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玄幻魔法 > 极品养成系统 > 第0011章 你的苦,我可以渡
    谢过热情的老板,马一凡离开网吧,沿着街道往前找了几十米果然看到蔡狗在一家名叫开口笑的快餐店里忙活。

    他走进店里点了一碗盖浇饭,趁着上菜的时间打量着蔡狗。

    蔡狗年纪看起来不大,最多和马一凡同年。个子不高,顶多一米六五,穿的很单薄,身材瘦削,怎么看都不像是一个战斗值能达到82的狠角色。

    直到蔡狗给马一凡上菜时,他才看清对方裸露在外的胳膊上密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尤其是左臂上的一条刀疤,从手腕一寸的地方一直到肘关节处。疤痕显然没有经过细心的处理,完全自然生长愈合起来,如今看起来从皮肤上凸起,两边都有增生,宛如一条蜈蚣,十分醒目。

    “留下这条疤的时候一定很痛吧!”

    马一凡指着蔡狗左臂的疤痕问道。

    蔡狗仿佛没听到这句话,面无表情的看了马一凡一眼,转身离开。

    “小伙子,你别见外,他是个哑巴说不了话!”

    对面的一位头发花白的食客替蔡狗解释道。

    马一凡点点头,端着盖浇饭坐到老头一桌,假装好奇的问道:“以前我经常来这里吃饭,咋没见过他!”

    “见过他才怪了,他也是前几天才来的,这家店的老板是他姐夫!”

    “姐夫?”

    “张老五,就是这家店的老板,以前讨不到媳妇,后来从华越边境买了个新娘回来,蔡狗就是那新娘的弟弟!”

    “原来如此!大爷你知道的真多!”

    “那是!我在这街上住了多少年了,都是老街坊,谁家的事我不是一清二楚啊!我跟你说,张老五那就是克妻的命,他那媳妇买回来没两年就生了一场大病,死了!小蔡这孩子不知道,今年跑来投奔才发现自己姐姐已经不在了,唉,可怜啊!”大爷说到此处,长叹一声,就着一口老白干吃了两口面。

    马一凡见状,连忙又点了两个下酒菜送给对方。他这口才经过系统天赋加持,也是今非昔比,三两句哄的老头无比开心,便是竹筒倒豆一般的说起来。

    “蔡狗,蔡狗,一听这名字就知道这孩子是个命苦的人。在我小时候,就有句话叫名字贱好养活。小蔡他娘估计也是这个原因才给他取了这个不论不类的名字。可还是挡不住这孩子的悲苦啊!”

    老大爷长叹一声继续道,“蔡狗来咱北江之前刚在越南给他老母亲办过后事,之前听张老五说过,他娶那越南新娘一分钱没花,人家就一个条件,要带着自己的弟弟和老娘。不过张老五没同意!后来那新娘就一个人过来了,说是留着弟弟在老家给母亲养老送终,等老母亲走了再来北江投奔她!结果这姑娘死的比她妈还早,蔡狗那孩子大老远的跑来北江才发现自己成了孤儿,你说惨不惨”

    “是挺惨的,不过好在有个姐夫啊!”

    “姐夫!?这称呼也就是嘴上那么一说,张老五和小蔡姐姐这婚姻本来就是个买卖!再说,张老五现在又讨了一房!”大爷压低嗓门,偷偷道,“还是个母老虎!我就说这家伙克妻,不找个比他还凶的,也过不了几天好日子!这不小蔡来的第一天,那女的就不让他进门,还是张老五念了一份旧情,可怜这孩子身无分文,留他在店里干两天,包吃包住,等他熟悉了这边的环境再让他走!”

    “哦!”马一凡点点头,扭头看了看柜台里坐着的那位五大三粗的妇女,确实有几分悍妇之像。

    ……

    在快餐店里折腾了几十分钟,原想着留心一下蔡狗,打听点消息,最好能找个机会认识一下。

    谁知一碗饭吃到一半,蔡狗就出门送餐了。他却被热情的刘大爷拉着“叽叽呱呱”的又扯了半天,好不容易脱身已经是晚上七点钟。

    这嗑倒也不是白唠的,马一凡从刘大爷嘴里打听到不少蔡狗的事情。

    因为家境贫寒,蔡狗很小就在越南地下拳场打拳养家,他身上那些伤疤就是在拳场留下的。姐姐嫁过来时本想带他一起过来,谁知道张老五不允,蔡狗的性子也耿直,这些年硬是没要姐姐一分钱,还是靠着拳场打拳赚钱侍奉老母亲。

    直到母亲去世,蔡狗妥善处理完后事,才来北江投奔姐姐。本想着告别以前打拳的浪荡生活好好谋个生计,谁知道一场噩耗接着另一场噩耗,亲人没找到,自己倒成了孤儿。

    这份悲苦,便是马一凡神经大条的人也不免心有戚戚。

    走在路上,心中琢磨着怎么才能把蔡狗的忠诚度培养到50以上。马一凡忽然看到街角漆黑的胡同里,一个人影蹲在墙边,肩膀微耸像是在哭。

    这不是蔡狗吗?

    马一凡走过去,果然是蔡狗蹲在墙角,抽搐着肩膀发出压抑的哭声。

    这么惨的身世,搁谁身上谁都得哭。

    马一凡这般想着,上前拍了拍蔡狗的肩膀,原想安慰两句,谁知后者“噌”的一声站起来,转身后退迅速站到两步之外,双拳紧握,后腿半曲做出随时发力的姿态。脸上悲戚的神色已经看不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警惕神色。

    整个动作一气呵成,没有半点的拖泥带水。

    我艹,这反应,这机警!果然配的上82的战斗值。

    马一凡心中感慨无比,笃定了要拿下对方的念头。

    “别紧张,我没有恶意的!”摆出一脸人畜无害的笑容,马一凡从口袋里掏出纸巾递过去。

    蔡狗没接,脸上的警戒神色略微放松,但依然面无表情。

    直到这时,马一凡才算看清了蔡狗的长相。蔡狗的个子虽然矮小,但五官长的却是大气,浓眉大眼厚嘴唇,典型的忠臣之相。

    马一凡呵呵一笑,收起纸巾道:“我刚刚听刘大爷说了你的事,没别的意思,就是觉得你挺不容易的!如果可以的话,想跟你交个朋友”

    马一凡友好的伸出手,自然没有等到任何回应。

    “我叫马一凡,以后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随时可以找我!”

    见蔡狗抵触情绪很浓,马一凡暂时放弃了这次的接触,反正人在这也跑不了。

    转身走出几步,马一凡忽然想到什么,停下脚步头也不回的道:“佛语里有句话叫众生皆苦,唯有自渡!但你的苦,我可以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