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旗小说 > 综合其他 > 和隋炀帝恋爱的正确姿势 > 130 很鲜活也很新奇
    杨广苦笑了一声, 朝贺盾伸手, 放缓了声道, “过来,回去了, 天晚了。”

    夜色黑,贺盾看不清杨广的神色,但想想也好不到哪里去。

    只贺盾还没抬脚,就听背后咯吱的一声,转头去看,这下更是完蛋了,门开了,杨勇出来了。

    杨勇看起来先是迷迷糊糊的眼睛都睁不开,对上贺盾的视线眼睛骤然瞪大了, 不可置信地道,“真的是你们!我不是做梦么?大半夜不睡觉跑到我门前吵架来了!”

    贺盾:“…………”她刚刚要是早点走,就不会出现这么尴尬的场景了。

    杨广:“…………”怎么不说他是来投毒的。

    杨勇只着了中衣,开门大刺刺地站着, 看看天又看看他们, 脸上都是不可思议的表情。

    贺盾干巴巴笑了一声,说了句大哥你醒了, 算是打了个招呼。

    杨广神色不虞,上前一步掩着贺盾的眼睛把人半箍来怀里了, 见贺盾还想挣扎着看, 低声警告道, “闭上眼睛。”

    虽然杨勇裹得严严实实,但贺盾知晓在这个年代看了旁的男子这样是极其失礼的事,倒也转了个身闭上了眼睛,心里想着要怎么解释,他们半夜三更出现在这里才会合理些。

    只算来算去都非常不合理。

    她自己发神经,照实说杨勇听了只怕觉得她疯了。

    杨广看着门口大咧咧站着的杨勇,心里估量着谋害前太子的传言带起的风浪能有多大。

    杨勇看着他愣了愣,问,“难不成阿摩你是白天无颜见我,趁着晚上来?那你拉上阿月做什么?”

    贺盾扶额,傻大哥真是用实力诠释了什么叫做我打你一枪,你还问我是不是走火了。

    杨勇不傻,稍稍动了动脑子,脱口问,“还是你来下毒的,被阿月发现了,阿月追到这里阻止你,你们就吵起来了?吽,阿摩你心好黑!”

    贺盾有些发囧,傻大哥,就算真相当真是这样,你现在说出来,不是逼人把罪名坐实么?

    贺盾想着还是不用解释了,就这样赶紧回去了,改日她再单独自己来解释,再放他们俩个待在一起,事情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

    杨广也不想和这棒槌大哥说话了,只揽着贺盾道,“天冷,回去睡罢。”

    贺盾点点头,扭头闭着眼睛朝杨勇道,“外头冷,大哥你快回去睡了。”

    杨勇应了一声,“你也快回去了,大半夜不要乱跑,父亲在着,杨二还不敢拿我怎么样,不要担心,你日日路过东宫,又经常给我把脉,查验送来给我的饭食,定是担心我被人害了,我都知道的。”

    贺盾闷闷嗯了一声。

    倒还没傻到不会出气的地步。

    杨广拥着贺盾走了几步,又停住,回头看向杨勇,神色复杂,“明日一早,你随我一道去面见父皇,说一说你住处的事。”

    “小气,阿月就是陪我说说话。”杨勇嘟囔了一声,看着揽在一起的两人,到底没再说什么,应了声好,挥挥手示意他们快回去了。

    箍在肩膀上的手臂有种不能质疑反驳的力道。

    贺盾心里发憷,实在走得心慌气短,主动揽了揽杨广,又拉了拉他的袖子,赔罪道,“阿摩,莫生气了,我下次再不这样了。”

    杨广一语不发,隔着衣衫都能察觉到她浑身冰凉的温度,站定了把她裹进自己的衣袍里,低声道,“下次出来记得多穿点衣服。”她自来便受够了噩梦不眠的苦,他岂会让她躺在床榻上难以安眠,她愿意起来看便起来看,也不需要偷偷摸摸背着他,至于杨勇,明日见了皇帝再说罢。

    贺盾先是呆了一下,见他不是说反话,突然间鼻尖就酸涩了一下,看着他一会儿,嘴唇动了动头埋在他怀里搂着他不动了,原先被打了几十大板没了半条命眉头都没皱一下,现在不过是做了点蠢事就想掉眼泪了,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贺盾皱着眉总算把眼里的水汽逼退了回去。

