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最强仙体 > 第099章 早餐情缘上
赵生打定主意后,便轻车熟路的翻下了屋檐再次来到了先前的那处屋梁之上。此时屋内仍旧是红烛荡漾,妙影诱人。

    仔细的端详着那女子傲妙的身姿,白皙细腻的脖颈和香肩,滚圆饱满的臀型,这一切都让赵生觉得口干舌燥,甚至还有些眩晕的感觉。

    赵生带着欣赏的眼神注视了那女子良久,依旧觉得她那美丽的背影充满了诱惑,无可挑剔般的完美。

    良久后,那女子突然哎呀一声,身形一抖的靠在了桌边处,而后便见她手捂着前胸,面带痛苦之色,步履蹒跚的走向附近茶几。

    情况的突发,令赵生十分的诧异,不知到底出了什么状况,看着痛苦不已的美艳女子,赵生突然有一种心痛的感觉,这般娇滴滴的美丽尤物,只可关爱非常,呵护万千的百般宠爱,哪里能舍得让其受到半分的伤害和痛楚。

    心中十分的想要跳进窗内,去帮助那女子,但是自己现在的状况,若真的进去,恐怕非但帮不了忙,还会将那女子吓得半死过去。有所顾忌的赵生只得强自按耐住自己的冲动,静静的观察着那女子。

    那女子艰难的挪动着身子,终于摇摇晃晃的挨到了茶几的旁边,只见她坐在凳子上拿起了两块粗粮做成的发糕艰难的吃了下去,而后又喝了口热茶,不大片刻后,便见她那苍白、消瘦的脸庞上渐渐的红润了许多。痛苦之色也渐渐的缓解了,捂住胸口的双手也渐渐的停止了颤抖。

    这时,赵生才恍然大悟到,原来这女子是饿得啦,想必是胃痛发作,才会出现肠胃筋膜的疼痛。看着那女子还有些痛苦表情的脸盘,赵生依稀觉得有些面熟,思索了良久,这才猛的想到,眼前这女子竟然是当日和自己合力诛杀车骑兵征南元帅——葛天威的那名女扮男装混在军中的神秘女子。

    原来这女子竟然还是故人,想到此处,赵生颇觉得自己和她还真有些莫名的缘分呢。还是童男的赵生已然懂得了不少情爱之事,对于男女间的这般巧遇的事情上总是往自己心中所希望的那种暧昧情形上想。甚至赵生还头脑发热的想着,若是自己现在跳进去,说不定,那女子还会热情相迎呢。就这样一边想,一边心头热乎乎的赵生更加疼爱的注视着那神秘的女子。

    过了片刻后,那女子好像真的只是简单的胃痛,吃了些粗粮做成的发糕后,便真的不再疼痛啦。那女子重新站了起来,走到一面梳妆台前,双手柔软的拨弄着身前盘下的秀发,十分得意的欣赏着铜镜中自己的姿容,对着镜子还不时的摆弄着婀娜的姿态,仿佛十分的自恋似的。不过,那女子这般举动,却并未让人感觉到轻挑的感觉,反而有种美的享受。

    那女子注视了镜中的自己良久后,才带着幽怨寂寥的口吻低声的叹息道:“可惜如此容颜却只有我一人欣赏。”

    听及此言,赵生暗暗的体会到一些女子的寂寞孤独之意,心中不禁更是涌出疼爱之意来。想到那女子胃痛,大概是因为吃不惯粗粮做的发糕,才不怎么吃饭而引起的。自己可是做饭的能手啊,做几样好吃的糕点给她送来,想必定能让她感觉出关爱的温暖来,以后她便不会如此这般的幽怨啦。

    赵生想了想,打定主意后便翻身上了屋顶,看准方向,便飞速的离开了。

    就在赵生刚刚翻身上房的时候,正在照镜子的那名女子,若有所感的扭头看了看赵生刚刚所在的那个窗口,不禁柳眉皱起,快步的来到窗口处,向着窗外四周仔细的查看着,半天后,依旧没有半个人影,那女子便喃喃道:“难道今夜自己心神恍惚,产生了错觉不成,怎么总感觉有人在偷窥自己呢。”

    又想了片刻,也想不出因由来的女子,便索性吹灭了烛火,褪去束身的腰带,解开宽大的睡袍,只穿着一件柔软轻薄、精致异常的亵衣倒在了床上,大概真的有些困倦的缘故,那女子不大时便发出了轻微的酣睡声。

    不知过去了多少个时辰,天色微明后,转而又变成了漆黑一片。睡梦中的女子似乎真的心事重重般的,又或是真的身子弱,在床上睡时也不禁微微的颤抖着,似乎在梦中梦到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来,又似乎病弱的身子不时的筋膜着。

    那女子就这般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渐渐的颤抖的身子也平静了下来,软绵绵的伏在了卧榻上真的睡去了。这时,一双浑实而有力的手轻轻将女子踢开的薄被又重新盖在了女子的身上,而后又十分温柔的将女子伸出的小腿重新放回了被窝之内。

    黑暗中,一双温柔体贴的眼睛注视着那女子良久后,才恋恋不舍的慢慢的隐入了黑暗之中。

    庄外的雄鸡不时的高声啼叫着,红日渐渐的高高升起,渐渐的将整个天地笼罩在一片光亮之中。

    片片光明透过纱窗,照在了女子的脸庞上,女子睁开睡意迷茫的双目,翻了个身,意犹未尽的依旧懒散的倒在床上。

    窗外不时的传来雄鸡的鸣叫声,女子似乎十分的厌烦这种声音,脸色一丝阴晦之色一闪而过,便木然的挺起了身子,坐了起来。

    盘腿而坐的女子摆出了个打坐的姿势,而后便进入了入定的状态,不大一会而的功夫,那女子身旁竟渐渐的聚拢了一层浓浓的气流,若是赵生在旁,定能一眼看出,这女子所练的正是和自己一样的功法——练气诀,只是所不同的是,这女子身旁聚集的并不是蓝灿灿的灵气,而是青蒙蒙的灵气流。

    一个时辰后,那女子似乎心满意足的收了功法,停止了吸纳灵气,精神抖擞的看了看屋中的一切后,女子便穿着仅能盖住傲人胸部的柔软亵衣,近乎赤条条的走下了床,调皮的肚脐眼,完美的下体,修长的双腿,浑圆的臀肉,细嫩的肌肤几乎毫无遮拦的裸露在阳关中。

    走到镜前的女子,再次不停的摆弄着身姿,看着镜中的自己,仿佛一下子得到了什么满足似的,转眼间便十分的开心愉悦起来。

    百弄了半天后,女子终于感觉到了饥饿感,双手再次捂住了胸口,柳眉紧皱的嘟囔着:“什么时候,我才能筑基成功啊,到时便能够达到辟谷的境界,就不用再吃这些粗糙、难吃的食物啦,咳,这些真难吃。”

    饥饿难耐的女子还快步走到了茶几前,正要拿起昨日的发糕时,竟然惊得愣住啦,只见昨夜原本只有发糕和茶水的茶几上,竟然毫无征兆的出现了一个纸包包好的香酥糕点,上面的芝麻和鸡蛋焦圈透出无比的清香,用手一碰整块的香酥饼,干脆甜香之味立时便传进女子的鼻中,飞速的勾起她的馋意来。

    香酥糕点旁,还有一个砂锅,打开锅盖,一股葱花白米粥的清香味扑鼻而来。直引的女子的肚子“咕咕”直叫起来。

    锅旁还有一张白纸,只见上面没有题写任何字,只是画着一个腰胯单刀,脚踩石块,做着鬼脸的搞怪青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