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历史小说 > 帝宠商妃 > 第642章宫主下落,灰貂祭(一)
    秦纾宫镇守者,为兵燹。见秦一琯、稽天涯及沧海遗珠后,双眼大睁。

    前段时间收到消息,二公子前往殊途同归;月族的珍珠,冰封在魔屿境。

    睿山脚下的秦州都不知,月三蓉几时从玄关岛走出来的呢?

    数人回归,简单的交代了,兵燹正常过来,不可操之过急,让荒芜发现端倪。

    他们有心要保君义奥的底,以夏长青行方便之事,尽量将不必要的祸害归于角落。

    罪神的元神,回归秦一琯身,此事为重点。

    君义奥执箫,伴君箫上山海之元,与山海池里外相乘。

    华光璀璨交错,形成时间煮雨;点滴岁月轮回,荒芜渐消弥踪。

    因为罪者的元神很特殊,更留在伴君箫内。

    若无傲帝存在,这缕元神会散去;毕竟同骷台的罪者,回归是佼幸。

    无当年的,墨炫闯是非道,被中原之东的荒山拦下。

    月三蓉以伴君箫加持,使秦一琯、罪者产生共鸣,任谁也救不回罪神。

    时光消逝,罪者与荒山的荒芜相伴,成为过往恩怨下的一缕丝烟。

    荒山消耗十万年;月三蓉冰封上万年时光。偶尔处理中原棘手的事,成透明的影子。

    这缕元神,接收山海之元逐渐的凝实,彻底被傲帝气运补充完毕。回归本尊好生休养。

    继续让秦一琯扮猪吃老虎;夏长青的身份,不被揭露。

    傲帝不揪出,荒芜之主的分身,罪者纵使回归了本尊,亦不会现世。

    “好了”罪神秦一琯折扇轻摇,本尊与元神合而为一,上万年的分分合合,付出的辛酸终有回报道:“君兄月姑娘,封灵袋之事交给你们了,我与稽兄连夜往殊途同归吧。”

    君义奥点头,窝着美人问:“中原之西发生何事,缘何你们与宁雨都往那去了?”

    “详情如此”秦一琯折扇轻摇间,诸多的事儿从口中,吐豆子般倒出。

    秋季北境荒原外围,发起了场惊天的巨暴。起初并未惊动武林,更没有引起他们的注意。

    沧桑楼掌管中原武林大小事,苍龙、玄武及军师,都在那儿坐镇,但凡中原任何的风吹草动,会往月族汇报。北境的异动,紫宁雨接手的,当时就任许晚晴、金临潼前往。

    黜鳞宫的二世主大逆不道,朱白涉做宫主时,已经逐渐的除去。

    他们在中原无立足之地,跑去了西部殊途同归。

    其中就有尤图雄、陈垢武、稽天峻等。

    北境荒芜的乱,与他们有点儿关系;不学无术,可浑身为黑恶之气的老祖宗呢?

    能活下来,又哪里少得了,与坟尸等异类打交道?

    潜在的威胁,消逝的时光,中原、西部隐而未暴发;以北境的那场巨暴引起了。正道间接的与尤图雄等人为敌。许晚晴、金临潼去处理不过来。

    并且被他们扣下来;才会劳动秦一琯、紫宁雨走一趟。

    可他们去后,追查下去,才发现,殊途同归竟有,上万年前,早已死亡多时的,埋于地底的客归心,被尤图雄等人成功的练成坟尸。不得已再向中原请援。

    正当要一举把他们都除去;石窟的异动发生了,他与稽天涯只能先回归。

    君义奥、月三蓉凛冬季才醒来的,对中原诸事讶异道:“秋季北境外围的巨暴?”

    唉,秦一琯长叹声回答:“正为尤图雄等二世主,将客归心练成坟尸且等级太高形成的。”

    月三蓉担忧道:“黜鳞宫的二世主还有谁?”

