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最强仙体 > 第445章 酒醉伤情
    赵生听了一些后,便知道了他们在说什么,无非是说那些半妖不但具备极强的战力,更兼如今不知从哪里弄到的这些强大的杀伤力的神秘珠子,对于不时展现出巨大力量的那些半妖们,天算子等人均开始不时的臆测那些半妖后面隐藏的势力,不过赵生从他们的交谈中,也得知了他们数人联手追杀之下,竟然真的追上了那些半狼妖人,而且一番大战之后,竟然全灭了那些半狼妖人,的确让赵生震撼了一把,不过当赵生听说,自己的那位故主赵老爷竟然在最后诡异走脱,不禁让赵生感觉到这位赵老爷的越来越神秘。()

    很快天算子等人便决意尽快的将这里的消息和结果上报给清符真人等三位太上长老,以便做好应对的准备,因为最后那逃脱之人和那神秘的珠子,对于天算子等人来讲也带来了足够的震撼之力,所以也让他们觉得应该尽快的通报清符真人。

    当天算子等人商议好后,陈锡坤便转身对赵生吩咐道:“赵生,你安排一下你的父母亲人,之后便随我回玉符门吧。”

    赵生听后,神色一黯,虽然心中极为不想与父母分离,但是现在已然拜师于玉符门,成为玉符门下的弟子,所以赵生自然也不敢违抗师命,当下一脸苦涩的看了看米鱼儿后,当下便言道:“是,徒儿明白了,恩师之命徒儿自然要严守,不会轻慢,不过徒儿进入仙门,追随师傅多年,未曾回家探望父母一次,而且这一次又是白石山突逢大难,所以徒儿恳请师父能够让徒儿在白石山多留数天。”

    赵生的求情说的真情流露,在情在理,陈锡坤听的也不住的点头,但是沉吟片刻后,却不禁叹气后言道:“赵生,若是平时为师绝不会反对的,但是如今这妖孽横行的世道,你留在此处,为师却是身为担心。”

    听了陈锡坤此言后,赵生脸色发苦了起来,神情之中也不禁尽显神伤之情,这时一旁时刻观察赵生的李凤娇,自然也注意到了赵生的神情变化,心便软了起来,当下便直言对陈锡坤言道:“陈师兄,我也有个不情之请,如今我白石山突逢大难,我父亲也已惨死,却无人带我守陵,也无人待我看顾我白石山一众相亲,所以我想请与我同根而出的赵生,在此多留一段时间,不知道陈师兄能否接受小妹的请求。”

    李凤娇身怀风火两属性天灵根,基本上结丹毫无问题,只不过是早晚之事,所以在玉符门内,李凤娇已然被定为玉符门内未来的太上长老,甚至还要超越如今的三大太上长老,所以在玉符门内,几乎没有任何人会合李凤娇作对的,所以如今李凤娇有求于陈锡坤,陈锡坤一来并不想得罪李凤娇,二来通过此事让李凤娇欠下一个人情,对于陈锡坤而言却无意于天大的喜事,当下陈锡坤几乎没有任何反对的言道:“凤娇师妹,孝心厚重,师兄岂可不成人之美,好吧,赵生你就留在白石山,料理后事吧。”

    赵生听后不禁大喜了起来,当下感激的谢过了陈锡坤和李凤娇,李凤娇脸色苦楚的再次叮嘱了赵生一些关于如何厚葬李天贵,如何解决白石山的后事等等方面的事情,赵生都一一记下了,良久之后,当李凤娇自觉的已然没有什么可以交代的了,当下神情异样的深深的看了赵生一眼后,又眼色异常的瞟了米鱼儿一眼后,便神情冷然的返身回到了众修士之内,赵生倒是没什么,但是同为女人的米鱼儿却不禁眉梢微动,看了看赵生,又看了看李凤娇,眼神中也流露出了一丝异样的神情。不过在众多的修仙者面前,身为一介凡人的米鱼儿自然不敢擅自出言讲话了。

    而之后李凤娇等人便再次被一片浓浓的雾气笼罩了起来后,缓缓的飞空而上,慢慢的飞空而去,不过就在那片浓浓的雾气逐渐变得透明之际,陈锡坤若有所思的慢慢的扭头看向地面上的赵生,而后嘴唇轻动了数下,而一直在地面上恭送陈锡坤等一众玉符门长老的赵生却猛然的神情一楞,当下神情古怪的看了看陈锡坤,不自禁的冲陈锡坤点了点头,这时半空中的陈锡坤见到赵生点头的样子,随后便满意的轻笑了一下后,身形转了过去,也紧随着众人隐身在了半空中。

    在原地又停留了一会后,赵生感觉那些长老们或许真的走远了,当下才悄然的取出了破法幻目,通过金丹催动破法幻目悄悄的窥探了过去,果然在一片透明状的雾气云层中,陈锡坤,李凤娇等人的身形赫然出现在哪里,不过此时陈锡坤等人却在全力的催动雾隐遁术,如同清风雨云一般悄然而且快捷的在空中飘荡而过,片刻后,赵生撤销了法力,收起了金丹和破法幻目,在原地沉思了片刻后,不由的苦笑的低声自语道:“哼,好个贪心不足,蛇吞象啊,都怕死怕的跑回了玉符门,竟然还在想着九天草玄梅,哼。”

