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武侠修真 > 最强仙体 > 第080章 约定会合
赵生看完了两本书后,颇感困倦,便和衣而睡,这一觉睡到日上三竿后才渐渐的舒醒了过来,伸了个长长的懒腰,赵生慢慢的坐了起来,在屋内屋外走了走,吃了干粮和饮水之后,便来到天剑的坟前,拜祭了一下他。

    心中又为天剑祷告了一翻,便要转身离开,正这时,赵生猛然被坟前地面上的一道金光闪了一下眼睛,赵生仔细一看,竟是昨夜天剑所用的那个带把的铜铃,此时被阳光一照,显得格外刺眼,想必是昨夜自己埋葬天剑时,从天剑手上掉落下来的吧。

    赵生心中一动,昨夜天剑凭着这只铜铃铛可是招来数个僵尸,厉害无比。赵生赶紧上前捡起来,仔细观看,并来到院前的那些棺材前,学者天剑的样子,试着摇了三摇,但是那些棺材却没半点反应,赵生心知定是自己没有学会控魂术,他日自己学会了控魂术后,自然便能使用这只铜铃铛啦,当下小心的将其收好。

    赵生看了看空荡荡的义庄,本还想留下来等候白兰兰要找的那个书生,但是昨日一战后,赵生也是心虚之极,唯恐天剑或是那个病怏怏的年轻人的同伴找来,倒是自己一人所言,恐不为他人所信,倒是或恐招他人所害。

    想到此处,赵生思索了片刻后便打定主意,离开了这间义庄,在离义庄不远处的一个山坡上,砍了数十根树枝,简单的搭建了一个小木屋。于是赵生便在木屋中地等待着白兰兰所找的人。

    此处山坡不高,但是却树木茂盛,林草茂密,而且正好能看到义庄,若是义庄中有人住在里面,赵生一定能看见的;若是有不善之人来义庄时,赵生所建的木屋也隐蔽之极,到时就算藏不住还可以跑的。

    于是,赵生便在木屋中安心的居住了下来,一边监视义庄,一边细细的学习着那本驭兽术。

    赵生在小木屋中一住就是三天,这三天义庄中再无人到来。赵生一边观察着义庄的动静,一边细细的将驭兽术通读了一遍。对如何捕捉,控制妖兽,赵生便有了个大概的认知。对这本驭兽术越是深入了解,赵生对另一套御兽决的向往更是渴望。因为在驭兽术的最后一页这样对御兽决进行描述——人与妖兽进行合体变身,御兽之人便会暂时获得妖兽的能力,可以暂时获得法体双修的能力。

    赵生轻轻的合上了驭兽术,看了看天色,算了一下自己离开白石城的日子,已将近十天,若再不将玉山城的消息传回城中,恐李天贵怪罪自己。当下只好暂时放弃等待白兰兰要找的那个书生。

    赵生简单的收拾了一下。便向着玉山城大步流星而去。

    就在赵生离去后的第二日,义庄之上突然飞来一只体宽四丈有余的巨雕,大雕上有一人,邋里邋遢的很像一个卖酒的老财迷一样的人。

    若是赵生见了此人,定会一眼认出来此人竟是他曾经见过的那个骑雕的仙人——空灵子。

    此时这个空灵子再无往日的那种吊儿郎当的样子,反而一脸晦气的控制着大雕四下里寻找着什么,只听他喃喃自语道:“真是晦气,这次出行,自己怎么带了这么一个二世主来啊,这下倒好,他没事出来闲逛,被人杀啦。现在却连尸首也难以找到啦。”

    空灵子一想到此事,便紧锁眉头,再联想到宗门里那位正在冲击金丹期的师兄,更是头疼,若是他没有冲击成功,便还与自己同阶,若是他成为了金丹期前辈,便会成为宗门内的长老级的人物,到时自己弄丢了他的独子,他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

