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综合其他 > 和隋炀帝恋爱的正确姿势 > 133 去掉阿月两个字
    贺盾等独孤伽罗睡着了, 给她盖好被子,慢慢出了寝宫,朝外头候着的素心素衣示意,里头独孤伽罗睡着了。

    她两个都是自小跟在独孤伽罗身边的贴心人, 这时候都红着眼眶,想来也是又气又痛,见贺盾出来,朝她行了礼道, “谢过太子妃。”

    贺盾摇摇头, 垂垂老矣,独孤伽罗的身体要注意了, 心结还得心药医,得让她宽心才好。

    贺盾站在院子里晒月光, 她随身带了块杨坚给的玉佩,这时候倒是派上了用场,方才又离杨坚很近,在紫气里头泡过一圈,否则换了平常人受了这四十大板,只怕爬也爬不起来了。

    她这么望着月亮大半天不动是挺奇怪的,素心素衣上来询问了几次, 以为她在等杨广, 上来说了几次, 让她去屋子里等, 外头风冷。

    除了小腿, 贺盾后头一片都疼,躺不下来坐不下来,再加上对着月光她比较舒服,力量虽微弱,但她希望背上的伤口尽量好得快一些,就拒绝了,让她们进去陪独孤伽罗睡觉,不用理会她。

    素心素衣拗不过她,给她拿了件厚实的风袍系上,也听话的进去了。

    自长安到岐山有一段距离的,送信回去少说也要两三个时辰,又加上是晚上,一来一回估计是明早的事了。

    只这点时间远远不够,她虽是体质特殊,但这身棍伤有些重,没个半月好不利索。

    她现在也只是勉强能起来罢了,到时候阿摩来了,肯定心疼得不得了。

    也不知朝中的大臣这些年是如何过来的,她身为子女被当父亲的这么捶一顿也觉得脸上挂不住,都有些不好意思在外行走了。

    臣子们都是些饱学之士,多有受人尊敬之处,这些年被杖责的臣子中,纵然不全是一心为国的刚正忠臣,也都是有年纪的大人了。

    大兴宫门前,同僚万众瞩目之下被摁下杖责一顿,杨坚偶尔还喜欢用马鞭抽,实在是…………

    以往她知道杨坚这样不对,但从没有现在这一刻体验深的,她能体会到那些劝诫不成反被杖责的朝廷元老们为何出了宫门便会失声痛哭,自此郁郁寡欢闭口不言。

    朝堂上的忠臣们也越来越沉默,杨素趁机为所欲为飞扬跋扈,王劭萧吉袁充等人一路高飞无人弹劾劝诫。

    品性高洁的读书人们对皇帝失望,兢兢业业的臣子们想保命,也想保住尊严,是以渐渐的都默不作声,任由杨坚胡作非为。

    当年高纬照样捶了她一顿,她爬起来也没什么心理负担,现在就有点脸热的,她自己倒没觉得如何,只一来她是阿摩的妻子,二来是昭宝宝的母亲,还在太医署和秘书监领着职务,三十好几的人了。

    她因着不是这里的人,并没有这个时代读书人的风骨在,现在都有些接受不了,臣子们会觉得人格受到折辱,就不觉得奇怪了。

    可能对一些人来说,砍头也比这样来得痛快,但杨坚晚年沉迷于杖刑,几次三番被劝诫废除杖刑,又几次三番启用了。

    贺盾对着月亮摇摇头,站了一会儿觉得这院子有围墙不够开阔,慢慢一步步走去外头宽广的玉阶上,长长舒了口气。

    贺盾后知后觉发现暗十一不知什么时候就不见了,只他们寻常神出鬼没的,贺盾便没太在意,等听见动静瞧见不远处有人过来,走近了看清是杨广,倒是有些吃惊,没想到这么快就来了。

    杨广旁边除了跟着暗十一外,还有个两个小宫奴,大概是独孤伽罗派回宫给杨广送信的。

    贺盾是真不乐意这么快见到他,希望杨广至少等她背上的伤口不那么狰狞可怕,整个人也不这么糟糕的时候再来,她不怎么怕痛,比较怕他知道。

    他因为她自己不能适应这个社会晚上睡不好觉,就做出那么大让步的人。

    现在知道她被打了,不定心疼成什么样了。

    贺盾等杨广走到近前,就嘿笑了一声道,“阿摩,你这么快就来了。”

