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长生劫 > 第九章 教我
    记忆?

    我愣了楞,脑海中下意识想起了龙女之前对我说的话。

    龙女说,她忘了很多东西。

    她还说,柳如霜利用我欺负她。

    当时我不明白这些话的含义,但现在光想想就心抽抽的疼。

    强烈的自责感犹如潮水一般涌上我的脑袋,我感到一阵阵眩晕,眼珠子也突突的疼。

    不用看我就知道,我现在的眼珠子一定红的可怕。

    “还给她……”我胸口发闷,忍不住喘着粗气,道:“你要什么我给你,把魂念还给她。”

    柳如霜不屑的看了我一眼,道:“你?你有什么?你的命值几个钱。”

    “你特么……”

    我气的使命挣扎,可柳如霜的手却愈发用力,掐的我脸颊滚烫,渐渐难以呼吸。

    “你别动他!”龙女往前走了几步,道:“行,我给你,但你要怎么向我保证你会放了他?你的话我可是已经不信了。”

    柳如霜沉默片刻,道:“我要是骗你,我就永远找不到那个人。”

    “你,你别听她的……”我挣扎着道:“她骗,骗了我们这么多次,你别傻了……”

    出乎我意料,龙女眼睛红红的看了我一眼,随即向柳如霜点头道:“好,我信你。”

    说完,她走到柳如霜的面前,犹豫片刻,又扭头向我看了一眼,道:“刘予安,以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一定要找个很爱,很爱你的人。”

    说完,她闭上眼仰起了头,柳如霜眼眸一阵闪动,最后也闭上眼凑了上去,口中轻声道:“对不起了,妹妹。”

    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光点从龙女额头上浮现而出,随即一个个小光点被牵引着隐没在柳如霜的额头上。

    看到这一幕,我忘记了挣扎,脸庞木木的,心里突然不疼了,但没有了感觉,甚至已经体会不到它在跳动。

    过了片刻,柳如霜忽然睁开了眼,轻声道,“把他的记忆给我,我就放过你。”

    龙女拼命摇头,眼眶泪水不停涌出。

    “这样一个废物,配得上你的爱吗?”柳如霜声音中带着一丝冷意,道:“你爱的那个人已经死了,现在的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

    “姐姐心疼你,如果你把他的记忆给我,我就放过你们,如果不给……那只能说明你也是个废物,就替他死好了。”

    此时此刻,我眼睛浮现出一丝光,声音沙哑的道:“听她的,给她吧,她说的对。”

    说完,我低下头,但内心却认为柳如霜说的很对,我确实是个废物。

    过了半晌,我听到耳旁传来微微的抽泣声:“除了他,我什么都给你好不好……”

    抬起头,我呆呆的看着龙女,泪水无声的从脸颊流下,我张嘴想说些什么,可喉咙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发不出丝毫声音。

    “好,既然你愿意当个只记得他的废人,那我就成全你好了。”

    说完,柳如霜闭上眼,继续吸收着龙女额头上的一个个光点。

    当光点一个个消失,龙女的目光好似失去了神采一样,变得呆滞无光。

    最后,只有一个最大且最亮的光点,孤零零的浮在她的额头上。

    “继续,把这最后的给我。”柳如霜低声说着。

    “不,不,不要……”

    龙女仿佛一个失去灵魂的玩偶一般,下意识吐出一个个冰冷的音节,那额头上的最后一个光点任凭柳如霜如何拉扯都纹丝不动。

    “给我!”柳如霜面如寒霜,突然违背之前的约定,将我掐着脖子从地上举了起来:“不给我,他就要死!”

