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侠义榜 > 第448章 天意来临,力战一刻
    “这一切不关我们事啊,林天意当家主也是迫于无奈,毕竟家族出了丑事,你和林法都已经没有了资格。”这时候其中一个胆大点的男子道。

    林潼扫过他脸孔,道:“林天意倒是有这个资格,他现在如何了?几个月下来,非但没有整顿好家族,还让你们这群吃白饭的在这里看守,真的来了高手,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几人颤颤巍巍,之前那男子抖声道:“林家主他虽然治理不行,但是武功却是顶天,已经达到了长老层次,你没有机会的。”

    林潼呵呵一笑,不置可否:“长老层次又如何,我此来何况也不是为了林天意这个家主之位,我只问你们林玄冰可还好?”

    “林玄冰,她,她已经......”男子张口难言。

    林潼一声呵斥:“快说!”

    “林玄冰她嫁给了林法!这二人这几个月已经在外面成婚,被家族抓了个现行,现在林天意正在审讯他们二人!”男子紧张兮兮,生怕林潼一怒之下杀了他。

    林潼听到这句话,顿时是当头棒喝,整个人摇摆不定,好一阵才站稳脚跟,脸色惨淡如白纸一般!

    他嘴里喃喃自语,无法相信这一切。

    家主之位失之交臂,林玄冰也嫁作人妇,背后更是无数人说三道四,如今的他,什么都没有,一身武功,也还不是废人而已。

    他好不容易站稳,拳头紧紧捏着,愤怒没有让他冲昏头脑,而是理智战胜了冲动。

    “没事吧。”丁耒拍拍他肩膀。

    林潼摇摇头,依旧难以置信:“想不到,这一切都变了,数月工夫,我已经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失败者。”

    “你究竟怎么了?家主位置被抢,女人也被抢?”闽敏反应迅速,立即张口道。

    林潼瞪了她一眼,脸色极不好看:“我还是要去看看,哪怕当不了家主,哪怕活得如此窝囊,我还是要试试。”

    “我陪你。”丁耒知道,眼下也只有这句话最有分量。

    林潼微微上前,对那四人道:“你们还不通报?记住,不要让二长老知道我回来!”

    “明白了,我们马上去,你先门外等候。”四名男子一溜烟,逃也似的离开。

    丁耒看到林潼神色不善,心知眼下之事,非同小可,究竟那林玄冰和林法究竟是何人,为何从来没有听说过,倒是林天意听过,是他们年轻一辈的翘楚。

    林潼显然不愿意多言。

    气氛一时间冷冽万分,等到一阵风吹来,看向远处,渐渐出现几个身影。

    为首的男子年轻气盛,高高头颅,脖子修长,整个身体无限拔高,居然有一丈之高,这可是比丁耒还要高大许多。

    他的脸色平静,没有此事带来的压力,而他的身旁两名中年人,一名年轻男子,都是面色剧变。

    特别是看到林潼站在那里,他们一眼就了然了。

    “没错,是你,林潼,居然还活着!”为首年轻男子的声音传来,没有过多的惊讶。

    身旁的一个中年人居然哆嗦起来,眼中一红,长相和林潼一般无二,也是少年灰发白头:“潼儿,你真的活过来了,谢天谢地!”

    “父亲,我若真的死了你还会如此装模作样的伤心么?呵呵!”林潼忽然道了一句。

    “真是大逆不道。”一旁的另一个中年人道。

    林潼道:“三叔,你这句话我并不爱听,你们都是逼我的,现在好了,一切都变了,让我亲哥林天意放弃了门派修炼,回归家族成为家主,也是逼迫的吧。”

    “你!”那三叔,也就是三长老指着林潼,几乎气出了病来,他脸色一沉:“林潼,你虽然已经离开了凌云镇,但是你到底是林家的人,生是林家人,死是林家鬼,你活着就要为我们林家做贡献,而不是在这里指点骂人。”

    林潼听完这话,大笑一声:“真是有趣,有趣,当事家主一句话都没说,你们却在这里指点我的私事,说成是你们家族公事,这到底是谁的家族?”

    “潼儿,休得再对三叔无礼!”林潼父亲道。

    三长老手按在剑上,始终想要一剑给林潼一个教训,但是他居然发现,无论哪个角度,都锁定不了林潼的位置。另外一个年轻人,始终一言不发,目光中闪闪发亮,对于林潼的动作也是颇感意外。

    “够了!”林天意的声音传来,几人紧张的局势才得以缓解。

    “当事家主终于开口了,你不开口,我以为是个哑巴。”林潼淡淡地道。

    林天意冷静地说着:“我们别在这里说,要说去房间里,私自讨论,这里人多口杂,以免伤了和气。”

    “可以,但我有一句话要说,林图那人最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至于他儿子林法,我倒是要去看看他的下场!”林潼道。

    “二长老的名讳岂是你在这里指点的,看来我必须好好教训一下你,让你知道天高地厚!”三长老的话传来。

    他一步踏出,长剑如花,奔放而至!

