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最强仙体 > 第243章 猫捉老鼠的快感
    第四天,李天贵的部队经过三天的不眠不休的赶路后,大部分人的精神终于萎靡了许多,李天贵也渐渐的熬不住了,下达命令设好岗哨后刚刚进入睡眠后的李天贵突然感觉到自己躺下的床铺的正上方有什么东西隐约的悬挂着,惊奇不定的李天贵小心翼翼的取出了火折点燃后,惊恐的发现一把利剑被人用麻绳掉在了半空中,而利剑所指正是李天贵躺倒后的头颅所在的位置,李天贵很快的将他身边最信任,最依赖的两名武士——铁头、姜成招了过来,不用李天贵说什么,就单单看着眼前这惊人的一幕,这两名在还没有加入到李天贵阵营前就闯出偌大名气的武士铁头和姜成顿时一脸的惊惧,.com

    ……….

    第五天,当李天贵的队伍经过了一片密林之前,那处远方的密林的上空突然惊声一起,而后惊起了一大群的飞鸟,那群飞鸟尖叫的嘶鸣着,而后惊慌失措的向着远方四散飞逃而去,任何一个有点经验的人都会知道远方的那处密林中一定有什么可怕的存在,这才会引起林中飞鸟们的惊慌,可是此时的李天贵和他的近卫兵们,此时已然没有了任何心情或者说是心劲儿去查看那是什么危险了,因为这几天内他们被那个不知名的刺客搅扰的心力疲惫,他们已经没有力量在危险中奋力挣扎了,他们只想能够尽快的结束这一切,即便是结束的方式是死亡,他们也丝毫不介意。

    不过当他们真的走进了那处密林之后,并没有任何的攻击来临,这让李天贵等人都为之一怔,没有人死亡,没有人受伤,不过他们的心再一次的提了起来,因为他们莫不清楚他们的敌人,那个隐藏在暗处的刺客究竟打的什么主意,他们此刻终于明白等待死亡甚至被面对死亡还要恐怖,心情坎坷的一路顺风的离开了那片密林,李天贵众人长出一口气的同时心再一次提到了嗓子眼儿里。

    因为他们分明能够感觉到一股冲天的杀气在密林中无限的延伸,压的他们喘不过起来,这并不是他们胆小而产生的错觉,事实上却是有一个人正用充满杀气的眼神冷冷的盯着李天贵,那人正是一直跟着他们而来的赵生,此时的赵生已然跟着李天贵等人已经第五天了,从第一天因为没有刺杀没有得手的赵生反而因为被人算计,而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猫捉老鼠的戏谑心情,没错,看着李天贵手下那队对自己武力和经验相当自信的武士和骑士们,赵生突然产生这种想法,第二天,赵生潜入他们队伍中偷了一只利箭,而后用大力甩出,因为赵生使用了神力符的缘故,用手腕甩出的利箭丝毫不逊色任何的铁弓射出的利箭,不过赵生在先前的那种戏谑心理下,打击的却是李天贵的头盔盔缨,这一次的打击,丝毫没有引起李天贵等人的恐慌,李天贵以及他身边的那些骑士们和武士们甚至认为那是刺客的本领不济,虽然他们再后来的行路中,加强了防守的力量,但是从他们的表情中,赵生依旧看到了不以为然的神情。

    于是第三天,赵生操控着螳螂飞车,从百里外的一座石山上搬来了一块岩石,并事先的埋伏在了李天贵等人的路经之地,之后,果然让李天贵等人惊吓了一番,看着后来那些人面露惊恐的样子,赵生突然有了一种十分愉悦的快感,这种快感十分的变态而且扭曲,但是却让赵生那颗因为徐月娘退婚之事而受伤的心十分的愉悦。

    没有丝毫的犹豫,赵生在第四天,便偷了一把利剑,并靠着白纱隐身法器无声的潜进了李天贵的帐篷中,而后将其悬挂在了李天贵的脑门上,而后静静的退在了远处静观其变,没有多久,营地内顿时炸开了锅般的喧闹和惊慌,让在暗中看笑话的赵生有了一种更加快活的感觉,没错是一种强者玩弄弱者的快感,一种随时都能将那些弱者玩死的快感,赵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现在变的这般的心理扭曲,但是赵生知道他自己现在非常的快活以及开心。

    第五天,赵生准备在密林深处将铁尸小刀召唤出来,玩一出闹鬼的把戏,可是当赵生看到了李天贵等一干人等那一个个疲倦无比,漠视生命的表情时,玩耍的心情顿时丝毫的提不起来了,顿时一股因怨成恨的感觉在赵生心中磅礴的汇集了起来,赵生从来没有感觉自己这般憎恨一个人,即使是面对小时候最讨厌的赵天德,赵生也没有这般憎恨过他,可是现在赵生觉得自己竟然这般的憎恨着李天贵。

