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第一神算 > 第一百四十五章:克星(为书友甜圈加更)
    虽然并没有在黑蟒鞭上灌注多大的力量,但是敢硬接我黑蟒鞭的,到现在为止,除了大阴碑徐天骄之外,他就是第二个了。

    眼看他冲到面前,我只得举起左手迎接他拍来的一掌。

    他这一掌虽然迅捷,但是威力并不大,和我左手对上之后,他马上翻身退走,撤出了我黒蟒鞭的攻击范围。

    正想全力驱动鞭子,给他来一个暴风骤雨般的袭击,突然左手手心中有一股疼痛灼热的感觉传来。

    这灼热的刺痛,像是万千根针,一下刺入了我的手中。

    低头去看,左手掌心里有红色的印迹,好像被烙铁烫到了一样,触碰不得。

    而且这个红色印迹的面积还在慢慢地扩大。

    赵执看起来像是个谦谦君子,应该不会用什么东西暗算我,况且这是堂堂正正光明正大的比试,他更不会这么做。

    看到手心里的异常,我惊讶地对着他问道,“这是什么?”

    赵执此时有点略带歉意地道,“这是我家传的红砂掌。被我打中的地方像是被火焰灼烧,不能和任何东西碰触,一旦触碰到其他东西,痛感会是平时的十倍,需要用水冰敷缓解。不吃辛辣之物的话,三日之后会慢慢的消去。”

    他举起了他自己的手掌给我看。

    他的手掌通红的要透出血来一般,而且格外的厚。

    “只要红砂掌行气,中掌的人痛觉会增加,但我的手掌反而没有痛觉,这也是我能应接你鞭子的原因。”

    这个赵执到也算是坦坦荡荡,除了没告诉我红砂掌的炼法,其余的都讲给了我。

    其实这坦荡背后还有一层意思,那就是让我认输。

    因为我已经没办法和他再斗。

    这个红砂掌我虽没有听说过,但手心里确实灼痛无比,甚至忍不住想要出声呼喊。

    听他说要用冷水冰敷,我下意识的将抓着黒蟒鞭的右手与之合拢,手心触碰到东西之后,果然疼痛难忍。

    但是我马上催动了水脏手,一股沁凉的水意浸入了灼烧的手心。

    随之而来的感觉,是舒服。

    就好像快渴死的时候,遇到了一股冰凉的水缓解。

    水脏手驱动的,是我身体里那股活着的阴气,这东西可比水要寒冷的多,就在赵执说完了这些话,等待我表态之时,我发现在水脏手的作用之下,左手被烫伤的红痕已经消退,手心里只余下微微的雾气。

    我的水脏手似乎正是他朱砂手的克星!

    心中暗喜,点头说了受教,随之将黒蟒鞭甩动的虎虎生风,犹如夭矫神龙,朝着赵执身上卷去。

    赵执没想到我不但没有认输,反而加进施为,这一番突然而来的鞭影,让他有些手忙脚乱,他手掌行炁之后没有了痛感,并不代表身上没有痛感,其他任何部位被我打中,都够他受的。

    这个黒蟒鞭我得到的最早,此时已经用的得心应手,卷甩撩贯,各尽其妙,赵执想要突进来,急切间进不了我的身。

    他身子撤退后又大口呼吸了几下,身子如离弦之箭速度突然加快,在我将鞭子回收的那一霎那,朝着我冲了过来!

    早在我第二次甩动鞭子的时候,就在等他冲过来,看似鞭子无法回防,我索性也将身子后退,趁机丢掉了鞭子,然后伸出早就等着他的水脏手,啪的一声迎了上去。

    虽然不知道他这朱砂手是怎么炼制的,但从他刚才一击之后就后退,没有趁势攻击的态度来看,我推测这个朱砂手,外放的那种灼热之气应该是一种邪火之毒,他不敢让这邪火之毒在他手上停留。

