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综合其他 > 和隋炀帝恋爱的正确姿势 > 77 托塔天王有塔么
    隔日李端李崇带着李询来宫里给杨坚请罪。

    来的时候贺盾正巧也在, 杨坚态度和煦, 给李询赐了座, 询问李询的身体如何, 赐了好些珍贵的药材,并且复任柱国, 调任显州总管。

    显州虽不是什么富庶之地, 但这个份位和他的军功是匹配的, 比起原先罢用在家郁郁不得志, 现下去了州郡上,也有了一展抱负的机会,一年两年后若是能在年末官绩考核的时候出类拔萃,再被重用的机会也很大。

    李询跪下请罪的时候一言不发, 只伏地朝杨坚磕头谢恩,郑重无比。

    杨坚对过往的事只字不提,只让李询起来,话不多,却让贺盾见识到了帝王的果敢和胸襟, 杨坚确定了不计较,便也拿得起放得下,很是爽快的翻篇了, 谁能想到两日前杨坚还想着要治李家人的罪呢。

    贺盾回房后便把这件事如实的记载了下来。

    贺盾去给李穆复诊,出了太师府恰巧碰到李崇走马上任, 许多人都在门外送行。

    李崇看见了贺盾, 下了马, 自随从手里接了个箱子过来,离了五步远,与贺盾见过礼之后,便把一箱子书册递给了贺盾,拜谢道, “这是李某整理的兵书,抄录过一份送到了秘书省,余下这些是手书真迹,送于王妃罢。”

    贺盾看盒子最上头是一些干裂陈旧的竹简,心里微动,走近两步看了,竟是一卷《司马法》,带着桐油残留的香气,光是看着便十分沉淀肃穆,字迹虽是有些模糊,但刻痕还在,看得出经年岁月的沉淀。

    这么多年过去,这竹简应该是一直被精心保存着才有现在这般模样。

    一卷完整原版的《司马法》。

    旁边还放着一本《将苑》。

    后世有复刻还原过《将苑》《出师表》,贺盾只看一眼便认出了这确实是诸葛孔明的真迹,心里真是有些激动,虽说旁人抄录的内容也不会出入太大,但不知为什么,见到著作者亲笔写下的真迹,就是会让人十分激动……

    竹简书册年代久了,便很容易腐化碎裂,贺盾也不大敢乱碰,只摆手道,“这个太珍贵了,是李家的传家宝,我能自由出入秘书省,去那里看复刻版的就行。”

    这个时代很多书籍都还没失传,到了他们那个年代,不但所剩无几不说,流传下来的书籍,很多内容也和最初的完全不同了,能看见这些珍贵稀有的化石文献,她幸运之极。

    李崇朗笑了一声,道“你收着罢,若是叔父醒来,知道你喜欢书,指不定要赠送你无数的,这是李某单独的一份,你不收谢礼,倒劳烦李某时常记着。”

    好罢,她其实也想翻翻看看就是了。

    贺盾双手把箱子接过来,郑重地拜首道,“李将军放心,我会善待它们的。”

    李崇一笑,翻身上马,待要走,又勒马驻足,“这么说虽是逾越,但李某还是想一吐为快,王妃你医术高超,帮旁人治病也是为善之举,不过如上次救李某那般的离奇之事,往后还是谨慎为之,这世上多的是人面兽心口蜜腹剑之人,倘若遇上些贪得无厌恩将仇报的,必定要给你惹来麻烦事,切记谨之慎之,凡事多听晋王殿下的。”

    贺盾点头,感激道,“我记下了,谢谢李将军。”

    李崇亦是点头,不再多言打马而去,暗十一本是远远跟着,这会儿便上前来接了箱子,本是想说话,见那边又来了一个人,把话咽回去,在后边等着了。

    是个粉色衣裙的小姑娘,上前来对着贺盾服了一服,奉上了一只小玉钗。

    姑娘粉嫩嫩的小圆脸上染着些绯红色,声音也软软的,“这个是阿媛自己雕的,希望王妃姐姐能喜欢。”

    小姑娘满心满眼的都是心意,贺盾真是说不出拒绝的话来,摆摆手,又接过来看了看,插到了头上道,“谢谢阿媛,我很喜欢。”

    小姑娘脸上都是欣喜之色,抿唇笑得露出两个漂亮的小酒窝,领着小丫鬟走了。

    暗十一咂舌,那边有人唤阿月,贺盾回头远远见是杨约,心里高兴,走过去笑道,“惠伯,正要去寻你,恭喜,新婚大吉!”

