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第一神算 > 第一百三十九章:双手水火
    她怨恨我是有道理的,如果没有我的到来,她的日子将会和以前一样,又刺激又美滋滋,可现在要从这里没有脸面的离开。

    对于她这样走掉,我心情复杂,想要喊住她,但最终还是任她走出了星海宾馆的大门。

    这个星海宾馆虽然重新开业,由于恭磊的突然出走,不得不在宾馆门口悬挂了一个“招聘经理”的牌子。

    开始几天祝旗开还能在这儿照应着,后来封城那边的生意也要他过去,那么大的一个宾馆,没有经理肯定不行,他颇为着急。

    而我虽然想帮祝旗开,但对于管理,我却是一窍不通。

    在这呆了一段之后,我发现了一个可以暂居经理一职的人。

    这个人就是燕子。

    虽然燕子在面对邪怪的事情表现的有些胆小,平时做事却极为果断,不拖泥带水,而且在面对外人说话的时候,也落落大方。

    最重要的是,她的眼窝深陷,鼻梁高耸,从相理上来说,是聪慧且有自己的主见的标志。

    将这个提议给祝旗开说了之后,他啊了一声,“这个燕子之前负责餐饮的配送,现在是门童加采购,让她一下晋升为经理,有点说不通啊”

    面对祝旗开的犹豫,我微微一笑,“英雄不论出身,只要有能力都可以,现在且只是让她暂代经理,做的不好你换下来就行了。当然,我只是根据她平时行为和面相提出的一个建议,让不让她试试,最终的决定权在你。”

    祝旗开犹豫了一会,说好,当着我的面,将燕子叫进了办公室。

    此时我才知道,这个燕子的原名叫做徐燕捧,她可能觉得自己的名字不好听,第一次来这儿的时候,就让大家喊她燕子。

    当祝旗开说出让她咱代经理一职的时候,这个女孩表现出明显的惊讶,说自己从来没做过。

    祝旗开指了指身旁的我道,“骆大师现在也入了星海宾馆的股,他在我们这也算是有话语权的,是他推荐了你。”

    燕子望了望我,眼中又惊讶又感激,犹犹豫豫地道,“俺之前都是跑腿,哪儿做过经理啊。”

    一直在旁边坐着我的没有说其他的,只是建议她试试。

    人的一生中有无数的机会,但最重要的机会只有那么一两次,且一闪而过,有的人在机会来的时候能抓住,有的人则不能。

    这个徐燕捧是个聪明的女孩,想了一下之后,马上冲着祝旗开点头,“祝总既然这么看重俺,俺一定好好努力,如果你们觉得我做的不好,俺随时还去当门童。”

    好在这一段时间是淡季,燕子有足够的时间一边管理一边学习,对我的举荐感恩戴德,看我的眼光是发自心底的佩服和感激。

    这个宾馆虽然重新开张,但生意却没有我们想象那么好,头一个月除去各类花销,算下来之后,祝旗开告诉我,还赔了三四万进去。

    来湿地公园游玩的,以本地人居多,生意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此时我帮他又卜了两卦,第一卦曰潜,卦象上说生意在三个月之后会有好转,我让祝旗开在坚持下去;而第二卦,在卦象中推出需补兑卦。

    兑为舌喉之意,我建议祝旗开重新找厨师,将星海宾馆中的餐饮坐起来,不光供应早餐,午餐和晚餐也要供应。

    祝旗开虽然又有将这个宾馆盘出的打算,但此时若盘出去,显然亏的更多,骑马难下之际,只得听从了我的建议,聘请了一些厨师过来。

    而这这几个厨师手艺不错,不久后竟然有食客过来,不住宿,专门吃饭,这倒是出乎了我们的意料。

    待星海宾馆走入了正规,我就极少去了,我开始研究出现的“水脏手”,我想知道它到底是什么?

    在手心里出现的是一种黑色的粘稠的东西,可以缠压住镜灵,我发现这个水脏手还可以缠住牙牙,甚至能缠住“大桃子”和我自己。

    就像是胶水一样,能将灵体和有生命力的实物紧紧地粘住。

    只是缠住大桃子的时候时间极短,因为它猛的扇动翅膀,就能让我手底出现的脏水化为虚无。

    此时我左手能形成火气,右手能形成“脏水”,这简直可以比得上当年的季老头了,因为他也只是能用出“巽卦手”和“艮卦手”。

    本来是行气相师的我,现在已经拥有了和通灵相师一样的本事了么?

