,而有丝毫的波动。

    但是眼前这个少年,让他产生了一种乏力感。

    这个奇葩,要不是……真想一巴掌拍死他。

    “林北辰,你记住,你当初之所以不死,是因为你是个白痴,是个脑残,是个纨绔,所以皇帝才放过你,战天侯的那些政敌,也懒得去追究你,但是现在,你表现出来的才华,却太过于惊人,如今皇帝陛下怎么想,没有知道,但你父亲昔日的政敌,却已经有些坐不住了。”

    凌迟看着林北辰。

    林北辰连连点头。

    凌迟继续说道:“如今,你已经露出了锋芒,想要再隐藏回去,没有任何可能,所以,那就再往前一步,拿到天骄争霸赛的城际冠军,便有了自保的资格,这项赛事的任何一地冠军,都受最高法律的保护,除了皇帝陛下之外,没有人可以随意处置,所以,你想要好好活下去,就不能退出天骄争霸赛,明白了吗?”

    林北辰想了想,道:“明白了。”

    实则心里不当回事。

    大不了往海老人的面前一跪,跟随他出海,加入海族,又有何妨?

    但他也知道,凌迟这是为了自己好。

    这份人情,必须得认。

    他林北辰虽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但向来都是有仇报仇,有恩报恩,不是那种把别人的好心当成是驴肝肺的无耻蠢货小人。

    何况,已经和曹破天立下了赌约,退路已经被堵死了。

    如果他言而无信,败了人设,到时候,海老人怕是第一个要剁了他喂鱼。

    “那你现在,有几分把握?”

    凌迟问道。

    “如果我没有把握的话,”林北辰眼睛一亮:“你要传授我绝世神功吗?瞬间打败白海琴的那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