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游戏竞技 > 横推十万界 > 156、罪业融合
    雅典娜一声娇喝,凝集着她二分之一神力的胜利长矛顿时被掷了出去,那可骇的功力好像可以撕破天际,就连皇峥和沙条爱歌都觉得到了威逼,然后重重的撞在那神盾之上。

    神力入侵,电光雷鸣,霎光阴,神盾发现了一丝裂痕。

    “你不会胜利的……你们都不会胜利的!”宙斯像是谩骂一样嘶声大叫着,眼中涌现出狂意,不晓得是被气的或是电的,断然化成白色的头发根根倒竖,然后在胜利长矛与神盾消失的刹时,一股更为壮大的功力从他体内爆发而出。

    罪业!

    这一刻,皇峥清晰的觉得到了罪业的存在。

    “既然你们倒戈我,抵抗我,那就都去死吧!”宙斯狂笑着,带着可骇的功力直冲而出,没有那股雷电的功力,他的双手已经被染黑,眼神也带着一股邪意,以极快的速率攻向雅典娜。

    皇峥清晰了,罪业连续都跟着宙斯,但宙斯并没有选定与其融合,大约他也晓得这股功力是利害共存的,于是将其压抑在最深层的地方,大约便是相似于影之国和现界如此的关系,是以,皇峥无法在宙斯身上感知到罪业的存在。

    但眼下,宙斯羁縻人心,为了剿除乱党,他已经完全豁出去了。

    大约说,宙斯已经被逼到了绝境!

    没有比这更好的时机了,战!

    霎光阴,现场五人几乎是在同一光阴脱手,五名狂级强人。

    轰!

    宙斯的速率或是快,他先一步冲到了雅典娜的眼前,但雅典娜好像早有预防,早就取盾在手,而宙斯的这一拳也正好轰在雅典娜的盾牌上,可骇的功力走漏而出,空间一片片的碎开……如果是正常状况的雅典娜,即使正面蒙受这一击也不会有多大影响,但她方才落空二分之一的神力,就算有护盾防身,整单方面也吐着血被轰飞出去。

    雅典娜满脸痛苦之色,但她或是咬着银牙,强压着伤势说:“现在是杀他的最好时机,绝对不会错过,若是让他与那股功力完全融合,咱们将再没有时机!”

    “让我来!”

    皇峥冲得不是最快的,沙条爱歌还要在他前方,但他晓得以爱歌的功力是不会抗衡罪业的,这种与他胶葛了两辈子的功力,惟有他这种专家能力对于。

    跟着这一声大叫,皇峥超过了沙条爱歌,单刀交叉着火焰与雷电,没有任何的留存,朝着宙斯尽力斩下,那一刹时的热度,好像连天际都可以燃烧。

    “啊!这是什么?!”

    宙斯能觉得到皇峥的功力对自己的威逼,他不敢硬接,但又不会不接,两股功力互相碰撞,皇峥倒飞而出,宙斯也蹬蹬蹬的退了数步。

    “杀了你!”

    眼见皇峥嘴角溢着血飞出,沙条爱歌瞪圆了眼睛,狂怒之下,一只无形大手从地底生起,牢牢抓着宙斯的身子,然后空中又降下一只大手,拍在宙斯的脑壳上。

    砰!

    猛烈的冲击声,好像有什么东西碎掉了,是宙斯的铠甲。

    但紧接着,一股黑色的能量沿着两只巨手飞来,只是沾到,沙条爱歌就一声惨叫,摔在了地上,两只巨手也为之消失。

    半空中,宙斯已经显得无比狼狈,但他的气焰却更增强盛。

    这时,一左一右两道人影飞至,便是海格力斯和布伦希尔德。

    凝集着奥丁全部伶俐的永恒之枪,以及其上刻印着卢恩符文,这时候的布伦希尔德,就算硬怼正常状况的宙斯,都有一战之力。而海格力斯虽然回归了明智,但狂化状况并未排除,值此之际,他非但没有收回那股让他短命的功力,反而进一步催动着性命能量,不断放出着体内的潜能。

    两个将功力发扬到极限的狂级强人,不顾一切的攻向宙斯,这一刻,就连天际都昏暗了下来。

    “啊啊啊啊啊!”