    杨约朝旁边的李府抬了抬下颌,抄着手笑道,“不比你快活,看看你腰间挂的手里拿的,以往听潘岳上街有掷果盈车,我看你也没差到哪里去了,瞧起来比晋王还受女子亲近喜爱。”

    那倒也是,贺盾想着便笑起来,这几日她真是收了李家人不少东西。

    夫人们给她送布匹珠钗,未出阁的小丫头给她绣荷包鞋袜,每日在李府里走几步就有美美的姑娘上来给她送东西,钱袋子她都有三个了,绣品精湛漂亮如同工艺品一般。

    贺盾一一收了,并且都给了回礼,除了护肤品,她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手艺,好在这些天然无公害又能让肤色莹润自然的东西,小姑娘们都喜欢,新的方子送到冯小怜那里,冯小怜还夸她最近产量高来着。

    街面上来人来人往熙熙攘攘,杨约看了眼两人身后亦步亦趋的暗十一,朝贺盾问,“阿月你现在有无空,我的喜酒你没来喝,我和大哥还有玄感在酒楼吃饭,你方便上来坐坐么?”

    这有什么不方便的,贺盾点点头,和暗十一交代了一声,就跟着杨约上了酒楼。

    杨素、杨约贺盾都认识,另外有两个年轻人是贺盾没见过的,皆是仪表不凡,一个英气威武与杨素有五分相似的定是杨玄感了,见了贺盾便与贺盾行礼,又说母亲的事多谢云云。

    杨素问了杨广在并州的情况,指了指年轻人,朝贺盾道,“阿月,这是李靖,他是玄感的好友,今日恰巧碰上了,正好见见。“

    李靖。

    贺盾听见李靖两个字真是连心跳都快了好几分,居然是李靖。

    后世人只怕没有不认识李靖的。

    李靖是大唐的名将,凌烟阁二十四功臣之一,战功赫赫为李世民立下了汗马功劳。

    平定萧铣、安抚岭南,平定辅工拓,击灭东[突厥、远征吐谷浑,戎马一生,由他指挥的几场大战役,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以少胜多的例子更是比比皆是,有奇谋,有奇勇,出将入相的王佐之才,可以说是唐朝当之无愧的第一大功臣。

    虽说大将军提起来呼喊卫青霍去病等人的比较多,但李靖确实是天下奇才,丝毫不亚于秦之王翦,汉之韩信、卫、霍,东吴周瑜,蜀中诸葛亮。

    后世人不太了解李靖的军事才干和政治才干,贺盾猜大概是因为李靖太厉害,已经被神话成虚拟人物的缘故。

    人们过多的关注了神话传奇,反倒忽略了他本身的功绩和能力。

    这冲击太大了,天上的神仙站在面前,真是很难让心跳平稳下来,贺盾现在看着面前年不过十五,却已经仪表魁伟的少年人,心里就想起一个古早影像里小和尚问孙悟空的话,托塔天王有塔么?

    关键的是李靖原本是忠于炀帝陛下的一名大忠臣,并且有卓越的军事思想和理论,著有《六军镜》《阴符机》《玉帐经》《霸国箴》《韬钤秘书》《韬钤总要》《兵钤新书》《弓诀》等许多部有关用兵、治军、作战的兵书,直接发展和壮大了大天[朝的军事思想和理论。

    这些兵书是古代顶级兵书的代表者之一,可惜到了后世基本都失传了,只在旁的杂记摘录里看得到些零星的记录,不过就算只遗留下了只言片语,也让后人受益匪浅赞不绝口。

    李靖几乎代表了整个唐朝社会发展最高的军事水平。

    李靖话不多,寡言少语,多半都是杨玄感和杨素再说,多的是安抚的话,贺盾听明白了,大概意思就是说杨素本是想把李靖推举给杨坚,但一来李靖年纪尚小不得杨坚信任,二来杨素现在还免官在家,说话不好使,杨坚没放在心上,搁在一边没打算用李靖。