    唉。

    杨广脚步一顿,不用看都知道她是怎么回事,紧了紧手臂,在她发顶吻了一下,低声问,“多久了。”

    贺盾并不想开口说话,只手指在他胸膛上划拉了两下。

    杨广想着两月前接到她的时候就是没睡够的模样,心里凝滞,揽着她的手臂紧了又紧,低声道,“好了,我知道了。”

    贺盾点点头,半响说了声谢谢,是谢杨广没将她当成疯子,也谢谢他的理解和安慰。

    杨广本是想说些什么让她安心,但说出来分量毕竟轻,杨勇活着虽然跟沙子一样膈在心里,但比起贺盾在他怀里无法安睡入眠,他更容易接受,不过多费些心力罢了。

    贺盾来回折腾了这一茬,现在松下气来,又去浴池泡了一会儿,被杨广抱回卧房便犯起困来,窝在他怀里昏昏欲睡的。

    杨广帮她理着还带着些微潮意的头发,见她猫一样窝在他胸膛上,心里发软,他不知有一日她会不会很他,恨他把她拖来这泥澡中,进退两难,再也无法随心所欲。

    贺盾很快便睡着了,这一次就安稳了许多。

    第二日清晨贺盾脑子昏昏沉沉地就被叫醒了,说是她也一道跟着去拜见杨坚。

    贺盾昨晚受了惊吓,又精疲力尽的折腾了一回,早上真是脑子里一团浆糊,到了大兴宫还是浑浑噩噩的。

    不一会儿杨勇也过来了。

    贺盾听见杨广朝杨坚请求解除杨勇的圈禁,给杨勇封王,并且京城开府,享王爵食邑云云,打了个激灵整个人都清醒了。

    杨坚亦是吃惊不小,朝杨广问,“人心莫测,杨广你可明白,杨勇是嫡长子,它日杨勇若起了妄念,名正言顺师出有名,你可想清楚了?”

    杨勇张嘴似是想说话,被杨广波澜不惊地扫了一眼,顿时闭口了。

    杨广朝杨坚行礼,平静自如,“儿臣知晓父皇的苦心,只一来大哥已经改过自新,二来我们是血亲兄弟,我并不希望大哥郁郁寡欢,忧惧度日……”

    杨坚扫了眼杨勇,未接话,杨广接着道,“再者四弟五弟坐镇边关要塞,它日迎敌卫国,还需得我们兄弟连心,共同御敌,儿臣对大哥以礼待之,与三弟四弟五弟兄弟连心,必定无往不利。”

    杨坚独孤伽罗对儿子们有亲疏好恶,却绝不可能想见到子嗣们自相残杀,再不喜也不想经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失子之痛,杨广的话,无疑是打在了二老的心头要害上,一语中的。

    杨坚没有立即应下,是因为朝堂政事不单单是两个人的事,稍有动荡,便是兵马内乱之祸。

    杨广有备而来,自是都想过这些弊端了,朝杨坚独孤伽罗行礼道,“父皇恕儿臣坦言,大哥自来也不爱处理朝堂政事,心思只在吃喝玩乐诗词歌赋上,儿臣自认在朝事政务上比大哥胜出一筹,这件事想来大哥心服口服。”便是将来杨勇心有不甘起了歹意又如何,不过尔尔,杨广并不是很能把他放在心上。

    杨坚就看了眼旁边穿着粗布衣衫消瘦不少的长子。

    杨勇有些郁闷,还是回道,“这件事我的确不如你。”

    杨坚端详了杨广好半响,赞道,“难得阿摩你有这样的魄力,你肯诚心对你大哥,我和你母亲自是求之不得,你也放宽一百二十个心,杨勇这孽子压根不是当太子的料,江山若交在他手里,我和你母亲到了地底下也不安心……

    “你容得下你大哥,与他有手足之情,你三弟四弟自然信服你,能安心守边,也算是了了朕一桩忧心事。”

    贺盾听到现在,在旁边看着杨广心跳砰砰砰的,一方面是因为高兴激动,一方面又怕自己是白激动,毕竟杨广这人心思深沉,她虽是认识他二几十年,却还是分辨不出他何时是真,何时是假。

    独孤伽罗面上亦有动容赞赏之色,看着杨广眼眶湿润,不住道,“好孩子,母亲没有看错你。”

    杨坚深深看了杨广一眼,又问了一遍,“阿摩,你当真诚心待你兄长么?”