    但,融合了罪业的宙斯不避不闪,双手摆布打弓,一手托着石棒,一手握着枪尖,硬生生接住了两人的攻打,然后黑如深渊的双手向下一甩,两人顿时被他重重的甩向大地。

    “没用的,就算你们有五人,但在如此的功力眼前没有任何用途……”半空中,宙斯一脸狰狞,“既然你们倒戈我,那麽,一切都去死吧!”

    宙斯身躯一震,无数道金光朝着下方射来,每一道金光都有着箭的形状,的确像是万万箭齐发,整个主神殿广场没有半点可以躲避的地方。

    雅典娜表情一变,大呼道:“当心,这是厄洛斯的能力!”

    几乎是在说话的同时,雅典娜向前一纵,抓着朝自己飞来的海格力斯,将他的身子往大地按去,然后竖起手中护盾,挡在两人身前。

    皇峥听得出来,雅典娜口中的厄洛斯不是阿佛洛狄忒的儿子,而是原始神厄洛斯!

    就算是皇峥也不敢马虎,赶快给自己上了九层火焰护盾,而沙条爱歌也在同一光阴展开本源之盾,惟有布伦希尔德比较惨,她所在的位置既没有人能帮她,她自己也由于宙斯的攻打而认识有些含糊,虽然实时的展开了护盾,但无数道光箭或是穿透了护盾,射入她的体内。

    但事实上,不但布伦希尔德,就连皇峥和火焰护盾和沙条爱歌的本源之盾,也没能挡住宙斯的光箭……这些光箭就像阳光一样刺入两人的体内。

    惟有雅典娜的盾起到了用途,光箭无法穿透的本色物体的盾,保住了雅典娜和海格力斯不受光箭的侵蚀。

    “哈哈哈哈,你们这些废料!”半空中,宙斯自满的狂笑,“这是厄洛斯的爱-欲之力,也是谩骂,但凡被此箭命中的异性,就会互相爱上对方,并且固执的想要杀死对方……你们三个已经完了!”

    皇峥一听不由心中一惊,赶快望向不远处的沙条爱歌,“你想杀死我吗?”

    爱歌摇头,“完全没有。”

    “嗯,我也没有,看来这谩骂对咱们不起用途。”

    皇峥的性命位阶在这世高等于创世神,更况且他还不懂爱,厄洛斯的谩骂对他毫无影响,而沙条爱歌也是同理,作为本源之下的存在,戋戋谩骂。

    两人的状况即使是宙斯也一脸懵逼,完全没有想到原始神的能力会不起用途,原来还以为至少会对雅典娜和海格力斯见效的,但又偏巧被挡住了……宙斯心中狂怒,正欲爆发,倏地又笑了。

    “哈哈,这不是起用途了吗!”

    就在宙斯说话之际,不远处,布伦希尔德已是持枪朝着皇峥杀来。

    原来一脸沉着冷静的女武神,现在就像是堕入恋爱的花痴一样,脸上带着潮红,以迷离痴情的目光望着皇峥,嘴中吐出填塞磁性的声音。

    环境大势所趋,就连皇峥都没有想到。

    历来日的圣杯战斗回归看,皇峥晓得自己大约大约和布伦希尔德有一腿,但在以前的开展中却完全看不出这种迹象,布伦希尔德齐心为北欧,在宙斯身边当了个二五仔,她自己也是那种清丽高冷的女武神,和自己完全没有战斗外的过量交集。

    而现在,皇峥晓得了,这特么都是宙斯搞的事!

    但这种事情,就算是他,也是冲破头都想不到的啊!