    杨素扼腕不已,杨约安慰说等以后有机会再议不迟。

    李靖很小的时候就很厉害了,是有名的天才,他的舅舅是名将韩擒虎,每每提起李靖来都是赞不绝口,纵是现在不过十五六岁,政治才干和军事才干比起一般的将领也好上太多,耽搁一年国家损失一年。

    贺盾心跳蹦蹦蹦的,在心里估算着把李靖推荐给杨坚的可能。

    杨素说话不好使,大概和他免职在家没关系,因为杨坚一直以来确实是不大看得上这些少小成名的天才,年纪小在杨坚眼里就是不稳重,就连对自己的儿子也是……推荐为官确实比较难。

    不过可以换别的路走走试试,陛下现在也是十六七岁的年纪,手里也有实权,现在又在打突厥,让李靖去找陛下倒是可行。

    杨坚这里若能说得通则说,说不通,一个同辈的年轻人,在杨坚眼里,就和阿摩的玩伴伴读差不多,把人差遣过去,杨坚也不会反对的。

    贺盾觉得此事可行,便起身朝李靖拜了一拜,郑重问,“李将军,我时常听阿摩说起您,对您的才干赞不绝口,仰慕多时,阿摩现在在漠南打突厥,正是需要用人之际,将军可愿去边塞苦寒之地,助阿摩一臂之力!”

    贺盾知道李靖愿意的,他自小就有抱负和志向,时刻想的都是报效国家,晚年辞官避祸以后,听闻突厥进犯,毅然决然披挂上任,几乎是为国家安定耗尽了一生心血,是一个可敬的英雄。

    果然贺盾话说完,便见李靖眼里微微动容。

    李靖纵是少年稳重,这时候也露出了些激动之色,起身朝贺盾郑重回了一礼,他还没说话,旁边杨约先乐不可支地笑了起来,“阿月你莫要混叫,他现在虽是名声在外,但还无官身,当不得将军这个称谓,你这么叫吓着他了,哈哈……”

    贺盾有些发窘,连连作揖道歉,目带期盼,就指望着李靖能同意了。

    杨素拍拍李靖的肩膀,沉吟道,“不若这样,我写一道奏疏上禀皇上,药师你和玄感一道去给阿摩当个小兵,阿摩年纪虽与你们相当,却比你们强太多了,军功不军功什么的暂且谈不上,去战场上长长见识也好,男儿志在四方,总在长安城里待着厮混,不是好事。”

    杨玄感大喜,和李靖两人对视一眼,眼里皆有少年人的热血,双双应下了。

    杨素朝贺盾道,“阿月你出了个好主意,不过今日饭是吃不成了,我即刻去陈禀皇上,好让他们早日出发,改日再与你和阿摩补惠伯的喜酒。”

    “正该如此。”当然是正事要紧了,贺盾点头应了,今日毫无准备见了托塔天王,她亦是有些激动,饭也不想吃,想回去接着写信与阿摩说最近发生的事,李靖和杨玄感的事,也要提前知会他一声。

    李靖与杨玄感谢过了贺盾,随杨素走了。

    杨约与贺盾在后,摇头失笑,“真是一刻不得安宁,阿月等我准备些好酒好菜,改日再单独请你。”

    贺盾点头应了,回去把信补齐,连同先前准备好的包裹,一并让暗七送去边疆了。

    杨广在漠南安营扎寨,出兵助沙钵略攻打达头可汗,战事持续了大半月,阿波败走,只沙钵略后方空虚,阿拔国部落趁虚而入,掳掠沙钵略妻儿老小,掠夺物资,杨广帅军打退阿拔国的军队,一场正面战,虽是有些吃力,但险胜了,也算没辱没大隋的军威。

    杨广受了伤,却并无大碍,吩咐士兵把夺回来的物资和人畜送还于沙钵略,这才稍稍舒了口气,回了营帐见着暗七,心情舒悦,连伤口都不疼了,在上首坐下来问,“起来罢,王妃她怎么样,还好么?信给我罢。”

    等了十几日,总算有信了。

    暗七把一大摞足足有两册书那么厚的信拿出来,奉上道,“王妃在长安很好。”好得简直不能再好了,如鱼得水。

    杨广唇角的笑意便没下去过,示意暗七先回去歇息,明日一早再来回话,打算看了信再洗漱治伤,阿月真是想他了,这么厚,是他有生以来见过最长的信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