    杨广朝杨坚拜了一拜,道,“儿臣请父皇赐予大哥一道圣旨,保大哥性命无忧。”杨勇有了这道护身符,贺盾大抵能放心一二。

    杨勇神色动容,看着杨广欲言又止。

    杨坚朗笑出声,起身亲手将杨广扶了起来,在他肩膀上重重拍了两下,定定看着这个羽翼渐丰的儿子,忽地朗声道,“为父没有看错你,也对得起这江山基业了。”

    杨坚传召了赵芬杨素苏威牛弘袁充等人入宫觐见,拟定了旨意,大意为封杨勇房陵王,长安开府,并给了一张免死圣旨,无条件无限制,如此杨广他日便是登基为帝,也无法以任何理由处死杨勇,算是一张保命符。

    杨坚毕生浸淫朝堂之事,圣旨后头杨勇过继滕王杨瓒,封号不得更变,短短一行字,诏令一出,天下哗然。

    杨广心里亦起了些波澜,为江山社稷的稳固,皇帝给了一道免死金牌,必定要绝了杨勇复起的希望,他开口给杨勇求这道圣旨,本也是以退为进,只不曾想皇帝做到了这个地步。

    滕王杨瓒在世时便是闲居无职,和皇帝皇后感情并不亲厚,死了十多年,这时候连灰了不剩了,不论私底下如何,名义上杨勇确实是再难翻身了,皇帝也朝天下人表明了废立太子的决心,干脆果断。

    诏令过了明路,明日早朝祭祀宗庙,大兴宫宣读昭告天下。

    高熲等人跪叩圣恩,接了旨意下去了。

    杨勇惊得半响说不出话来,等高熲等人退下了,才吃惊道,“父皇,您不要我做儿子了?”

    杨坚眉头大皱,恨铁不成钢地叱骂了一句,“看来朕废了你确实是没错,你那脑瓜子是被女人玩坏了,都不会转了么!”

    杨勇倒是想得通这么做最好,毕竟他虽是对太子之位没了兴趣,但身份放在这,难保不被人利用,如此绝了后患,他倒也省心,杨勇想了想,不由自主便感激地看了看到如今也没穿太子礼服的二弟。

    这样的对手,实在是没什么意思。

    杨广看着和妻子一样感激之色溢于言表的杨勇,觉得他和贺盾两个能混到一起真是理所当然,都是胸无大志蠢笨如牛之人。

    杨坚心情大好,欲携独孤伽罗往仁寿宫过冬,摆手示意他们都下去,杨广贺盾行礼告退,杨勇跟着也出去了。

    等人都走了,御书房里彻底安静下来。

    杨坚看着案几上的诏令,朝独孤伽罗道,“阿摩最肖朕。”

    赞儿子莫过这一言。

    独孤伽罗亦是长长吐了口气,压在肩上的担子卸下来一般,回道,“废立之事干系重大,所幸我们没选错人,也能放心了。”

    此等大事,如何不忐忑。

    杨坚哈哈一笑,拂须道,“他有这个胆量和魄力,倒是让朕吃了一惊,今日有祥瑞,若非时候不对,朕当真想大赦天下,普天同庆一番。”

    两人说了一会儿话,外头石云领着婢女们进来给他们更衣。

    这一去仁寿宫,只怕要住上好几个月,长安城与仁寿宫之间起了十几所行宫,精巧绝伦,杨坚再也未责备过杨素将宫殿修得太过奢侈华丽。

    “二弟!”

    贺盾与杨广出来以后,杨勇很快追了上来。

    杨勇上前对着杨广拜了一拜,“说谢显得大哥有些傻,不过你手下留情,我将来跟着阿月一道在秘书监修史书,一定如实记录,尽量把你好的地方写出来,哈哈。”

    杨勇俊脸上又有了以往爽朗的笑容,贺盾看得心里高兴,在秘书监领职是杨坚的意思,意思还是想杨勇有个正行,不要每日无所事事的,他又喜好诗文,做这个也算是投其所好,杨勇现在能这样,一来是因为脾性,二来确实是对王位死心没兴趣了。

