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历史小说 > 明末汉之魂 > 第五百三十四章:彻底服软
    前几日潞王府的一个叫做王用汲的管事小太监带着四五个人来到侯家庄附近之时被“红旗军”巡逻骑兵发现后不肯接收检查和盘问,很嚣张的开口威胁,嘴里还骂骂咧咧。

    这里的小太监不是指年纪小,这个没卵子的货已经超过三十岁,而是因为他没有品级,仅仅是个管理十几个阉人的小头目而已。

    其实这样的阉人不是太监,只不过民间不会区分,瞧见这样的人都以为是太监,大明有阉人超过十万,能够称得上太监的根本不会超过一千,其他仅仅是没卵子的奴仆而已。

    “红旗军”少了奴性多了自信,骑兵更是骄傲的兵种,是跟建奴骑兵对冲都会勇往直前的战士。

    绝大多数服役超过一年的骑兵都拥有三级以上的斩首功,这队执行巡逻任务的人马是一个小旗十一骑。

    截住几个阉人要求例行检查的小旗官是个至今为止也无法默写出二百字拥有猛士军衔的老资格,现在由于采取了士官制度照顾了许多好兵,选拔军官的要求已经提高到掌握五百字以上。

    这个骑兵小旗官的名字叫做周良臣跟刘奋勇、袁思明同时归属于黄汉父子率领。

    那批人是韩志宽精选的一个百总明军,也是黄汉父子率领的第一彪明军。

    连三个小旗官一共有三十三个骑兵,现在还在服役的已经不足二十人,战死了六人包括一个小旗官,九人因为伤残无法骑战而退役,其中伤残等级不高的四人转为旗卫。

    幸存者中就有刘奋勇、袁思明这两个当时的小旗官,现在拥有参将衔的“红旗军”实授千总,还有何勇庆这个黄汉身边的猛士亲卫。

    几年过去了,“红旗军”大大小小打了几十仗,每一仗这些老资格骑兵基本上参战了,立下军功太多,没有混到现役军官的其实只有三人。

    根本原因就是这三位士官打仗没话说,写字就是不行。

    何勇庆作为家主的亲卫混得应该比现如今还在基层担任骑兵小旗官的周良臣、沈思孝要好些。

    周良臣这位猛士衔的小旗官在军营里受人尊敬,曾经和李若琏、方正化并肩作战过,也曾经跟锦衣卫、东厂的人喝过酒。

    他大场面见识了不少,认识不少真正的太监,见区区王府出来的几个小阉奴如此无礼惹得他勃然大怒。

    还好周良臣受黄汉教育多年,早就没有了兵痞习气。

    他见小阉奴只不过是嘴上痛快也没有下手揍他们,而是把这五人关起来饿三天,并且吩咐什么时候懂礼貌、会好好说话了才会放他们出来问清楚跑到这里来的目的。

    狐假虎威的人往往都是没出息的,王用汲几个刚刚被关起来之时还嘴犟依旧破口大骂,叫嚣被他家王爷知道了一定会杀了这些当兵的。

    当天周良臣关了潞王家奴的消息不胫而走,何勇庆得知了这个消息担心暴脾气的战友闯祸立刻看准机会向黄汉报告。

    大明的王爷也好、士大夫也罢,民间传闻不是好鸟的比比皆是,其实有很大原因都是家奴作恶。

    甚至于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利用官员、皇亲的名头横行无忌,这些人的所作所为上位者有可能毫不知情。

    黄汉得知逮了嚣张且嘴里不干净的潞王家奴根本没当回事,关照何勇庆依旧不打不骂直饿得那五人服软,要放出来吃东西可以。

    把他们骂了东平侯什么、骂了“红旗军”什么?用文字的形式主动坦白并且签字画押,以后发生类似情况都照此办理。

    何勇庆本来还担心周良臣要闯大祸,听了家主的指点乐得见牙不见眼,立刻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周良臣,并且在军中广泛宣传。

    “红旗军”将士们见家主为了袒护自己的袍泽不惜得罪王爷,一个个都感到了温暖,更加感受到了集体的力量。

    嚣张的家奴哪里受到过如此欺负,被饿了两天就老实了,可是他们不肯把骂东平侯的话写下来签字画押,周良臣还是不打不骂,继续饿着他们。

    第三天,五个家奴彻底服软,“红旗军”镇抚官拿到了坦白文书才给他们喝了两碗粥释放了他们。

    可以想象到这些人回到潞王府一定会添油加醋向级别高的太监们哭诉来到侯家庄办事的遭遇,这些低级小太监不至于能够随随便便见到潞王。

    黄汉这段时间也看过旗卫整理的许多资料,都是在河南有封地的藩王、郡王,潞王的名声其实不算坏,还是个多才多艺的文人,围棋下出了国手水平。

    他准备以潞王为突破口解决占了几十万亩属于藩王、郡王封地的大问题。

    万历初年经过张居正整合、统计,能够确认整个大明拥有田亩超过七亿,拿后世的超过十八亿亩耕地相比低于半数。

    田赋平均税率为不到四升粟米每亩,河南的田赋低于平均税率,大概在三升两合一亩,张居正改革后不收实物改收银子,河南平均一亩田的正税折银仅仅三分不到。

    其实明末“三饷”根本没有同时收取过,到了崇祯年后期所谓的“练饷”大都是江南承担,那是因为河南、山西、陕西基本上被打烂了。

    河南每亩田赋的正税最高不会超过四分银,大明官方普遍按照每石粮食折银八钱计算田赋。

    按照大明法律,藩王、郡王乃至于公、侯、伯爵所谓的封地其实是田赋归他们所有,并不是表示他们拥有几十万甚至于上百万私田。

    田亩都是有主人的,皇帝动辄给某个藩王上万甚至于几十万亩封地,需要如此之多的熟田从何而来?

    真是情况是土地所有权不变,只不过本来该户部得到的田赋变成了藩王的食禄而已。

    历史上万历皇帝疼爱的福王朱常洵去封地洛阳就藩,万历生怕这个儿子过得不好,赐予良田四万顷,这个顷可不是后世的公顷代表着十五亩田地。

    古代一直到大明、满清一顷地都是五十亩,由此可见福王就拥有二百万亩良田,虽然这个时代一亩比后世一亩面积少了不足一成,总量也多得吓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