    没有丝毫的犹豫,赵生看着远去的李天贵的身影,喃喃的道:“没有力气玩了么,那好吧,明天就是你的末日。”

    就在赵生阴冷的说出这句话的同时,赵生身后一阵‘呜呜呜’声传来,像是在回应着赵生似的,听到身后的回应,赵生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铁尸小刀,那模糊而又臃肿的脸庞,紫黑色的面皮,满脸青筋的暴露,鲜血淋漓的干裂嘴唇,时刻不预示着他的危险存在,不过此时这幅尊容,在赵生的眼中却是无比的可靠,心中郁闷的赵生不禁叹息了一声道:“小刀,还是你好,永远的不会背叛我,你说,月娘和翠儿为什么要抛弃我,我不是答应了她们要给她们找到青春不老药,要和她们永生永世的生活在一起了么。为什么她们要背叛我。”

    说到最后,赵生的语气更加的阴沉,声色逐渐的俱厉了起来,小刀没有丝毫的反应,只有当赵生真的从内心中愤怒的时候,小刀才恍惚间的随声了应和了一声,虽然只有这么一声,但是在赵生听了,心中也觉的十分的安慰。

    此时的赵生像是找到了一个知己一般,拉着小刀不时的倾诉着自己心中的苦闷,倾诉着自己对世间不平的痛诉………

    第六天的时候,赵生只身来到了一处山崖之颠,通往玉山城的一处山道正好在这座山崖的半山腰挖掘搭建的山道,在这里狙杀李天贵却是最好的地点。

    召唤出了铁尸小刀后,赵生很随意的蹲坐在山崖边,冷冷的看着李天贵的马队一路蹒跚的向着这里走来,此时的马队中的众武士全然没有了先前的那种傲气,大都低着头,有气无力的在马上一摇一晃的做着,不知道他们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事情。

    赵生看到这些人的表情后,心中不禁冷笑了一声,别人可能不知道,赵生作为始作俑者,自然多少了解一些这些人的心思,不过他们的性命对赵生来说并没有吸引力,赵生只是针对着李天贵,看着马上同样愁容满面的李天贵,赵生心情还是极为复杂的,要说这个李天贵在赵生小的时候,对赵生一家人倒是满善待的,现在要不是因为徐月娘的事情,赵生还真狠不下心来,对付李天贵,要知道早在玉华国安排人马接应北边撤下来的众达官显贵时,那是一次多么重要的出人头地的机会,在那次赵生也知道李天贵及白石山的领导核心都在排挤自己,出兵任务上的分配也是极为不公平的,赵生后来得知后,也不过仅在心中感叹一下而已,从没有因为此事怨恨过李天贵的,赵生扪心自问自己不是一个权欲熏心的人,字不会做出放恩负义,以下犯上的事情来,可是李天贵竟然强硬的要求赵生不要在和徐月娘有什么纠葛的时候,赵生心中便对李天贵充满了怨恨,这一点正是赵生心中难解的心结,任何人触动了这一点,赵生都不会善罢甘休的。

    慢慢的将自己,自己一家人在白石山生活的这些年的事情在心中过了一遍后,赵生权衡再三后,斩杀李天贵的心情渐渐的坚定了起来,赵生心中厉声的暗道:“是你强行拆散我们,霸占月娘的,你敢作恶事,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眼神厉色一闪后,赵生刚想起身,做一些刺杀时的准备,可是就在赵生刚刚想起身的时候,身后一旁的铁尸小刀突然诡异的转身后,喉咙中发出了嘶嘶的低吼声,这让赵生心中大惊。

    当下赵生赶紧扭身观看,只见一团浓浓的水雾之气,正向这边山崖之颠飘了过来,赵生心生警觉,右手赶忙从怀里将储物袋掏出后,取出了斩将宝刀,警惕的盯着那团水雾状东西。

    可是令赵生没想到的是,还没等赵生再有下一步动作时,那团水雾状的雾团内传出了一阵冷冷的笑声:“哈哈哈,赵师弟,警惕心蛮高的么,不愧是久经沙场的将军。”

    赵生心中一愣,那声音洪亮,像是一个青年人所发出来的,赵生觉得自己是在哪里听到过,可是一时之间又无法想起来,不过听对方就然直接呼唤出自己的姓氏来,恐怕还真是自己认识的呢。

    本书首发 。

    您的留言哪怕只是一个(*^__^*) ,都会成为作者创作的动力,请努力为作者加油吧!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