    与君义奥相对,两都认为那群二世主,还留在中原之东,黜鳞朱族当差呢?

    世道变化了许多,需要适应的更加数不胜数啊。

    “蓉蓉怎么会问这个?”稽天涯跳起来道:“除隗呼啸及武功高强又废了的顾赎外。其他的都被朱白涉赶出来了。他们的太血腥了。”

    秦一琯从旁接道:“也为大哥失踪前后的事;万年前族斗手段凶残,朱公子念旧,勉强留下他们,未料狼子野心所图非小,唉”

    朱川流从旁多了句嘴:“小叔叔仁慈,才没除兄弟的性命,不想形成了中原之西的乱。”

    君义奥瞥眼过去问:“你叔现在哪里?”

    朱川流不解:“疯子,我为什么要回答你的问题?”

    月三蓉问:“朱公子在哪?”

    朱川流答:“我出来时许是在闭关,数月后为黜鳞宫的朝暮会,挽商君等人会参加。”

    君义奥拳头痒,为什么个个都卖万年寒冰的面子?外甥狗也有向着闷葫芦?

    呵呵,稽天涯乐了:“秦兄,这是不是叫现世报啊?”

    秦一琯摇折扇:“君兄月姑娘,中原查荒芜老底就交给你们了,我们先离开”

    未说完,纪小草满身的风尘,从外被兵燹引进来,见到他们数个,中原正道的主心骨。坚强的她忍不住泪眼直流,数日来过的太苦了,殊途同归已经乱了套啊。

    更主要的原因是,妖族重新避开了玄关岛,打通了通道呢?

    紫宁雨、游茨、陈偈非苍龙境主,更没有同骷天的法则加身,哪里能解决此事?

    她将诸事相告给,秦纾宫的诸人听,使宽阔的大殿,短暂的沉默了。

    数刻后,朱川流的反应不慢:“小草姑娘有什么慢说,殊途同归的二世主能打通妖族的通道?”

    纪小草辛酸:“晚晴由于尤图雄的中意,拥有高超的修为,没有逃过生死道消的局面。”

    “你说什么?”秦一琯、稽天涯异口同声:“晚晴姑娘死了?”

    纪小草点头:“她被扼杀,我们来不及救命。临潼报仇;晚晴与他一起前往殊途同时,我等丹心城逮归心时,他一人冲去,被尤图雄以非人力练成坟尸。”

    她边说边泪眼直流,只好祈求:“稽二公子,你有伴君箫,请一定要让归心好起来,他是受到黑恶之气的波折,才会成为变异的坟尸及听从,二世主的命令大开封印的”

    稽天涯都感觉乱套了,安慰道:“小草冷静,你先休息半刻,让我们商议出个结果行么?”

    她摇头:“让我留在此地吧,我不愿归心死后还成为邪徒啊。”

    稽天涯为难望旁边:“君兄?”

    君义奥自纪小草进入时,眉头紧锁,戴着青铜面具,向他眺了眼。

    传达:纪小草赶来,灵识有一道荒芜之息。

    稽天涯心照不宣,毛发倒竖,对殊途同归的局势,又一回心惊且难以遇测。

    莫非荒芜当真就在那群二世主里头?否则,怎会对中原的行动洞若观火?

    “夏兄”稽天涯立刻改口:“觉得意下如何?”

    秦一琯是军师,拔出头毛来都为空的,对当前的局势,有了盘算:“我坚持已见,月姑娘连我等是谁都不认识,稽兄,我们先行往殊途同归,夏公子月姑娘不如留在秦纾宫?”

