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最强仙体 > 第122章 证婚人
赵生点了点头,转身奔村头大门处而去,不大时,便已来到了和白兰兰相约的地点,四下望了望,见毫无人影,正纳闷之际。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大门阑珊处传来。

    赵生忙凝神望去,见阑珊处一股灰暗之处,渐渐的显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紧接着身影渐渐的清晰起来,仿佛从灰暗之处走出了一个俏丽的身影般。

    看着有些那张略显调皮模样的脸庞,来人正是白兰兰,当下赵生赶紧向其施礼,对面的白兰兰也忙芊芊一礼。

    赵生看着白兰兰,心中暗自猜想其想说什么,但是等了半天,对面的白兰兰三番五次欲言又止的样子,赵生忙说道:“兰兰,你不是要我去找一个带着木剑的书生么,可是你怎么又不现身呢,难道我找错人了,可是天剑先生口口声声的也想见你啊。”

    白兰兰听闻之后,浑身一颤的言道:“我也知道他也想见我,他曾经好多次回到这里,来拜祭我,要不我也不会知道他还存活在这个世间呢,可是即便他想见我,而我已是魂鬼异类,与他相见,毫无益处,赵公子,奴家真不知道是见还是不见,还请公子为奴家拿个主意。”

    赵生没有直接回答白兰兰,反而缓缓的言道:“我并不知道你和天剑先生只见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所以也不能帮你做出很好的恢复”。

    白兰兰点了点头,当下便语带忧伤的慢慢的将她和天剑之间的事情讲诉了一遍,原来他们之间竟和当日在玉山城遇到的那对逃婚的年轻男女的际遇几乎一摸一样,唯一不同的是,那对年轻男女有天剑出手搭救,最终逃婚成功;而白兰兰和当时的天剑在当时确是毫无还手之力的凡人男女,后来白兰兰便被主人家关在一间屋中,而天剑面对家族长辈的压力,只得软弱的屈服了,后来便娶了一户大家千金,就天剑成婚的那天,白兰兰伤心欲绝,在屋中上吊而死,而得知此消息的天剑,后悔不已,后来天剑便神秘的失踪了,几十年后的一天白兰兰竟机缘巧合下的渐渐恢复了意识,但再也找不到天剑的踪影了,于是白兰兰只能抱着对天剑的怨念一个人孤零零的在山村旧屋中默默的住着,不久之后,有些细心的村民终于在偶然之间发现了白兰兰的踪影,接着惶恐之下的村民们纷纷逃难下山了,于是整个山村彻底的没落了。

    赵生听后,心情中感慨不已,心中这才理解天剑见到那对逃婚的小年轻男女的时候,为何那般感慨良多。对天剑颇为同情的赵生,自然在言语之间便帮着天剑说话了,当下将和天剑相处时,天剑闻知自己受白兰兰之托来找他的事情后,情绪异常激动,万分思念的情形讲了出来,而后又将天剑解救那对小年轻男女的事情也讲诉了一遍。

    白兰兰默默的听完之后,乖巧的点了点头,言道:“原来他现在变得这般执拗,和他以前的性子完全不同了,想必这些年来,他的内心也饱受煎熬,真是苦了他。”

    赵生也点了点头,感慨的言道:“听你的描述,当年的天剑先生恐怕是一个彬彬有礼的文弱书生,现在变成了这般怪异脾气的人,可见这些年他是怎么过来的。兰兰,要我说,你还是去看看他,见了他之后,就算你狠狠的骂他,打他,我想他也会很开心的,可是如果你不理他,很难想象伤心之下的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看着白兰兰思虑良久,才略微了点头同意后,赵生赶紧拉上白兰兰,向着村内的那间小屋子走去,刚走过两排房屋后,迎面站着一人,赫然就是仰首期盼的天剑,看着赵生身后的白兰兰,那个思念多年,万分期盼的身影,天剑那本就身体单薄的身板,在情绪激动之下,更显的软弱无力,似乎一阵风就能将其吹倒似的。