    以布伦希尔德的功力,皇峥也没有藐视的事理,当那枪尖刺过来的刹时,他就立马展开了天涯。

    “啊~~”

    布伦希尔德一声娇哼,以痴迷的眼神看着他,然后那蛇矛干脆刺穿位面,连人带枪一举杀进了天涯,杀到皇峥面前。

    布伦希尔德不是什么空间大手子,也没有狂中的功力,但她手中的永恒之枪却不一样,作为奥丁大神的专属武器,这把永恒之枪可说是整个北欧最高等的武器,其上还凝集了奥丁平生的血汗——卢恩符文,若是连天涯这种低级位面都穿不破,那也太丢人了。

    “妈的宙斯!”

    皇峥内心骂着宙斯,但看那近在面前的枪尖,或是一刀砍了过去。

    然后,枪尖处爆发出一种新鲜的功力,扰乱着空间,使得破刀干脆隔着枪尖滑过,完全无法与永恒之枪接触。

    卢恩符文有这种操纵?!

    皇峥啧了一声,赶快退后。

    事情变得辣手起来了,他虽然同时学了卢恩符文和灵魂魔法,但在有后者的环境下,让他对卢恩符文的学习并没有那麽上方,虽然对于大部分北欧诸神应该是够了,但在奥丁这种起源者眼前,鲜明有些稚嫩,至少在短光阴内是无法破除这种空间搅扰的。

    唯一的方法便是……干脆杀了布伦希尔德!

    如果在布伦希尔德背刺宙斯以前,皇峥会毫不迟疑,就像对于梁山那帮人一样,杀了布伦希尔德,但……

    哧啦!

    就在皇峥踌躇间,破坏的天涯遭到了更大的毁坏,沙条爱歌干脆撕裂空间闯了进入……这位但真正用途上的空间大手子!

    罪业的凶险虽然让沙条爱歌略微受创,但这种品级的罪业终于没有那麽大的熏染力,恢复过来以后,她就听到了布伦希尔德的那句话,然后毫不迟疑的杀了进入。

    “去死吧,狐狸精!”

    即使是在如此节拍的战斗之中,沙条爱歌或是把恋爱摆在第一位,一脱手就以最强的功力打向布伦希尔德,后者晓得她的厉害,蛇矛一摆,掠过沙条爱歌的攻打,继续追杀皇峥。

    不得不说,宙斯这一招虽然没有完全崩溃仇敌,但所带来的影响仍然足以让胜负逆转,这一下算是干脆把皇峥、沙条爱歌和布伦希尔德抛出了战场,只剩下一半神力的雅典娜和海格力斯,如何大约挡得住融合罪业的宙斯。

    “爱歌!”

    皇峥看到在宙斯的攻打下,已经间不容发的雅典娜和宙斯,赶快再度展开天涯,同时拉着沙条爱歌后退……虽然天涯挡不住布伦希尔德,但或是能拖一下光阴的。

    “saber,你别拉着我,我要去杀了狐狸精……她一会打宙斯,一会打咱们,倒戈来倒戈去的,这种二五仔留不得!”沙条爱歌这会倒是伶俐了,站在大义的制高点,怒斥布伦希尔德。

    但皇峥哪会不晓得她着实的想法,说:“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她被厄洛斯的功力谩骂了,怪不得她。总之,你去帮助雅典娜和海格力斯,我来办理她。”

    “但……”

    “没有但,那两人快撑不住了!”

    “好吧。”

    皇峥语气的刚强终于或是让沙条爱歌摒弃了灭杀狐狸精的念头,回身冲出天涯,作为宣泄,几只巨大的手掌重重朝着宙斯拍落。

    轰!轰!轰……

    你是雷霆震动的声音,让宙斯不得不去面临,心中愤怒不已,如果再有一点光阴,他至少能杀掉一个!

    “去死吧!你们几个蝼蚁!”