    月三蓉并未语,与他们保持冰冷的距离,连正眼都未瞧,只是窝在胸膛做小猫。

    君义奥更是秉承,夏长青疯子的行为,即清醒、又糊涂,还有股与天一怼的狂傲。

    听了他们的话,满是傲气雄风说:“哈哈,不就是荒芜吗,我可没怕一块去吧。”

    “疯子”朱川流知晓他为君义奥,心肠已经偏了:“妖族的隐忧,就让你蠢蠢欲动了,还真是没见过世面;我们在乎那儿做什么,稽二公子与秦二公子会应对不了,拆东墙补西墙。”

    高傲的眼神,带上小金猪独有的轻佻,更是个海葵,谁都不能惹的。

    骂醒了君义奥要对上妖族的劲儿,不让这个节骨眼上,乱去步调,停止找荒芜之主。

    他的话一出,让纪小草回过了神,望向月三蓉疑惑道:“月姑娘不是在魔屿境,为何?”

    咳咳,秦一琯和稀泥道:“她不知过往,只与夏公子亲近,许是冰封未全解,因此会出现记忆的缺陷,我们先以正事为要。夏公子,朱小公子所言有理,你们不如留在秦州?”

    君义奥挑眉,微点头不再往前冲;荒芜的招来了啊,这么快就忍不住要动手了么?

    妖界始终是个隐忧,罢了,还有得磨,殊途同归交手吧,让稽天涯、秦一琯处理。

    荒芜的元神又如从前,隐藏在暗中搞破坏了,呵呵,要揪出他来,就先让他乱吧。

    错踪复杂、虚元飘渺的先机,又岂是中原搅动,妖界风雨的荒芜能料得到的?

    鹿死谁手,还在未定之天。

    纪小草不觉,已经被荒芜控制,若有似无的意识,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问:“他是夏公子?”

    稽天涯暗自挑眉,笑的颇咬牙:“分明是疯子,还敢勾走蓉蓉,我必要让他好看。”

    秦一琯蒙浑插科:“你不怕月寒术了?说起来简单做起来难啊。”

    纪小草不应该:“月姑娘就算记忆不全,缘何会与他亲近,莫非他为君无悔?”

    脱口而出的话,似有意而为,又如寻常不过。

    众人知她已坏了心肠,会先安抚过来:“小草姑娘,我也觉得他是。”

    秦一琯立刻道:“我也觉得,只他会有那么多的花花肠子。”

    朱川流更是个滑溜的:“他若是君无悔,我必要杀了他为我爹娘报仇,哼。”

    纪小草这才觉得反常,没道理啊?似上前,又带困惑道:“月姑娘,我是小草”

    某呆瓜扒在君义奥的胸膛,觉得她很吵,一记月寒术使过去,顿让她冰封在当场。

    稽天涯等人不停的耸动双肩。

    带青铜面具的君义奥乐的开怀道:“商蓉,她是你大嫂的亲侍呢?”

    “吵”某寒冰瞥眼,不带任何的情义。

    君义奥消磨道:“还真大冰块儿,呵呵,我喜欢。”拾起酒大口灌下去。

    纪小草脱开月寒冰封,没再惹双人,眼里即有疑惑,又带不解,不敢下定论。

    稽天涯乐过了阵,才道:“小草姑娘,我们先往殊途同归吧。秦兄走吧那里要紧。”

    她还想劝人同往,微张了嘴:“月姑娘与夏公子……”想起要事向两问:“对了,你们急着赶回中原,发生了何事么?”

    秦一琯暗叹,还真是水牛皮,够韧的:“月姑娘与疯子就让他们去吧。秦州的地界出现了荒芜之气,打乱了本公子的气运,我与稽兄不得已,亲自回归。”

    “与夏公子有关?”她跟着往外去时问:“严重么?”

    稽天涯从旁道:“小草姑娘,那为秦兄的事儿,我们不急,先赶路吧。”

    “哦,也对。”她说完与稽天涯、秦一琯并行去了中原之西。

    君义奥目送他们走,亦起身:“封灵袋有反应么?”

    月三蓉运转灵元,轻嗯声。

    离开秦纾宫,朱川流从后跟上:“等等我,你们去哪儿啊,为什么又把我丢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