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科幻灵异 > 第一神算 > 第三十三章:为了保命
    我早已经拔出了尖刀,小道士也将他的青铜匕首掣在了手中,喊了一声,“住手!”慢慢地朝这个暗中的身影围了过去。

    这个身影前次都能够得逞,应该是仗着这浓重的黑雾,他显然觉察到黑雾已经散去,叹了一口气,站在了原地。

    当我转到这个身影前面的时候,此时将他模糊的身影看了个大概。

    有点像是负责焚尸炉的老肖!

    他手中拿的是一把像是狼牙一样短而发白的尖刀,身下那个尸体的脸皮,已经被他揭开了大半。

    没想到,盗取死尸脸皮的人竟然是他!

    我之前虽怀疑过他,但是很快就打消了自己的怀疑,因为他的面相告诉我,他是一个将死之人,我认为将死之人其心是善的,不会做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

    “没想到竟然是你!走,出去见你们馆长!”

    我冲着这个老肖喊了一声。

    他又唉了一声,将手中那把狼牙般大小的短刀抛了,慢慢地一晃一晃的从停尸间走了出来。

    我和小道士在后面紧紧地跟着。

    见我们从停尸间又押出一个人来,负责看出毛春的常馆长一下没反应过来是什么情况,惊讶地冲着我们问道,“咋回事,老肖怎么也在里面?”

    找到了偷死尸脸的家伙,小道士似乎颇为满意,在后背推了一下老肖,“你自己问他!”

    常馆长这个人还是颇精明的,他拿手电冲着老肖照了一下,估计是看到了他手上那并不明显的血迹,皱眉道,“血?难不成死尸的脸都是你偷的?那,那毛春是怎么回事?”

    这次回答他的是小道士,小道士哼了一声,“早说了是鬼领路,用来混淆试听的。”

    常馆长又望向了老肖,“老肖,真的是你么?”

    老肖唉了一声,算是认了。

    常馆长极为诧异,声音都不自觉地变大了,“真是你?你重病在身,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事,不为自己积点德么?!”

    我看到老肖眼中有泪水滚滚而下,“常馆长,我对不住你,也对不住上一任的黄馆长。我,我就是因为重病缠身,不得已才这么做的。”

    他这句话说出来,我们三个人都惊奇不已,做这样丧天良的事,和重病缠身有什么关系?

    但正是这一夜,颠覆了我很多相法上的认识,我也颠覆了我对看人的认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我的死去,也是我的新生。

    他抬头望了望常馆长,“可我说出来原因,你们会信么?”

    这几夜的情况,估计也让这个常馆长感到匪夷所思,他终究是经历过大场面的人,淡淡地吐出一口气,“说吧,我们听着呢。”

    满脸发黑的老肖畏畏缩缩地点了点头,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我这病四个月前发现的,发现就已经是中晚期了,这种病,你们应该知道,得了基本就治不好。我也没那钱,寻思自己也不治了,就拿了一些药,边吃边在家等死。”

    常馆长推测他说的应该是实情,让他继续讲。

    老肖嗯了一声,“可是这光吃药我也承受不起,就想找一份事干,能活到哪一天是哪一天吧,可我这脸色差的很,有次找了一份活,肚子疼的在人家那摔倒了,被人家看出来身体不行,就把我辞退了。后来一个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我听说咱们火葬场焚尸炉的活没人愿意干,工资开的很挺高。想想自己要死的人了,也没那么多忌讳,就过来了。”

    站在他面前的常馆长又点了点头,除死无大事,一般人不愿干的活,在此刻的老肖眼里,都变成了美差。

    脚下被捆的毛春此时一直的在挣扎,咕咕哝哝让我们放了他,不时地打断老肖的话。

    常馆长指着毛春向老肖问道,“剥取人脸,和他有关系么?”

    老肖摇头道,“没有。”

    常馆长便俯身解开了捆住毛春的绳索,让他不要再说话。

    没有了毛春的打扰,老肖又接着讲道,“可到这工作还没有二十天,我腹痛的厉害的已经站不起来了,我觉得自己可能大限已到,可就在那天晚上,我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有一个人跟我说,有一个方法可以保住我的性命,只要按他说的做,我就能继续活下去。”

    梦中有人告诉他活命之法?听到梦这个字,我不由得想起来之前刚刚经历的那个灵媒。

    这个保命的办法,是他之前干的那些事情?

