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极品养成系统 > 第0120章 义不容辞亲自动手
    城北分局,二楼接待室,马一凡带着几个工友与负责接待的两个民警吵起来了。

    因为毛松的尸检报告上写着是突发心血管疾病而死,这简直就是赤裸裸的草菅人命。那么多人,那么多双眼睛看到毛松被人捅了一刀,然后就没了,到了警察这居然成了心血管疾病。

    马一凡要看法医的核准报告,没有,要见分局领导,不行。

    马一凡气的说要告他们,民警同志两手一摊,您随意。

    吵了一会儿没结果,反而把毛春雪吓的脸色发白,马一凡带着大家出了警局,觉得这事还得从长计议。

    此时,酒店那边电话打来了,说毛春雪的大姑来了。

    毛松兄弟姐妹不多,就一个姐姐,都六十多岁了,老伴去世,两个儿子也在外地打工,只能自己过来。

    马一凡一看,这毛家亲戚也指望不上。再瞅瞅吕季龙等人,虽然都是义愤填膺,但空有孤愤,难成其事。要替毛松讨回这个公道,还得自己亲自出马。

    到了酒店,马一凡将毛春雪拉到一边,从口袋里掏出两千块钱塞进孩子的手里,道:“小雪,你跟着蔡老师还有大姑先去殡仪馆把你爸的骨灰取走带回去,让你爸早点入土为安,其他的事,大哥哥在这边替你张罗!”

    十一岁的姑娘已经不是什么都不懂的年纪,一路从局子里出来,毛春雪当然知道自己的父亲经历了什么,可是她太小了,对很多事都无能为力。

    此刻看着马一凡清澈的眼神,毛春雪忽然觉得有了依靠,

    “大哥哥,你会替我爸找回公道吗?”毛春雪稚气的问道,她虽然年纪小,但也知道这公道二字。

    马一凡摸了摸毛春雪的头,重重的点了点头:“放心吧,我会的!”

    毛春雪又咬了咬嘴唇道:“钱我都可以不要,就想替爸爸要个公道!”

    马一凡看着毛春雪,再次郑重的承诺:“钱得要,公道更得要!”

    听到马一凡的话,毛春雪的眼睛红了红,但经过昨晚的事,这个十一岁的姑娘仿佛也坚强了很多,咬着牙硬是没有让眼泪流出来。

    对毛春雪又交待了几句,马一凡抬起头对牵着毛春雪的蔡娜道:“蔡老师,孩子还小,骤失至亲,这段时间还请你多费费心!”

    蔡娜郑重的点头,想要说什么,最后却只说了一句:“你多小心!”

    马一凡笑了笑,挥手把吕季龙喊过来:“你陪这孩子一起回去,张罗一下毛大哥的后事,缺钱的话给我打电话!”

    吕季龙应了一声,神色悲伤。

    毛松带过来的几个工友都是老实巴交的农民,马一凡也不想难为他们再为毛松的事奔走,便每人给了一千块,让他们先回去,讨薪的事他一力承担下来。

    所有人都安排好,马一凡便准备离开,出门不远,杨育森追了出来。

    “小凡……小马哥,我想留下来!”马一凡的年纪比杨育森小,今天之前杨育森都是跟着吕季龙叫他小凡,但此刻这两个字却是无论如何叫不出口。

    马一凡见杨育森长的健硕,知道他若不在毛松的事上出点力,恐怕会内疚一辈子,于是点点头。

    两人上了蔡狗的车,留下柴鹰的商务车送毛春雪等人回去。

    车上,马一凡左思右想,觉得这事还得先礼后兵,毕竟自己现在也算是有家有业有身份的人呢,不能和这帮人硬刚。

    上网查了云龙建筑公司,马一凡了解到这家公司是云龙集团旗下的建安公司,专门做房建承包。在省内的名声不好,因为云龙建筑公司承包的房建施工除了极少数的几个大项目是他们公司亲自操刀,小市场的业务基本转包给第三方。因此出过不少第三方的包工头卷款的事,年前在新河有个项目还出了重大安全事故死了七八个人。

    即便这样,云龙建筑的资质都没被降级,可见其背后势力了得。

    百科上说云龙建筑的法人代表叫黄坤,昨天喊毛松等人进办公楼的应该是副总江路平,这两个人马一凡都不曾耳闻。云龙集团的董事长叫蒋新海,这名字马一凡也有点陌生,但蒋新海的儿子他就不陌生了,正是黑袍酒吧的老板蒋行。

    了解了云龙建筑公司的情况,马一凡靠在车上闭目思量。

    此时,车子后方忽然警笛声大作,两辆警用小轿车分两路超车挡在前面,蔡狗一个急刹,马一凡差点栽出去。

    警车上下来七八个警察,朝着帕萨特扑过来。

    马一凡皱了皱眉,拿出手机以最快的速度发了一条短信给叶红鲤,把这边的情况告诉了马一凡。

    “下车,车里的人都给我下车!”为首的一个大个子警察拍打着车窗吼道。

    杨育森脸色发白,显然被这阵仗吓到了,蔡狗扭头看着马一凡,以眼神询问他的意思,只要马一凡一句话,他可以立马启动倒车掏出封锁,以他现在的车技,两辆桑塔纳警车未必能追的上他。

    马一凡不愿意起冲突,道:“下车!”

    车门刚打开,马一凡等人就被几个警察粗鲁的拽了出去。

    “马一凡是吧,你们几个涉嫌寻衅滋事,跟我们走一趟吧!”

    在马一凡的授意下,三人并未反抗,被带上手铐,乖乖的跟着警车去了城北分局。

    ……

    城南分局,接到马一凡短信的叶红鲤,原以为是个恶作剧,但放下手机几分钟后,还是忍不住拿起手机给马一凡打了个电话。

    电话里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的提示音,叶红鲤黛眉微皱,最终通过城北分局的一个朋友确定了马一凡确实被抓的消息。

    得知此消息,叶红鲤连忙向李正做了汇报,得李正授意,她来到城北分局。

    都是系统内的人,大家彼此都认识,叶红鲤问清楚了事情的缘由后,提出保释马一凡。

    原本寻衅滋事的罪名就是个很模棱两可的罪名,有这么一出戏不过是敲山震虎,吓唬吓唬马一凡,让他不要在毛松的事上乱搞。抓进来关了两小时,这威慑的作用就起到了。

    正好李正出面打了招呼,城北分局也就没有较真,顺坡下驴给马一凡放了。

    见到叶红鲤,马一凡笑道:“叶警花,又麻烦你跑一趟,真不好意思!”

    叶红鲤白了马一凡一眼,没说话。

    来之前,她怒气冲冲,非常反感李正每次都安排自己来替马一凡擦屁股。到了警局后,得知马一凡被抓的缘由,她的气瞬间就消了。她觉得,这个看起来嬉皮笑脸的无赖身上其实也藏着满腔的正义感。

    “你准备怎么办?”出了警局大门,叶红鲤问道。

    马一凡扭头看了一眼城北分局高高大大的牌子,狠狠的啐了一口,道:“警察不能主持公道,那老子只好义不容辞亲自动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