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行剑录 > 第七十五章:离别又相逢
    一夜无话。

    第二天一早,余衍珂就醒了过来,翻身起床,两三步冲到行营帐帘前,掀起。

    清晨四野还带着一丝薄雾,阳光懒洋洋的泼洒下来,余衍珂被晃了一下,微微眯起眼,看向帐外。

    镇南军的士兵早已经开始晨练。

    余衍珂却没去看那尘沙四起的壮阔,只是向隔壁看去。

    正好,云姒的行营帐帘也被人掀起。

    长时间同行,两人的晨起时间也相差不远,余衍珂看着云姒,嘴角下意识勾起微笑。云姒向他点头示意,然后转身回去了。

    看到云姒,余衍珂一大早的心慌意乱好像就得到了医治,他竟意外有些心满意足感。

    只是无论怎样,他们都要分别了。

    昨天傍晚的事云姒像是不记得了,离开镇南军驻军地后,与青牛走在前面,余衍珂亦步亦趋跟着她。

    王玄铭知道云姒启程回京,本想送她一程,或是派一队精锐护送,但被云姒拒绝,只因为云姒不想大张旗鼓。

    所谓场面排面,对云姒来说实在不值一提。

    她与青牛径直离开镇南军驻扎军营,余衍珂是自己跟在她身后的。

    青牛不时回头看一眼余衍珂,又扭过头去看云姒,只觉得这两人之间有古怪,但又不知道是什么古怪。

    良久,云姒停了下来。

    余衍珂也连忙停下来,他只见云姒微微侧头,唇瓣微启,说道:“西平郡可不是这个方向。”

    余衍珂快步上前,与她并肩,并没有理会她的话,而是自顾自的说道:“回去记得等着我,听说京里有好多公子哥烦你,等我来,一一料理。”

    “你能打几个?”

    云姒反问,语气玩味。

    “就像你能一巴掌把我拍趴下一样,我对他们,也是一样的。”余衍珂信心十足,既然决定了,余衍珂也就彻底放开了,他倒要去看看,那座京城是个什么样。

    “我自己就能解决的还需要你来?而我不能解决的你又怎么能解决?”云姒不断反问。

    余衍珂噎住,嗡声道:“反正我会证明给你看的。”

    云姒凝视眼前这个比自己还要小两岁的家伙,不可否认,余衍珂是极英俊的,加上年少得志,天赋惊人。

    偏生又没有那些世家子弟身上那种让人厌恶的市侩丑恶,立身中正,也可以说有些傻愣一根筋,只是这样的他也是浑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迷醉的魅力。

    但这不够。

    云姒慢慢靠近他,微微踮起脚,红唇凑到他耳边微启,轻轻说道:“我所期盼的,一直不是一个意气风发的另一半,而是一个成熟稳重,能够在我脆弱的时候保护我的。他能陪着我哭,陪着我笑,我一看到他就会觉得安稳,会有安全感,而不是所谓的为了我喊打喊杀的。”

    余衍珂微怔,说道:“这些事其实再简单不过........”

    “简单吗?”

    云姒退后两步,然后说道:“你真的没准备好,我希望你认真想想,也不必到京都来,昨天我说的不过是气话。”

    “不,我会去的。”

    余衍珂笑了起来:“你能跟我说这么多,自然说明你也并不是对我没有一丝感觉,既然两情相悦,那便不怕任何艰难险阻。”

    “随你怎么理解吧。”云姒转身而去,一旁的青牛早已经被这两人之间的忸忸怩怩弄得迷糊了,他哪里知道两人之间因为众多客观原因变得复杂的感情。

    跟着云姒慢慢前行,不时回头看看还站在原地若有所思的余衍珂,青牛也在想,自己以后会不会也像他们两个这样?

    应该不会的,肯定不会啊!

    青牛想到,自己哪里会像他们这样?永远都不可能的。

    “云姒!”

    见那黑袍人儿越来越远,余衍珂突然大声喊出声来。

    那背影顿住,像是在等他说话。

    “等我!”

    余衍珂大声说着,然后再无一言,云姒也渐渐走远。

    等我....... 余衍珂心中呢喃,遥遥望着云姒离去的方向,渐渐收回目光。

    离别也许是为了更好的重逢罢。

    别了云姒,余衍珂独自上路。

    按理说,他其实等这一刻等了很久,年少离家,自然诸多眷恋,他想回去看看这个念头在进入勾陈地界时便有了,并且越来越强烈,只是一直压抑着。

    但不知为何,此时他却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没有半分将要归家的雀跃。

    他甚至想要就这么跟着云姒一同去京都。

    只是他知道,这样的自己实在不配与云姒并肩。

    虽然他一直在说着自己做好了准备,但实际上,他自己也知道,正像云姒所言,他根本没有做好准备。

    他其实一点都不笨,也知道云姒在想什么,他知道,要让云姒不顾一切的放开情思真的不可能,身在帝王家,有太多身不由己。

    只有他真的强大起来,他们才能真正在一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有情却总不得尽欢。

    微微叹口气,余衍珂完全收敛了心头纷乱思绪,向着西平郡的方向走去。

    现如今,余衍珂因体内伤势不敢强行运转周天气息,所以他只能慢慢前行。

    ..............

