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第一神算 > 第二百一十七章:树人
    这一排白茫茫的影子出现时,老虎吓了一跳,身子往后一撤,冲着花妹发出了一声吼叫。

    似乎在问,“我们不是一伙的么?为什么要阻止我?”

    然而花妹对老虎的吼叫置若罔闻,口中道,“不能伤害我妹妹家的其他人!”

    这老虎似听得懂人言,以爪子猛地扒了一下地,怒吼了一声,可能是怪这个花妹庇护瞿正雄与丑女。

    花妹一言不发,将手一挥,那些鬼魂将老虎围的更紧了。

    花妹控制的这些鬼魂大大小小共有七八个,其中以都是小孩子,有的扎着朝天辫,有的还光着小脚丫,有可能就是瞿正雄所说的婴灵。

    按说一般的鬼魂是惧怕老虎的,因为老虎是至阳至刚的动物。

    但这些婴灵无知无觉,没有惧怕的意识。

    我看见有一个调皮的婴灵,甚至抬起了老虎的尾巴。

    这老虎受惊,将身子一扭,开始后撤。

    然而这些婴灵却紧紧地跟着。

    老虎挥爪扑击了两下,却挥了个空,更加没有战意,转头跳走了,片刻之间,就消失在山崖的另一侧。

    它被一群婴灵给吓走了。

    瞿正雄和丑女都望向了花妹,目光中似乎有感激之意。

    瞿正雄用了拟尸三重的秘法,阴气已经深入脏腑,此时软软地躺在地上,不能动弹,他轻轻地对丑女挥了挥手,“去,把你姐姐接来,咱们回家。”

    丑女虽然被老虎扑中了一下,好在没怎么受伤,慢慢地站起,朝着抱着脑袋蹲着的落花洞女走了过去。

    我以为一切结束了。

    然而丑女刚走出了几步,远远突然咔咔嚓嚓声响,似乎是树枝互相碰撞。

    我愕然回头。

    此时看到的事物,令我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

    有五个黑乎乎的人,从黑暗中嘎嘎吱吱地走了过来。

    说它们是人,身上却没有衣服,眼睛和嘴巴都是空洞洞的,头上和腰间偶尔有树叶残留。

    这是?

    树人?

    天底下有树人这种东西么?

    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五个突然出现的树人,绝对和那个山神脱不了干系,目的就是阻止我们带走落花洞女。

    花妹虽然出手驱走了猛虎,她实际上只是这村寨阴阳平衡的卫道人,实际上她是两不相帮的。

    她甚至将身子后退了几步。

    瞿正雄半死不活地趟在地上,丑女又不懂什么玄门法术,此时能挡住这些树人的,只能是我了。

    虽然我从来没见过这么诡异的东西,在最初的惊慌之后,我心中道,这不就是树木么?这东西也能伤人么?

    看着五个树人嘎嘎吱吱的靠近,我提着黑蟒鞭子挡在了瞿正雄和丑女的前面,大喊一声,“滚开!”

    然而这些树人不但没滚开,却如奇怪的兵士,极快速地朝着我冲了过来。

    见它们根本听不懂我的话,我手中的黑蟒鞭骤然而出,将靠近的一个树人瞬间打飞。

    在黑蟒鞭和树人接触的那一瞬间,我感觉这树人极轻,好像内里都是中空的一样。

    但此时已经来不及细想,挥鞭又朝另一个树人抽了过去。

    这一下用的劲力更大,鞭子从上而下,如斧劈一样,挥击中这个树人的胳膊。

    伴随着“咔嚓”一声,这个树人的一只胳膊被我打掉在地上。

    见这树人不堪一击,我顿时精神一震,只要我引动身体中的阴炁,定能将你们这些树人打个稀巴烂。

    可在月光下,我看到了更加诡异的事情,透过那截树人断掉的胳膊,我看到树人的体内竟然是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像是粘稠的液体,又像是一团黑气,那只被打掉的胳膊好像被磁铁吸引铁,瞬间又长到了树人的身上。

    嘎吱,嘎吱嘎吱……

    我抓着黑蟒鞭的手都有点微微颤抖了。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虽然我又将两个树人打的粉碎,然而这两个树人,重新在我的眼皮子底下化零为整,瞬间重新组装,朝着我们三人扑了过来。

    刚才我还以为这树人不足为患,现在知道,这树人好像是打不死的!