    “刘,刘予安。”龙女冰冷的面庞上浮现出复杂痛苦的神情,泪水涌出眼眶,那如同机器般的声音中也终于带上了一丝哭腔:“刘予,刘予安不能死,刘予安,要好好的。”

    说着,那额头上的光点颤抖着,向柳如霜一点点的靠了过去。

    当那光点触及到柳如霜额头时,开始一点点隐入其中,就在它要完全消失的时候,最后一小点光芒剧烈挣扎,随即飞回了龙女额头上,并且没了进去。

    柳如霜神色有些迷茫,似乎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刘予安,刘予安,刘予安——”龙女口中一声声呢喃着,这次语气中却再没有丝毫波澜。

    “只记得,一个名字了吗?真倔呀。”柳如霜神情中看不出悲喜:“都这样了还要记得他的名字,果然是个废物,既然这样,那就让你们两个废物待在一起吧。”

    说完,她仿佛丢垃圾一样将我扔在一旁,转身向后离开,并且还不忘丢下一句话。

    “我没杀他,所以,我可没违反约定。”

    我抬起头,看着她的背影,语气平淡的道:“有一天,我一定会杀了你。”

    柳如霜脚步一顿,回头望了我一眼,娇笑道:“就凭你?我等你死了修炼一百年来找我报仇呦。”

    说完,她的身影隐没不见。

    从地上爬起来,我看着呆呆不动的龙女,内心终于有了一丝痛,这一丝痛很快便如汪洋大海般将我淹没。

    “刘予安,刘予安——”龙女呢喃着,仿佛怕将口中的那个名字忘了一般,当她目光落在我脸上时,忽然道:“是,是刘予安吗……”

    听到这句话,我眼泪如开闸池水一般,颤抖的手伸出去想擦去她脸上尚未干涸的泪痕,中途却忍不住收回了手。

    我,怕弄脏她。

    “刘予安吗?”

    “是,刘予安吗?”

    龙女不停的询问,让我近乎崩溃,我很想说一句我是,但我不敢,我觉得自己不配。

    她口中的那个刘予安一定是能够拯救她的盖世英雄,而不是我这个将她坑的万劫不复的盖世狗熊!

    “不是,我不是刘予安……”

    说完这句话,我浑身好像失去了所有力气,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哦……”

    “刘予安……”

    “刘予安……”

    “刘予安,你在哪……”

    龙女转身离去,背影在夜色下格外孤寂,像没有灵魂的木儡,又像一个不知归处的孤魂野鬼。

    夜空中,只能听到那一声声空洞,但锲而不舍的呼唤。

    我坐在地上,抱着头,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出来,我内心恨的发狂,恨不能找个地方跳下去死了,变成鬼再找柳如霜报仇。

    可我不能,我还有爸妈,我肩上还有一份该扛起的责任,哪怕我现在很想把它甩下来。

    对柳如霜放的狠话,更像是一张无法兑现的空头支票。

    这让我很恨自己,恨自己的蠢,窝囊,以及那份恨意最深的无能为力。

    我抓着自己的头发用力撕扯,此时我感觉不到疼痛,只是死命的扯,好像扯下一缕缕头发就能让我内心好过些似的。

    我不知道自己哭了多久,一直到我感觉有个人在我身边坐了下来,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来的人是谁,我现在连头都不想抬,恨不得将脸永远埋在膝盖之间。

    “对不起,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听到消息就直接从黑省赶了过来,身上钱不够,买了一张半程绿皮车的票,中间蹭了几次车,但更多是靠腿走。”

    “到你家,听你爸妈说你在龙王庙,又听龙王庙的大爷说你在这,我没歇脚就急忙赶过来了。”

    “虽然我差不多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虽然我想说,我已经尽力往这赶了,但不知道是不是我来晚了。”

    “总之,对不起呀,看你哭的这么惨,我挺难过的。”

    我抬起头,用肿的只剩一条缝的眼睛往身边看了看,见到的是一个三十多岁神情沧桑的大哥,他神情疲倦,身上衣服有些酸臭,腰间挎着一个破烂的黄布包,此时正忧伤的叼着一根红梅。

    “你会真本事嘛?”

    “抓鬼的话,会一点。”

    “教我。”

    “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