    还没走近就是一股浓厚的药味,形容憔悴,脸色发白,唇瓣干裂,站在这一动也不敢动,杨广咬紧了牙关,没露出一丝情绪,连胸膛都未起伏一下,朝两个旁边候着的内侍行了一礼,温声道,“多谢二位引路,今日天色已晚,劳烦二位明日与皇上皇后知会一声,说太子妃回宫了。”

    两个宫人哪里敢受杨广的礼,纷纷摇头避让,“殿下严重了,奴婢们记下了。”

    两个宫人也没敢多留,行礼告退了。

    贺盾刚要动一动,杨广在她面前弯下腰来,沉声道,“上来。”

    旁边暗十一铭心两人正仰头看天,一副耳聋目瞎的样子。

    贺盾脸热了热,不过她直觉杨广现在心情非常不好,便没有二话,轻轻靠上去了。

    虽说衣料摩挲着伤口也会有点不舒服,但她慢慢走着拉扯伤口也是一的。

    仁寿宫恢宏大气,自这里出去走快些都还得要半个时辰,杨广脚步沉稳气息不变,看起来她不怎么重的样子,贺盾便也老老实实搂着他的脖颈趴在他背上了。

    就是一路上沉默得可怕。

    贺盾在他脖颈上亲了亲,没反应,又在他耳朵上亲了亲,没反应。

    最后只好挠挠头,缠着他的脖颈问,“阿摩,你记不记得以前你也背过我?”

    杨广嗯了一声,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宦官,他为了让她死心塌地的跟着他,费了不少气力。

    自岭南那时候出来,他发誓看护她周全,今日转头便被人打了,而他只能咽下这口气,吞下这顿皇帝赐予的‘隆恩’。

    四十大板,能直接把人打死打残,她还有命在,是她自己福大命大。

    杨广胸口起伏了两下,脚步凝滞,咬紧牙关未曾回头,背着她一步步往前走了。

    真是难搞定。

    贺盾伸手在他脖颈上挠了挠,嘿笑道,“遥想当年,再对比现在,差别待遇也太大了,当初阿摩你直接一手就把我夹起来甩到肩膀上了,哪里像现在这么温柔,嘿。”

    杨广想说点什么,怕一出口问得都是你疼不疼哪里疼的废话,便只偶尔嗯的应了她。

    贺盾只好道,“阿摩,我不怎么怕疼的,你莫要担心了,母亲也睡了,暂且没什么事。”

    “父亲也没有特地针对我,他寻常就喜欢杖责人出气,当时又只有我在场,触上霉头了,过了就好了。”这几年杨坚生气起来就喜欢打人,不是什么奇闻,贺盾倒也没什么想不通的,总不能被父亲打一顿,就哇哇哇跳起来指责他的不是,嚷嚷着要报仇罢。

    贺盾捏了捏杨广的耳朵,笑道,“就是阿摩你回去别跟昭宝宝说这件事,多少给我留点颜面,嘿。”

    上了马车贺盾便躺了下来,杨广伸手要解她的衣服,贺盾握住他的手阻止了,嘿笑道,“阿摩,做什么,为妻这几日不能服侍你了,想欢[爱还是过几日罢。”现在血淋淋的还敷着药,多难看啊,她回了宫,坐在旧物堆里泡着紫气,三两日下来就会好很多。

    她那点心眼还不够看的,杨广只看着贺盾一言不发。

    贺盾败下阵来,趴下来自己解了衣袍,里头新换的里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再加上粘腻的药粉,还有渗透出来的血迹,混合在一起就非常不好看。

    贺盾趴在床榻上,看杨广目光又黑又沉望不见尽头,心里无奈,伸手拉了拉他的衣袖,看着他软软道,“阿摩,疼啊,要亲亲才不疼。”

    贺盾说完就朝他伸了伸手臂,等他凑过来,就支着脑袋在他唇上亲了一口,笑道,“阿摩我觉得杖刑很不好,以后不要私设刑堂好不好,可能你们打的人不觉得有什么,但读书人脊梁骨刚直,文臣武将都该自有风骨在,当庭杖刑,尤其是不经正规程序按喜好胡来的杖刑,是对臣子们人格的侮辱,尊严的践踏,很不妥当,阿摩,你觉得呢。”

    杨广看她赤着身体浑身是伤还在这循循善诱,心里彻底没了脾气,将她被汗水浸透了的发丝理顺了,低低问,“我不相信我会是亡国之君。”虽说她种种迹象都透露着这么一件事,但他不信。

    贺盾虽是身体疼得厉害,却还是忍不住被他逗乐了,他这个人,自小到大,虽说不是顺心随意,但想要的东西都靠着自己一点点谋划得来了,可以说一出手就没有败绩,想要什么,就能有什么,储君之位这么难,他都拿到了,并且拿得名正言顺人人称道。