    这样下去的话,我肯定会力气用尽。

    到时候这些树人会将我们三个统统拿下。

    危难之际,再次开启了能看透玄门秘术的检察宫,然而望向这五个树人的时候,发现它们身体下面,从头到脚,都是一团黑乎乎的流动的气,哪有什么破绽?

    这个山神是大山的神灵,若它想要将落花洞女留下,有千般方法,我们万难是它的对手。

    我的黑蟒鞭有点吃紧,然而那不懂什么玄门法术的丑女,为了护住姐姐,却拼命的挥动她手中的铁棒,纵然被一个树人给抓住了手腕拖走,亦在挥动不休。

    她口中带着悲声喊道,“你们这些丑八怪,放在我的姐姐!把我姐姐还给我!”

    这声发乎于情,真挚无比,我心中都有些酸悲的感觉。

    然而树人却无知无觉,拖着这丑女在山石上前行。

    我们的玄门法术,在大山的神灵看来,那是不值一哂的,至少现在,我没有和山神对抗的资本。

    再反抗的话,只是让自己的身体多受苦楚。

    若停止反抗,肯定会被这些树人拿住,以破坏山神嫁娶的罪名,将我们关押到暗黑的山洞中?

    正骑虎难下,突然一道红红的绫子激射而至,先攻向了那个扯着丑女的树人。

    在白白的月光下,这绫子红的像是血一样。

    绫布虽长,但如有生命,甚至高低起伏,让我不禁想起了哪吒的混天绫。

    而绫布的那头,竟然又是那个巫师,花妹。

    她是这一片大地上规则的守护人,刚才出手,是不让老虎杀伤妹妹家的其他人,现在出手,又是为了什么?

    作为花妹寨正统传承的巫师,她的术法高深,远非我们能及,她的红绫击中树人之后,那个树人一下放开了丑女,身体中黑气四溢出,身体嘎嘎吱吱响了一阵,竟然倒地不再起来。

    她手中的绫子继续挥动,片刻间就将这些树人全部打倒,我看到地上散乱了一地的树皮树枝。

    将这些树人全部打倒之后,这个大巫师将手一抖,那红绫子瞬间回归,也不知被她收到了何处。

    我又惊又佩,看起来正统的巫法,丝毫不输道法和相术。

    将树人打撒后,我看见花妹长叹了一口气,眼中含泪,神情怅然若失,对着丑女道,“你,你让我想起了我和我的妹妹,也就是你母亲之间的事情。我不想再看到这种天人永隔的分离了,你把你姐姐带走吧,剩下的一切,交给我来收拾。”

    此时我才明白,原来丑女舍身救姐姐的举动,触动了这个大巫师的内心,她再次出手相帮。

    花妹突然转变,瞿正雄和丑女都感觉不可置信,在片刻之后丑女回过神来,奔跑到了那个落花洞女身边,将她给架了起来。

    那个落花洞女嫁娶的仪式被打断,眼睛空洞无神地看向了我们,口中喃喃地问道,“我是谁?这是哪儿?”

    丑女喜极而泣,大声道,“你是我姐姐,你醒过来了么?”

    不过这落花洞女的幻梦破灭,情郎消失了,婚礼不见了,她不能接受眼前的场景,一边想要挣脱她妹妹的手,一边不停的发问。

    现实和梦幻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

    想嫁给一个英俊消潇洒的高富帅,然而却出现在这荒山野岭之中。

    丑女扶着落花洞女慢慢起身,我这边正要去扶瞿正雄,忽然发现后面山腰处有一个身影突然出现,朝着我们走了过来。

    我回头一看,却是韩半仙。

    他大概是看到没有了危险,这才走了过来。

    这胆小鬼,我心中暗嘲。

    然而忽然觉察到了不对,韩半仙的脚步怎么怎么轻盈?

    无声无息,脚下烟尘不起。

    就好像有一丝清风托着他前行一般。

    ?

    而且离我们不到百米的时候,他突然站住,用低沉嘶哑的语调冲着我们道,“这是,都要背叛我了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