    果然,老肖犹犹豫豫地说,“这个保命的办法,就是让我剥死尸的脸皮,做成蜡丸,一粒我吞服,另一粒用来上供。”

    常馆长看了看小道士和我,大概是有些怀疑了,可我们两个都没有回答他,听这个老肖继续往下讲。

    “当时我觉得自己太想活下去了,所以就做了这个梦,没想到第二天晚上,我又梦到那个人了,连如何盗取死尸脸的方法,如何做蜡丸的方法,都告诉清清楚楚地告诉了我,我当时惊吓的醒了过来。”

    “后来,你就照着做了?”感到匪夷所思的常馆长,终于开口问道。

    老肖点了点头,“馆长,没法子,我实在是疼的死去活来,刚开始我也不信,后来想想,就用梦里教的那个办法,做了一个遮挡人视线的东西,没想到晚上在屋子里刺破,整个屋里会什么都看不到,会出现灯光都照不透的黑雾。”

    不但常馆长,这次连我也十分好奇,“那是什么东西?”

    老肖道,“是用死去老羊的肺泡,掺上蝎子粉,坟场土,在加上一些冤死之人的骨灰,放入老羊的肺泡中,使用的时候便刺破它,周围便会笼罩上看不透的黑雾。”

    我心中惕然,这是邪法啊。

    老肖看了看小道士,“要不是他破了我的法,就是你们在旁边,我也不担心会被看到。”

    小道士嘿了一声,并没有接话。

    他的意思很明白,自己是龙虎山的道士,破个邪法还不是轻而易举。

    怪不得他每到逢五和逢七的时候,他从不收手,原来是有障目之法!

    “那,那老张点的香和你有关系么?”常馆长又问。

    老肖点了点头,说那犀角香也是自己配制的。

    “这么说,是你怕事情败露,害死了老张?”常馆长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

    这次老肖却摇头,“不是我,我没有害他,可能给我托梦的神灵想要他死。”

    小道士一直在静静地听,此时却道,“你说每次制作两个蜡丸,其中一个自己吞服,另一个上供,供到哪儿了?”

    小道士问这话的时候,常馆长和我都是一愣,对啊,另一个蜡丸他供奉到何处了?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没想到当我们问到这里的时候,想要坦白从宽的老肖却不坦白了,支支吾吾地不愿说。

    我告诉老肖,之前遇到过一个给邪灵办事的,虽然什么都没说,最后还是死了,脑袋卡在铁栅栏之间,死的很惨。

    我说的是陈大顺。

    一旦事发,邪灵不会放过任何人的。

    我的恐吓加上常馆长的劝说,老肖终于颤抖着手,指向了十二生肖的一个轮回炉。

    那是十二生肖的第一个轮回炉,看起来是一个很凶煞的老鼠。

    雕塑成成精么?

    当我问小道士的时候,他嘿了一声,“天地万物得道,最容易的是人,其次是动物,在其次是植物,在其次则是死物,道家修道飞升的都没有几个,死物能得道,基本上不可能,我猜里面肯定有活物,吸收了这里大量的阴气,成精了!”

    听小道这么说,我猛然想到了荒山上的黄皮子,问小道士怎么办。

    小道士不让我再说话,将怀中的红绳掏了出来,意思是让我扯着,从两侧将鼠相的炉口给封住。

    老肖显然怕了,在后面苦苦哀求,小道士不予理会,让常馆长看住他。

    随后小道士抽出了一张黄蒙蒙的符,冲着常馆长道,“常馆长,这是我师父赐给我的雷符,最少值五千块,不知道这炉里有什么东西,但绝对是精怪,我想丢进去炸死它,用还是不用?”

    到了这个份上,常馆长哪能说不用,咬牙跺脚道,“用!用!”

    小道士微微一笑,正想念咒催发那个符篆,后脑上被人“嘭”的一声击中,他眼睛一白,瞬间软倒。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将我吓了一跳,再看常馆长的时候,他睁大了眼睛正慢慢摔倒,张着嘴也说不出话,好像也中了暗算。

    再看那个老肖,他哼了一声,望向了我,嘴角露出了一抹邪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