    这剑带着几分凌厉,有塌天坠地,凌云破穹之势!

    林潼不动如山,手中一转,“凌云剑法”施展出来,居然有了几丝变化,不再霸道绝伦,而是刁钻奇妙!

    剑与剑交错,气力飞舞,周边的那几名男子,纷纷退后,甚至林天意都感到了诧异。

    能接下三长老一招,却不是【改脉】境界可比,当时林潼还是【改脉】境界,怎么会几个月到达了【冲气】,而且似乎距离后期只有一步之遥!

    “真是看走眼了,林潼,想不到你不只凌云剑法有了改变,更是内功修炼到了【冲气】境界!不过,你今日势必要见血,祭奠我的剑!”

    三长老咆哮一声,手中之剑,化为一道游光,道道点点,惊鸿四野!

    林潼感受到了压力,这三长老不是【冲气】境界,而是已经达到了【锻丹】初期,虽然长久以来没有寸进,却不是林潼这个【冲气】武者能够比较的。

    剑光之间,忽然一个身影飞来,林天意下意识道了一声:“小心!”

    三长老手臂剜出一个口子,血肉都少了大半。

    他的剑势一停,被林潼冲击而来,剑最终抵在他的喉咙上。

    与此同时,林天意的剑出手,与那幻影一般的存在,打了个平分秋色!看似急风骤雨,实际上连周围的动静都没有,可见力道收拢得十分完美,就像是精密计算一样,高手之间,本就是如此,留后手,也绝后患。

    林天意何等强大,他可是外出历练多年,谁都不知道他师门何处,但是却知道,是无名高人带他深山修行,师承都是次要,主要是天才之姿,无人可以撼动!

    所以,他才年纪轻轻成为了家主,即便是迫于无奈,但是他现在也逐渐适应了自己的身份。

    本以为可以轻松镇压林潼,却没有想到半路杀出个祸胎,如此强大,居然能和他媲美!

    这人就是丁耒,“横松荡叶步”停下,“青龙剑”微微收拢,像是没有出手似的。他的手掌微微一抖,剑入鞘,人恒定,不动如山。

    而在林天意那里,还没有这么快的动作,他的手臂已经发麻,显然是被剧烈震荡。

    “果然英雄出少年,这个年轻人才是这里的主导吧,居然能跟我一较高下!”林天意冷静地道,他一向不高傲,不寡淡,做事一丝不苟。

    丁耒笑了笑:“承让一二,林天意,想不到你居然年轻就有了【锻丹】境界,如果我不收手,跟你死拼下去,鹿死谁手,还未可知。”

    什么?

    【锻丹】境界!

    林潼有两年没有见过林天意,最近林天意才出现,等于是突然杀出一个高手来。年纪不到三十岁,已经有了【锻丹】境界,那就真的是一代天骄,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只是他放弃了师门,回归家族,却也使得家族对他抱有希望,毕竟这个实力相当于那些长老了。

    大长老,也就是林潼父亲,呵斥一声:“都停手,冤家宜解不宜结!”

    “我没什么意见,就怕林潼和三长老的冲突,无法化干戈为玉帛。”林天意道。

    他显然知道丁耒的实力,也颇为忌惮,不好直接对付,甚至他怀疑丁耒幕后也有势力,只怕得罪起来,不好处理。

    于是他主动示好,没有用家主架子应付。

    丁耒也审视看着此人,他现在只是【冲气】中期,就能与【锻丹】初期对抗,而且还是天才林天意,说明实力有了长足进步。

    三种内功配合起来,几乎是天衣无缝,穿插之间,有了气候,再也不是当年羸弱的丁耒。

    刚才的“青龙剑”没有斩断对方的剑,可见对方之剑也是神兵利器,在中原大陆,也肯定是少有的剑体。

    他能感受到,方才招架之后,自己的剑本身意志与对方剑的意志冲突,两者势同水火,不到终点不罢休。

    林潼看了眼丁耒和林天意,二人在他面前展露的实力都超乎了预料,自己本来要振兴家族的想法,就这样被迫烟消云散,他没有办法打败林天意,只有丁耒有这个机会,可是丁耒只是一个外人,外人帮忙,不免让人诟病。

    而且,自己父亲还没有出手,二长老也不在,这里还存在无数的变数,场面更是复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