    在和他交手的那一个瞬间,我突然扣住了他的手。

    这个水脏手本来就有沾粘的作用,在加上我用力一抓,赵执挣之不开。

    赵执有点奇怪我为什么没有负痛后撤,反而抓住了他的手,但他并没有想太多,反而继续催动他的朱砂掌中的邪火。

    邪火遇到阴气形成的脏水,根本透不到我的身体中去,随着用力,我看到在我们的手掌中间,出现了腾腾的白雾,这是水火交融出现的效果。

    而他的手掌面上瞬间出现了朱红色,而且这个朱红色还在往上蔓延。

    看到这朱红色,赵执大惊,另一手朝着我疯狂的攻击,我用尽全力,才将其勉强挡开。

    但他的攻击越来越凌厉,再这下下去我非受伤不可,要知道赵执练这个红砂掌肯定有些年头了,虽然我用水脏手挡住了他,但他常年修行的底子还是在的。

    这是我和他之间绝对的差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弥补的。

    可要是我放开了他后退,多半会落败,而不放开他,又会受伤。

    在汇报课与自己可能会受伤之间权衡了一下,最终选择收回水脏手,放开他。

    我这边还没将水脏手收回,就听到赵执惊慌失措地喊道,“骆哥!骆哥!我认输!你快点放手!快!”

    按说这个赵执该比我大上几岁的,但此时情急,反倒管我叫起了哥。

    这个负责压阵的汪老师应该知道朱砂手,听赵执叫的紧急,也停止了假寐,朝着我们这边赶了过来。

    我马上松了手。

    赵执手得了自由,赶紧甩了两下,用另一只手按住了那个往上蔓延的胳膊上的邪火。

    此时他额头上都是大颗的汗珠,脸色有些发白,神情很紧张。

    赶过来的汪老师淡淡地道,“邪火反噬?你这个手没事吧?”

    赵执咬牙点了点头,“没事,我能将这个邪火逼出来,不过需要几天的时间。”

    汪老师哼了一声,“听说朱砂掌邪火入心的话,就有性命之危吧,一不留神,差点让你们给老子捅出一个不小的篓子!”

    我也吓了一跳,怪不得赵执攻击那么凌厉,原来刹那之间他就已经走到了死亡的边缘。

    赵执此时站直了身子摇了摇头,冲着我道,“是我输了。”

    那个汪老师也用酷酷的眼睛扫了我一下,“连朱砂掌都能挡住!你的手没事吧?”

    我伸出了手给他看。

    此时手中的红痕已经完全消失,赵执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汪老师也嘿了一声,“你小子有点邪门的。”

    见我们这边没有情况,汪老师再次退开,不过有了之前的那一幕,他不敢坐到凳子上了,也不敢在装睡了,生恐有什么危险发生,他来不及出手阻止。

    到现在我才明白,为什么这里会禁止私斗。

    因为玄门中人的斗法,每一步都暗藏凶险,没有高人压阵的话,一不小心就有可能闹出人命。

    赢了赵执之后,我心中激动之极,如果不是水脏手是他朱砂掌的克星,我勉强和他对战的话,浑身上下估计都会出现烙铁烙中的伤痕。

    真被打成那样,估计晚上睡觉不能趴不能躺,只能坐着睡。

    脑补了一下那个画面,觉得实在是太惨。

    还好我赢了他。

    如果是一个月前我遇到他,估计被打的满地找牙;如果他的朱砂掌的邪火遇到水脏手不反噬,我也会输掉。

    可世界上没有如果,他输了就是输了。

    黄松等着接我们两个的败者来战,但是赵执的这种状态,显然没办法和黄松对阵。

    看来做汇报课的人,只能是赵执了。

    哪想到苏落这个时候突然走上来,笑嘻嘻地道,“这个报告还是我来做吧,这几天我听的还算可以,应该能复述个差不多。”

    我马上指着她道,“哎哎,你这小丫头,你愿意去做汇报怎么不早说呢?”

    苏落眨了一下眼睛,“我说要抓阄,是你们要来比试斗法的啊,不过现在除了赵执哥哥受了点伤,其他也挺好,大家的关系更近了不是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