    此时在研究那个手抄本的时候,发现手抄本后面的部分,似乎是关于阴阳的阐述,现在我领会到了八卦中的水火,这已经让我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若能将八卦中全部领会,估计要奇妖相师,甚至是至圣相师了的水平。

    我或许永远也达不到。

    至于那个镜灵,真的已经完全臣服,每次我将相炁透入的时候,双层的铜镜就会开始旋转,一副可以用来对敌的样子。

    我将这个铜镜命名为“大巫镜”,平时用红布包裹,随身携带。

    而在房间里添置了巨大的液晶电视之后,牙牙和“大桃子”竟然休战了,原因是它们两个都喜欢看电视。

    你见过一个鬼魂和一个鸡专注的看电视的么?那情景,真是罕见之极。

    我常常被挤到一边去。

    但休战不久,它们两个之间又爆发了矛盾,原因是牙牙喜欢看宫斗,而“大桃子”喜欢看动画片。

    对于他们两个这次的矛盾,这次我是偏向“大桃子”的,因为我怕牙牙看了宫斗之后,本来心思纯净的她,学会了里面女人的算计。

    见我偏向大桃子,牙牙气的好几天不搭理我,生气归生气,每次她都自己出来沏茶喝,很快喝光了祝旗开送给我的好几包“峨眉雪芽”。而她不久后给我说的第一句,就是给我说茶叶没了。

    我不好意思再管祝旗开去要,为了讨好这个姑奶奶,专门跑到茶叶专卖店买了两斤“峨眉雪芽”回来,价格贵的让我有些肉痛。

    在这期间,我好几次出游,遇到大片的桃树林的时候,就想将大桃子送走。

    但这个大桃子却喔喔叫着不愿走,奔过来用喙衔住我的裤脚,好像缠上我似的。

    面对这么一个每天要吃新鲜蔬菜,爱喝酒还爱看动画片的大公鸡,我头疼不已,将它抱回家之后,我问它究竟想要怎么样?

    而它口中八哥一样的只说出一句含糊不清的话,那话就是“不走”。

    我猜想那些桃林灵气不足,可能无法和花果山洞天福地相比,只能先养着它,以后再看机会了。

    小道士这货那次离开之后,却很久没有音讯,我给他打电话却无人接听,就在我以为他失踪了的时候,这天中午他给我打了过来。

    说他师父给他在豫省南部的一个道观里安排了一个修行,大概会待两三个月,他现在嘴里都要淡出了个鸟来,说回来之后绝对要找我大吃一场,他还记得我有承诺他的事情么兑现呢,不能便宜了我。

    我本来都忘了,经他这么一提醒,想起是出云观打的那个赌,要找个女人通宵探讨人生真谛。

    这家伙竟然还记得,当下就问他,“你师父让你在道观里,不是让你好好修行么?怎么你还六根不净?”

    小道士马上嘿嘿了一声,也没跟我多说,闲扯了几句之后,就挂断了电话。

    我心想这个小道士的师父想做什么,难道这是让小道士进入龙虎山之前的进修?

    闲着无事之际,我想起了季老头,特地去茶崖山看了他一次,给他带了很多东西。

    他的精神果然转而健旺,对我的进境之快,他感到很惊奇,上次燃烧相炁,让他没有了倔强的劲头,但关于我父母的死,他却不能介怀。

    虽然知道些隐秘,但还是如他之前所说,在我达到通鬼相师的修为之前,是不会告诉我的。

    我虽然也要弄清这一切的关系,却不想成为邹秀秀和封城纸魔那样被仇恨遮挡了双眼的人,我有自己的想法。

    告别季老头从茶崖山回来的之后,接到了苏大师的一个电话,问我最近在忙什么,还记不记得他之前给我说的事情。

    我一愣,他之前给我说的事情?

    宗教局第六处组织的民间选拔?()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