    咆哮声中,罪业的功力不断放出,那本色的黑色能量像波浪普通以扇形涌开,沙条爱歌吃过一次亏,当然不会再中招,干脆空间跳跃,让那功力抓不到自己,雅典娜持盾在手,牵强也能抵挡。

    唯一比较艰苦的便是海格力斯,他的功力在如此的战场大约是最弱的,自己也是靠性命催发带来的功力,也不敷巩固,但他好像已经将生死置之不睬,完全不顾那黑色能量给自己带来的剧痛和凶险,坚挺的石棒或是一次又一次的向着宙斯砸去。

    石破惊天!

    即使是宙斯也不敢无视他的攻打。

    四人之间的战斗处于刹时的平衡,但谁都晓得,这种平衡连结不了多久,海格力斯的性命是有限的,宙斯与罪业的融合也在持续上涨……

    而另一边,布伦希尔德杀意正浓!

    原始神的谩骂,就算是神也无法脱节,并且或是相关爱-欲的能力,自古以来,这种性子的谩骂便是最难破除的,这也是为什么身为主神的阿波罗,会在小厄洛斯手上吃亏的原因。

    如果说这世上有什么功力可以破除这种谩骂,大约也唯有本源与火种了吧?

    本源不必考虑,沙条爱歌的品级还不敷,并且她所持续的也是来日的本源,在这里,她的功力并不完全,至于火种……

    唰!

    皇峥一剑斩下,漫天的火焰向着四面八方疏散,但跟着布伦希尔德蛇矛一甩,符文的功力干脆将这些火焰一切驱散,连让皇峥测试的时机都没有。

    “啊啊~~为什么会有如此炽热的恋爱……”原来清凉的女武神,现在已经完全导致了一个沉醉在恋爱中的痴女,以无比火热的目光注视着皇峥,而在这目光之中有着强烈的杀意,“我是如此的爱你,但为什么,却想让你带着这份爱意一起死去……啊啊~为什么会如此呢?”

    轰!

    永恒之枪刺出,再一次洞穿了皇峥的天涯,就连皇峥脚下的这片空间都变得不再巩固,使他迅速的抽身撤退。

    “喂喂喂,你现在还能说人话吗?”

    布伦希尔德紧随其上,“虽然不晓得为什么,但听到你的声音,我就觉得到体内涌出无限的功力,啊啊~~”

    妈的,那老子不说话了!

    皇峥闭上了嘴巴,下认识看向另一处战场,发现爱歌三人已经逐渐落入下风,晓得已经没有多少光阴能给他铺张,当即唤出黄金剑阵,以无数的黄金剑拖住了布伦希尔德的脚步,同时震颤着火翼,将自己的速率晋升到极致。

    哗啦!

    稍纵即逝之间,皇峥双手掐住了布伦希尔德的双臂,将她扑倒在地。

    “啊!”

    布伦希尔德一声娇哼,双臂上传来巨大的压力让她无法再用永恒之枪,但却是本能的屈起膝盖,狠狠顶在皇峥的小腹上。

    以狂级强人的功力,即使一个小小的失误也能带来致命的打击,虽然临时压抑了布伦希尔德,但与此同时,皇峥的双手也算是被约束住了,如此近距离的攻打让他完全无法避开,只能在蒙受的同时让双手干脆放出火焰。

    霎光阴,两人的身上已经包裹着炽热的火焰,就像是被FFF团处刑的男女。

    火种入侵,布伦希尔德当即发出惨叫,而她的眼神也在那一刹时变得清明。

    有效!

