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历史小说 > 晚明天子 > 第110章 统一军序
    朱由榔可是清楚,堵胤锡此次太狠了,朱由榔可不会再放心让他掌军了,这种强硬驱使士兵死战,可一不可二,要不然,这军心可就散了。

    一个月后,朱由榔在全州一一关注着李元胤于清庭的远作,此时,陈友龙南宁都司已经组编人员也发来朱由榔手上。

    朱由榔盯着南宁都司的大小将领名单,片刻后,朱由榔又拿起有关于湖广江西的情报,金声恒王得仁已经被清庭搞烦了,他们更是收缩兵力,暗中向社永和示意,是不愿开战的。

    看到这些,朱由榔摸了摸客头:“下旨,令大督府与兵部合议,在全军调动将领,凡旗队将领调动不得同在一营,营将以下者,不得在同一卫,营将并营将以上者,不得在同都,凡亲军出任他军者,视外军高一级,凡外军调入亲卫者,降级调入。”

    丁思良张大张口望着朱由榔,片刻间,丁思良拿出小册记了下来,丁思良虽然有级大的凝问,但他可不敢开声。

    朱由榔背着手站于行在窗外:“令大督府与兵部合议,编组军队,俱按戚继光之练兵实纪之法编组,营卫都按何腾蛟之制编组,但保留亲军门卫,凡士兵俱统一编号入册,见号能知所在之队伍,一个月凡,朕要看到花名册,二个月凡,诸军编组完成。”

    说到此时,朱由榔又盯着李元胤送回的消息:“江西湖广二地,近期无战事,令内阁兵部加快,军政交接,以后,军队调动,无皇令不得调,政事,军队不得参与,军队诸事,俱属大督府兵部共管,在大督府设一军法司,专掌军法审判之职,以后,士兵除犯民事由三司与军法司共审判外,一切军事由大督府兵部共管。”

    待丁思良记完之后,朱由榔却挥了挥:“令何腾蛟归广州候用,其三卫调赣州由社永和统领,在赣州三卫亲军,回军广州候令。”

    朱由榔一口气下完多条命令后,他才松了口气,就在此时,张福禄的声音却传了进来。

    “陛下,广州有密折传来。”

    “进来吧。”朱由榔皱着眉头望着门外。

    片刻间,张福禄跪于朱由榔面前递上了一封密折,朱由榔拿过细看之下,脸色略有不喜。

    原来此密折是有关于船厂有关造船的,但只际记到大福船每艘只能配装三四十门红夷大炮。

    想到此,是加强型红夷大炮,朱由榔却是十分不满意。

    “下令水师编组,按二艘一组十组一队,三队一都,暂编一都水师,由陈子壮之弟陈子升任此水师都指挥使,由叶如日任都指挥同知,调袁宗第任都指挥佥事,其下诸将由大督府选调,待朕回到广州时,朕要看到名单。”

    朱由榔说到此时,又想起了什么,又道:“严令船厂造大福船年要造一都大福船出来,所用般料可交由船政局由海外购进。”

    “是陛下。”

    一个月后,李元胤满脸兴奋地回到全州。

    原来,此事,不用李元胤开声,有许多旧归降于清庭的大明官员一见耿仲明有机可乘后,他们便如同吃人鱼见着血似的,猛得对着耿仲明怼了起来,他们发挥了在大明怼皇帝的威势。

    再加上多尔滚也看耿仲明不顺眼,所以这一风波似大有格杀耿仲明之意。

    再重要的是,清庭已经令孔有德尚可喜耿仲明领兵回京,湖广诸地清庭任命之官大有逃弃之举。

    见此,朱由榔松了一口气,他背着手走了几步后,双眼猛得一瞪:“下旨,令章旷令兵随朕回广州,由王兴守永州,余龙守全州,其余诸军各归其营,待调任将领。”

    “是,陛下。”

    而此时,在长沙,耿仲明满脸死色地躺在房间,他回到长沙后,他想过自杀,想过辞职,他可是清楚,朱由榔送他回来,必定是不安好心的。

    “爹,爹,朝庭已经下令调我们回京了。”耿仲明的儿子耿精忠一脸激动地跑来耿仲明面前。

    耿清忠看到朝庭此举,他便想到此当令他的父亲,想到朝庭此举可能是绕过自己父亲了。

    但耿仲明闻言脸色却毫无喜意,他望着自己这个最好的儿子,他颇有些不放心道:“儿啊,我们耿家已经没有退路了,只有紧紧抱紧大清这条大腿才希望,万万不可信任大明那个猪皇帝,要不然,死都不知怎么死。”

    说着,毫无血色的面上马扭曲起来,片刻间,耿仲明又扯着伤口,他又想起痛苦的一刀,他受不了,猛得又吐了一口血出来。

    “爹....。”耿精忠猛得叫了一声:“来人啊....。”

    “忠儿,忠儿。”耿仲明荒忙叫停耿精忠:“忠儿,我没有事,这一段时间,一定要低调,不要插手任何军政之事,事无大小俱要上奏,宁可让朝庭你遇蠢,也不能让朝庭感到你奸滑,可懂。”

    说到最后,耿仲明声音沉重起来,但似是说这些话用了许多力似的,耿仲明又吐了一口血。

    就在此时,外面走进一兵丁。

    “报,外面有人自称是老爷相熟好友,说是,带是天意到来。”

    耿仲明与耿精忠闻言俱露出惊恐之色,他们可是明白,朝庭的处置此时才来。

    片刻后,张存仁来到耿仲明面前,他似笑非笑地望着脸无血色的耿仲明。

    “耿兄,近来可好。”张存仁如同好兄弟似的亲密道。

    耿仲明立马给个眼色耿精忠,耿精忠立马识相地起身道:“小至有事,失礼了张伯。”

    言罢,耿精忠一步三回头地走了出去,张存仁见耿精忠如同在别人家中似的,张存仁笑了。

    “耿兄,你为大清立下汗马功捞,大清不会忘了你的。”张存仁一开口便似是非常佩服耿仲明似的。

    耿仲明双眼闪过一丝丝悲伤,他明白,朝庭这是要让作出选择,想来想去,耿仲明双眼发眼望着张存仁。

    “我明白了,明日会传出,我不甘受俘而自益的消息。”耿仲明满是伤心道。

    张存仁闻言笑了,内心暗道,果真是人精,不过你错了,不是朝庭不满你,而是多尔滚不满你。

    片刻后,张存仁起身恭了恭手笑道:“大清不会亏了耿家的,老弟我还有公务便先走一步了。”

    张存仁刚走到门口时,又想到了什么似的又回头望着耿仲明道:“朝庭令耿兄领兵归朝,耿兄可不要忘了。”

    耿仲明呆了呆,片刻间,其苦笑道:“放心,耿家世代忠于大清,我懂得。”

    “那就好。”

    当张存仁走了之后,耿仲明立马似是交代后事似的,把一些事一一与耿精忠安排,更是连夜作了一翻调支,耿仲明把一些自认为耿精忠不能控制的将领给调到地方,或是上奏朝庭要求其外调。百镀一下“晚明天子爪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