    杨广应了一声,放在几年前,他绝对想不到他和杨勇会是这样的结局。

    你死我活变成了现在这样,出乎意料,当真是世事无常了。

    杨勇还大刺刺地说开府搬家请他来喝酒,旁边贺盾倒是高兴得眉开眼笑的。

    杨广看着杨勇离开的背影,觉得他这大哥对搬出宫在外开府是发自内心的真高兴,匪夷所思。

    贺盾倒是能理解一二,人各有志罢了,一来先前的美人们也不用送出府了,杨勇可以和儿女们待在一处,再加上出了宫杨坚独孤伽罗管不到他,杨勇自来怕管束,见到杨坚都是绕到走,相对来说住在宫外就自有很多。

    路上便只剩了他两人,贺盾跟在杨广旁边,看着他波澜不惊的模样,真是有千言万语要说,只还未走几步,在虹桥上便遇上了杨素。

    杨素与杨广相交十几年,没那么多讲究,上前就笑言了一句漂亮,约他晚上聚会喝酒的。

    杨广应了,到了东宫外那片湖,又遇上了熟人。

    高熲似是特意在那候着,见他们过来,上前便朝杨广深深行了一礼,拜道,“谢过太子!”

    杨广扶了高熲一把,温声笑道,“客气了。”

    高熲又朝贺盾拜了一拜,“高熲谢过太子妃。”

    贺盾摆手回礼,高熲深深看了眼杨广,终是赞了一句,“太子好气魄,好手腕,高熲佩服。”

    杨广含笑将老丞相送走了,他自小听遍了夸赞,可自高熲口里说出来,就格外让他心情愉悦,毕竟是情敌真心拜服。

    更何况妻子这一路都目光火辣地看着他,眼里的热切企慕浓烈得他以为她要以身相许了,便如当初他送了一箱父亲的旧物给她,她心生欢喜,凑在他身边转来转去说不出话来一般。

    杨广进了书房,贺盾跟进了书房,杨广出了院子,又跟出了院子。

    杨广压下唇角要起来的弧度,停住脚步,负手挑眉问,“你尾巴一样跟着我做什么?”

    毕竟年纪大了,贺盾被他似笑非笑的目光看得脸上卷起一层热浪,左手捏着右手,嘿笑一声道,“我是想跟你说话来着。”

    她都多少日没这样舒心的笑过了,明亮亦如当初,杨广低头凝视着她的笑颜,心里发麻悸动,揽过人往前一步便把她压在了院墙边上,低声笑道,“开心些了么?”

    贺盾伸手揽住他的脖颈,整个人都挂在他脖子上,嗯了一声道,“开心,尽力而为,阿摩我沾了你的光,觉得现在是尽心而为的结果了。”

    各人眼里有各花,在别人眼里这兴许还不是最好的结局,但在贺盾心里,这就是了,尽心尽力,这是她都没想到的结局,虽不算两全,但杨广做到了。

    是杨广做到的,她跟着受惠。

    贺盾看着咫尺之间俊美得能发光的人,觉得这样看着,她也能看到天荒地老。

    杨广便受不得她用这样又深又浓满是爱意的目光看他,呼吸间都是清甜意,让他血液皮肤都有了微微酥麻,蚀骨销魂,杨广缓缓低头,在她唇上吻了一下,哑声问,“想说什么,说给我听……”

    想说什么,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只是很感动,因为被温柔以待。

    贺盾仰头看着面前的杨广,他身形高大,这么站在她面前,有时候会遮住了阳光,但也遮住了风和雨,她站在他的影子下,过得很自在,很有趣。

    冯小怜说她变娇气了,再也不是当年那个面对生死眉头不眨一下的贺盾了,说她知道命很重要,但只是因为固有的观念根深蒂固,并没有当真体味到作为人、作为生命本身最深层次的乐趣。

    她现在大概是体会到了。

    这些都是杨广给她的。

    贺盾抬头看向杨广,想说他很有趣,是她自有意识起遇到最有趣的人和事,很鲜活,也很新奇,她能围着他过生生世世,又想说她爱他,很爱他,但不知为何,这三个字搁在心里,能发暖发热,在舌尖上来回打转咀嚼,却不似以往那般能脱口而出,很轻易就能说出口了。

    虽是难出口,不过还是想让他知道。

    贺盾咳嗽了两声,紧张得差点没被自己口水呛到,说了三个字,说完脸红得能冒烟滴血,觉得自己跟那第一次告白的人也没什么两样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 加入书签 报错欠更