    皇峥心中一动,可合法这么想着的时候,后者的眼神又再度恢复到痴迷的状况,然后在两种状况间不断的循环,好像处于激烈的战斗,而如此环境,也给布伦希尔德带来了巨大的痛苦。

    “请……”

    也不晓得过了多久,布伦希尔德的嘴角倏地流出些许血渍,这是她自己咬破了舌头,而她眼中的清明也在这一刹时临时驻留了。

    “……请,杀了我……”

    布伦希尔德牢牢皱着眉头,带着极端痛苦的表情,像是用上一切的功力,才说出如此一句话。

    杀了她,其实皇峥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方法,但以布伦希尔德的功力,就算真要杀她,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做到的。

    “你,确认吗?”

    布伦希尔德的身子猛烈颤抖着,像是在压抑某种情绪的暴走,“我是……瓦尔基里的……女武神,自己便是……不会领有情绪……的存在,这种谩骂会对我……以更增强烈极其……就算是你的功力……也不会,于是……趁我现在……还能控制住自己,请杀了我吧。”

    喀!

    布伦希尔德的十指深深掐进坚挺的石板,脸上露出凄然的笑容,“这不是为了北欧……也不是为了你们,而是我……我有望能以自己的意志……死去,而不是受谩骂的影响……就算始终无法脱节……这个谩骂,但至少……在最后的刹时,我……或是我自己,拜托你了!”

    皇峥闭上了眼睛。

    三秒后,他的眼睛再度展开。

    “我清晰了。”

    “谢谢……”布伦希尔德露出摆脱般的笑容,“虽然这份情绪是假的……但,我会始终记住……这一刻,谢谢。”

    布伦希尔德已经没有多少光阴了,皇峥很清楚,乃至比她自己更清楚,现在的布伦希尔德之所以可以控制那股狂涌的爱意与杀意,完皆她自己的意志力加上火种的关系,但谩骂并不是不变的,布伦希尔德抵抗的念头越强烈,谩骂的功力也就更强。

    至少,以皇峥目前的火种,没有完全破除这个谩骂的大约。

    殒命,别无他法。

    这亦是布伦希尔德自己的意志!

    霎光阴,火焰燎原,当皇峥站起之际,纯真以火种凝集出来的芒刃完全斩入了布伦希尔德的身子,灼烧着她的肉身、精力乃至灵魂。

    猛烈的痛苦换来了布伦希尔德复苏的认识,以及控制自己身子的能力,因而,带着那熊熊燃烧的火焰,布伦希尔德从地上站了起来。

    皇峥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一路走好。”

    布伦希尔德对他回以浅笑,就像是性命最后的改革,这个原来不应该存有情绪的女武神,现在断然绽开出身掷中最火热的热心……不是由于谩骂,而是自己。

    “谢谢你应允我率性的希望,作为报答,就让我再出一份最后的功力吧。”

    紧握动手中的永恒之枪,布伦希尔德回身,面向宙斯。

    “啊,巨大的神王奥丁,我是您的女儿,亦是瓦尔基里最壮大的战士,现在,我就要用您那最壮大的功力,以我仅存的性命作为献祭……永恒之枪啊,卢恩符文啊,请你们化为芒刃,贯串我的仇敌吧!”

    话音落下,布伦希尔德与永恒之枪好像融为了一体,无数的符文在她周身跳动,化为一丝丝肉眼可见的功力,然后在那好像可以点燃世界的火焰之下,向着天际……冲飞!

    “啊啊!!你这贱人!!!”

    目睹这一幕的宙斯露出气急废弛之色,那是带着北欧最高端的武器和秘术,那是足以威逼到他的功力,又经过布伦希尔德性命的祭献,威力进一步提升,就算是他,一旦被此枪刺中,结果也不堪假想……尤其或是在他与罪业融合的阶段。

    直到那熊熊燃烧的蛇矛射来,宙斯冒死的甩开了沙条爱歌三人的攻打,想要躲开布伦希尔德的攻打,但,他忘了一件事……永恒之枪,又名冈格尼尔,是必中之枪!!

    这是超过了因果律,超过了光阴与空间,蛇矛掷出就必然会命的必杀一击!

    这也是带着布伦希尔德意志的毁灭性攻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