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综合其他 > 凰女之海棠无香 > 第一百三十二章 苏家变故(二)
    看到药后苏安乐一惊,却故作镇定,主动道:“嗯?这个碗……这不是我今日下午时给五妹妹送去的药吗?怎么会在你这里?”

    小丫鬟面色也古怪:“是……太子殿下让我拿过来的。”

    众人一愣,这时候府医提着他的医药箱匆忙地走了进来,对着众人行礼道:“老夫人,老爷,夫人,小姐,少爷……”

    “也是太子殿下把你叫来的?”苏梁征皱眉。

    “是的,太子殿下叫我过来看看药。”这时,府医留意到了一旁的小丫鬟手上端着的药,他朝着小丫鬟走了过去,接过了小丫鬟手上的那碗药。

    府医闻过药后,脸色大变,他赶紧抿了一小口药水。

    “这是怎么了?”苏梁征问道。

    明眼人都通过府医的神情看出了这碗药有问题。

    府医躬身:“大小姐,这药的药渣都还能找到?”

    苏安乐看向了青儿:“青儿,药渣可还在?”

    青儿摇了摇头:“不在了,大小姐亲自熬药后,奴婢便让人将药渣丢了。”

    府医叹了一口气,道:“禀老爷,这药水里含有媚药的成分!”

    “啪!”

    除了苏梁征拍桌而起的声音外,全场一片寂静。

    媚药?乐姐姐给五妹熬的药里面怎么可能会有媚药?!苏白宇脸白,刚才独孤毓辰那家伙可是去看五妹了啊,若是五妹吃了这个药……后果不堪设想!

    苏安乐也赶紧跪下了,但她的面上也是一脸茫然:“父亲,这药确实是乐儿熬的,但乐儿只是想关心五妹妹,绝对没有在五妹妹的药里下别的药啊!”

    柳目晴站起来扶起了苏安乐,她自然是相信自己端庄大方的女儿不会做这种事情,更何况她也没有理由。

    “乐儿莫慌,母亲知道绝非是你做的。”柳目晴温柔道。

    苏梁征并未阻止,因为他也一直知道,自己的大女儿端庄懂礼,根本不会无故做出这种陷害自己妹妹的事情。

    “这药,经手的人有哪些?”苏梁征冷冷地目光看向了苏安乐的贴身婢女青儿。

    青儿回答道:“是奴婢亲自从府医那里拿了药,由大小姐亲自熬药,中途也有一、二人进出过。”

    “都给我叫上来!”苏梁征怒极。

    正当青儿想出去传唤之时,一个谁也想不到的人突然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是你?!你这个贱人!怎么会还活得好好的?!”苏安琴看到了绿儿那张她这辈子都忘不掉的脸,愤怒起身,拿着自己的碗就朝着绿儿砸去。

    绿儿被砸得一身脏乱,但她没有在意,她跪在了地上:“还请二小姐息怒,容奴婢把话说完。”

    “你这个不得好死的贱人!有什么话好说的?!来人,把这个贱人……”

    “二小姐,您难道不想知道真正在背后害您的人是谁吗?”绿儿抬头道。

    苏安琴一愣:“难道不是三妹那个贱人……?!”

    苏安乐也训斥道:“绿儿,你和三妹做出那种事,念在太子殿下不追究才保你一命,你如今出现在这里,可是不顾惜你家中上下了?!”

    绿儿冷笑:“大小姐,你两次三番用我的家人威胁我,可你却不去看看,我的家人……现在在哪!”

    绿儿这话一说,所有人都被她震惊到了,苏安乐张着小嘴,脑袋里也是一片空白。

    柳目晴直接站了起来,大步到绿儿的面前,狠狠地在她的脸上扇了几巴掌:“贱婢!你可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绿儿捂着自己的脸,眼中流着眼泪,但脸色神情依旧倔强道:“夫人,绿儿所说的一句话都不假,是大小姐!大小姐派人抓住了我的家人,并且威胁我……”

    未等绿儿说完,柳目晴又是一个巴掌打下:“贱婢!来人!拖下去处死!”

    “苏夫人又何必如此着急?本宫倒是想听听这个丫鬟到底要说什么。”

    是独孤毓辰,他从门外踏进,一身金色装束,好不养眼。

    “太子殿下。”

    众人起身行礼。

    “起来吧,本宫不过是想听听这个丫鬟到底要说什么,毕竟……这事情,也关于本宫不是?”独孤毓辰走到了绿儿的身前,“你说吧,有本宫在,没人能一手遮天。”

    “谢谢太子殿下……”绿儿说着,眼泪又滚落了下来。

    柳目晴脸色不好看,但这种事确实也与独孤毓辰有关,没办法以家事为由支走他。

    “绿儿,我与你无冤无仇,你为何要污蔑于我?”苏安乐一脸无法置信。

    “大小姐不必故作姿态,奴婢这条命虽然粗贱,但也不愿意被轻易践踏,”绿儿倔强道,“之前绿儿所说的一切方法,都是大小姐所告知的,绿儿随二小姐一起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知道什么江湖术士?三小姐不过是个庶女,又怎么可能真会知道什么江湖药物?这一切……都是大小姐所做。”

    “空口无凭,何以取信?”柳目晴面色铁青。

    之前绿儿控告三小姐时同样是空口无凭,可所有人都认为就是如此,如今角色变为了大小姐,柳目晴却说她空口无凭了。在墨焰国,这便是嫡庶有别。

    “大小姐做事滴水不漏,这件事就连她的贴身婢女都不知道,又怎会在奴婢这留下证据?若要说有,便只有奴婢自己这个不被主子们承认的人证了。”绿儿苦笑,看向了苏安琴。

    苏安琴虽然待她不好,但若是苏安乐不掌控她的家人,她也断不会背叛苏安琴。

    “二小姐,奴婢自知有罪,但奴婢所说,句句属实!”绿儿对着苏安琴磕了个头。

    苏安琴看着绿儿这样,陷入了迷茫,她是不喜欢苏安乐,觉得苏安乐木讷,空有美名却没什么意思,可苏安乐毕竟是她嫡亲的姐姐,同母一出,着实是没有什么害她的理由啊……

    苏白宇本也觉得自己的妹妹应该是被这个丫鬟冤枉的,可他想不通这个丫鬟为何会莫名回来,且又不知为何自己突然想起宁北北说苏安乐有问题的话来,脸上露出了几分疑惑之色。

    “哼,你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人证,那乐儿的动机呢?”柳目晴冷哼,她的大女儿如此蕙质兰心,又怎么可能去加害自己的亲妹?于她,于苏府,又有什么益处?

    为了自己的婚事?独孤毓辰的优秀有目共睹,如今甚至变成了太子,也未见自己的女儿动心,反而还想着给苏墨灵说亲!她有什么样的理由去陷害自己的亲妹妹和独孤毓辰?

    “理由?”绿儿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也曾问过大小姐,可大小姐并不会将此事告诉奴婢。”

    “说到底,你这贱婢一没证物,二还诬赖上了毫无动机的乐儿,你本应该被卖去青楼,如今却安然无事的出现在这里,说吧,是谁指使你的?!”柳目晴冷眼道。

    绿儿跪在地上,一言不发。

    “来人,把这……”

    “谁说这丫鬟不知道动机就没人不知道动机了?”独孤毓辰再次打断了柳目晴。

    柳目晴一愣,不解独孤毓辰此话何意:“太子殿下这是何意?”

    。顶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