    而赵生身后的白兰兰在见到天剑的一瞬间,整个人也如触电般的呆在了当场。

    赵生知趣的快速的消失在夜幕之中,躲在了一处老房子旁的石墩后面看着这动情的场景。

    赵生的离去,丝毫没有对眼前的这对相爱百年的恋人有丝毫的影响,天剑和白兰兰依旧痴痴的对视着,看着自己相恋多年的情人就在自己的眼前时,内心中隐藏了多年的冲动,多年的期盼,多年的思念,多年的哀怨,似乎就在这一刻,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两人的眼中渐渐的充满了欣赏和疼惜的眼神。

    不知过了多久,爱怜的对视中的天剑和白兰兰终于渐渐的平静了下来,百年的时间使他们逐渐的成熟,百年的分离却更使他们的情感变得炙热。

    强作平静的二人,不约而同的冷冷的言道:“你还好吧。”

    语言的交集引动着情感上的再次碰撞,再也顾不得心中的顾虑,离别的隔阂,两个完全不同的生命再次的碰撞到了一起。

    看着拥抱在一起的天剑和白兰兰,赵生第一次明白了真正的爱不是用言语可以表达的,是发自内心的,就在这相守的一刻,便能得到了一种幸福!那就是爱的感觉,而只要有了爱,他们就会拥有快乐,哪怕是相隔两百年的快乐,他们依旧这般幸福的相守着。

    看着眼前这对有情人,心有所感的赵生,心中渐渐浮现出自己童年时在小黑屋中见到的徐月娘的那张温柔和蔼,充满希望的脸庞,接着那梁素素怨恨世间没有好男人时的那张哀怨的脸庞也接着浮现了出来,让赵生心中充满了爱怜之情。

    不知过了多久,连天色也渐渐的明亮了起来,在朦胧中不知不觉的被一阵寒意冻醒的赵生,睁开迷茫的眼睛,看到远处的天剑独自一人正在不停的忙碌着,赵生好奇的凑了过去。

    只见天剑不断的将那间白兰兰所住的小屋子,打扫的干干净净,屋前的空地上用不知名的小野花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心形的花丛,简单但是浪漫。

    看到凑过来的赵生,天剑激动的一把将赵生抓住,狂热得喊道:“小兄弟啊,大哥我要娶兰兰啦,明天晚上,兰兰就要嫁给我了。”说完,天剑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听到天剑如此说,赵生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问道:“天剑前辈,你是人,她是鬼,这怎么成亲啊。”

    天剑听后,苍然一笑道:“情未断,缘难了,萦绕千年,舍却残生犹不悔;身已空,尽成泪,总是情愁滋味。”

    言毕后,天剑洒然一笑道:“小赵兄弟,我去找些婚礼用的东西,还有晚上还要麻烦小赵兄弟帮我们准备一下婚礼,你可是我们的证婚人啊。”

    赵生点头应下了,看着天空中消失的巨剑,赵生心中不禁暗暗推敲着天剑刚刚吟出的那首诗句。

    当晚的婚礼现场,屋顶树木上尽是飘舞的彩带,拉花,地上铺着一张巨大的红色地毯,地毯两旁挂着粉红色的轻纱幔帐,红烛,花果摆满了前院屋间,好一派喜气之情。

    只是如此喜庆的场面,参加婚礼的却只有赵生一人而已,看着院内屋间,空空荡荡的样子,赵生不禁伤感的看着眼前的这对新人。

    头戴新郎冠,胸带大红球,身穿摺红袍的新郎天剑满脸喜庆的拉着一身精致红妆娇美异常的白兰兰走在铺满红毡的院中,走了几圈后,天剑才满脸幸福之色的带着白兰兰来到了赵生的身前。

    接着被颠覆了礼仪人伦的赵生,心情极其复杂的按照婚礼的仪式,喊道:“一拜天地,二拜高堂,夫妻对拜。”

    ……..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