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遥看南山雪 > 第三十五章 梦醒人散
    “滚!”元晔挥开她的手,冷冷道:“你既然能将我救回来,为什么不救我师父,为什么?”

    “我……”

    “你走吧,往后,我再也不想见你,若再见到你,我必会让你死在我的法杖之下。”

    元晔盯着青璃,眸中再也不见一丝情谊,那些没有说出口的爱意,自此之后,烟消云散,他们之间隔着的,是杀师之仇。

    青璃苍白着一张脸,眼前的元晔性情大变,看她的神情满是狠戾,他终究再也不是初见时将她抱在怀里的少年了。

    “好,我走。”

    青璃低下头,风扬起她的裙角,她的身体单薄得厉害,转过身,走出山洞,青鸾再也支持不住跪倒在地,手撑在冰凉的雪地里,她的心痛得厉害,一颗不完整的心,怎么能承受她这样大的伤悲,她紧紧捂住胸口,晕倒在漫天大雪里,就像第一次见到元晔那天一样,她倒在雪堆里,只是,这一次,再也没有那个像阳光一样的少年出现在她身边,将她抱进温暖的怀里。

    元晔看着青璃落寞的身影走出山洞,他不是不难过,只是心里的恨意蔓延过四肢百骸,他发誓,定要灭尽天下妖类,以报师父在天之灵。

    坐在床上,他的心猛地痛起来,像是有一双手,紧紧攥住了他的心脏,呼吸都似要停止般,元晔捂住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

    ……

    “元晔法师,你现在可知道你的心为何时而疼痛难忍了吗?”

    乐瑶的声音遥远得似从天际飘来,飘进紧闭着眼陷入回忆的元晔法师耳朵里。

    他终于想起来了,那些青璃所说的过往,那些朦胧的爱意,那些深入骨髓的恨意,原来,都是被他自己刻意忘记,他承受不了太沉重的回忆,于是选择将它们尘封,尘封在心底,若不是今日乐瑶提醒了他,他当真要将这段过往永久封印了。

    元晔抬起头看向乐瑶身后的青璃,一眼千年,原来他竟已经离开青璃如此之久,原来他们之间当真有有过一段过往。

    “你的身体里,装着的是青璃的半颗心。”乐瑶缓步走到元晔身前,抬眸看向他。

    “当年你问她,为何救了你却不能救出你师父,因为那个傻子给了你半颗心,狐族的七窍玲珑心,的确有起死回生之效,她忍痛赶去将你救回时,你的心已经被剜走了,是她生生将自己的心剖出一半装到了你的胸腔,你问她为何不救你师父?”

    乐瑶紧紧盯着元晔的眼睛,语气寒凉。

    “她也是血肉之躯,也有心,也会痛,给了半颗心救你,犹如丢了她半条命,欠你的,她终归也还你了。”

    “欠我的,她还得清吗?”元晔看回乐瑶,握法杖的右手,指节泛白。

    “我师父惨死在狐族手上,这笔债,她永远也还不完,妖就是妖,不配存在这世间。”

    如今的元晔,与当年的灵智禅师已然如出一辙,他恨她,恨所有狐族,恨所有妖族。

    “你师父惨死,你已灭了狐族三百多条性命,还需要多少妖为他陪葬?”

    “我曾起誓,杀尽天下妖类,我知如今天界下了命令,即便是妖,若无伤人性命,也不得滥杀,但是姑娘身后那个狐妖,她身负这么多条人命,难道不该杀吗?”

    他一口一个狐妖,再也不似以前那般柔声唤她青璃,过往种种只怕都成了扎在他心上的刺,他想将这颗刺拔去,就必定想亲手除了青璃,眼前的元晔,即便有着青璃的半颗心,也早已心硬似铁。

    “我先前竟是高看你了,你为着一己私利,要置青璃于死地,便如此不问青红皂白,随意定罪,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乐瑶摇头叹息,为何自己一个引灵使,不去抓鬼,成日里尽做这些吃亏不讨好的事,现今抓不抓得到凶手还两说,即便抓到了,官府又能给她什么好处,若不是为着青璃,她还真不想趟这趟浑水。

    “你们看,宝玩阁的店主为那个妖精开脱了。”

    围观的人群开始发出议论声,众人不明就里,只是看到先前青璃拥着那头雪狼,便断定青璃是妖精,世人向来对妖带了很重的偏见,此时看到乐瑶为青璃开脱,便都自私下里窃窃私语,皆言乐瑶来历不清,怕不也是妖精变的吧。

    ……

    “宁南,这就回去了吗?”

    苏暮好不容易挤进了围观的人群中,正听得别人谈论最近的杀人剖心案如何残忍,才一转头,便发现宁南竟连招呼都没打,便头也不回的离去了。

    见此,苏暮也只得拨开人群去追宁南。

    “宁南大夫这般急着要走,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吧?”

    是乐瑶的声音,众人皆是一愣,明明方才,乐瑶还在同元晔法师为青璃开脱,怎的一转眼便出现在了人墙的外面,悠闲的问着那个好看的大夫问题。

    “姑娘说哪里话,我能做什么亏心事,我宁南治病救人,虽不是功德无量,却也并未做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宁南说着转过身来,神情淡然,他的脸上带着些云淡风轻的书生气,看不出任何表情。

    “宁南大夫治病救人自是功德无量,但是杀人剖心却又该如何算?”

    乐瑶说得状似无意,像是在说今日天气很好之类的家常话,只是围观的众人闻言皆是一愣,都捂紧了嘴巴盯着二人。

    怎么可能呢,宁南大夫素日里悬壶济世,碰到没钱看诊的病人更是分文不取,他性子儒雅,不喜喧闹,但为人却是极和善的,这宝玩阁的女店主为何会说他杀人剖心?

    “姑娘此言何意?宁南却是不知。”那大夫睁着一双无辜的眼睛看着乐瑶,连苏暮也挤出人群拦在宁南身前,抱了抱拳道:“姑娘话可不能乱说,我家宁南大夫平日里连杀只鸡的勇气也没有,姑娘何故说他杀人剖心,这话我苏暮第一个不信。”

    “宁南大夫,敢做不敢认吗?”

    乐瑶裙摆轻扬,又向着宁南走了几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