    赵生身后的米鱼儿听到赵生低声略带讥讽的神情,也便猜到了那些另赵生畏惧的人恐怕此时都已然离开了,当下米鱼儿大着胆子拉着赵生的衣袖言道:“阿生,他们都走远了么。”

    赵生回头见到米鱼儿的神情紧张的样子,当下心中一软的赶紧安慰道:“别怕,小鱼儿,他们都走了,你别害怕。”说完后赵生拉了拉米鱼儿的手,温柔的继续言道:“刚刚在山崖上的时候,让你为我担心了。”

    米鱼儿感受着赵生温暖的手心温度,心中犹如小鹿乱撞,当下便甜甜的羞笑着靠在了赵生的身边,颇像一位新婚的小娘子依偎在自己可靠的丈夫身边。

    而此时赵生心中却对米鱼儿产生了一丝愧疚的感觉,因为此时赵生的心中已然被徐月娘的整个人充斥的满满的,任何的女子在此时恐怕没有能够停留下一丝的空间,所以赵生在明明的感觉到米鱼儿对其的绵绵情意,可是赵生的心就是在流血,就是像针扎的一样痛,赵生心中长叹一声,赶紧不再胡思乱想的抛开徐月娘,抛开米鱼儿,而后便开始想着自己的父母二老,为他们二老以后的生活想着,片刻后赵生神情严肃的对米鱼儿言道:“小鱼儿,见了我们的父母,你能为我刚刚在山崖上的事情保密么。”

    米鱼儿坏笑的娇声言道:“怎么了,害怕被人嘲笑了,嘿嘿嘿,我偏偏要说。”

    赵生面色一苦的言道:“我只是不想让父母们太过担心我,父母他们的年龄毕竟是有了一定的岁月了。”听了赵生此言后,米鱼儿也紧跟着神色黯淡了下来,随后便乖巧的答应了下来。

    清风拂面,黑夜长空,赵生牵着米鱼儿的手慢慢的走在了山道上,路上遇到了几批巡逻的兵士,赵生不想惊扰众人,当下便催动了一张雾隐之术,将自己和米鱼儿隐藏在浓雾之中,很轻巧的避开了众多兵士的耳目,一路畅通的走回了自己的家中,将米鱼儿送回了屋中后,赵生便一个人飞身上房,独自一人在屋顶看着满是星斗的黑夜长空,面色发苦的一边低呼着徐月娘的名字,一边从储物袋中再次取出了一坛酒来,大口大口的喝了起来,渐渐的赵生逐渐的酒意上头了起来,徐月娘那美艳善良的笑脸不时的浮现在赵生的脸庞,让赵生陶醉不必的看着,在酒意梦中的这一刻,赵生完全的忘记了徐月娘罹难的事实,快活无比的陶醉在梦境之中……….

    很久很久之后,赵生浑身酸麻的晃动了一下身子后,便感觉到头重脚轻的极为难受,再次从内心中幻想着徐月娘的时候,赵生却感觉到头中刺痛了起来,赵生啊呀的的痛叫了一声,而后便用力的抬起了那沉重无比的眼皮,可是久久未能抬起,不过一道火红色的光芒却依旧透过赵生微微睁开的双目缝隙中投射而来,深深的刺痛了赵生的眼睛。

    赵生敏锐的感觉是冲天的火焰之光,这让赵生不自禁的毛骨悚然了起来,这时赵生才想起来自己昨夜大醉的时候,既没有放出自己的灵兽,有没有放出炼尸,更加没有身处于法阵之内,根本没有任何的防御手段,若是那些半狼妖人来偷袭的话,赵生很难想象,恐怕到了这时自己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只能任人宰割,恐怕此时就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父母,自己未过门的妻子米鱼儿在自己面前被那些半狼妖人肆意**,而自己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无能为力。

    一想到这里,赵生顿时惊吓的冷汗直冒了起来,当下赵生丹田运气,气走百汇,浑身的经脉大开的疯狂吸收起外界的灵气,可是此时外界似乎和赵生完全的隔开了似的,赵生更是心中大惊起来,当下便疯狂的运转了全身的灵力,开始疯狂的冲击着自己全身的经脉,似乎想要立刻冲开束缚,赵生强烈的危机感心境之下,全身的灵力如同万马奔腾般在赵生的体内乱窜着,而此时赵生并不知道的是,赵生的身体却在全身的冒出着无数的汗水,炙热的体温还在不断的升高,渐渐的已经热如火炭的赵生,全身已然如同火盆一般,就连赵生筋脉也已然暴涨了不少,,即便是那张清秀刚毅的脸庞也渐渐的青筋暴露,让人不敢直视。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