    这有利有弊,好处是他很自信,坏处是过于自信,你就是告诉他他就是大隋的亡国之君,他也是不会信的。

    利弊参半。

    他这半生没有败绩,为此他可能很难接受挫折和失败,隋末兵乱四起,但大隋不是没有收拾河山的机会和可能,但三征高句丽的惨败让他心灰意冷,彻底失去了斗志,这才坐看了江山覆灭。

    贺盾看了面前气宇轩昂高大俊美的杨广,回道,“阿摩,很多时候一个国家的灭亡,不是一个人的事,也不是最后一个皇帝的事,社会国家的形成和变化都是循序渐进的,现在看见它很强盛,但兴许祸端已经埋下,在你看不见的地方,或者忽视习以为常的地方。”

    “覆灭是矛盾不断积累的过程,等最后爆发的时候,基本已经无法挽回了,阿摩,无论将来如何,你都要能看出看在暗藏的隐患和危机,倘若看不出,或者是找不出根源,你知晓下一个接手江山的人是谁也没有用,阿摩以后你要做的事很多,要实现你的抱负名垂青史功至千秋,也要想办法让这个国家稳固久安河清海晏。”

    杨广听了未发话,贺盾嘿笑了一声,头又埋回了臂弯里,看着他眉开眼笑道,“阿摩你是不是想知道谁在与大隋为敌,那对不起了,我只能跟你说,人最大的敌人是自己,一个国家最大的敌人,就是统治者本身。”

    隋末大乱,排得上名号的割据势力有唐、秦、凉、定杨、夏、隋、郑、魏、梁楚汉鲁燕宋许,动辄都是几十万兵马的大军阀,摘除了李家这一脉,也有旁的王家、吴家来抢夺,告诉杨广这波人是谁,不但没有意义,还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杨广失笑了一声,“你不说也罢,好好躺着,动来动去不疼么?”他不是父亲迷信图讖预言,寻常听个乐和,也不会当真,他只信自己,他想要什么自己去拿,并不想靠她给他预言打前阵。

    马车慢悠悠走着,杨广把小薄被拉过来给她盖好,看她趴在床榻上昏昏欲睡,低头在她唇上亲了一下,低声笑道,“莫要小看你的夫君,倘若杀几个人便能得一国,阿月你便可自为女皇,如此你自生紫气,也不用受梦魇的困扰了,呵。”

    天呐!说的跟真的似的,贺盾咂舌,这脑洞真大。

    杨广看她被吓到了,在她发顶狠狠揉了一下,低笑道,“你不行,又蠢又笨,不够聪慧,你跟杨勇一个德行,甚至比他还不如,还是安安心心当本太子的女人罢。”

    也没那么差罢。

    不过见他心情好了些,她心里就高兴安心许多。

    不过被鄙视了贺盾还是认真反驳了一句,“阿摩你这就过分了,人身攻击,我也没有这么差罢。”

    杨广就乐,“你举个例子看看。”

    贺盾被噎了一下,忽地又嘿笑了一声,回道,“我眼光独到,会投胎,掉在这个世界遇见了你,哈,夫君,这个例子如何?够不够有说服力?”

    她真是……

    杨广看着她眉开眼笑的样子挪不开眼,心里酥酥麻麻地喟叹了一声,在她脖颈上轻轻抚了两下,低低道,“还疼不疼……”

    贺盾摇摇头,偏头在他手臂上吻了一下,叮嘱道,“这只是一件小事,阿摩你莫要大惊小怪的,父亲其实对我很好,他不爱用玉石,这么多年因为照顾我的缘故,也常常用了,差不多到时候就换下来,说到底父亲是用紫气救了我的命,不也有拿子女撒气的父母么,过错还不能完全抵消恩情,他对我好了一千次,总不能不好这一次,我就不认他做父亲了。过后他还要捶我,我就生气了,他要是敢捶母亲,我更生气。”

    杨广盯着贺盾简直没话好说了。

    贺盾横竖是睡不着,就跟杨广闲聊,“阿摩,你明日若见了父亲,劝一劝他,让他好好与母亲道歉,母亲这次是真的很伤心。”

    杨广摇头,“长辈的事不好插手,并且谁对谁错孰是孰非难定论,偏帮不是好事。”

    什么叫孰是孰非难定论,这件事难道不是杨坚错了么?