    三个月后

    风雪边关独行客,云琅西陲大漠如霜,余家西平郡就在眼前。

    余衍珂一路走走停停,体内伤势已经自愈许多,只是他依然缓缓前行着,也懒得去管时日。

    时值冬末春初,这西域边关依旧风雪交加。

    “小二!酒呢?!”

    有一个年轻公子拍着桌子大声吼着,余衍珂寻声望去,只见那家伙眼神迷离,满脸通红,明显喝得有些多了。

    那公子一旁还有个俏丫鬟,正焦急的冲店小二使眼色,大概是叫他不要上酒了。

    那店小二也颇为难做,脸色很是不好,叹着摇摇头,然后躲开,深怕那公子继续找自己麻烦。

    “小二?!”

    那年轻公子见半天没人搭理自己,终于是拍案而起,只不过,却因为喝高了重心不稳刚站起来就一屁股歪坐到地上,背脊梁还把自己的凳子蹭得后退好一截。

    “哎哟!”那年轻公子痛呼一声,顾不上屁股腚,只是右手扶背,疼得钻心。

    这一下,酒意倒是散去不少,那年轻公子眸子清明许多。

    而身后的俏丽丫鬟连忙扶住他,让他重新坐到凳子上。

    年轻公子像是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俏美丫鬟跟着,他仰头望向那丫鬟。

    “春兰,观你面色焦躁,可是有什么事?”那年轻公子又稳了稳身子,然后一把搂过自家婢女,在她屁股上拍了一巴掌,笑着问。

    那被唤作春兰的俏丫鬟顿时脸色绯红,但却没有半分于人前被调戏的羞恼,只是柔声道:“公子,老爷不让你喝酒的,若是你一身酒气便回去了,奴婢被罚是小事,但公子要是被罚,奴婢可就.......唔........”

    年轻公子突然一把将丫鬟按坐到自己腿上,左臂环住她的腰,右手捂住她的唇,语气温柔的说道:“春兰,你们四个里面我最喜欢你,所以你不会被罚的。公子我敢做敢当,被刻板老头罚上一罚也是无所谓的。”

    春兰顿时不说话了,只是红着脸,将头紧紧贴在年轻公子的肩头上。

    如果不是在人声嘈杂的酒家而是一处风景甚好的无人清净处,倒还真是一副美如画卷的郎情妾意的绝美场景。

    只是这眼下........

    余衍珂瞪大了眼,简直不能明白这一主一仆脑子里面想的是什么,尤其是那婢女,主子喝醉了发酒疯,她也跟着疯?

    不过余衍珂倒没有去做那讨嫌的人,去提醒两人什么的。

    人家自己都不在意,他这个毫不相干的人自然更没道理去说什么。

    反正,这四下好像都还挺习惯这场面的。

    余衍珂环顾一周,倒有些惊讶与众看客对此的见怪不怪。

    举杯,微饮一口,酒气窜肠。

    这西域的酒相当烈。

    一股暖意自小腹升起,余衍珂畅快道:“风雪归人,自当提壶作饮,如此,好不风流!”

    一人独行日久,余衍珂倒也渐渐恢复了本来性子,没了云姒在身边,虽说有些怅然若失,但更多的,还是一种自在逍遥的体悟。

    云姒可从来不会做那些看着潇洒实际上却没有什么用处的事,受到她的影响,余衍珂也不得不收敛起少年意气,装作成熟稳重。

    事实上,他又岂是这般无趣的人。

    遥想当初,他与书生从西平郡出发,离家远游,那时的他虽然稚嫩了些,可意气风发一点不少。

    “小二,结账!”

    再饮一番,余衍珂浑身都被酒烧得滚烫起来,他搓了搓手,在这寒冷天气中,难得如此温暖。

    “好嘞!”

    听到有人叫结账,小二连忙跑了出来。

    就在小二仔细查看余衍珂桌上菜品准备报上价钱之际,一旁搂着俏丽丫鬟正让丫鬟用嘴叼着食物喂自己的公子哥探过头,说道:“爷今儿个高兴,所有人的帐都算爷头上!”

    那小二闻言,眉开眼笑的对着那年轻公子弯腰九十度行了个大礼,说道:“黄公子出手大方,小店能有黄公子这样的贵客驾临,实在是蓬荜生辉!”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