    空灵子极想把这些可怕的念头抛之脑后,但是他以活了近二百年,久经人事,他不用脑子想也知道自己推敲的结果和自己日后所要面临的结局八九不离十,当下只得加大搜索范围,希望能找到凶手,至少自己可以有个推脱的理由。

    当下空灵子加快的驱使着自己的灵兽——金翅巨雕,让其不断的在空中盘旋。

    赵生此时并不知道自己竟然惹上了一个天大的麻烦,反而专心致志的向着玉山城而去。

    离开义庄的第二天的中午,抬头看了看骄阳似火的天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赵生对着热死人的天气抱怨了一句,便不得不找了一片树林茂密的林荫处休息。

    赵生慢慢的打开地图,看了看,知道自己再行走大半天便能抵达玉山城,赵生还从没有独自出来打听过消息,尤其是这等军队中的机密消息,对如何打探消息,赵生也是毫无经验。

    正在发愁的时候,赵生突然想到了自己还与大山约定相会的地点就在此地不远处得一处高山上,而自己本可以早些到达玉山城,可是路上停留了数日,现下离与大山相汇合的时间也差不多啦,一想到大山还做过打家劫舍的强人,想必他经验丰富,赵生正发愁自己没有打探消息的经验,心道不如和大山会和后听听他的看法。

    当下赵生便改变了方向,向着玉山城东北角的观日峰而去。

    幽蓝的天空中朵朵浮云恣意地变幻着,红辣的娇阳高悬在天空中,万道金光穿过厚厚的林叶直照在大地上;空气中干燥得没有一丝凉风,呼吸的空气仿佛都有点微弱的热量。

    山林里茂密的树木仿佛能降温一般,看着这炙热的天空,走在这安静凉爽的山林中,心情不错的赵生一边行走,一边在山上寻找大山。

    观日峰不大,但是却很高,很少有人会真的攀上山峰来观看日出的,只有那些身负武功的人才有这种能力登上山顶观看日出的。

    赵生和大山约定的地点也没设在山顶之上,虽说山顶之上更加的安全隐蔽。赵生缓缓来到了一处山谷之中,四下瞭望着,很快便在一处山林阴影处找到了一头马匹,赵生向那边寻去,正巧看到马匹的旁边还有一人,正是大山。

    这时大山也发现了赵生,也赶来相会,二人见面自是十分高兴,赵生简单的询问了,大山将大家到白石山迁居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有了赵生的推荐信所以整个迁居进行的很顺利,大山一将老母安排好后,便借了一匹马赶来与赵生相会。

    看着大山立功心切的样子,赵生暗叹道:“看看人家多有建功立业的豪气,自己十分惭愧啊。”

    大山诉说完后,忙问赵生接下来该如何行事,赵生一听,脸色一红,也不好意思告诉大山自己这些天还没到玉山城呢,至于怎样进行消息的打探,更是毫无办法。

    赵生只好找了个推词,说要先找个当地人,然后住进玉山城,再伺机寻找消息。

    大山一听,便道:“赵校尉真高明,大山今后定为赵校尉鞍前马后,效命疆场。”

    赵生见自己竟真的糊弄住大山,心中也是高兴,这样好歹算是保住了自己的面子,不然定会当场出丑的。

    这时大山却告知了赵生一个消息,原来昨夜大山便以来到此处啦,临近清晨之时,大山正在林下休息,突然从山顶之上掉下了一个人。虽说此处林木茂盛,但是那人摔下的山崖甚高,所以那人已然是受伤颇重,奄奄一息啦。

    赵生听后,凝视了大山一眼,试探的问道:“汝的意思是我们将他救起,然后便可随他一起进入玉山城啦。”

    大山笑道:“俺正是这个意思,那人想必是本地观日出的人,若是我们救了他,借他的身份进出玉山城,也会顺利些。”

    赵生点了点头,赞道言之有理,当下便随大山来到了那人坠山的地点。

    赵生小心翼翼的抬起那人的头来,见果然还有一口气在,当下仔细看向那人,赵生一愣,脱口惊道:“怎么会是他。”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