    贺盾哑然,忽地想起多年前杨坚醉酒碰了个小宫女,杨广对那件事便不置可否,现在自是不会同她一样,觉得杨坚应该为这一整件事负主要责任了。

    刨除这个时代的背景条件,用贺盾的目光和三观来看杨坚,杨坚就是妥妥的渣男一枚。

    杨广的想法和杨坚是一样的,就是渣男的潜力股,隐形的渣男一枚,不知道何时会爆发。

    贺盾忍不住就看了杨广好几眼道,“阿摩,我现在要告诉你你是个什么人。”

    她话里听着就有种生气的味道,杨广心里微动,等着她说话。

    贺盾稍稍夸大了点事实,八个字解决了,“好色之徒,色中恶魔。”

    杨广哑然,伸手在她脖颈上碰了碰,失笑道,“阿月你说话摸摸自己的良心,这两月你不是睡不好就是忙,我都没能碰一碰你,我若是好色之徒,天下间谁还是痴情种。”

    后脖颈本就是很敏感私密的地方,贺盾脸红了红,把他的爪子拿下来了,回道,“总之你有许多美人就是了,我敢爱上你,算我胆子大,女英雄。”

    杨广知晓贺盾在说预言中的人了,那不是他,即便是他,那也是因为没遇上她。

    她这是因着父亲母亲的事,度及己身,担心了么?

    杨广唇角勾起笑意,低声道,“如若你想让我只属于你,那你该感谢你出现在了我小的时候,你若在我二三十岁的时候才来,我肯定被旁的女子染指过了。”

    这意思就是以后也属于她一个人了,贺盾有点高兴,不过想忍着不表现在脸上,杨广这人,才华好,天生浪漫,当真要哄一个什么人,那真是把人哄得团团转。

    妻子脸上是一本正经之色,不过耳垂都发热起来了,杨广顺手捏了一下,只觉软软的爱不释手,低声道,“我若知道有今日,当初定然早早去浊河边等着,你一出现,我就把你连着石块捡回家,那样你就不用辗转流离,吃了那许多苦了。”

    不得了。

    贺盾纵是背上还疼,这会儿也忍不住裂开嘴笑起来,嘿笑着伸手去他袖子里摸,三两下解了绑带,摸出个小布袋来。

    布袋还是和以前一样,柔软厚实,露着个开口,恰好够呼吸,布料却是今年刚贡上来的江南云缎,针脚一看就知道是陛下的手法,和第一个一模一样。

    贺盾眉开眼笑地翻看了,爱不释手,又把石块倒出来搁在被褥上把玩,石块入手温良,棱角圆润,隐有流光,十几年过去,成一块美玉了。

    杨广看她一个人玩得自得其乐,眉开眼笑的,心里失笑,等她玩了一会儿,把石块拿过来装好收到袖子里,温声道,“马车颠簸,别玩了。”

    贺盾应了,趴在床榻上看他,“阿摩,这段时间我和昭宝宝得多跟在母亲身边,父亲那你多劝劝罢。”

    杨广应了,“你先养好伤,否则母亲一看你这身伤,便想起今日的事,反倒好心做坏事了。”

    贺盾点头应了。

    马车直接驶入了东宫,进了院子里,贺盾沐浴完重新上了药,等睡下来的时候天边泛白,杨广带着杨昭去了武场,回来看贺盾睡得熟,直接领着杨昭去了仁寿宫。

    父子俩面对面坐在马车里,杨昭朝正闭目养神的杨广道,“父亲,母亲身体不适,孩儿更应该陪在母亲身边才是,阿月母亲一个人躺在床榻上很孤单。”

    杨广睁开眼睛看向面前的四尺豆丁,缓缓道,“去掉阿月两个字。”更何况她也不孤单,他每日批阅政务时搬到床榻边陪着她便可。

    杨昭闷闷点头,“孩儿知晓了。”

    杨广伸手在儿子头上胡噜了一把,温声道,“你皇祖母身体不好,原本该是你母亲去仁寿宫尽孝,但她现在身体不舒服,你是她儿子,替她去仁寿宫尽孝义不容辞,这是帮你母亲做事,要好好孝顺皇祖母,知道么?”

    杨广说得语重心长,杨昭陡然间就打起了精神,小脊背坐得笔直,郑重点头道,“孩儿知晓了,父亲回去让母亲放心,孩儿会好好照顾皇祖母的,让母亲好好养病,不要挂心。”

    小孩一脸郑重,童音稚嫩却脆生生的极其有精神头,杨广看得可乐,便没再说什么。

    路途遥远,杨广拿了瓮棋子,让他自己坐去一边玩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